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提前恭喜慕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再次回到病房时,慕安然正在睡觉。

    素净的小脸不施粉底,慕安然的脸也不知道怎么生的,明明什么也没擦,看起来还是那么透亮。因为失血的缘故,此时顶多就是没有血色。

    小巧的嘴唇微微泛白,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但熟睡的样子格外安静。看着就让人想到了秋天时落在广场的落叶。

    霍彦朗沉着眉头,他看了看挂在吊杆上的针水瓶,速度有点快。霍彦朗把速度调慢以后,大手往慕安然额头一伸。

    温热的大手覆上稍冷的额头,一言不发细心地帮慕安然捂了一会。

    ……

    下午两点,还没有开庭,法院大门前的广场上已经堆了不少记者。这些记者都是来扎堆看好戏的,上次万家达广场这块地皮出事的时候,他们媒体记者也在场。死者几乎就是从他们眼前坠下去的。

    当时慕方良吼着“那你就去死!”这句话还有录像。其实这一场官司,慕方良赢的可能性很小。

    但小道消息称,慕氏集团能够在a市屹立不倒,这位慕总可不简单。

    所以,这件事情但凡还有反转的可能,就具备新闻价值。既然有价值,那他们怎么肯放过跟进报道?

    记者们守到下午两点半,终于有好几辆车缓缓开过来,所有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蜂拥而上。

    “是慕总来了吗?慕总请您谈谈慕氏跳楼惨案这件事,据说你通过不法手段以低价拿到了拆迁地,地皮的价值很高,可慕氏集团赔给拆迁户的钱却很少,甚至远远低于市场价。”

    车子缓缓从外面开进来,所有人挤过来,几乎贴到了车窗上。

    慕氏集团的司机不由得狂按了几下喇叭,这才让这些记者退了一些。

    一退下,另一波记者又围了上来:“慕总,听说最近您家宅不宁,今天上午慕家位于老别墅区的家宅发生了入室伤人案件,您的女儿受伤被送往医院,您去看过了吗?这些事情是谁做的,是否是您的仇家所为,您害怕吗?”

    “慕总,您……”有人拍打着车窗,话筒几乎有戳破玻璃往里头伸的趋向。

    “慕叔叔。”隋崇光吊儿郎当地出声。

    他转头一看,看到慕方良沉了一张脸,没有一点点血色。

    今天庭审,为了这一天他做了不少准备,结果家里却发生这样的大事。他甚至不能回去看看安然,听柳眉说安然大失血,甚至用光了医院的备用血,之后有好心人现场献血,这才救回安然一命。

    据说,入室伤人的女孩是慕婉苒。慕婉苒这个女孩,拿了他那么多钱,办事不利竟然还敢跑到慕家里伤害安然?

    慕方良脸上隐隐沉着怒气,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一脸的阴沉晦暗。

    他坐在车里,看着车子艰难地开进法院后门,法院从警察局调了一支小分队过来维护现场秩序,民警们在法院广场上拉起了警戒线,车子开进来后才终于暂时摆脱了那些阴魂不散的记者。

    慕方良声音带着怒气:“这些捧高踩低的,等我出去全都要收拾个遍。”他眼底有怒气,看向隋崇光,“还有你找的慕婉苒,真是个厉害的角色,我让她拆散安然和霍彦朗,不是让她把安然给我捅进医院,她到底想做什么?”

    这事隋崇光今早和慕方良一起接到的消息。

    隋崇光因为这事被慕方良呵斥,他心里也不舒服:“慕叔叔,我也不知道那死丫头会这么做!前阵子她和我说搭上了霍总的助理,前两天不还和慕小姐见面做了些事吗?谁知道她发了什么疯?”

    慕方良想到这几天慕婉苒私底下跟他联系,语气中也没那么尊敬,他沉了脸。今天的官司他必须赢,等他处理完之后,再出来处理慕婉苒。

    只是,他一直没有去看慕安然,希望安然不怪他。

    慕方良看了一眼司机:“这里人太多,开到法院后门我再下。”

    “是,慕总。”

    车子平稳停在后门,慕方良收拾了一下衣服,穿着西装抬头挺胸走了进去。后面一帮记者看到他,拉近了快门赶紧拍几张照片。

    另一个门口,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少年也扶着一个瞎子奶奶走了进来。

    “奶奶,小心一点,你坐这里。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为爸讨回公道。”

