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这份魄力你有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岚显然很不情愿:“这里那么多人,为什么非要我!”突然,她闭上了嘴。

    柳眉神情严厉,“岚岚。”

    这里是医院,她的妹妹现在正躺在手术室里,慕岚不敢再说。

    “好好好,我这就去验!”

    慕岚气得不行,凭什么出了事就要她抽血?慕安然身上的血是血,她身上的血就不是吗?

    花钱就能办的事情,为什么要她抽?

    虽然不愿意,慕岚还是跟着小护士走去验血。路过霍彦朗时,慕岚不经意对上霍彦朗的眼睛,狠狠颤了一下。

    大概是因为她是亲人,是最佳选择吧!

    如果她刚刚真的再和柳眉多吵几句,涉及慕安然的安危,霍彦朗估计要动粗的,把她拉到医务室去抽光她的血!

    医务室里,慕岚甩开了胳膊,朝护士说:“要抽就快抽,抽快点。”

    手术室外,柳眉颤颤发抖。

    霍彦朗在外头站着,好几次想进去,医生拦着了:“先生,麻烦稍等。”

    袁桀刚刚在外头拦住了霍彦朗,现在不敢说话,只能远远守着。

    薛北谦知道了这件事,因为关心事态发展,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以后也过来了。

    大约几分钟后,护士才拿着检验报告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哪位是慕岚小姐?”

    慕岚刚抽了一点血,现在正按着伤口,坐在医院过道旁的椅子上:“我是。”

    柳眉眼神紧张:“怎么样?血型是不是o型?里面急等着用血,拜托你,快点救救我女儿!”

    护士一脸遗憾:“对不起,这位慕小姐是ab型。”

    “什么?”柳眉一脸震惊。

    片刻后,柳眉脸上失去了血色,她退了两步,直接跌坐在位置上。

    柳眉整个人都在发抖,面色苍白,就好像死了一样一言不发。

    慕岚也震惊了:“你是不是验错了?我怎么可能是ab型血?我妈是a型,我爸是o型,我妹是o型,我去哪生出个ab型?”

    荒谬,真是太荒谬了!

    慕岚抱着胳膊,她虽然不想输血给慕安然,却也不想遇到这么荒唐的事情好吗。

    小护士整个人都被吓到了,“小姐,对……对不起……真的是ab型。”

    慕岚看了一眼柳眉,柳眉不知怎么的,从椅子上滑坐下来,蹲到地上。

    柳眉捂着头,痛苦到了极致。

    “学长。”薛北谦站到霍彦朗身边,他来得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血不够,遇不上相同的血型,“慕小姐是需要o型血吗?我好像是o型血,要不然验我的试试?”

    霍彦朗冷沉着嘴角,“不用。”

    他看着一脸不可置信又趾高气扬的慕岚,又看到濒临崩溃的柳眉,幽深的眸子沉得不像话。“我是o型血,抽我的。”

    小护士像是找到一条生路般眼前一亮:“先生,您确定吗?”

    “确定,但不是亲属。”

    “不是亲属也没关系,现在这种情况,有已经是最好的了!”

    小护士一路小跑,路过慕岚时,霍彦朗看了慕岚一眼。

    慕岚根本没料到事情会这样,整个人都是懵的,被霍彦朗这一眼看得双腿发软,她冒出了火:“什么破医院!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能医好人吗?”

    “岚岚……”柳眉出声。

    她几乎尽了最大的努力,逼着自己镇定,从椅子上坐起来:“你去帮我看看然然,千万别让她出事。至于你的血型,等事情完了以后再检查一次,一定是弄错了。”柳眉眼神闪烁了一下。

    慕岚听柳眉这么一说,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哼了一声。

    “知道了,妈!”

    手术室外,血液直接从针管进入血袋,一袋袋血送进手术室,不知过了多久,里头才传来了好消息。

    “先生,里面的小姐没事了。”

    护士看着霍彦朗的眼神都非同寻常,可惜眼前的男人太过于冷漠,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而且她一看就知道,手术室里那位小姐才是他心上的人。这么优秀的男人,要么就是花花公子,要么就是专一的好男人。

    护士不敢再多想,她道:“目前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伤口也都包扎好了,我带您过去。”

    霍彦朗走进病房里,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慕安然。

    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是好好的,现在右脸上贴着纱布,本就纤细的手臂也裹着纱布,纱布沁出血。身上还有一些其它的伤口。

    霍彦朗看向病床的眼神都是沉的。

    柳眉在床头检查慕安然的伤口,感觉到整个房间里都是低气压,她看向霍彦朗。

    “等她好了,我要接她回去。”

    柳眉沉默。

    过了好一会,柳眉才说道:“霍彦朗,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慕家?!”

    “慕家?”

