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都是上一辈的事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婉苒整个人跌坐在位置上,眼前的咖啡都洒开了一桌,她哭得特别难过,很痛苦。

    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好歹还有袁桀,至少袁桀爱她呀,袁桀比起普通男人好了太多,袁桀是真疼她。现在她把唯一疼她的人都弄丢了,以后她怎么办?

    刚刚袁桀说,他原来打算向她求婚的,他说会疼她一辈子,一定不出轨,只爱她一个人。

    可她呢?她爱上了霍彦朗。为了霍彦朗,她连袁桀都失去了。

    “你别寒心,是我错了好不好?我一定会改的!”

    “改?怎么改?”袁桀苦笑,“我现在才想明白,为什么一开始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总碰巧侧击问我霍总和慕小姐的事情。你总问我霍总在做什么,你说你想感谢他,我那时觉得你真有礼貌,现在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你只是为了打听霍总的行踪,你想见到他,勾引他。”

    “袁桀!你说话别这么难听……”慕婉苒像是一瞬被点着火般,她温软的嗓音变得嘶哑。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说她!

    “难听吗?”袁桀言语间都是痛苦。这些真相拆穿了她,可最难受的却是他。他才是被欺骗,被带了绿帽子的那个人,“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婉苒,我们俩在一起,说的最多的就是霍总。你如果不是想着和霍总在一起,为什么一定要叮嘱我,不让我把我们俩在一起的事情告诉霍总呢?”

    “你以为有些事不说,霍总就看不出来吗?是我太傻了,我爱你,所以愿意宠着你。”

    “你说不想让霍总知道,我就不说。你说想跟着我回a市,我就给你买机票。你说想和我一起回公司,那么我就带你去擎恒集团。只要你想做的,我都满足你。”袁桀的声音渐渐变得冷沉,“我知道我不够温柔,我不够优秀,但我对你不好吗?”

    “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你说我说话难听?那么你告诉我,在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那一晚,你吃了什么?你是不是吃药了?”

    轰隆——

    慕婉苒脑子一炸,她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如此不堪。

    慕婉苒发抖得厉害,牙关紧咬,牙齿颤抖互相碰撞的咯嗤声通过电话清晰的传了过去。这件事,是她最不想提的事情。最难堪,最愤怒的事情!

    明明那一晚,她是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霍彦朗的!可是,最后那个人却变成了袁桀。

    不给怎么办?不给她会难受得死掉的!如果那一次的事情不出差错,她现在应该就是霍总夫人了,哪轮得到慕安然这样给他脸色看。还要让她承担被人拆穿的耻辱,现在还被霍彦朗毁了她唯一的爱情!

    如果不是那一晚的阴差阳错,她又怎么需要这样低声下气地向袁桀认错!

    慕婉苒难受得发抖,愤怒得发抖,她闭上了眼睛哭,紧咬着牙关!

    袁桀听到她反常的牙齿碰撞声,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咖啡厅流淌着的音乐充斥在耳朵里,袁桀道:“婉苒,我说对了?”

    原来,真相原来真的是这样……

    太可笑了。

    所以他珍惜的爱情,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觉得慕婉苒单纯可爱,所以他对她动了心。他那一晚听到慕婉苒说也喜欢他,别提他有多高兴了。果然,这世上的东西就是这么玄妙,但凡越珍贵的东西,越毁坏之后,更让人心灰意冷。

    袁桀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和女人说这些,太不耻了。

    可是他也想死个明白。

    袁桀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办公室的休息区,把门反锁着。他一手拿着电话,眼眶有点红,伸出手在自己口袋里掏了好久才掏出一个锦盒。这个盒子里头装着一枚钻戒,这还是他拿身份证去买的。这个牌子的钻戒,男人一辈子只能定制一枚。

    他努力给她所有美好的东西,可是对方一点都没珍惜。

    慕婉苒只是把他当做一个踏板,接近霍彦朗……

    “婉苒,我们分手吧。你放心,分手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你一会把银行卡以短信形式发给我,我给你打分手费。”

    慕婉苒死死抓着沙发,笑:“分手费?我不要。”

    “你这个分手费,是要打发我吗?还是要买我的处女身?我没你想的那么廉价!我告诉你,你别看不起人!你别以为我会放手,我会缠着你们的!”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慕婉苒没再听袁桀的话,反正她也求饶了,既然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么就大家一起死吧!

