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守着你寸步不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小姐!”袁桀本就心烦,直接就冲了上来,狠狠扼住慕岚的手腕。

    慕岚被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还想学你女朋友,杀了我不成?”

    袁桀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往外蹦:“你再多说一句?”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慕岚趾高气扬的气势被袁桀吓到,她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竟然有些后怕。

    “不说就不说,你女朋友杀了我妹妹,现在还想杀了我?不是一家人,横不到一块去。”

    袁桀整个人都是阴的,他隐约压制住自己的怒气,退了一步,站到角落里。

    “阿桀。”薛北谦伸手,按住袁桀。

    袁桀回了个“我没事”的眼神。

    三个人就这么站着,直到柳眉从病房里走出来。

    柳眉面色发白,慕岚看着柳眉:“妈!”

    她想把刚才袁桀威胁她的事告诉柳眉,想让柳眉把霍彦朗赶走,可是看到柳眉失魂落魄的样子。慕岚第一反应是病房里出什么事了?慕安然又有问题了?

    第二反应就是霍彦朗对柳眉说了什么。

    “妈,怎么了?”

    “没事。”柳眉强打起精神。

    柳眉看着霍彦朗带来的人,把医院包围个水泄不通,应该没什么事了,她太疲惫了:“安然没什么事了,妈先回去休息,熬一些粥过来,你跟我一起回去。”

    慕岚眼神闪烁了一下,拎着手提包优雅站着。

    “呵。”慕岚笑了一下,“也好。”

    回去总比呆在医院好,毕竟慕安然是死是活她不想管,现在也不想见到霍彦朗,那么不如回去。

    慕岚像变了个人一样,牵住柳眉的手:“我开车了,我送你回去。”

    柳眉走的时候,回望了慕安然所在的病房两眼,目光有些复杂。

    一直到坐到慕岚的车上,柳眉都还是有些心不在焉。慕岚发现了,有些奇怪地问道:“妈,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柳眉猛然回神,看着慕岚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慕岚被柳眉这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妈,你干吗这样看着我?”

    柳眉盯着慕岚的五官,欲言又止,只是喃喃道:“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没什么。”

    “安然这个小贱人命硬得很,你不用担心她,医生说了死不了。与其担心安然,不如想想我爸下午的庭审怎么办!”

    柳眉皱了皱眉头,把心里的异样强压下去,她说:“知道了。”

    病房里,点滴的声音轻而细微,整个病房宛如一个封闭的空间。霍彦朗盯着慕安然看,她躺在病床上,因为伤口疼痛,所以时不时皱起眉头,这模样看着就让人心疼。

    原本她的皮肤就很白,但之前是白里透红,洋溢着健康的气色,如今一点血色都没有。

    霍彦朗皱着眉头看着她。

    从一开始两个人在一起,他就不舍得让她磕着碰着,哪怕把她气得狠了,欺负得狠了,都还护着她。可是就这么一不留神,竟让慕婉苒把她伤成这样。

    如果不是袁桀拦着,他只怕现在就在警局里了,绝不可能让慕婉苒好好地接受审问。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慕安然难受地动了动身子,突然昏睡中“嘶”了一声,像是不小心扯到了伤口。

    疼……

    慕安然在手术室里涣散的精神又被骤然聚起,疼痛在她的身体里拉扯,整条神经都被抽得紧紧的,整个人紧绷起来。

    浑身哪儿都疼,疼得她都不能视而不见了。

    太疼了,慕安然缓缓睁开眼睛。

    一睁开眼睛便看到霍彦朗坐在病床前。

    他脸色发白,深邃又凌厉的双眼透着一抹着急,一直以来从容又淡漠的样子不见了,脸上写着担忧和心疼,他很少显露这种情绪,慕安然脑子迷迷糊糊,看到了的时候先是一怔,然后心里一阵发酸。

    心酸和疼痛交织在一起,凝在脸上就是一个特别难受的表情。

    “醒了?”霍彦朗几乎第一时间发现,猛地站起来。

    “……”慕安然想张张嘴,结果却说不出话。

    真疼啊。

    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口都在犯疼,几个地方同时痛。原来……她刚刚看见的那些并不是错觉,她真的被人送到医院里来了。幸好,幸好没有死掉,她一点都不想死。

    慕安然身子不能动,只能眼睛溜溜地转,环视了一下四周。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事了,没有人可以来这里,慕婉苒被抓起来了。”

    慕安然疼得僵直的身体终于松了下来。

    紧接着,她又紧绷了一些,上下打量霍彦朗。

    他很好,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其它哪都很好。

    “我没事,慕婉苒没有到我这里来。”

    看清了她眼底担忧的神色,霍彦朗又平稳了声,压着脾气说道:“慕岚和伯母也没事,佣人上来得及时,只有你伤到了。”

    慕安然眨了眨眼睛,好像虚弱地笑了。

    霍彦朗不知道她都被伤成这样了,怎么还笑得出来。

    “不疼?很开心,嗯?”

