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就算是走,我又能去哪?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她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些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心都快疼死了。

    “你回去吧,霍彦朗。”

    霍彦朗凝着一双深沉难测的眼睛,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慕安然,他不知道她今晚的情绪从哪而来。大概是被关得要发疯了,他心底有一丝自责。

    原本已经放的很软的声音又再低沉了一些:“是不是不能出门让你难受了?嗯?”

    “安然,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和我说。”

    慕安然听他温柔的安慰,更是难受:“霍彦朗,你不懂……”

    慕安然说出心里话:“一直以来,我都挺没自信的。霍彦朗,你别看我总是笑嘻嘻的,但就像我一开始很难相信你爱我那样,我总觉得怎么可能呢,你这么好,怎么就爱上我了呢?”

    “后来我相信了,然后我们在一起。这一段时间我过得真的很开心,但是突然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究竟发生了什么,慕安然还是没说,只是盯着霍彦朗看。

    慕安然看到霍彦朗手里还拿着东西,那束花因为她这些话,已经被霍彦朗蓦然用力的手快掐断了。

    霍彦朗还是很有耐心:“然后呢?”

    他千辛万苦过来,她就是要和他吵架?

    “你说你想我,是想让我过来,和我说这些?”

    慕安然愣地看着霍彦朗,低下头:“不是。”

    “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要和你发脾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难受。”

    “霍彦朗,我是一个很恋家的人,我在乎父母的感受,在乎姐姐的感受,也在乎你的感受,唯独不怎么在乎过我自己的感受。你总看着我,觉得我很坚强,但其实我真的……很没自信,而且也没那么坚强。我和你在一起,我说不在乎,总觉得时间能解开大家的心结,但是事实上我错了。”

    她今晚为什么会这样,起源于两个原因。

    一是突然看到霍彦朗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无论是不是真的,她总该有些不舒服。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家人的态度,不管她所看到的那些是真的还是假的,不可避免的是另一个事实,家人还是想要她和霍彦朗分手。

    所以看到那一幕,慕岚才会得意成这样。因为他们一点都不想见到他们好好的。

    “霍彦朗,我们不能否认,我家里人不支持咱们在一起。”

    所以这些天,她其实难受得不行。

    哪怕对着律师,她都可以说她不愿意,但总感觉有些事,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没用,这种感觉很挫败。

    “有些事,或许只是一个由头,真正让我难过的原因有很多。”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再这样下去,我会觉得很累,就要撑不下去了。

    霍彦朗静静听她说完这些,眼底暗色的光越是浓烈,仿佛浓稠得化不开,深邃若井。

    慕安然轻轻抽噎,他突然伸出了手。

    慕安然躲了一下,霍彦朗一愣,再然后暗沉的眸子像是掀起了暴风雨,将她牢牢扼在怀里,他沉声又霸道起来:“躲什么躲,嗯?”

    “别闹了,听话。”

    慕安然好端端地就想哭,猛地被他抱在怀里,慕安然突然不适应,她急忙挣扎想退出来,鼻尖都是霍彦朗身上好闻的味道。

    “我没有闹!”

    “有什么事情,还有我,不需要你一个人硬撑着解决。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信不信我?”

    慕安然撞入霍彦朗深邃的眼底,她很想说信,但又想到晚上那一幕,信这个字浮上了舌尖又压了下去,“我信,但我不敢信。”

    霍彦朗突然低头:“谁和你说了什么?”

    慕安然别过头,“没有人和我说什么。”

    一切都是自己看到的,不是么?

    不管是真是假,都是那么一回事。

    眼见为实的真实性可以探究,背后的事情却难以说得明白。

    一直以来她都那么信他,可结果呢?慕家好几次危机都是霍彦朗做的,而出了那些事情之后,她一面和慕方良说,让慕方良不许再出手了,也和霍彦朗说,可不可以不要对付慕方良,让两边的关系慢慢缓和,他告诉她不会再计较了,可事实上呢?

    就如慕岚和宋连霆说的,慕家这次的官司,难道不是他一手造成的么?

    没有证据,所以也就在粉饰太平。

    什么时候,那么亲近的两个人之间也有了这么重要的秘密。

    他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要她信他,可那么多事实摆在面前,又怎么信呢?

