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绝望也能毁掉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700cc……

    慕安然发愣!难怪她看霍彦朗脸色那么苍白。

    她还以为他是被吓的,所以极力逗他笑,安慰他,结果现在才知道他刚才的那句“是不少”是什么意思。她输了不少血,都是他身上流着的血吗?

    慕安然从来没觉得两个人这么靠近过。身上都流着一样的血,融合到了一起。

    “谢谢你。”

    护士一愣:“小姐,谢我什么?”

    “谢谢你告诉我……”

    护士赶忙不好意思笑开:“我是不是多嘴了?不好意思啊,我是太羡慕你了,随口说说,你就当我没说过!”

    护士又替慕安然查看了两下,调了调输液的速度,一切做完以后准备告别,“那你好好休息,早点把伤口养好,我就不打扰了。”

    “护士小姐!”慕安然紧张地喊住她。

    护士一愣,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一个人如果抽了700cc的血,会出现什么症状?有什么办法能尽快恢复吗?”

    “一般抽取400cc的血是属于正常值范围内,不会出现什么大碍,没有明显症状。但一个人的失血量到达700cc时,就很可能出现面色苍白、口唇苍白,皮肤出冷汗,手脚冰冷、无力,呼吸急促,脉搏快而微弱等症状了。”

    “总之,像你老公那样的人,不仅没出轨还把身上那么多血给你,你真幸福!”

    护士说完,脸上全是羡慕的笑,外头也正好响起沉稳的脚步声。

    护士急急忙忙收了手上的东西:“至于恢复什么的,让他多休息,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每天保证8-9小时的睡眠,多喝水,忌酒忌茶,多吃些豆制品就可以了。他身体看着蛮健康,应该没什么大碍,小姐你可以不用太担心。”

    “最后祝你们幸福哟!”

    护士转身走出门,正好在门槛处遇到霍彦朗,她抬头看了霍彦朗一眼就匆匆走了。

    霍彦朗走进来,看到慕安然在笑,一边笑着一边出神。

    “在聊什么?”

    “没什么。”

    霍彦朗看她稍稍翻了个身,皱起了眉头。

    慕安然则是从他进来就盯着他看,他不再开口,她也就不说话。

    霍彦朗倒了水,递到慕安然面前,“好些了?喂你喝水?”

    “你先喝吧。”

    “你是病人。”

    “你也是病人,霍彦朗,你抽这么多血给我,你不疼么?”

    霍彦朗幽深的眼微微骤缩,盯着她看,“你都知道了?”

    “护士都告诉我了,霍彦朗,谢谢你。”

    她一本正经看着他,这双氤氲着水意的眼底写着动容,还有一点晶亮的光芒,闪烁着,仿佛要沁到他心头去。

    慕安然从来就不是个不懂事的人,反而还特别害怕给别人带来麻烦。她估计心底宁愿自己再痛一些,都不愿意别人替她承担这份痛楚。两个不同的个体,因为同样的血液融合到了一起,这种感觉是很难令人描绘的,甚至令她想到就心里一阵酥麻。

    温暖的,感动的,庆幸的,感激上天给了她这段缘分。

    这些藏于心里细微的感受,都是她不愿意说的。

    慕安然就这么笑着看着霍彦朗,这犯傻的样子让霍彦朗移开了脸,温热的气息从她头顶喷洒下来:“安然,你再这样看我,不怕我把你吃了?”

    “不怕,你要吃就吃呗,反正血也是你的。”

    “看来是不疼了,嗯?都能开玩笑了。”

    “霍彦朗。”慕安然正经道。

    “怎么?”霍彦朗拿起杯子倒了一些水,放到嘴边细细地吹。

    “其实我还是疼,但是比起身上的疼,觉得现在你能陪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如果……一直都能和你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过来,喝水。”他的声音有点沉,拿起小汤勺,将水一点点喂进她嘴里。

    突如其来的甘霖,就像在沙漠中喝的第一口水一样,感觉如重获新生,温度刚刚好,不冷也不热,就像霍彦朗这个人给人的感觉。面冷心热,蛮不讲理却又温柔,无论哪一点,揉合到一起都刚刚好。

    “我认真的……”慕安然道。

    “我也认真的,安然。”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宛如响雷在她耳边炸开,“不用想这么多,没有人逼你和我分开,听到了没?把身上的伤养好,其它我来处理。”

