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救你妹妹一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你再说一遍?”霍彦朗的声音沉的仿佛像从谷底溢出来的一般。

    “再说一遍?慕安然被捅了!身中好几刀呢!”

    慕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清晰传过来,甚至有些刺耳。霍彦朗下了城际高速立即掉转车头,他脸色苍白,英俊的眉眼没有一点点温度!哪怕一点点温度都没有!!

    白,白茫茫的一片,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刺鼻难闻。

    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来往穿行,蓝色的医用口罩变成了闪烁的蓝色半点,慕安然躺在病床上往手术室里推,意识渐渐迷糊。

    “动作快些!动作还要快些!病人伤到大动脉了,需要立即止血!”

    幸好慕家有家庭医生,在事发第一瞬间已经帮她做了最紧急的处理,否则她现在已经撑不到医院了吧。

    胳膊真疼啊,扭打间不知道被划了几道伤口。

    慕安然耳边全是哭声,有柳眉的,还有慕婉苒的。

    妈妈一定是关心她的吧。慕婉苒呢?是被吓的吗?她后悔了?

    慕安然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一直在往后退,很快,头顶上出现一阵强光,她的瞳孔开始涣散,强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手术灯全部打开!”

    慕安然脑袋轰隆隆的,只听到医生的喊叫声,她的意识像被人抽出去又塞回来,一点点涣散。

    “人在哪里?”霍彦朗把车子又开到了医院。

    因为需要急救,所以慕家的人把慕安然送到了别墅区旁的医院,霍彦朗一踏进医院就看到所有人紧张地往一个地方赶,手术室门口还有两个穿着制服的民警。

    柳眉一瞬间就看到霍彦朗,看到霍彦朗的一瞬哭着冲了过来:“霍总,你到底想怎样?”

    “你到底要怎样才会放过我们慕家?才会放过我们安然!”

    霍彦朗冷清的眸子漆黑深不见底,颀长的身体浑身透着一股冷意,薄唇抿成一条线,站着一动不动。

    他冷到了骨子里,越发让柳眉崩溃起来,使劲地拍打他:“你到底要怎样,你说啊!你要我们的命都行,可不可以不要为难安然?安然她才二十四岁,你为什么要这样?你说啊!”

    “你为什么……你恨我们慕家可以,你为什么……”

    霍彦朗整个人冷寒彻骨,视线一直落在紧闭的手术室上。他这巍然不动的模样,令柳眉慢慢失去哭骂的力气滑坐下去。

    错的!从一开始就错的……

    不应该让慕岚和霍彦朗联姻,不应该让慕安然遇见霍彦朗,不应该让他俩订婚。如果没有当初那些事情,那么也不会有今天,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柳眉撕心裂肺,想到慕安然刚才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样子,面色苍白,头发凌乱,哪还有知性气质和贵妇的样子:“你想要我们的命你就尽管拿去,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拿安然开刀?”

    霍彦朗漠然站着,凌厉的目光宛若刀锋,他越是不回应,但凡听着柳眉多说一句,眉头紧蹙就更可怕一分。

    终于,沉着沙哑的声音在走道间响起。

    霍彦朗看向两个民警:“凶手在哪里?”

    这声音,就想要杀人一样。

    “在,在……”两个民警被这道目光看得心慌,声音都抖了地说道:“因为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在,已经被我们队长羁押回警局审问了。”

    “审问?”霍彦朗沉沉挑起两道剑眉。

    简单两个字,但这语气,怒急就冷静到了极点,这更可怕。

    两个民警都吓了一跳,“是的,因为这已经是故意伤人的刑事案件了,里面的小姐没事还好,里面的小姐如果有事的话……”

    那可是故意杀人啊,这已经是我国刑法里最严重的刑事犯罪了!这么恶性的案子又牵扯到商业集团,绝对是本市近期内最严重的案件。

    霍彦朗冷冷看着办案民警,“几刀?”

    民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道:“五……五刀。”

    霍彦朗没看揭斯底里崩溃坐在地上的柳眉,他像也失了神一般,冷漠地走了出去。

    高挺矜贵的身影就像一尊大佛,皮鞋踩在医院的地板上,踏出手工制作的鞋底才特有的软声响,一步步走了出去。

    霍彦朗眼角眉间酝着怒气,五刀是吗?那他就让慕婉苒一刀刀还回来。

    外头,袁桀听到了消息,也急忙赶了过来。

    他在门口遇到霍彦朗,霍彦朗阴沉沉打开了车门,袁桀站在霍彦朗身前:“霍总。”

    袁桀也神情复杂。

    霍彦朗只看了他一眼。

    袁桀神情痛苦,“霍总,对不起!”

