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不做二不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章明杉一开庭就死死盯着慕方良,眼里的恨意一点都没想藏着。

    慕方良被看得心烦,沉了声:“慕氏在这件事情上,绝对没有责任。跳楼是个人行为,鉴于原告还小,我可以不计较他损害我名誉的行为。章东铭的死是个人选择,还希望主持庭审的法官能明辨是非。”

    因为双方僵持不下,紧接着传唤证人,张遵看到第一个证人时,腰板站得笔直:“刘先生,您是章先生一家的邻居,事发当时您在场吗?请您在法庭上说说当时的情况。”

    被称作刘先生的男人站在证人席上,他看了张遵一眼,抖了一下:“我……”

    身体开始微微发颤。

    法庭里的工作人员顿时都看了过来,法官皱着眉头,今天这场案子审得他心塞。原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也听过一些,但是最近又有一些变故。从事这份职业十多年了,他什么事情都见过,但是在这个法治社会,什么都要讲证据。

    证据是黑的,那么事情只能是黑的,证据是白的,那么这件事情就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解决。

    法官敲了一下锤子,出声:“你别怕,有什么说什么。你说的话很重要,请务必保证真实,如果作假供会触犯法律,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知道了吗?”

    男人听见法官这么说,顿时抖得更厉害了。他环顾四周,看到这个法庭上出了有法官和法院的工作人员,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维持秩序的公安。这可是一个大案子,如果慕总败诉,一个十几亿资产的集团的股票能立马跌停。

    一些之前被叮嘱的话在他耳边响起,他有点害怕:“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也在场,我和老章说那些钱够了,也别开口要那么多,老章不肯,老章说好不容易遇上房子拆迁,这次不多要点,下次就没机会了……”

    姓刘的男人还没说完,坐在原告席上的章明杉红了眼睛,像一只困兽:“刘叔叔!”

    这一声刘叔叔把男人吓了一跳,他说不下去了。

    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回看过去,发现是慕方良。

    他喃喃道:“慕总……”

    法官又敲了一下锤子,“继续!”

    姓刘的男人咬咬牙:“老章说如果拿不到钱,他就从楼上跳下去,总之慕氏集团不给钱就别想安宁。”

    “刘叔叔,你怎么能这样?我爸会死不瞑目!!”

    章明杉从原告席上蹦地要出来,他要走到他面前去问问他,他爸已经死了,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他一个高中生告一个大公司已经很难了,只要说实话,说实话就可以了,为什么……

    “你收了多少钱!刘叔叔,你说啊,我借钱拿给你!”

    被称作刘叔叔的男人抬头,面色黑沉心虚地呵斥:“小章你怎么能这么对刘叔叔说话?什么收了多少钱,我是这种人吗?”一不做二不休,男人抬起头看法官:“我和你说,领导,我说的全是实话,事情就是这样。”

    章明杉所有希望都破灭了,像一只离弦的箭朝姓刘的男人冲过去,他身边的律师张忠紧紧抓住他:“冷静一点!”

    章明杉痛苦地回头,看见张忠的眼底也隐藏着怒气。

    这样的事情多了,打得过来吗?章明杉从张忠的眼底读出了这句话。他想到中场休息时张忠对他说的话:这就是社会,但无论如何不要放弃努力。

    章明杉拳头握得死死的又站了回去,他冷静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张忠。

    张忠语气平缓道,“请求传唤我方证人。”

    第二位证人是章明杉家的隔壁邻居,是一位六十岁的阿姨,阿姨的儿子在这场强行拆迁中被挖掘机伤到了腿,可能要截肢。

    老阿姨一看到章明杉和坐在旁听席上差点晕倒的老奶奶就抬不起头,把头压得很低,刚刚那一瞬眼里似乎还噙着泪水。张忠一看就知道事情并不顺利。

    第二个证言倒是比第一个好一点,老阿姨说:“这件事情我不清楚,东铭跳楼的时候我不在现场,我就是觉得多少要赔这孩子一点钱……”

    下半场庭审已经进行到一半,原告缺少关键性证据,而被告提供的真人证言都在极力摆脱嫌疑,眼看进行不下去的时候,法官提出再一次中场休息。

    宋忠走出庭审厅,他到稍微远的地方打了个电话:“薛助理,目前庭审情况很不理想。慕氏这边确实已经把证人都收买了,如果再没有更强有力的证据,一审判决估计要下来了。”

