第一百九十五章 为什么叫我别信霍彦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有些难受,但听着这样一句话,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此刻,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慕方良,欲哭未哭的样子,惹人心疼。

    慕方良看着,实在不忍心,于是道:“安然,你听话,爸承认当初是自己错了,我不应该为了慕氏的发展逼你和霍彦朗在一起。你现在就当当初那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你忘记他好不好?别再想着和霍彦朗在一起。”

    “总之,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别想和他在一起!”

    “爸……”慕安然喃喃念道。

    慕方良狠下心,撂了狠话:“你想和霍彦朗在一起,也除非你死了!”

    当初在她不懂事的时候,已经差点因为霍彦朗死过一次了,他作为父母,绝不容许再有第二次。更何况,那个霍家和慕家有不共戴天之仇,霍家夫妻都是被他给逼死的!泉下有知,化作厉鬼都不可能放过他。

    霍彦朗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放过他?

    慕安然眼睛有些湿润,终于对慕方良说出心里话:“爸,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跟霍彦朗走吗?”

    “为什么?”慕方良苍老的声音。

    慕安然缓缓抽噎了两口气,“因为我总觉得,如果两个人之间有误会的话,我会努力让你们俩都敞开心扉,哪个爸爸不愿意看到女儿幸福呢?霍彦朗他……真的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可是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就偏偏是霍彦朗不行?当初也是你们逼着我,让我和他在一起的呀。为什么事到如今,你们反倒不认了呢?”

    “哼!”慕方良冷哼了一声,“当初那件事情,搅得我慕家家宅不宁,你看你和岚岚都成什么样了?你看看你头上的伤!再看看岚岚现在这鬼样子。你们都是被他给害了,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什么狗屁订婚宴。”

    慕方良双眼猩红,他心狠手辣却也不曾说粗口话,此时却没有任何词语能形容他心里的心情。

    “是我太大意,才会着了霍彦朗这一手。”

    “安然,你知道霍彦朗这个男人,心计城府之深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你就是没入过社会的小女孩,怎么是他对手?”

    “表面看着他爱你,你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你?说不定利用你,搅得我慕家不宁!”

    慕方良狠了声:“你就非要和他在一起,把慕家搅得人仰马翻,家破人亡才甘心?!”

    “不要引狼入室!”

    之前他已经引狼入室过一次,好不容易才解除了婚约。如今慕氏面临着破产的危机,霍彦朗的目的太可怕,是要他付出代价才甘心!他不仅要毁了慕氏,还要毁了整个慕家。毁了他慕方良,毁了慕岚,甚至毁了慕安然。

    慕方良看着慕安然头上的纱布,越看越恼怒。

    他厉声呵斥道:“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爸……”慕安然被慕方良这一连番话说得心里难受,豆大的眼泪珠子落了下来,她低低道:“我是被姐姐打的。”

    慕方良哼了一声:“慕岚打你?慕岚凭什么打你?还不是为了霍彦朗!”

    说到底,慕氏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全拜霍彦朗一人所赐。

    “你好好想想,不要再执迷不悟!”

    “想通了,就去和霍彦朗离婚,今后离他离得远远的,否则慕氏倒闭了,我死不瞑目!”

    “这样的女婿,我一辈子都不会接受,你想嫁给他,你趁早死了这颗心!”

    “安然,这世上有那么多好男人,你怎么谁都不要,就想嫁给霍彦朗?你听爸的话,乖乖和霍彦朗离婚!爸给你介绍其它男人,哪怕嫁给一个穷小子都比嫁给霍彦朗好。总之,你彻底断了这份心思吧!”

    “明天我就给你请一个离婚律师!”

    ……

    慕安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睡都睡不着。

    半山别墅就像一座牢笼,彻底关住了她。

    她曾天真的以为,只要留下来,她认真地对慕方良说,总会取得慕方良的谅解,却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

    躺在床上,慕安然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心口竟然酸酸的。

    慕方良竟然说,除非他死了,否则她想和霍彦朗在一起,想都不要想。

    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

    还有那些事,慕方良说的全是真的吗?

    当初的订婚宴,只是一个局?

    而她,其实也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那么那些相遇,到底有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所谓的十年,是真的吗?还是,他的出现就是为了颠覆慕家而来?

