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慕安然被捅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下了车之后,两条腿都是软的。

    她回头看霍彦朗,霍彦朗正坐在车里。她可以通过挡风玻璃看到霍彦朗英俊的脸。

    剑眉飞扬,眉眼间透露着英气与不容置喙的沉稳。

    他像个操盘手一样,操控着与慕家的游戏。

    慕安然心里一堵,但这种感觉又说不上来,“好。”

    慕安然朝他张嘴,隔着一段距离,霍彦朗听不见她的声音,但是可以看见她的嘴唇动了动。

    霍彦朗深邃的眸眼沉沉笑开,慕安然看到了,觉得那么好看。

    慕安然挥了挥手:“你回去吧!”

    说完,根本也没管霍彦朗听到没有,撒开腿快走了两步,直接进家门去了。

    霍彦朗目送慕安然走进去,勾挑着的嘴角才沉了下来,掉头就走。

    慕安然走进慕家,慕岚和柳眉面色凝重坐在厅里,因为下午就开庭了,慕岚心情也不怎么好,一看见慕安然,浑身汗毛就竖了起来。

    “去哪了?”

    “去见一个朋友。”

    慕岚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睁着圆溜溜的水眸看着慕安然,“去见朋友?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穿成这样?还化了淡妆!”

    慕安然咬了咬唇,看向柳眉:“妈,我先上去了。”

    柳眉摆了摆手,示意慕安然赶紧上去。

    柳眉对慕岚说道:“下午你爸的案子就要开庭了,也不知道准备好了没有,你就别和安然闹了。”

    “谁和她闹了?”慕岚被说了一通,显然很不甘心。

    柳眉道:“行了行了!”

    对于下午的庭审,慕岚倒不是很担心,她今天上午听慕方良说了一下,之前答应替章明杉那小子出庭作证的几位邻居证人都已经收了慕氏的钱,庭上一定会反口。人证物证不齐全,只能看对方律师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了。

    慕方良果然见多识广,敢想敢做。慕岚坐在沙发上轻笑,这么一想,也就懒得和慕安然计较了。

    慕安然走上楼梯,回到房间整个脚步都是虚浮的,软绵绵地坐到了沙发上,叹了一口气。

    家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奇怪,但现在还好了,她可以找到一个和谐的共处模式。希望真如霍彦朗所说,一切交给他处理。

    慕安然呆呆地望着书桌,书桌上的玫瑰花依旧开放着,虽然较之前萎了一些,但仍然艳丽。

    楼下突然有了什么动静,慕安然倒没在意。

    楼下,慕岚翘着腿坐着,突然听到外头有人的声音。好像是一名女子在和慕家的佣人在谈论什么。

    “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真的认识慕小姐。”

    慕岚站起来,从大大的落地窗往外望去,看到一抹娇小温柔的身影正和佣人起争执。

    这熟悉的身影令慕岚勾挑起了媚眼。

    慕岚走了出去,“怎么了?”

    拦着慕婉苒的佣人立即回头,看着慕岚:“大小姐。”

    “怎么了?”慕岚又再问了一遍。

    “是这样的,大小姐,这位小姐说是您的朋友,要进我们慕家找人,但是又没办法证明身份,我不敢贸然把陌生人放进去。”

    慕岚幽幽看了慕婉苒一眼,不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

    昨晚那出戏不是成功了吗?今天又跑到慕家来做什么?

    慕岚抬头,回头看向慕安然的房间。

    刚刚慕安然才回到家,这个慕婉苒就尾随而来,确实有一点巧。

    “这位是我朋友,我认识。”

    慕婉苒没想到慕岚愿意帮她说话,怔怔地抬起头看着慕岚。两个人目光撞上的那一瞬间,慕岚眼底的探究和冷嘲如此清晰刺眼。慕婉苒不甘地抿了抿唇,再一次心里翻江倒海,愤怒席卷而来。

    每个人,每个人都可以看不起她!

    可她现在是被谁害的?眼前这个慕岚也有罪!

    慕婉苒忍住了从心里生出的颤意,面上装作没事地笑道:“慕小姐,我是来找安然的。”

    “哦?”慕岚勾出了探究的声音。

    有意思。

    两个人是情敌关系吧?怎么这话从慕婉苒嘴里出来,好像很亲热似的。

    慕岚笑了笑,没说什么,但眼神里却是藏着“得了吧,骗谁啊”的冷嘲。

    慕婉苒又舔了舔唇,低声下气说道:“我可以进去吗?”

    慕岚看了她一眼:“进来吧!”

