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慕家,败诉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罗局脸上一片死气沉沉,看到慕方良的时候,他眼里迸射出凌厉的死光。

    有人直接走到法官身旁,低声对法官说了什么。

    本来庭审到了最曲折的时候,突然出现一点什么小的变故都能影响判决,更别说是这么大的事情了。

    法官清了清嗓子:“本案的第五位证人到场。”

    之前这位罗局是上头的人花了不少心思保下来的,双规之后所有受贿的证据都没有外流,于是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给个党内处分,安排个虚职,等三五年后风头过了再重新出来逍遥,这可好,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上头一句话下来,保他的人竟然不敢再保!

    罗局知道,他今天一定是死了。

    慕方良脸色变得暗沉,“张律师。”

    张遵刚才本来松了一口气,现在整个人紧绷起来。

    押着罗局的是检察院的人,全场的人只听见那个人开口:“听说这边今天在审万家达的案子,证人证言出了点问题。证人是活的,随时有改口的可能,有些不法分子可能会收买证人,但证据不会。上头听说这个案子出了点问题,特意让我们来管一管。”

    “恰好今天罗局双规的调查也下来了,万家达这个案子确实存在问题。不管慕总是不是杀人过失,贿赂罪肯定是逃不掉的,慕总,罗局的口供刚刚已经出来了,签字印了手印,你要不要再听一遍?”

    慕方良感觉气血上涌,刚才的嚣张全都不见了,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庭下的人,抖了抖。

    “慕总?”张遵最先发现慕方良的异样。

    慕方良仿佛没听见张遵的话,脸上的血色迅速消退,僵了一般,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眼睛模糊了一瞬,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没事!”

    这句话刚说完,慕方良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慕总!”

    章明杉和张忠也震惊了,法官甚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法庭上不是没有人晕倒过,但没有多少人像慕方良这样,还没宣判就晕了!

    法官赶紧让人把慕方良抬下去,隋崇光整个人上前来:“医生?这附近有没有医生?快对我们慕总进行急救!”

    罗局也没料到,他哈哈大笑:“逃不掉,咱俩一起做了这么多大事,谁都逃不掉!”

    ……

    庭审结果出来了!

    一辆救护车也开进法院里,外头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们蜂拥而上:“里头出了什么事情?”

    “一审审理的结果慕氏集团败诉了还是胜诉了?”

    里头出来的人面色凝重……

    柳眉坐在慕家家中心神不宁,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她吓了一跳。

    看时间,应该是庭审结束了。

    慕岚恰好走过,看到柳眉屏幕上的陌生号码,她说道:“妈,你干吗呢?接啊!隋崇光的电话,一定是爸的官司赢了。”

    柳眉这才回过神来,她紧张地接通电话,然后听到电话里头急促的声音:“慕夫人,慕总进医院了!”

    “什么?”

    “中心医院1607病房。”

    柳眉的手机一下子没握紧,“啪”地掉在地上,幸亏慕家大厅铺了厚厚的羊毛地毯。

    慕岚弯下腰帮慕岚把手机捡起来:“妈?怎么了?”

    柳眉什么都没说,衣服甚至也没来得及换,拿着手机直接向外走去。

    慕岚看着柳眉失魂落魄的样子,低低说了一句:“神经病啊?”

    中心医院,柳眉穿着室内软拖鞋奔跑在医院走廊中,慕岚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跟着一起过来了。

    “我妈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跟中邪似的!从慕安然小贱人那边回来后,整个人就疯了,要不就坐着一句话也不说,要不然就跟丢了魂似的,刚刚接了个电话,不知道我爸出什么事了,现在又来医院了。”慕岚朝着电话那头的孙芸芸说。

    孙芸芸心底烦,但还是脸上带笑:“你别急,说不定阿姨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能遇到什么事?”

    “是不是慕叔叔的官司出了什么问题?”孙芸芸试探道。

    慕岚一直觉得官司能赢,所以她也没上什么心,但是现在看起来,事情并没有这么顺利。一想到慕家最近发生的事情慕岚就觉得心里烦:“算了,不说了,我先去追我妈。”

    不等电话那头孙芸芸回答,慕岚又利落地挂了孙芸芸的电话。

    走道那一头,柳眉急急忙忙跑向1607病房,一进去就看到好几个医生围在那里。这是柳眉今天第二次看到这种急救场景,柳眉整个人血压往上升,她心里想到底造了什么孽……

    “方良!”柳眉声音都是颤的。

    病床上,慕方良中气十足地出声:“都滚出去!”

