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处理你的离婚案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听到了这里,拿着电话的手都有些抖。

    “然后呢,连霆。”

    所以,慕方良才会这么恨霍彦朗?可是为什么……如果宋连霆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的话,霍彦朗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真的是为了要针对慕家吗?

    当初纠缠上她,也是为了对付慕家吗?那为什么一定是她?如果顺其自然和姐姐订婚,一样也可以和慕家产生关系,他想要做的事情,一样可以做。那么,为什么非要是她?

    从一开始他就说,因为喜欢她。可她从来不信,后来慢慢信了,也才渐渐喜欢上了他。

    如果真是像宋连霆说的这样,那么就连两个人最初在一起,也是建立在欺骗上的吗?那么,霍彦朗到底爱不爱她?

    慕安然第一次对霍彦朗的信任产生了动摇。可是,宋连霆口中的霍彦朗实在是太陌生了……这个霍彦朗,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霍彦朗吗?

    慕安然心里很不好受,月色照映下,脸色都有些苍白。

    不想相信,但是宋连霆说的这些事,其实她都有印象,她自己正经历过,她要怎么说服自己,才能够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一切都是假的……

    对不起,她做不到,因为一切毕竟都是真的啊。

    “连霆,他后来……真的还一直在打击慕氏吗?他为什么要打击慕氏呢?我……不是和他在一起了吗。”

    “然然,这个问题抱歉我不能回答你。你还记得吗,刚才接通这通电话时我就说了,我会把我知道的事情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但是你的问题,我却不能回答你。”宋连霆冷笑了一下,很伤心,“如果回答你了,不就变成我诋毁霍彦朗了吗。我喜欢你,然然。哪怕是分开了这么久,我还爱着你!我没办法公平公正的评价霍彦朗。”

    “所以,为了不让你讨厌我,也为了不让我变成我厌恶的自己,我不会对他做的事情进行任何评价。”

    “至于霍彦朗和慕氏之间的纠葛,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对付慕氏,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他真的爱你,就不应该打压你们慕氏,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意图。”

    “他伤害别人我不管。”宋连霆在心里想,哪怕是害死了慕岚都不关他的事,唯独碰慕安然不行。“我只管他伤不伤害你,如果他碰了你,我心里想杀了他的心都有。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所以,霍彦朗当初用那么卑鄙的手段从他身边夺走了慕安然,他其实是恨的。但霍彦朗太强大,他根本不能与之抗衡。

    “不管霍彦朗有什么缘由,伤害女朋友的家人,就不应该,不是吗?然然,慕叔叔不喜欢你和霍彦朗在一起,我认为也是应该的。”

    宋连霆停了停,强调道:“而且慕叔叔对他也不差,一开始不是对他特别好吗?”虽然只是因为霍彦朗的权势与财力。这句话,宋连霆并没有说出来。

    慕安然突然怔怔地喃喃道:“也不是的,我爸他……”一开始解除婚约只是因为霍彦朗软硬不吃,并没有给他好处。

    而后来,甚至找人枪袭霍彦朗,并且想要开车撞死他。

    而霍彦朗中枪之后,只想到要找她,甚至放下了架子。

    他身边的薛北谦……薛特助也差点因此死掉。车祸事件,她差点也死了,毕竟车子是朝她撞过来的啊。霍彦朗是为了救她……她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拿她当伤害他的筹码。

    这些事情历历在目,霍彦朗和慕氏这段关系也越来越复杂。

    慕方良,毕竟也不是善茬。

    慕安然哽咽了一下,嗓子眼卡得很,甚至有好几秒说不出话来。

    后来,霍彦朗毕竟确实是为了她而不再和慕方良对着干了,枪袭案现在还没有找出幕后黑手,只有一只替罪羊在牢里待着,而霍彦朗也没有再朝警方施压。毕竟,以霍彦朗的能力,如果真的要查清真相,必定能水落石出。他也明知道是谁做的,不是吗?

    可是,他却选择了退让,没有把慕方良揪出来。

    而车祸这件事情,就更清晰明朗了,他差一点就死了……如果不是因为有隔离带的话,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草丛,霍彦朗不被车撞死也摔死了!

    从这些事情上看,慕家只是损失了钱财,可霍彦朗却是险些丧命。

    如果真是要针对慕氏,有深仇大恨的话,怎么可能不报复呢?

