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霍彦朗,我想嫁给你(加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心里竟然期待霍彦朗再拨过来,可是等了好一会,手机都没有再响起来。

    她难受地张了张嘴,这一刻竟然难受到连哭都哭不出来。

    原来一个人难受起来,是说不出话的。

    她张着嘴拿着手机,房间特别静,静到但凡有一丁点声音都能听得见。

    忽然,慕安然听到楼下有声音。

    刚才她把头埋在枕头里,所以也没有留神听,此时楼下打开车门以及关上车门的声音这么清晰,她甚至可以听到沉稳的脚步声。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熟悉到了极致,甚至可以听出他的脚步声。

    慕安然整个人愣了一下,吸了吸鼻子,下意识地走到窗口边,整颗心都要蹦出来了。

    楼下院子里星光下,霍彦朗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正站在楼下往上望。

    慕安然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刻究竟在想些什么,突然一惊,整个人说不出话来,拉着窗帘的手都猛地一收,像是被电到一般。

    怎么会呢,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安然还没来得及躲回去,看到底下的人一低头,霍彦朗弄了一下手机,她手里的小手机也立即亮起了屏幕,又有电话拨了过来。

    慕安然急忙把手机关掉,整个人手忙脚乱。

    此时,只有手机震动发出的嗡嗡声在房间里萦绕,一如她跳个不停的心,她喉咙干哑,就像被人放到沙漠里走了许久,迷了路,什么都不想面对。

    霍彦朗在楼下看着窗帘背后闪烁出了一抹光亮,他整颗心都沉了下来,脸色也藏着阴郁。

    这么多天来,慕安然从来没有躲过他。上一次她这样避着他,还是在刚解除婚约的时候。那些事情都过了多久,两个人都已经说清楚,讲明白了。他可以在车祸发生的千钧一发间推开她,慕安然的命是他用命换来的,而现在他心里头的命却躲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今天下午还打电话给他,说想他了。

    难道是没见到他,所以失落发脾气了?

    霍彦朗沉着脸,他深知她不是这样无理取闹的人。

    那么是为什么?

    电话太久没人接,系统直接挂断,霍彦朗沉着脸再拨了一次,这一次,慕安然紧张地挂断了。

    霍彦朗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沉了脸。

    慕安然咬着牙,不敢相信她自己竟然主动挂了霍彦朗的电话。

    慕安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霍彦朗在底下站了一会,他拿着手里的东西直接走进别墅。

    守在门口的人选择性失明了,一是知道这个点来这里的人不好惹,第二是知道这是霍彦朗。此时这栋大楼里也有他的人,这些人既然想好好做这份差事,就不会选择正面冲突,所以不管是谁的人,都只会选择视而不见。毕竟没闹出什么事之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最好的选择。

    尤其是前阵子霍彦朗前不久刚在这里收拾了慕岚。这个男人连慕家大小姐的面子都不给,更别说他们这些下面的人了,不过是个保安而已,此时如果真要闯,他们拦也拦不住。

    别墅里只有霍彦朗走动的声音。

    慕安然竖起了耳朵,听着楼下传来的脚步声。

    他进来了是吗?要上来找她是吗?

    慕安然僵站在窗口,死死咬着唇。脚步声从楼道上传来,踏上阶梯,在这个晚上响得厉害。慕安然突然就很想哭。

    她最想念的人就在门外,可她却不敢见。她怕一见到霍彦朗,就会想起今天看到的样子,他还可以那么温柔的对待除了她以外的人。

    慕安然僵着身,突然听到了沉而熟悉的声音。

    “安然。”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装作已经睡了的样子。

    霍彦朗在门外沉了眸,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开门是吗?

    “把门打开。”低沉的声线裹着深不见底的耐心。

    慕安然眼眶有点湿,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那么的有耐心,声音这么温柔。其实两个人很久都没有再吵过架了啊,真好。可是有些感情就像是泡沫,既然是塑造出来的假象,那么总有一天会碎裂,挡都挡不住!

    如果她今天没有去“擎恒”,没有恰巧看到那一幕,她还会继续瞒在鼓里。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捏着窗帘的手都紧紧一收,她的身体猝不及防颤得厉害,她害怕面对。

    霍彦朗的声音越来越沉:“安然,我知道你没睡,你把门打开。”

    似是讲道理,又似是威胁:“大晚上的,你也不想我闹出太大的动静,撬门很麻烦,嗯?”