    “嗯。”薛北谦在医院走廊尽头接电话,怕吵到医院里的病人,声音也压得很低。

    薛北谦回头看了一眼慕安然所在的病房,“这件事你不用担心,霍总已经做了决定,在安排中了。”

    打官司这件事情,不是说能赢就赢的,宋忠听薛北谦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

    宋忠沉沉道:“我只能尽力。”

    章明杉知道宋忠出来打电话了,他很担心,外头的天气有点冷,章明杉穿的少,站在走廊的那一头看着僵站着打电话的宋忠,冷风吹过,他难受地收了收胳膊。

    章明杉有些低落:“宋律师,我爸是不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宋忠站着,多想告诉他一定会胜诉。但是庭审情况扑朔迷离,败诉的可能性在目前看来高达百分之八十九。

    宋忠只是往章明杉面前多走了两步:“小章,你这个案子,我一分钱都没收,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章明杉忽地抬头。

    “因为我认为,有些该做的事情,一定要有人来做。人为什么要努力奋斗变得更有能力?那是因为只有变得更有能力了,才能尽可能地左右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我家当年也很穷,我出国留学前一个月,我爸把房子卖了,他告诉我,出去念书不是为了出人头地,而是为了让自己变厉害,只有越来越多的穷人拥有了知识,才能让一些没有品德的有钱人退让三尺。”

    “既然总要有人来帮你,为什么不能是我?所以我才接下你家的案子。”

    章明杉若有所思,他的心情也变得好了点。

    张忠往里头走,庭审的时间快到了。

    章明杉跟在他身后走回去,“如果我爸这个案子能赢,大学专业我也要选法律。”

    张忠听到,回过头来看章明杉一眼,他停下脚步等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等这场官司结束,我可以资助你上大学,如果真的有当律师的想法,毕业后可以来我的律师事务所当援助律师。”

    “好。”章明杉很认真。

    短暂休息后慕方良站在被告席上有点不太耐烦,在他眼里事情已经变得很清晰了,慕氏和他都无罪,庭审已经没有必要。

    法官继续传唤证人,还好,四个证人里面有一个说了实话。

    “老章哥这人很好,他之前是跑司机的,一个月也有五六千块钱的收入,根本不是那种讹人的人。老人腿脚不方便,根本不能离了地方住,慕氏集团倒好,一声不响就把人家的家给拆了,就是太过分了,老章哥老实一辈子受不得这样的欺负,所以才会一死了之。”

    这番证词的出现让宋忠感觉到一线生机,至少可以不用一审就败诉。

    败诉需要重新上诉,需要再等一段时间,章父尸骨未寒,而慕方良这边老奸巨猾,时间拖得越长,这个案子越危险。

    “这位证人的证言有问题。”被告辩护律师张遵开口。

    法庭上局势又严峻起来,就在这时,外头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的大门被人劈开了一条道,有特种部队的人出现,在大门中间拦出了一条通道。

    一个部队的团长护着一辆车进来,后面还跟着两辆检察院的车。在场的记者都不明就里,看着就想伸话筒上去采访,可是看着这阵势,都不敢贸然乱动。

    车子就这么开进去了,透过法院的围栏,他们可以看到几个穿制服的人从检察院的车子下来,押着一个人走出来。

    这个男人大腹便便,一看就是久居上位。有做政策性节目的记者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不是那位,那位……”没等他想起来,人就被押送进去了。

    有特警拿着枪守在法院的入出口,局势变得更紧张了。

    慕方良在庭审上随意坐着,有些不耐烦地看表,结果,门打开,有人被押了进来。

    看清来人的时候,慕方良浑身血液仿佛被凝固住:“罗局?”

    法官也深感意外,低头对旁边陪审的工作人员过问了一句:“这是因为贪污受贿被双规的罗局?”他没看错?

    这位拆迁负责人在万家达这块地也吞了不少钱,可是头上有人,被双规的事情不了了之,此时竟然被人押着送到了法庭上来,这是谁都没想到的,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章明杉也愣住了,他还小,没出过社会,不明白其中的紧要。

    张忠却是震呆了,拿着卷宗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本案最关键的人物,也是怎么也动不了的大人物,竟然被检察院押送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