    “小杉……”老人巍巍颤颤,连话都说不清楚,一张嘴眼睛就流出了眼泪。

    紧跟着章明杉一起进来的是一位叫宋忠的律师,擅长对企业的诉讼,他手上拿着卷宗面色凝重。前不久他接到消息,与慕氏集团勾结在一起的那个官员因为受贿问题被双规,但背后势力错综复杂,双规调查之后这件事情就被压下来了。

    如果这个官员无法定罪,那么替章明杉作证的街坊邻居再被串供,这个案子胜诉的可能性很小,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宋忠律师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了一眼章明杉。少年衣衫单薄,背却挺得笔直。

    章明杉也看了他一眼,眼里有十足的坚定,不管结果怎么样,他今天就是要替自己的父亲讨回一个公道。凭什么有钱人就能为所欲为?就算可能会败诉,他也要尽全力走到底,扳倒慕氏!

    “哼!”

    章明杉刚站到原告席上,不远处就传来了一声冷哼。

    这是章明杉第一次见到害他爸跳楼的人,据说这个慕总横得很。如果不是当初他那句话,他爸章东铭也不会从楼上跳下去!事情总还有别的解决方法。穷人穷得只剩下尊严了,当别人在你苦苦请求的时候还将你的尊严踩在脚下,那么只能以死明志。

    慕方良只简单扫了那个少年一眼,一个高三的小屁孩能干什么?不过刚满十八岁。他真正介意的是站在章明杉身边的律师。

    “宋律师,国内那么多大案子不接,你竟然会替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来告慕氏集团。我们是合理开发,宋律师何必浪费时间?对方给了你多少钱?”慕方良语气平缓,脸上带笑。

    宋忠为人正直,接下这个案子并不仅仅是背后有人相请,他没想到慕方良一点都不把章明杉当回事,暗指他背后的人。

    宋忠背挺得笔直,巧妙将这个话题略过:“慕总说笑。”

    “呵呵。”慕方良冷笑。

    那个人,非要他慕氏付出代价才甘心?

    想到霍彦朗,慕方良脸色一沉,他向后转头,问隋崇光:“张律师呢。”

    “慕叔叔,张遵张律师处理一点事情,在来的路上了。”

    十分钟后,作为被告方的辩护律师,张遵张律师也到了。

    庭内包括法官、书记员等人也全都到场,这次由于慕氏申请不公开审理,所以是一次不对外开放的庭审。外头挤了一堆记者,里头甚至可以听到喧闹声。

    慕方良信誓旦旦为自己做辩护:“万家达那块地我们慕氏集团是合法征地,并且拆迁户的工作得到了大多数拆迁户们的认可。章东铭想通过拆迁致富,对拆迁费狮子大开口,我们慕氏实在不能满足这些要求才引发了之后的事情。关于这一点,我们的辩护律师张律师会提交相关证据。”

    章明杉在庭上一直紧紧捏着自己的拳头:“慕总,你放屁!我们家都被你强拆了,强拆了你知道吗?我爸死了!”

    “章先生的死我很遗憾,但我依旧认为这件事和我们慕氏集团无关。出于人道主义我可以赔偿你,但庭审结果下来,还希望你就这次诉讼损害了我们慕氏集团名誉一事刊登声明,向我们慕氏道歉。”

    慕方良见多识广,早就做好了准备。

    一来二去,章明杉年轻气盛,看着慕方良的眼里都窜了火气。

    眼看庭上的秩序要乱,法官敲了几下锤子。

    两方提交证据,双方律师唇枪舌战,宋忠到底是国内在这方面最好的律师,在张律师的话语中找了几个漏洞,提交了一些证据,整个案情扑朔迷离,法官一度休庭中场休息,再次提交证据。

    中场休息的时候,章明杉整个人颓了下来,少年笔挺的肩膀松松垮垮,眼睛有点红。

    宋忠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是社会,但无论如何不要放弃努力。”

    章明杉咬咬牙,席间章奶奶在底下旁听,差点被气晕过去。

    休息室,隋崇光给慕方良倒了一杯水:“慕叔叔,咱们张律师做得不错。估计下半场庭审就能出结果了。”

    张遵站在一旁,他看了看表:“慕总,我研究过宋忠的几个案件,这位宋忠并非徒有虚名,我们还是小心点好。下半场证人会出庭作证,一定要确保这一环节没有问题。”

    隋崇光笑了笑,打了个响指。

    “这几个证人拿了钱,他们不敢乱说话。”

    慕方良积郁许久的心情终于开阔了一点,他笑了笑:“崇光这孩子做事,我一向放心。”

    案情看似明朗,张遵收拾了东西咧嘴笑道:“那我就提前恭喜慕总了。”

    下半场庭审比上半场更压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