    慕婉苒终于可以走进慕家,她进了慕家什么都没说,只是恭恭敬敬地与柳眉打了个招呼:“夫人好。”

    柳眉看到慕婉苒整个人一愣,从未出现在视野里的陌生脸庞。但是眼前这个娇小女孩的这张脸,乍一看和慕安然长得真像。

    柳眉从她身上感觉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但她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这么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女孩能做什么啊?

    柳眉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慕婉苒的问好。

    慕婉苒忍着心里的恨意,她看了看四周:“我是来找安然的,请问她在哪儿?在楼上吗?我和她约好了,过来家里找她玩。”

    慕婉苒笑得一脸无害,笑得令人都放下戒心。

    柳眉笑了笑:“在上面。”

    “那我上去找她,谢谢夫人。”

    慕岚盯着慕婉苒上楼的背影,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慕安然在房间里,她坐了一会,心里头那种难受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慕安然走到书桌边上,刚想把那束玫瑰花收拾一下,门口就传来的敲门声。

    “来了。”她也没多想,以为是柳眉,所以赶忙去开门。

    一开门,撞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慕婉苒幽怨地盯着慕安然,这一刻没有再藏住心里的愤怒,她就跟疯了一样喊了出来:“慕安然,你很好嘛,我今天过来就是来要了你的命,咱俩同归于尽啊!”

    “啊——慕安然,你去死,你去死!”慕婉苒魔怔了一样,眼神是完全空洞的!

    慕安然愣了一秒,眼前闪过一道银光,她急忙抬手去挡,锋利的刀锋从她手上划过去,金属刺破肌肤的痛感蔓延而来,慕安然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全是慕婉苒狰狞的脸。

    慕婉苒哭得特别凄惨,愤怒:“你知道吗,我好不容易才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只是想得到霍彦朗,我有什么错?”

    “我们俩长得那么像,凭什么命运就要天差地别啊?凭什么你回到家还可以见到家人,可我家人在哪?我连袁桀都没了!”

    “袁桀要和我分手,都是你害的,慕安然,你知道吗,你毁了我的一切啊!!你怎么不去死,你抢了我的霍彦朗,你抢了我的幸福,你怎么不去死!”

    慕安然疼得脸色苍白,本能地紧紧抓住慕婉苒拿着刀的手,慕安然甚至不知道这把刀是从哪来的,藏在衣服里吗?一步步,从“万象主义”来到她家里,就是为了杀她吗?

    “慕婉苒……”慕安然痛得眉心都蹙在一起,“你别这样。”

    “救我……!妈……”刀尖已经抵到慕安然眼前,还差一点点就刺进去了。

    慕婉苒抱着必死的决心过来,根本就不想放过慕安然,她浑身卯足了劲儿,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力气可以这么大,哭得稀里哗啦:“你别喊了,慕安然,你去死吧,你死了我陪你一起死,好不好?你死了,我也死了,我们俩死在一起,霍彦朗也能为我哭一下。”

    “哪怕他和袁桀恨我也没关系,我什么都没了啊!我活不下去了……”

    慕安然的眼睛一点点闭上,受伤的手使不上力气,只能拼尽全力把慕婉苒挡开。

    楼下,柳眉和慕岚都听到了这撕心裂肺的叫声,还有柜子椅子的碰撞声。柳眉整个神色都变了,急忙喊道:“来人啊!”

    “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快拦着!”

    刚才见到的慕婉苒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慕岚也愣了,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根本没有让她回神的余地,慕岚处在震惊中:“妈!”

    慕婉苒真是个好样的,藏得这么深,连她都没看出来慕婉苒来这里是想干什么!

    上门杀人,是有多大的能耐才干得出这事儿?!

    “妈……”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感受到刀尖的冰凉,耳边萦绕着的全是慕婉苒的哭声:“你们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留!有钱人都该死!凭什么呢……”

    “我要杀了你,我还要杀了慕岚……我要你们都陪我!你还我袁桀啊,你还我……”

    慕婉苒哭到没力气,拼尽了最后一份力气,刀尖要刺进慕安然身体里时,突然被一双大手打掉!

    “哐当!”水果刀掉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地狱一般的景象终于结束,柳眉整个人在一边看着,浑身都是瘫软的。

    霍彦朗还没回到公司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霍彦朗,哈哈。”慕岚在电话那头笑得凄冷。

    “霍总,您不打算来慕家看看么?安然的房间里一地的血。”

    城际快速路上,霍彦朗幽沉的眼凝了一下,方向盘突然打偏了一些,车速很高,差些就出了车祸。

    霍彦朗稳下心,声色稍冷:“什么意思?”

    慕岚记得自从出事之后就没联系过霍彦朗,这还是她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吧?

    “你得问问你的烂桃花,慕婉苒刚刚拿着一把刀就上慕家来了,安然被捅了,现在生死未卜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