    慕安然觉得很疼,但是不想让他担心,所以想摇摇头。结果,太大意了,她动了一下又疼得龇牙咧嘴。

    霍彦朗看她这么单薄的身子受了这么多苦,眼底的情绪蔓延开来,他站起身烦躁地走了出去,清醒了几分钟才重新进来。

    看到慕安然这个样子,他有好几次把慕婉苒生吞活剥的心。

    霍彦朗清醒了之后再进去,整个人冷静了许多。

    慕安然没想到他刚才就那么出去了,此时看见他又进来的身影,视线拼命凝聚落在他身上。其实她特别想他能够陪陪他。

    慕安然眼底的渴望一点都没遮掩。

    霍彦朗终于坐下,“疼就告诉我,我让医生给你打些止痛剂。”

    “我……”慕安然缓了好一会,勉强让自己开口。

    她缓缓说道:“我缝了多少针?”

    “五处伤口,缝了十四针。”

    慕安然装满了水意的目光溜溜地转,十四针……真多啊。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在病房里炸开:“你挣扎得及时,医生夸你聪明,尽量避开了那个疯女人的刀子,虽然推搡中不小心被刀子划了几处,但基本没什么大碍。缝针之后等伤口愈合就好。”

    “那我现在……”她怎么感觉自己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样,浑身乏软无力。

    “五处伤口里有一处伤到了动脉血管,出血量比较大。”

    “哦。”慕安然委屈的声音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般,原来是这样。

    “那我输了不少血吧?”

    霍彦朗沉了一下,动了动唇,“是不少。”

    他心里一疼,伸出手想摸摸她,手碰到她额头时,又猛然收住。这心疼她的目光看得让慕安然心都要软化了,虽然身上很疼,可一睁眼就能看到霍彦朗,心里暖暖的。

    “不用担心,我没事啦。”说话很疼,可她现在就只想和他多说几句话。

    被慕婉苒用刀指着的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霍彦朗对着她笑的样子,霍彦朗冷静沉着的样子,甚至……她好像看到了一些自己从来没回忆起的画面。一个下着雨的晚上,一栋没开灯的别墅,她轻轻靠在一个少年身上睡了一晚上。

    少年的脸庞特别清晰,虽然脸上一片青一片紫,但是她看得见,他的睫毛特别长。

    慕安然此刻怔怔地看着霍彦朗,眼前成熟的男人和之前脑子闪现而过的少年渐渐重合起来。

    她的心情有些复杂,有些酸楚,但脸上的笑容却很明媚。

    笑得莫名其妙,霍彦朗冷沉片刻,想伸手去按呼叫铃。

    “除了伤到身体,还有没有伤到哪了?”

    “嗯?”

    “例如脑子之类。”

    慕安然愣地看着他,三秒之后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安然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睫毛一颤一颤,平缓了一下心情,忍着身上的痛说道:“我没伤到脑子。霍彦朗,我有些渴……如果现在能喝到一些热水就好了。”

    “我去给你倒。”

    不容慕安然再说,他主动起身照顾她。

    能喝水就好,快些好起来。

    霍彦朗挺直的身影贵不可攀,他掂了掂桌上的壶,病房里的壶没有热度,他拿起往外走。

    “好好在床上躺着,不要乱动,不要翻身。”

    “嗯。”慕安然吃力地应着。

    她目送霍彦朗走出去。

    霍彦朗刚走,查房的护士进来,看到慕安然躺在床上盯着门口的样子,她热情又紧张地走过来关心慕安然,“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慕安然动动嘴唇,轻悄悄扯了嘴角,恬静地笑了一下:“还好。”

    “疼吗?”

    “疼。”慕安然如实说。

    小护士依言在记录本上勾勾画画,俯身看看慕安然包扎的伤口有没有再次出血,护士一边检查一边说道:“你老公对你可真好,你送进来没一会他就来了,一直在这里守着你寸步不离。急救的时候,院里血库的血用完了,后来还是他现场抽的血,给了你700cc呢,一直撑着等到你急救结束,现在还没休息过。”

    小护士看着慕安然发愣的样子,还以为她听不懂是什么概念,只是羡慕道:“客观来说,一般人最多只能一次性抽400cc,700cc对身体不好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