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主动送上门了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什么意思?

    霍彦朗整个人一沉:“连我也不见?”

    “对。”慕安然咬着唇,“连你也不见。”

    霍彦朗眼底的暴风雨卷席而来,整个人站在慕安然面前。他个子太高,所以一下就将她身前的月光挡得严严实实,慕安然只觉得眼前一黑。

    数不清等了多久,就在她以为霍彦朗不会再出声的时候,只听到头顶上传来的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好。”

    “安然,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

    慕安然的心蓦地空了一块。

    “呵,慕安然。”

    霍彦朗沉着声,突然退了一步:“你真是长进了。”

    两个人又重新拉开了距离,慕安然面前终于有了光亮,可这微光之下,她终于可以看清霍彦朗的表情,只见到他棱角分明的下颚从她说了那些话起就一直紧绷着,从哄慰变成了漠然,带着一些深不见底的冷嘲。

    霍彦朗没再说什么,只是突然把花一放:“东西我放这里,你好好休息。”

    慕安然咬着唇,花瓣这么鲜艳,她却只觉得刺目:“霍彦朗,我不要,你带走。”

    这些花儿她要来干吗呢?放着,看着,只会越来越难受啊。

    霍彦朗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整个人让慕安然陌生得很。这样的他,她很久没有见过了。

    霍彦朗沉声:“别闹了。”

    “我回去,我让你静一静。”

    霍彦朗说完,颀长的身影在楼道里被拉得老长,他果然没再逼她,甚至刻意没有看她一眼,深沉的眉宇间夹杂着忍耐,他转身就走。

    无数次强逼她,自从她回来以后,他不再强势对她。现在心里有零丁火气,都被他一点点摁灭了,暴躁被揉成温和,霍彦朗唇角拉扯成一条好长的线。

    慕安然看着他唇角的线,一直盯着霍彦朗。

    他果然把带来给她的花放下了,然后果真转身就走。

    平稳的脚步声一声声传来,霍彦朗脚上的皮鞋和楼梯摩擦碰撞出清脆而低微的响声,昂贵的软底鞋发出的声音并不会太刺耳,可慕安然觉得心里还是蓦地空了一块。

    慕安然的身体一点点发冷。

    她刚才睡不着觉,现在更是彻夜难眠。

    慕安然可以听到楼下车子引擎启动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清晰。就像风划过长夜,在她心里头拉出一道口子。

    ……

    早上,慕安然起来的时候意外发现别墅里没有人。

    这几天她被关在这里,每一天都有很多人守着她,别墅里的佣人就有四五个,还有守在别墅外头的安保,至少有六人。

    此时,半山别墅空空荡荡,好像一夜之间把人几乎全撤走了。

    “有人吗?”慕安然走下楼梯。

    “慕小姐。”等了好一会儿,意外地,有一道声音从厨房传来。

    慕安然微怔,走了过去。

    厨房里只有一位佣人在做早餐,女孩年纪不大,和她一样的岁数,是从家政公司应聘过来的。这几天慕安然被关着,心情不是很好,没有与她们有过多的交流。

    佣人看到慕安然脸上的表情,她道:“慕小姐,今天早上慕总打电话来,说让您醒了以后吃早餐就回家吧。”

    “回家?”慕安然一愣。

    小姑娘抬起头,露出尖尖的下巴:“是呀,保安都撤走了,其他人也走了,只有我和另一位阿姐留下来给你做早餐,做完早餐我也走了,慕小姐您可以先上楼收拾东西,吃完早饭有人开车来接你。”

    慕安然走上楼,看着装潢精致却陌生的房间。

    她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左右,来的时候空手而来,走的时候,哪有什么东西带走?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只是心情复杂地上来看看。

    蓦地,慕安然看到了墙边柜上放着的玫瑰花。

    慕安然心里头又猝不及防地疼了一下。

    用完早餐后,果然有一辆车子停在院子里,车子的车牌号是慕氏的公务车,慕安然上了车,车子停在了慕家门口。

    柳眉在别墅里,听到车声便从里头走了出来:“安然!”