    反正,她什么都没有了啊。她怕什么呢?她见过大世面了,也不可能再回去做那些下等的工作。她想做人上人,可自己有没有文凭。她现在连身体都不干净了,什么都失去了……而且,没破坏霍彦朗和慕安然,一但慕总知道了,她估计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她拿了慕总那么多钱……一百万,现在只剩下十多万了!而且袁桀也不要她了。她哪有亲人啊?她已经习惯了过有钱人的生活,没有比袁桀更有钱的人愿意娶她了,她活不下去了。

    慕婉苒收起手机,她抹了抹脸上的眼泪,走到柜台去结账。

    站在柜台时,慕婉苒觉得大家看她的眼光都有些奇怪,像是看小三一样。刚才那些人,把她的窘迫全看进去了,指不定都在竖起耳朵听她讲话呢。

    慕婉苒的眼光有些复杂,本来有些娇小的身影僵了僵,急忙催服务员结账,拿了单子直接就走,连找的零钱都不拿了。

    走下来之后,路过一家生活家居店,她看到橱窗上摆着的精美刀具怔了怔,像是魔怔了一样,她鬼使神差地走进去。

    ……

    车上,慕安然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霍彦朗开车。他的手握在方向盘上,干净的节骨眼透出一种禁欲的美感。

    “在看什么,嗯?”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在车里回荡。

    “没,没看什么……”

    这是结了婚之后,真正的相处吧?

    慕安然突然有点想哭。

    霍彦朗认真开车,在等红灯时,他松开方向盘,侧眸看慕安然。慕安然莹白的小脸落入他眼中,漂亮的样子让人心动,但是在她的妆容之下,他可以看到她眼圈下有一圈浅浅的乌黑。

    “昨天没睡好?”

    “……”慕安然看着窗外的风景,她不小心走神了。

    忽然,一双手伸了过来。

    大手的温度这么滚烫,她慌乱地抬头,一瞬间就撞上了霍彦朗深邃的眸眼!他的目光像是一个黑洞,仿佛要把她吸进去似的,冷静的漠然之下藏着滚烫火热的情绪,像是火山爆发般,熔浆漫过她的心头。

    慕安然就像突然被烫到一样,她慌张起来:“霍彦朗!”

    霍彦朗看了一眼计时牌,离绿灯还有六十多秒,一分钟,够了!

    他的大手突然用力,嘴角挑起一抹笑,把慕安然整个人捞过去,慕安然就这么懵地眼睁睁看着吻落了下来,久违的气息,她突然很想哭。

    一瞬间,好像回到了b大,女生宿舍下她和萌萌一起下来,一眼就看到穿着白衬衫站在凤凰花花海下的霍彦朗。

    慕安然心尖一动,鼻子有点发酸。

    感受着他温热的吻,滚烫的舌尖探了进来,她被刺激得整个身子紧紧绷着,火热,沦陷,疯狂。

    慕安然小心翼翼探出了舌头,又缩了回去,她在害怕,没法面对自己。

    突然,霍彦朗更加霸道,他不让她逃!

    想逃哪呢?这一辈子,她都是他的!

    她是他此生唯一的亲人,是他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小妻子。

    “霍、霍彦朗。”慕安然慌乱出声,声音都带着迷茫水意,羞得脸都红了。

    “绿,绿灯快到了……”

    红灯倒数最后三秒,霍彦朗才缓缓放开了她。

    他的眸深似海,令人觉得可怕:“送你回去,回哪里?”

    慕安然抿着唇,好一会没回过神来。

    “我回家……”

    霍彦朗笑了笑,把方向盘一转,带她回家。

    慕安然看着车子行驶的路线,复杂的水眸盯着他:“不是这条路。”

    “我知道。”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带着从容,“回我家。”

    慕安然紧紧抓着安全带,整个人心乱得不像话,“不,我要回家,你把我送回去。”

    下午就开庭了,她不敢和他接触太多!她其实心里害怕,害怕在这之后更见不到霍彦朗了。她害怕自己真的被逼离婚,即使不离婚,她也害怕自己终有一天被深深的愧疚感吞噬。

    她其实怕的东西很多,唯独不舍得霍彦朗。

    刚才那个吻意犹未尽,她多么想勇敢。

    可是不行……

    霍彦朗转头,深邃的视线落在慕安然身上。

    他冷静的脸紧绷起来,车里气氛都变得诡异。

    过了半晌,他才说:“好。”

    车子又转了个方向,往慕家别墅开去。

    到了慕家别墅,霍彦朗沉了声:“慕安然,你记着,我们俩不会离婚。”

    他的手摸着她的脸庞,揉了揉慕安然的脸,“慕家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和你没有关系。很多事情我没告诉你,但是这都是上一辈的事情,明白吗?”

    上一辈?慕安然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霍彦朗低沉的嗓音在车里缭绕:“总之你记得,我们不会分开,其它的事情让我来处理。”

    霍彦朗盯着慕家大门,“我会让他们同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