    “好。”慕安然乖巧地笑。

    ……

    慕安然喝完水就睡了,霍彦朗站了起来。

    他走出病房,走之前贴心地把门带上,黑眸抬起,看见正站在墙角的袁桀。

    “霍总。”袁桀满是内疚。

    “过来。”霍彦朗拧着眉头,整个人看起来比刚才在医院门口更冷了几分。

    袁桀有几分忐忑,他刚才一直在想,为了慕婉苒这个女人而让霍彦朗失望,值得吗?毁了这么多年两个人之间建立起的信任,值得吗?当初他工作不力,让霍彦朗受伤,让薛北谦差点死掉,这些霍彦朗都没怪他,而如今他为了保护慕婉苒……

    袁桀看了一眼刚刚关上的门,慕安然都伤成这样了。

    袁桀低头:“霍总,我想通了,婉苒她……该受到一些教训,要不然以后还会做出更极端的事情,对她也不好。刚才是我语气冲,没有设身处地去想,是我太自私了!”

    薛北谦还没走,盯着袁桀看。

    袁桀这性子,能够改变自己认定的事情,真不容易。

    霍彦朗脸色一如既往不好,抽了血后他有点疲惫,此时伸出手。

    袁桀心情一沉,以为霍彦朗要打他,结果霍彦朗紧抿着唇,只在他肩上拍了几下。

    袁桀心情顿时飞扬起来:“霍总,你原谅我了?”

    霍彦朗挑眉:“都别在这里杵着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擎恒给你开工资,是让你在医院耗着的?”

    袁桀顿时兴奋起来:“霍总,正好中午也到了,你看看要吃点什么?我去买些吃的过来。”

    袁桀走了之后,薛北谦朝霍彦朗道:“学长。”

    霍彦朗眯了眯眼睛,看了看手表:“还有三个小时。”

    薛北谦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借一步说话。”

    医院的露台上,薛北谦盯着霍彦朗,恭敬道:“慕总的案子,今天下午就开庭了。章明杉今天打电话告诉我,他家周围的几个邻居伯伯已经收了慕总的钱,慕总应该想要翻盘,费了不少心思,绑架忽悠全用上了。”

    “最近有变好吗?”

    薛北谦愣了一下,缓了一会儿才理解霍彦朗的意思,道:“慕总还是老样子。”

    薛北谦这阵子一直在a市跟进这件事情,要扳倒慕氏并不容易,这件事情扯到了某些政府部门的负责人,牵一发动全身,要清洗血液里的毒瘤并不容易。“这阵子我和章明杉接触得比较多,这个还在读高三的孩子周末会去做兼职,赚一些生活费养奶奶。家里没有大人,只能靠他赡养老人,其实这些事情原本不该他做,他提前承担了这些责任。”

    “如果我们不帮他,那么这个社会就没有公平公正了。有钱人会更加为所欲为,反正只要能赚到钱,又何必管一些小人物的死活。他父亲章先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用这样极端的办法。如果我们不替他请律师,他一辈子都无法得到一个公正。”

    霍彦朗背影站得僵直笔挺。

    “学长,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复杂,但是这件事情早已不是为了报复慕家。你曾告诉我,有错就要认,认了就要改,可是慕总甚至连认的想法都没有。收买人证物证,搅乱庭审程序,找宋家做投资,信誓旦旦就等着下午开庭。他甚至没有派人去看过章明杉,体恤金也不曾提过。章家老奶奶眼睛是瞎的,现在还住在小平房里,等着自己儿子这件事水落石出。”

    霍彦朗眉头紧锁,回头看向绵长的走道。透过走道,可以看到慕安然所在的病房,病房关着门,慕安然应该在休息。

    他莫名烦躁,摸了好一会,才摸出一根烟。

    他不喜欢抽烟,可见实在是烦了。

    霍彦朗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表情,剑眉紧拧,烟味弥漫,烟圈缓缓在空气中散开,一双锋锐的眼睛都藏在雾气中,沉得令人看不分明。

    “或许慕小姐不明白,会生你气,可要是我们不做点什么,按照目前的势头来看,官司会输。章明杉一家会坠入谷底。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家破人亡,得不到正义。学长,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他怎么选择?霍彦朗吐出一口烟。

    上挑的眼尾写着疲惫,像是一把钝了的刀子,他或许可以拿这件事威胁慕方良,从此他和慕安然就能在一起,举办盛大的婚宴,名正言顺嫁娶。

    他说他会处理,但不会用这种牺牲正义的办法。因为得不到正义的眷顾,他背负着仇恨太久如今虽然走出来了,但那种如噬骨髓的生活他太懂了。

    给了章明杉希望,再毁掉?绝望是个好东西,能让人成长,但也足以毁掉别人。

    一支烟抽到了尽头,霍彦朗淡淡道:“帮我联系萧赫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