    慕安然一下车,撞上了柳眉关怀的视线,慕安然的眼睛顿时湿了一下。

    慕安然喉间有一口气哽了哽,最后却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很久没有见到的柳眉,喊了一声:“妈。”

    柳眉顿时心里难受,她想说什么,最后却欲言又止。

    “回来就好,我今天才知道你爸竟然……”柳眉刚知道的时候觉得匪夷所思,心里头难受的不行。后来劝说了慕方良,慕方良心里有别的决定,这才决定把慕安然放出来。

    柳眉看慕安然疲惫的样子,她心疼道:“累了吧?快上楼休息。”

    “嗯。”慕安然没多说什么,只是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样的楼梯,一样的格局,从去b市开始,就没再回来过。这几天她在半山别墅过的日子,就像梦境一样。

    此时,慕安然看着自己的卧室,熟悉的感觉迎面而来,慕安然喉咙有些干痒难受,她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这个房间里,霍彦朗和她一起待过,留藏着她不少关于霍彦朗的记忆。

    她从厌恶他到喜欢他,从喜欢他到深爱他,当初发生了慕岚那件事后,最后却不得已在这里和他分手。后来,两个人历经千辛万苦又在一起了,之后就没有再闹过矛盾。昨晚,是复合后的第一次。

    慕安然走到桌子前,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手机。

    这么贴心吗?决定还她自由以后,连手机都给她了。

    可是,现在这种时候,自由对于她来说也没什么用吧,毕竟她哪都不想去。

    慕安然拿着手机出神,心里头百感交集,她看着自己的床,艰难地挪动了步伐,整理自己的东西。她从半山别墅回来,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唯一只带了一件东西。

    慕安然从一个大袋子里把花束拿了出来,此时把这束花放在书桌上,慕安然眼前一晃,想到很久之前霍彦朗轻抵在她身前,把她按在书桌上翻来覆去吃抹干净的画面。要离开霍彦朗,她不舍得。可不离开他,又两难取舍。

    慕安然眼眶有些湿,霍彦朗带来的花,她嘴上说着不要,却又不舍得丢掉。

    此时将花抱在怀里,清香味扑鼻,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更难受了。

    突然,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一阵震动,慕安然心抽跳了一下。

    这个号码是她私人的号码,好多天没开机了,此刻会是谁打来的?

    萌萌吗?

    慕安然低下头看,发呆了一下才拿起手机,跃入眼帘的是一串陌生号码。

    慕安然迟疑了一下没有接,对方挂断了一次,再打了第二次。

    慕安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电话接起了。

    “您好,是慕安然……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对方说话犹犹豫豫的,吴侬软语,格外温柔。

    对方言语里的犹豫,比她更甚。

    慕安然有些捉摸不透,对这道声音没什么印象:“您是?”

    “我们不曾认识,但我知道你,我……其实不应该给你打这个电话,但将近一年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慕安然皱起了眉头,有些不知所然:“您到底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

    “慕安然小姐,你抢了我男朋友,我想约你出来谈谈。”

    慕安然人生中倒是头一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愣了一下:“男朋友?”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娇软,比她更可怜的样子:“霍彦朗。”

    慕安然顿时一僵,拿着电话的手也微微一收,看着怀里的花,“你是那个女孩吗?”

    “你知道我?”

    电话那头的慕婉苒意外了一下,心跳加速,有一些得意。

    慕安然听出了对面的人声音里的得意,显然这个电话是故意打过来的吧?是要见见吗?

    慕安然脸色有些白,但目光从容坚定,“好呀。”

    她就这么应允了,倒换成电话那头的人愣了愣,没想到慕安然那么痛快。

    她以为,慕安然应该发愣,然后难受好一阵子才对。

    慕婉苒定了定心绪,逼着自己说道:“那好,一会十点钟,我们在‘万象主义’七楼的一家叫普罗旺斯的咖啡厅见。”

    “好。”慕安然恍惚间有些出神。

    挂完电话,慕安然果然呆了一会儿,那个女人主动送上门了吗?

    慕安然把手机放下,走到了衣柜前,她看着衣橱里的衣服,一件件地看,最后把目光停在了一件浅色的衣裙身上。

    慕安然到达“万象主义”的时候,恰好九点五十,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从入口到达观光电梯有一段距离,慕安然看着热闹熙攘的街景,脑海里不由得出现之前和孙芸芸在这里碰到霍彦朗和顾盼的场景。

    有些过往那么深刻,她不经意间便牢牢记住了。

    louisvuitton店内,霍彦朗帮她把背后的拉链带上,狭小的试衣间里萦绕着她的心悸,还有霍彦朗渐渐变得沉重的呼吸。

    慕安然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腰上了电梯,往咖啡厅走去。

    今天的慕安然化了一层薄妆,整个人看起来气色饱满,更有精神,嫣红的嘴唇描出漂亮的轮廓,踏进咖啡厅的时候,气势一点都不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