    “算我求求你,和安然断绝关系吧。”

    “伯母,我在和你讨论安然的问题。”

    柳眉拿着东西的手都颤了颤,她闭上了眼睛,“安然已经这个样子了,你就放手吧!”

    “我不是在请求。”

    慕安然跟他走,这是一个决定。

    名义上他是慕安然的丈夫,如果继续留在慕家,没有人保护她,那么还不如他来保护。

    柳眉仿佛看穿霍彦朗的意图,他脸色苍白道:“你是觉得我们慕家没办法保护安然,让她受伤,所以你心疼了对吗?可你怎么不想想,到底是谁把安然害成了这个样子!你竟然还想把安然接回去!”

    “难道这次一个慕婉苒坐牢了,你就能保证没有下一个慕婉苒吗?”有人拿着刀居心叵测地走进慕家,甚至脸上还带着笑。这种冷血两面派的人,难道就不会有下一个?

    有人存心伤人,怎么样都防不胜防!

    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霍彦朗。

    “然然只有离你远点才不会受到伤害!而且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收起你这假惺惺的样子。霍彦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

    “伯母。”霍彦朗高挺的身躯仿佛一座山,他冷漠地看着发狂的柳眉。

    柳眉想到刚才一连串发生的事,她破罐子破摔凄厉地笑道:“你以为别人不知道,瞒得了安然,却瞒不了我和安然的爸爸。你是霍家的那个儿子,你是报仇来了对不对?”

    “当年安然爸爸害得你们家家破人亡,阴阳两隔,你如今功成名就,回来报复我们的对不对?”

    “你也看到了,然然刚才差点就死了。我们险些失去了女儿,我就两个女儿,甚至有一个被人轮奸身败名裂,还有一个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方良也被你害得告上了法庭,慕氏面临破产,不久后我们慕氏可能连安然的住院费都付不起了,你还想怎样?”

    “你这样心狠手辣,你让我同意安然过去和你住?我只怕我的女儿都没了!她这样好,你怎么舍得伤害她?”

    “呵呵。”霍彦朗盯着柳眉。

    病房里的对峙形势越加冷峻,终于摊开来说了吗?彼此心知肚明。

    “没错,我是为了报复慕家而来,但对安然却不是。”

    霍彦朗一声冷笑,停留在柳眉身上的视线越来越深邃:“退一万步,就算我让安然继续留在慕家,伯母你就能保护安然?”

    “慕家的家内事,估计近期还要自顾不暇。”

    柳眉本来就面无血色的脸更是没有一点点人气儿。

    霍彦朗无情地笑着,唯有看向病床上慕安然的视线是热的。

    “a型血型的母亲,o型血型的父亲,生出ab型的女儿,伯母不如想想该怎么办?”刚才医生检验出慕岚的血型,以及柳眉刚刚发愣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柳眉手上的东西险些一掉,霍彦朗敛着冷清的黑眸,嘴角边一丝笑意都没有。

    霍彦朗不再说话,也不再理会柳眉,他身上散发着从容的气度,慕氏好或坏,其实早就和他没有关系。很多年前非要慕家家破人亡的执念也早在这一年和慕安然的相处中被冲淡了。

    他其实没有非要慕家付出代价不可。

    “伯母没什么事情,可以出去忙点其他东西,我想自己陪陪安然。”

    柳眉脸上死寂沉沉一片!

    霍彦朗刚才的话让她心惊胆战,这是在威胁她?

    “不管怎样,我都是安然的母亲!”

    “我知道,所以我仍旧尊敬你。你暂时出去,我想安静一会,安然也需要休息。”

    柳眉紧紧捏着手里的杯子,她看了慕安然两眼。一直不惹事的安然睡得那么安稳,她谁也没有伤害,但没有人想过要放过她。

    柳眉心中一痛,哪怕是霍彦朗,也不一定能让安然无忧无虑一辈子!可她没有能力!霍彦朗说得对,腥风血雨即将来临,岚岚竟然是……她自顾不暇了!

    外头,慕岚盯着袁桀和薛北谦看,趾高气扬。

    她其实挺看不上霍彦朗身边这俩助理的,虽然知道薛北谦是名校留学海归,会做事也有能力,但不知怎么的,她就是觉得薛北谦的长相太过于书生气了!

    而袁桀……

    “听说你是慕婉苒的男朋友?你女朋友做得挺好的嘛。”

    袁桀狠狠盯着慕岚看。

    慕岚被他阴狠的目光吓了一跳,怂了一下,不过立刻气势就上来了:“怎么的!还不能让人说实话了不成?说杀人就杀人,这份魄力你有吗?你看我干什么!”

    --

    ps:谢谢“成儿”和“天下千宝”两位亲的打赏,么么哒~大家投喂的打赏梨花都有留意到!谢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