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宋连霆脸上一丝苦笑。

    “怎么可能呢。”宋连霆自言自语。

    慕方良既然出面了,无论于公还是于私,他都要卖几分面子。四成的利益,不小的项目回报。如果这一次帮慕家失败了,投资给宋氏带来了亏损,那么他就当做这些亏损是送给慕安然的礼物。

    “然然,我做到了这个份上,你还会讨厌我吗?”讨厌他的不放手,讨厌他的苦苦执着,讨厌他在图书馆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

    宋连霆静静站在落地窗前发了好久的呆。

    ……

    “霍总!”

    霍彦朗颀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公司走道里,步伐稳健地朝专属电梯走去。

    柳珩在后头跟上,嬉皮笑脸:“唷,去哪呢,会都来不及开完,就要出去?”

    “余下的会议你来主持。”霍彦朗声音没什么波澜。

    “我去?”柳珩险些又暴跳如雷,“霍总,您可是擎恒的董事长,我只是副董事长,可不敢越俎代庖。你回来,还是你去吧?”

    霍彦朗脸上带笑,挑了挑眉毛:“怎么,难道你不是擎恒的决策者?副董事长就不是董事长了?”

    “你,你,你!”柳珩被堵得跳脚。

    “霍彦朗,自从结了婚你更没人性了。公司你也不管了,就不怕我捅出些篓子堵不上吗?”

    “我以为,你的能力可以胜任。”霍彦朗淡淡地笑。“更何况,擎恒在我这么长时间的打理下,也不至于这么经不起风浪。一会的会议由你主持,公司随你折腾。”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柳珩只能叹气:“霍彦朗,算你狠。”

    叮咚——

    电梯来了,霍彦朗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电梯。

    一向冷如冰山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显然很愉悦。

    柳珩摸不着头脑:“今天是怎么了,这么高兴?”

    霍彦朗从电梯走出来,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下午四点多,还早。离刚才慕安然打电话过来,不过是半个小时。她电话里说想他,很好。

    袁桀在底下把车开了出来,停在擎恒集团门口,等霍彦朗走出来,他打开车门:“霍总,我们去哪里?”

    “半山别墅。”

    袁桀笑了笑:“去找慕小姐?方便吗?”

    霍彦朗冷挑着唇。

    “不方便,不方便就不去了?”

    “我懂了!”袁桀笑着说。

    忌讳慕方良,霍彦朗就不去了?这不是他的风格。更何况,去见自己的老婆,还能有错?

    “开车吧。”霍彦朗淡淡地说。

    车子途径一家花店的时候,霍彦朗特意让袁桀停车下车买了一束花,新鲜的香槟玫瑰。霍彦朗拿着花回到车里,就听见袁桀在车里接电话的声音。

    “怎么回事?伤着哪里没有?”

    袁桀的声音少了刚才的笑意,声音放得很柔,显然是在跟女孩子说话。

    刻意放低的语气里,还有格外沉重的担忧。

    袁桀知道霍彦朗回来了,他还有工作要做,所以不得已挂了电话。

    “霍总,抱歉。”

    “没事。”

    霍彦朗眼神深邃,看着袁桀的脸上看似有些严厉,但又带着笑意:“怎么?谈恋爱了?”

    私生活突然被关心,袁桀受宠若惊,急忙道:“没有,没有!”

    他想到慕婉苒说的话,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尤其是霍总。袁桀想想也对,慕婉苒和他在一起没多久就和他发生关系了,无论如何他都要负责的,既然要负责,那就更不能毁了她的名声。

    霍彦朗看穿袁桀的口是心非,但并不戳破。

    他没有窥视手下的人的私生活的习惯。

    霍彦朗声音低而沉浮:“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谈一个女朋友了。”

    袁桀一听,特别想告诉霍彦朗,他其实找到女朋友了,而且对方还很懂事体贴,但是他欲言又止,想说又不能说。

    袁桀只能笑了笑继续开车。

    霍彦朗看着外头的风景,车子开得很快,很快就走到了快速路上。

    刚才袁桀在电话里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话,他说现在在送霍总去找人的路上,一时半会回不去。此时,车里袁桀的电话又响了。

    袁桀开车时从不接电话,拿起手机准备摁掉时,眼睛突然扫到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名字。袁桀的心头一颤,手上的动作也迟缓了一下。

    “接吧。”霍彦朗沉声,话语里有不容置疑的气度和谅解。

    袁桀三思了一下,只能把车子停到应急车道上,他打开双闪接了起来。

    “怎么了?”