    “霍彦朗,不是我不信你……”

    慕安然抽了抽鼻子,眼眶有些发红:“我现在是连自己都不敢信了。”

    一直以来所坚定认为的事情,一件件坍塌了,连她自己觉得完美得无懈可击的感情,都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她觉得自己和霍彦朗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再也不会和他分开了。

    事实上,好像有些话说得太早了。

    两个人在一起,只要有和慕家的矛盾在,总是不能够圆满的。

    慕安然压低了声音啜泣:“霍彦朗,有些事情,怎么说也说不明白。有些事哪怕你问,我也不想说,说了也说不清楚,所以就这样吧。压死骆驼的,永远不是它背上的那最后一根稻草,而是它身上的那一摞稻草,你能明白吗?”

    “慕安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霍彦朗的声音也变得沉了许多。

    他这个样子,红了眼睛像一只困兽。

    她还没有这么控制不住,和他发这么大的脾气过。哪怕上一次闹着和他解除婚约,也不过是因为心里的那一根刺拔不掉,而现在则是要开始质疑两个人了吗?

    “慕安然。”霍彦朗突然抑制着脾气,“我那么努力,把你放在心里那么多年,终于守到了今天,你成为了我的妻子,千里迢迢过来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的。”

    “有些事你说不明白,而我也有些事不能告诉你,但彼此留存着秘密,是为了让两个人走的更远。你相信我,有些事情总是能解决的。”

    哪怕,至少让他出了心里这口气再说。

    慕方良不赞同他们在一起,大约是猜到了他究竟是谁。

    可他身上也背着两条人命,整个霍家家破人亡,他不可能放手。

    早在司启明问的时候他就意识到,总有一天会走到今天,他要慕安然,又要慕家亡,可世上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他和慕安然迟早要走到这一步,当慕家发现一切都是他做的之后,肯定会竭尽全力阻止,只是他不知道慕安然今天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

    她竟然开始怀疑两个人在一起的意义了。

    仅仅因为不被支持吗?太艰难了,撑不下去了?

    霍彦朗沉到了极致,反倒笑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安然,如果你想退缩想放手,绝不可能,我不会允许。你今天想得太多了,听我的话,乖。”

    早上打电话时两个人还好好的,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霍彦朗整个人都变得深沉,他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没关系,慕安然心情低落不想说,他查也会查出来。

    低沉似是哄慰的语气:“太晚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睡一觉就好了,你别胡思乱想。”

    慕安然别扭地移开头:“我没有胡思乱想。”

    霍彦朗不知道她最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要么盯着窗外发呆,要么一个人面对慕家这些人。她总算知道不被接受的爱情是多么难熬。

    如果没有今晚的事情,那么还有其它事情。总之,只要有一点点蹊跷,总有人会让她心底的那道裂痕放大。换句话说,苍蝇不叮无缝蛋,霍彦朗到底做了些什么,其实她虽然不肯相信,但不也是有所察觉吗?

    “霍彦朗。”慕安然突然抬头,她有些欲言又止。

    “你是真的爱我吗?”

    或许真的爱吧,但是不是十成十的毫无保留,那就不好说了。

    就像他说的,两个人之间总要有一些秘密,只是不知道那些秘密是不是能让两个人走得更远。她知道了那些背后的事情时,是感动、感激,还是害怕,惊恐和厌恶呢?

    慕安然忽然就觉得今天看到的那一幕,不算是什么事儿了。比起他们当前的问题,就算有别的女人插足在中间,又算得了什么?

    或许不管爱不爱,他们都很难在一起。

    哪怕有结婚证也没有什么用,心里的枷锁那么重……

    慕安然红了眼眶,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霍彦朗手上突然用力,扼起慕安然的下巴,力道不算重,却透露出他心底的烦躁。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一会儿,他又敛下了气势,变得温柔:“安然,不要这样。”

    “相信我,什么都可以解决,嗯?”

    “你要是被关着难受,我带你走。”

    “不要!”

    慕安然抬头:“霍彦朗,你大概还不明白,就算是走,我又能走到哪儿去呢?我身上流着慕家的血,我和慕岚骨肉相连,慕方良是我爸,他们一天不同意,我哪怕是走,也不会过得快乐。”

    ps:不开心的时候会过去的~大家最近要多留言嘛(和谐友爱,鼓励为主),顺便投一下推荐票,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