    几个医生被慕方良推开,有一个小个子的女医生被推开,踉跄了几步,柳眉这才看到慕方良穿着病服坐在床上。

    慕方良看到柳眉来了,“你们几个先出去。”对着来检查的医生说。

    慕方良等病房安静下来,死死盯着柳眉,“阿眉,你过来。”

    慕方良看柳眉出来得紧张,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脸上恼怒的神情终于压了一点,声音有点沉:“慕家,败诉了。”

    “怎么会呢?”柳眉神情有些茫然。

    “哼!”慕方良沉沉哼了一声,“你有没有听过萧赫连这个人?”

    柳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她接到隋崇光的电话,说慕方良进医院了,她紧张得要命,连上午发生的事情都不敢多想,直接就过来了。她以为会看到慕方良病怏怏的样子,结果慕方良现在却坐得好好的。

    柳眉摇了摇头:“是谁?”

    慕方良沉了声:“你不知道也不奇怪!我只问你,在a市是不是一个霍老爷子最大?”

    柳眉思考了一下:“方良,你的意思是?”

    霍老爷子原来在京城当部队司令,后来退休后回a市长住,但官场上的关系还在,所以a市的市长都要让着霍老首长。

    慕方良声音沉到谷底,还泛着冷意:“这个萧赫连是萧将军的孙子,萧将军是比霍老首长还厉害的人物。这次慕家的案子,也不知道谁惊动了萧家,萧家一个招呼打下来,直接让罗局来投案自首,连口供都做好了。”

    慕方良笑了起来,“我让隋崇光去收买那些证人,没想到最后却被自己人给搞下台了。”

    柳眉愣愣地看着慕方良:“方良……”

    慕方良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但一双眼睛透着死意。这双眼睛柳眉看了好多年,一直都是意气风发的,在慕方良的世界,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这还是她第一次看他服了软。

    柳眉愣愣地听着慕方良笑声,慕方良笑着笑着就成了哭。

    一点声音都没有,柳眉看着,自己的心也跟着死了。

    “我就想出来和你说说话,如果我不在法庭上晕倒,现在我直接就被送去看守所了。行贿罪是跑不掉了,章家那个案子,因为罗局出来作证,我有明显过失行为,所以也肯定败诉,慕家这回是真的要完了。”

    “方良!”柳眉被慕方良这个语气吓哭出来。

    走道外头,慕岚愣愣地听着里头传来的话,她脑子一热,也没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爸,你骗妈的对不对?不是说没问题吗?”

    “岚岚!”柳眉出声。

    慕岚进来得突然,一下子把慕方良吓了一跳,慕方良刚才和柳眉说夫妻之间的心里话,他这个样子,肯定不能让慕岚看到:“岚岚,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

    “爸,你告诉我啊,慕氏不可能倒闭!”

    慕方良比慕岚还心烦,从云端上坠落的感觉不好受,这么多年还没人让他吃过这么大的亏:“你别着急,爸想办法。”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爸,慕氏不能倒闭……”慕岚说着,连自己都慌了,整个人蹲到了地上,捂着自己的头。

    没一会她站起来:“爸,妈,我去找霍彦朗。”

    “一定是他们搞的鬼。”

    慕岚走出去,结果没走两步就进来了,整个人靠在门后面,死死抓着门柄,“爸,公安和记者过来了……”

    慕方良沉沉地看着慕岚堵住的门,他有一口气上不来的感觉。慕方良凶狠地看着外面的方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慕氏集团,诺大的集团乱成一糟,原本上午还由副总和部门经理组织开了个全体职工会议,会上说了没什么事,慕氏集团一定能安然度过这次危机,等下午慕总回来了,今年慕氏集团的利润点上涨两个百分点就给全公司员工上调工资。

    好不容易安抚了人心,全体职工在工作时,就来了一队警察,手上拿着封条要将慕氏封起来。

    慕氏偷税漏税、行贿的证据全都被供了出来,这一次不仅是罗局,税务局的一个副局长也落了马。慕氏集团涉嫌违法经营,低价谋取地块,七八个罪名加在一起,慕氏集团整个公司的财务都被冻结。好好一个上市公司,一夕之间分崩析离。

    所有公司里的人都被赶了出来,眼睁睁看着慕氏集团几个大字被贴上了封条,整个集团落下了帷幕。

    中心医院病房里慕方良气得瑟瑟发抖。

    另一家小医院里,慕安然缝了针的伤口疼得不行,睡了好一会儿,她突然惊吓睁开眼睛,一睁眼就握上了一双大手,霍彦朗温柔冷硬的脸出现在眼前。

    “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