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接啊,为什么不敢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回过头顺着慕婉苒的目光看去,他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外头两棵树在晃动。

    霍彦朗皱了皱眉头。

    慕婉苒的心都要悬起来了,她紧张得赶紧抓住裙子。

    她这么一抓,刚好露出光滑的脚踝,可以明显看到脚踝处很肿。

    今天她把自己弄成这样,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连自己都能伤害,她怎么能放过和霍彦朗亲密接触的机会,尤其是慕安然还在外面。

    她想要取而代之,就不能手软。

    “霍总,没关系,你不用给我找医生。我也知道自己受伤了,不应该来找你,但是我实在忍不住,我……”她想说,她迷恋上他了,是真的爱上他了。

    霍彦朗又凝了外面好一会,实在看不见外头有什么,只看到外头的树慢慢平静下来,连晃都不晃了。

    霍彦朗回过头:“慕小姐,客气了。”

    慕婉苒咬着唇。

    外头,慕岚气喘吁吁,就好像做了坏事差点被发现。

    她死死按住慕安然,不让慕安然探出头去,更不能让霍彦朗看到慕安然。

    “你想做什么?”感受到慕安然正在发抖,慕岚惊恐地看着慕安然,“你想让他看见你吗?知道霍彦朗看过来了,你想出去,让他看见你?”

    “姐。”

    慕岚撩高了声音:“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安然,你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许和他说话,不许和他面对面。”

    开什么玩笑,真让他们见面了还得了?

    疼,刺入骨髓的疼。

    慕安然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形容她现在的感觉。

    她原本以为霍彦朗是工作忙,却没想到会见到这一幕。慕岚说的那些话还在她耳边萦绕,或许慕岚说得对,她就是自欺欺人,哪怕看到这一幕,她还是不想相信。

    慕安然管不住自己的心,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想探头出去看,结果又被慕岚狠狠按住了。

    “好了,看也看够了,我们走吧。”

    慕安然一步也动不了,整个人靠在树干上出神。

    慕岚的目光一点点变深。

    慕安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特别想念顾盼和孙萌萌,自己孤零零在a市,一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现在想哭还哭不出来。

    她压抑着自己的心情,低低无声啜泣,慕岚这样看去,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慕安然在哭。这一刻,她只觉得有些慌张,对慕安然的情绪捉摸不透,她到底是失望了,被骗到了,还是无所谓?或者是还不相信?

    一直到慕安然站了好一会,才喃喃对慕岚说道:“姐,我看到了,我们走吧。”

    慕岚心头一跳,她终于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向外头。

    大楼里,霍彦朗已经转过头去了,此时不知道又在和慕婉苒那个小贱人说什么,慕婉苒抬头不好意思地笑。

    慕岚觉得有必要再让慕安然看到这一幕,所以又喊了慕安然一声:“安然,最后再让你看一眼。”

    慕安然被慕岚拉着往外看去,看到霍彦朗和慕婉苒的身影又再次叠在一起。

    ……

    街道,闪烁的霓虹灯,慕安然走在路上,身边有不少人穿行而过,熙熙攘攘。她抬头看着脑袋上闪亮的招牌,特别好看,满是霓虹灯的街道给人的感觉像是宫崎骏漫画《千与千寻》里的景象。让慕安然想起了之前拉着霍彦朗去吃小地摊的场景。

    过往那么清晰,那么接地气,可现在两个人之间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

    她不跟他走,原本是想解决两家矛盾的,可现在却觉得自己快要失去他了。

    是突然这样,还是一直以来都这样?他们俩人之间一直夹杂着第三者,只是她不知道吗?

    慕安然看着眼前的街景,突然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真实,甚至脑中冒出一句不知道哪儿看来的话——“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城里的街道甚至霓虹都有了你的影子,没有谁承诺遇见了就要白头,我们跌跌撞撞看不见明天,时光匆匆而过,可是我依旧停留在那一天,你的样子那么好记,只一面我就记了一辈子。”

    只因为爱上了一个人,便觉得哪怕是跋涉过千山万水,也甘之如殆。

    可是,现在的她,为什么忽然觉得那么累?

    慕安然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半山别墅,慕岚将她送到之后便狠狠甩了一下门,整个人走了出去。

    慕安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的手机没有收起来,却没有给霍彦朗打任何电话。

    慕安然只是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就像前几天发呆的一样,一个人无助地望着天空。

    所以他今天特别忙,所以他今天没有来,就是因为这个吗?