    “连霆,我大概知道了。”慕安然轻轻地说。

    她握紧了电话,怔怔地看向了窗外。

    半山别墅真的太偏僻了,她此时从外看去,只能看到一片无边的高尔夫球场的草坪,唯一不同的景色便是那条小得可怜,甚至还没扩宽修建的小公路,一直蜿蜒到前方,看不见尽头。

    “或许,人都会变的吧。不管因为什么,霍彦朗之后好像变了……”毕竟,他没有再做伤害慕家的事了,不是吗?甚至,那么高傲的霍彦朗,竟然告诉她,如果慕岚那件事她还是跨不过心里的坎,那么只要她还能愿意和他继续在一起,就算要他向慕岚低头、向慕岚道歉,他也可以做到。

    他并不是无所谓,而是愿意为了她服软。愿意为了这段感情而牺牲。那么不可一世的霍彦朗竟然甘愿低头。

    这些……还有这段时间的日日相处,那些温馨的瞬间和贴心的照顾,难道都是假的吗?

    不,如果不是真的爱一个人,以事业为重的男人绝对做不到这样。

    任由着她逼迫他打石膏,还陪她复习,帮她划毕业答辩的重点,替她模拟毕业答辩,陪她参加毕业舞会……霍彦朗的时间就是金钱,这些可都是他的付出,他甘愿为她做的啊。

    这些事情,难道都是假的吗?就连结婚那一天,在民政局两个人甜蜜的相处,都是假的?

    慕安然竟觉得自己的怀疑太可耻了。

    她怎么能怀疑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怀疑霍彦朗呢?

    “连霆。”慕安然轻声喊道,连声音都在抖。

    “不早了,很抱歉打扰到你了,你早点休息吧。”

    “然然!”宋连霆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听着慕安然的话,她显然是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

    宋连霆在电话那头垂了眼,难道,他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用吗?

    她还是决定相信霍彦朗?

    继续选择那个男人吗?

    “好。”宋连霆硬是把满腹的话吞了下去,“是不早了,既然这样,你也早些睡吧。”

    “好……”

    慕安然紧接着想挂电话,宋连霆忽然喊了一声:“等等。”

    慕安然挂掉电话的动作在这一刹那停下,电话里传来宋连霆冷清的声音,他意味悠长地叮嘱道:“然然,答应我,照顾好自己。”

    “嗯。”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发现,一切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记得回头找我。”

    宋连霆言之确确:“请记得我说过的话,我会一直在你身后陪着你,守护你,当你需要的时候,你只要一转头就能够看见我。”

    “明白了吗?”

    “好,连霆,谢谢你。”慕安然哽了哽声。

    最后再寒暄两句,慕安然彻底挂了电话。

    手机拿在手里,慕安然一直心口堵堵的,有些事情却豁然开朗,异常坚定。她在想些什么呢,已经和霍彦朗结婚了,他今天还来到了这里,那些十指紧扣的温暖,难道也是假的吗?

    她不可以动摇,也不应该动摇的。

    她今天一定是受了慕方良那些话的影响,所以才会犯了迷糊。

    慕安然捏着手机,最后给宋连霆发了一条简讯:“连霆,今晚我说的这些话,你都忘了吧,就当我没问过,好吗?”

    等了许久,宋连霆并没有回短信,慕安然竟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天气晴朗。

    慕安然下楼来的时候,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意外地,餐厅里仅有两个人在等着她。

    慕方良此时正戴着眼镜,拿着报纸在阅读着,手边放了一杯豆奶,好像昨天晚上竟然是在这里过的夜。

    慕安然把目光移到餐桌上正坐着,但是并不用餐的另一位男人身上时,忽然愣了一下。

    一丝冷意,从心底最深处幽幽地掠了上来,蓦地让她遍体生凉。

    “安然,坐。”慕方良头也不抬地说。

    慕方良这声音,还是和昨天与她争吵时一样严肃,一点儿都不客气。

    慕安然咬着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刚坐下来,慕方良的视线就落到了慕安然身侧的衣装革履的男人身上。

    慕方良板着脸点了点头,一脸委托他的样子,客气但是理所当然。

    眼前的律师也不计较。

    毕竟,慕方良的身份就摆在那里,这一桩案子的佣金也必然不菲。

    男人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慕小姐,我是慕总委托来处理你离婚案子的律师,我姓赵。”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就是不说话。

    慕方良果然说话算话,昨天说会请律师来处理她和霍彦朗的离婚事宜,今天就真的请来了。

    慕安然低着头,听着眼前男人的自我介绍,心底腾升出一股凉意,胸闷得手都在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