    霍彦朗冷然的目光像是冰窟一般,动了动嘴唇。换做平常他一定拍拍袁桀的肩膀,告诉他没关系。

    但现在慕安然躺在手术室里面,他说什么话都是多余。

    霍彦朗坐到了车里。

    袁桀沉痛又内疚地拦住霍彦朗:“霍总,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识人不清,把慕婉苒带进这个圈子来。”本来两个层次的人,根本就没接触。

    如果不是因为慕婉苒成了他的女朋友,他将慕婉苒带到身边,慕婉苒也没有这么多机会可以接触到霍彦朗和慕安然。如果接触不到,那么她也就不会野心这么大,去奢望一些遥不可及的东西!

    “我没有想到我和她说了分手以后,她会去伤害慕小姐。我知道慕小姐现在正在医院里急救,霍总,慕婉苒交给我处理好吗?”

    “交给你处理?”霍彦朗淡淡地问。

    袁桀目光一深,他膝盖一弯,险些跪了下来。

    霍彦朗怒冲冲从车上下来,他一直没发作,可看到袁桀这个样子,他气不打一处来。那一点冷沉到了骨子里的愤怒也开始慢慢往外沁,直接往袁桀脸上就打了一拳。

    袁桀被打得头往一侧偏,脸上的表情却是轻松许多。

    霍彦朗冷冷道:“这一拳,打你是因为你是慕婉苒的男朋友!”

    “霍总,我知道!”袁桀眼中的黑色像雾气一样弥漫开来,他哽咽道:“是我没管好慕婉苒!我以为她任性了一点,我以为分了手两个人的生活就能恢复平静,我以为她会变好!我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她疯了!但是……”

    袁桀一个大男人,心疼得眉头紧皱。

    “但是她还是我喜欢的女人,就一个上午啊,哪怕说了分手,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放下她。霍总,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她才二十四岁,如果因为故意伤人判十几年有期徒刑或是死刑,我……”袁桀想都不敢想。

    他也觉得自己特别不堪,一人做事一人当,可他最后还是心软了!哪怕说着要和慕婉苒分手,以后两个人没有关系了。可是一旦她做出这种荒唐的事,他还是想竭尽全力护着慕婉苒。

    “袁桀。你的女人是女人,我的就不是?”

    “不是,霍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霍总,我求你了。”袁桀低下头。

    这么大一个硬汉,在医院门口堵住车,拦住霍彦朗,他低头认错的样子看起来很窝囊,可这份担当却又太让人敬佩。

    霍彦朗沉了声:“袁桀,你跟我几年了?”

    “快三年了!”

    “慕婉苒跟着你几个月?”

    “霍总……”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袁桀挡在车前。

    他承认,他来这里是有私心的,他不仅想来看看慕安然,还想拦着霍彦朗,救慕婉苒。“霍总,对不起!我这一辈子做牛做马还你。”

    袁桀就像一头倔牛,霍彦朗内心的怒气渐渐平息。他最后看了袁桀一眼,“安然要是出了事,我不会放过她。”

    霍彦朗从车里出来,一点点变清醒,他一步步走进医院。

    袁桀看着霍彦朗的背影,恨不得打自己两拳!

    为什么拦着?慕婉苒这样的女人,就应该狠狠教训。可那是他的女人啊,他做不到。

    袁桀对慕婉苒的失望又跌到了谷底。

    医院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霍彦朗走进去,柳眉已经被扶坐起来了,慕岚站在柳眉身侧。

    比起柳眉脸上的担忧,慕岚显得无动于衷。

    突然,手术室门打开,医生从里头走出来:“哪位是病人家属?”

    柳眉突然疯了般站起来:“我是,我在这里!”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医院里血库的血不够了,调用又来不及,有谁是o型血?”

    “医生……”

    o型血这种血型并不少见,满大街都是,但是病人家属里现在就只有柳眉和慕岚,柳眉皱着眉头:“我是a型血,安然她爸是o型血。”

    可是慕方良官司缠身,这个官司又是对慕氏至关重要的官司,就算慕安然出了事,他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而且慕方良对慕氏和财富那么看重,绝不可能让自己毕生的心血功亏一篑。

    柳眉看向慕岚:“岚岚!”

    慕岚顿时皱起了眉头:“妈,你看我做什么?我又不知道我是什么血型!”她压根不想管慕安然的死活。

    “你去验一下血!妈求了你,你救救安然好不好?什么矛盾不可以放下?你先救你自己的妹妹一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