    沉稳低沉的声音,话语间缭绕着迷人的磁性,渐渐地,比刚才多了一丝浮躁。

    慕安然知道自己再不开门,他可能真的要撞门而入了,慕安然深抽了一口气。

    终究是要面对的是吗?躲也躲不掉。

    慕安然已经不想再思考为什么霍彦朗会出现在这里了,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好累。

    “生气了?不肯接我电话,为什么?”

    慕安然整理了一下自己,终于走到门边,倏地一声她将门打开。

    门打开的一刹那,两个人互相对视,慕安然也撞入了霍彦朗深不见底的眼。

    霍彦朗皱了皱眉头,英挺的眉头蹙了起来,他好久没有这样了。上一次这样,还是她被绑失踪的时候。

    “霍彦朗。”慕安然深呼吸,出了声。

    “安然,怎么了?”霍彦朗的语气有些哄慰的意味。

    他盯着她的脸,看她有哭过的痕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低沉的声线刻意放轻,带着难以察觉的探究。“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我说。还是。”霍彦朗声音顿了顿,“今天下午我没来,你想我了,所以难过?”

    慕安然在黑夜里借着大露台透进来的月光看着霍彦朗的脸,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扑进他怀里,可现在,慕安然看着他的胸膛,知道另一个女人刚贴在他怀里。

    当时霍彦朗怎么不推开呢?

    “你怎么来了。”她没回答他的问题。

    慕安然这才看到霍彦朗拿在手里的东西。

    刚才站在窗帘后面,她急匆匆地看了两眼并没有注意。

    此时看清了以后,慕安然心头一跳,说不出的苦涩,这种复杂的情绪难以言喻。翻滚着,她的舌尖都有点苦。

    “你说想我,所以我过来了。”霍彦朗轻笑。

    慕安然心里一疼:“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想你了……”

    霍彦朗顿时拧着眉,“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觉得你好陌生。”

    “什么意思?”霍彦朗漆黑幽暗的目光突然迸出暗光。

    “霍彦朗,你怎么还能……”

    难道真的如慕方良、宋连霆、慕岚他们所说,他一开始接近她就带着目的,所谓的爱都是假的吗?慕安然头一次开始怀疑这段感情的真实性。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段感情开始分崩析离了?似真似假的证据,参杂着过往的经历一点点摧毁着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其实认真想一想,霍彦朗并不是没有骗过她,至少在慕岚出事的那件事上,霍彦朗就做到了深不可测。

    他一边答应慕方良出面查出究竟是谁做的,可实际上他才是始作俑者。

    而她呢?她也曾问过他的啊,可是后来她选择了相信他,但真相呢?真相又是什么?

    这些不信任就像摧毁堤坝的蚂蚁,一点点在她心上啃食着。

    特别疼,疼得她都快要死了。

    “霍彦朗。”慕安然哽着声。

    “我一直以来特别相信你,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哪怕一开始你那么对我,我都觉得情有可原。你和我说对不起,我原谅了,后来我和你说对不起,我想试着了解你,试着接受这段感情。到了后来,我爱你,霍彦朗,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哪怕会被姐姐骂也无所谓。”

    “霍彦朗,我想嫁给你……”低低的抽气声蔓延在黑暗中,就像一滴水滴砸进了霍彦朗的心底,虽然细小却荡开了沉沉的震动。慕安然继续道:“因为想嫁给你,所以哪怕明知道家里不同意,我却还是偷偷去和你领证了。被带回来的这么多天,我每一天都在想你,我特别害怕,害怕有一天我会见不到你了。”

    “你知道么,那一天我被姐姐打得好疼,你出现了。你每一次出现都这么恰到好处,我甚至觉得这一辈子,只要有你就够了。无论是天塌地陷,总之只要你在,谁都伤不了我。可是呢?我留下来,想要解决两家之间的隔阂,可我的努力又换来了什么?”

    谩骂,囚禁,甚至没了自由。她特别想他,所以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信。

    哪怕信了,也绝对不全信。甚至,就连律师把离婚协议书摆在面前了,她都不肯签。

    可她这样的退让换来了什么?她说想他,可他不仅没有出现。

    她都到擎恒去了,结果却看到他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更甚的是,那个女孩子就像另外一个她。

    慕安然觉得自己好累,家人的不认同,她就要撑不下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