    霍彦朗走出擎恒集团,薛北谦早早就等在外头了。

    “学长。”

    “嗯。”霍彦朗沉沉出声。

    “久等了?在里面耽搁了一下。”

    薛北谦坦然一笑:“没关系,不过难得,今天阿桀竟然要求换班。”

    论敬业,袁桀比薛北谦敬业,因为上次枪伤,薛北谦休息了一阵子,而在这一阵子里,袁桀一直跟在霍彦朗身旁。幸好,最近世道比较太平,慕方良自顾不暇,所以也没再找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上来对付他。

    官司,是反击,也是自保。

    “嗯。”霍彦朗声音依旧冷清。

    袁桀上班一直无休,这件事情他知道,所以偶尔放个假倒没什么。

    薛北谦启动了车子,私人的时候他和霍彦朗是学长学弟的身份,所以气氛也稍微轻松了一些,他说道:“也不知道阿桀最近是怎么了,好像是谈恋爱了,听说他女朋友今天脚崴了。”

    “女朋友?”

    薛北谦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糟糕……”

    薛北谦斯文地笑:“学长,阿桀和我说要保密,你可当我没说过。”

    霍彦朗沉了眸子,留意到了薛北谦说的崴脚两个字。

    刚才慕婉苒也崴了脚,难道两个人在一起了?

    霍彦朗沉着脸,属下的事情他倒是不怎么管,把头看向了窗外:“嗯。”

    “学长,我们回哪里去?”

    这还是霍彦朗正常上班以后,他第一次开车接送。

    霍彦朗看着外头的风景,车里还有一束花放在车后座,霍彦朗沉了沉声:“先把你送回家,我自己去一个地方。”

    车上只剩下霍彦朗一个人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霍彦朗把车开上了高速,到了半山别墅,整一栋楼已经暗了下来。

    霍彦朗把车停在了不远处,安保已经被换过了。

    知道他来了,没再敢做声。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所在的房间,灯是熄灭的,皱起了眉头。这才十点,她已经睡了吗?

    楼下依旧站着两个保安,显然她还在这里。

    霍彦朗站直了身子,手上拿着从车里拎出来的花,花包装得很好,所以依旧娇艳欲滴,粉色的玫瑰花淡雅芬芳,这还是他今天亲自进花店里买的。

    霍彦朗靠着车站了一会,盯着已经熄灯的房间,不知道要不要打扰她。

    大约站了十几分钟,熄了灯的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霍彦朗拿着花重新坐到车上,启动了车子想要离开,可最后还是没踩下油门。档位直接挂到了停车档,霍彦朗又将车子熄火,停了下来。

    实在太想她了。

    所以哪怕来到了这里,不想打扰她,却依旧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霍彦朗皱着眉头,拿出了手机,沉思了一会,最后抿直了嘴角,还是打了电话。

    楼上,漆黑的房间里,慕安然把整个脑袋都埋到了枕头里。

    其实她还没睡,只是心情很差,所以怎么都睡不着。

    十点开始她就翻来覆去,脑中一直难以抑制地出现那个画面,霍彦朗从电梯里出来,那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孩扑进了霍彦朗的怀里。两个人说说笑笑,后来霍彦朗还揽了对方的腰,搀扶着对方走到了休息区。

    两个人站到休息区的时候,霍彦朗高挑的身影与女孩娇小的身影重叠起来。

    这些天她不在他身边,两个人好像变得很远。

    从什么时候起,她也看不穿他了呢?两个人是什么关系?真是她看到的这样吗?

    慕安然忽然发现心有些凉,脸上也添了一些水意。

    慕安然深呼吸,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怎么一回事,她现在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特别难受,她的心疼得令她扛不住了。

    黑暗中,她抹了抹眼泪,突然压在枕头下面的手机也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震动的声音在熄了灯的房间里无数倍放大,慕安然吓了一跳,她愣了几秒才拿出来一看,看清来电显示的时候,整颗心都狠狠一抽,难受得无以复加。

    手机在响,屏幕灯也跟着亮了,慕安然一直迟迟不接。

    楼下,霍彦朗坐在车里拿着手机,铃声响到第十六声的时候还是没人接起,自动挂断了。

    他抬头,透过挡风玻璃看楼上黑漆漆的房间,睡了吗?

    他放下了拿在另一只手里的花,一整束花被放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沉默了片刻,不知该不该再重播一遍。

    把他的安然吵醒了怎么办?

    房间里,慕安然的心仿佛也跟着停止震动的手机一起死掉了,她染着泪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灭了光亮的屏幕,心里说不出的空虚。

    接啊,为什么不敢接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