    电话里头竟传来了低低的哭声,慕婉苒用特别娇软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哭道:“阿桀,好痛。”

    刚才她的电话打过来,就是为了试探霍彦朗在哪里,听到袁桀回答后她才缓过神来,就慕家和霍家的局势,霍彦朗一定不常见到慕安然。那么这种大家都在忙着处理公事的时间,慕总不在,霍彦朗抽空去见谁?

    十有**是去找慕安然,只有这种私事,才会一直是袁桀陪同。

    慕婉苒压低了声音:“刚才摔楼梯了,起身的时候一时没站稳,又摔了一次。”

    “严重吗?”袁桀的声音顿时变得很着急。

    “我……我好像骨折了。”

    ……

    接完电话的袁桀心不在焉,霍彦朗出声:“有事?”

    “霍总,我……”袁桀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私人的事情耽误工作,这对于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更何况,现在车子开到一半,城市快道上暂时没有出口,离下一个出口也还有一段距离,他就算想下车,也面临着没车回去的困局。

    “有急事可以先回去处理。”

    “可是。”袁桀道。

    “可是霍总咱们不是要去半山别墅吗?”袁桀咬了咬牙,似是定下了主意,“我先把您送到半山别墅,我再自己打车回去。”

    “那个地方,哪来的车?”霍彦朗声音浮着淡淡的笑意,温和却又很有气势。

    “我……”这回换成袁桀很为难。

    他特别担心慕婉苒,开车也有些心不在焉。

    霍彦朗看了一眼放在身侧的花束,凉薄的唇微微扯着,今天其实他心情真的不错,想到慕安然电话里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有后来的那句想他,霍彦朗还是道:“找最快的快速路口下去吧。”

    明天慕氏官司开庭,慕方良一但败诉,慕氏集团必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到时候估计也没什么心思再管慕安然,如果慕方良来求他,或许他会网开一面,不对慕氏赶尽杀绝。到时候,慕安然和他在一起,也就名正言顺了。

    “先回去处理你的事情。”

    霍彦朗气度矜贵,把花放到了一边。

    袁桀从车前镜看向后面,看到霍彦朗冷沉的眉眼没什么表情,他有些动容:“谢谢霍总!”

    霍彦朗为他一个小助理做了让步,袁桀明知道霍彦朗这阵子也特别难见到慕安然,今天还是特意撂下了一个董事会出来的。袁桀沉沉道:“霍总,对不起!”

    霍彦朗又拿起了手机处理公事,他冷静地说:“送我回擎恒。”

    慕安然被关在别墅里,哪里都去不了。脑子里头萦绕的全是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她又开始坐在窗台上出神,目光一直落在窗外的小柏油路上。

    其实,她还是很期待见到他的吧。

    尤其是自己按耐不住说出那句话以后,她想见他……

    慕安然是真的很想见霍彦朗,哪怕知道这么多事了之后,她还是放不下他。她只是想抱住霍彦朗,和他说一些话,哪怕是在聊家长里短,她也觉得一切是真实的,人生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那么糟糕。

    慕安然潜意识里觉得一定会见到霍彦朗。

    “霍彦朗,你会来吗?”

    可惜,慕安然等了很久,眼前这条路上根本没有车辆的影子,她好像被撂下了。

    今早上和昨晚上宋连霆说的那些话已经很令她难受了,她甚至想告诉霍彦朗,慕方良逼她签离婚协议书,让两个人离婚来着。

    可是现在,她连他一面都见不到。

    慕安然等到天色暗下来,心里头有些失落,小巧的嘴唇也紧紧抿在一起。

    医院。

    袁桀搀扶着慕婉苒,慕婉苒一瘸一拐地走着:“阿桀,麻烦你了。”

    袁桀盯着她的脚,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细心地扶着她。

    慕婉苒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刚才也是被吓到了,才会误以为自己骨折了,毕竟那个时候真的很疼嘛。”

    “没关系,医生只是说擦伤了一点皮,回去我给你上药?”

    慕婉苒表情有些愧疚:“不用了,我一会自己回去。你不是还要送霍总去半山别墅吗?虽然他已经回来了,可你要不要去公司看看?”

    袁桀看了看表,他有些动容。被慕婉苒小题大做吓出来的糟糕心情也平复了一些,心底其实也有一些庆幸,幸好她没什么问题。至于霍总那里,他去道个歉。

    “也好,我一会把你送回家,我回公司一趟。”

    “不要!”慕婉苒突然喊出声来。

    袁桀不解地看着她。

    慕婉苒垂下脸,有些温柔道:“我……我害怕,我不想一个人回家。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擎恒集团吗?我保证不打扰你工作,我就在一楼大堂坐着,阿桀……我想和你一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