    慕安然心口空空的,像是一扇没了窗户的窗,夜色中,冷风呼啦啦地往里头灌。

    睡不着,往事不断浮现,宋连霆带着鸭舌帽,紧张把他按在老城区墙上的画面也不受控制地钻入脑子里,他也对她说:

    ——然然,不要引狼入室。

    ——至少,不要这么快交出你的心。

    那些话语不断在她脑海里循环飘荡,宋连霆无数次红着眼睛看着她,像是一头困兽,更像是失去了爱人的男人。他有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

    他像是知道了什么……

    夜,慕安然睡不着。

    突然,辗转难眠,慕安然翻身下床,她轻悄悄走到一张桌子边,她偷偷弯下了腰,踮手踮脚地打开了柜子的最下层。最下层的最深处藏着一部手机。

    这是她今天偷偷弄来的。

    慕方良的话在她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她曾受过伤害,但她更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所以比起霍彦朗带着目的来摧毁慕家,她更愿意相信另一个她所知道的真相。

    十年离别,时光荏苒,我已忘了你,而你却深爱了我十年。

    ……

    “嘟嘟……”慕安然手里拿着手机,手心里都不自知地沁出了汗。

    电话声响了两声,忽然被接起。

    里头传出宋连霆磁性清哑的声音:“喂?”

    慕安然不知为什么,竟忽然有些紧张,缓了好一会她才道:“连霆,是我……”

    电话那头的宋连霆僵了僵。他整个人蓦地坐起来,靠在床头上,修长的手往身侧一伸,啪地一声把床头灯打开。

    暖黄色的床头灯,把他清隽俊朗的脸照得有些痛苦。

    他眉眼间写着不可置信和心疼:“怎么了?然然?是你吗?”问到最后,这话语声竟有些激动。

    “是我。”慕安然轻轻道,捏紧了电话。

    “对不起,说好了不再联系你的,到头来还是失言了。”

    “别,然然,你别这么说!”宋连霆急忙道。暖黄色的灯光下,他英气的眉宇都紧紧揪在一起了,心中的不可置信开始变成了滔天巨涌,暗藏着激动。

    没想到,没想到安然竟然会给他打电话!

    听孙萌萌说她失踪了,他急得不行,后来通过宋家在b市的权力了解到慕安然的失踪案,前不久已经说找到人了,所以先行撤案了,把这事就这么结了。他这才隐隐猜到,然然是被慕方良叫人给“请”回a市了。

    “你还好吗?”宋连霆低声问。

    在这么晚的时间和她通电话,听着电话那头软软的声音,让他觉得有些微醺,甚至有些不可置信,这感觉就像回到了从前,大晚上躲在宿舍的被窝里和慕安然通电话,让他心里暖暖的。

    慕安然不回答,他便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慕安然在电话这头深吸了两口气,这才轻轻问道:“宋连霆,我有些事不太明白,所以我……我才想来问问你。毕竟,只有你愿意肯跟我说实话。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既然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就不应该再打扰你。”

    宋连霆那颗高兴的心仿佛瞬间被掐死,就好像心里那簇火还来不及燃旺,便被慕安然这生疏的一声“宋连霆”和那句“不想在一起”给浇灭了。

    疼得他眉宇都轻拧起来。

    他说道:“没关系,然然,我说过,我一直都会在你身后守护你。所以你想知道什么,你就问吧。但凡我知道的,我会认真地告诉你。”

    “宋连霆……”慕安然软软喊了一声。

    这一瞬,宋连霆听着竟觉得有些难以呼吸。

    “也没什么。”她有点打退堂鼓。“我只是想问你,你当初为什么叫我不要相信霍彦朗?”

    最后还是决定问了出来,“还有,霍彦朗和慕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然然。”宋连霆喊道。

    听着她的问话,他清暗的眸子也骤然一缩,似是有些惊喜,却又有些难以言喻:“你为什么……”停顿了一下,“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按理来说,慕安然现在和霍彦朗应该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虽然慕方良把慕安然带走了,可越是这样,不更应该想要回到霍彦朗身边才对吗?难道是慕方良对然然说了什么?

    “然然,我既然答应你,我就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可是,你确定你真的想要知道这些事吗?”

    慕安然被他这句话问得一懵,不过片刻后便说道:“你说吧,我想知道。”

    “霍彦朗到底是不是……带着目的而来,为了一些别的……”慕安然停顿了一下,声音似乎有些哽咽,缓了一下才接着道:“所以才接近慕家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