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的妻子就是慕安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迷迷糊糊:“我做了个梦。”

    “做什么梦了?”霍彦朗替她掖了掖被子,原本拿在手上收发短信的手机装作不经意收了起来。

    慕安然睡了一会儿,麻药过去了,这阵子更疼了,所以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吃力:“我梦到我爸来找我了,小时候我特顽皮,常常粘着我爸玩。那个时候慕家生意做得最大,我爸合并了好几个大公司,天天忙得见不到人,我就装病。”

    “然后呢?”霍彦朗抬头,视线停落在她莹白的小脸上。

    慕安然笑了笑,稍微一笑就疼得龇牙咧嘴:“然后有一天,我爸真的放下了手头上的会议,直接就赶回来了。”

    “后来我妈知道了,就发了特别大的脾气。妈妈说我怎么这么不懂事……现在想一想,以前我爸还是蛮疼我的。”

    “哪个父母不疼孩子?”霍彦朗沉了声。

    慕安然愣了愣,然后小脸蛋微微一皱,表情有些失落:“嗯,以前是挺疼的。”

    后来渐渐事业比家人还重要,慕方良甚至可以牺牲她的幸福去发展慕家的事业,订婚宴上那些荒唐的决定和决绝的话语,一直是慕安然心里的疙瘩。

    慕安然低落的声音缓了缓,“可是,虽然这样,我心里却还是很爱他。”

    霍彦朗移开目光,幽沉的视线看到别的地方去:“睡醒了,很有精力了?”

    慕安然盯着霍彦朗看,撇撇嘴,这是不喜欢听她说这些吗?

    慕安然声音软糯,还带了些撒娇的意思:“我这不是缝了这么多针,可是我爸都没来看我一眼,我想他嘛。”突然想到了什么,慕安然打住了话,欲言又止。

    她怎么忘了呢,今天下午是慕方良开庭的日子。

    慕安然表情一瞬冷落下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霍彦朗,霍彦朗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就连声音也不缓不徐:“等你好点了去看他。”

    “嗯?什么意思?”慕安然愣了一下。

    突然,慕安然还没反应过来霍彦朗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只听见外头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是在哪间病房?”

    “我们想采访一下慕小姐。”

    “我们想请问一下慕小姐到底知不知道慕氏官司是怎么回事,还有上午的入室伤人案件,慕小姐现在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慕总进医院的事情她知道了吗?”

    “一整个慕家在同一天内两个人进医院,发生如此大的变故,以后慕氏后续的债务该怎么处理?”

    外头的声音稀稀落落地传进来。

    vip病房的隔音非常好,加上霍彦朗为了让慕安然好好休息,特地选了一个角落里最偏僻的病房,此时幸好这些人全都蜂拥挤在走道上,他让薛北谦带着人一直守在这里,此刻外头都是推搡声。

    霍彦朗一瞬眯起了眼睛。

    慕安然吃力地想撑起身子,但身上的伤口又太疼了,“外面怎么了?”

    她突然就忘了刚才想问霍彦朗什么了。

    “怎么感觉外头来了好多人?”隐约还听到慕小姐这个称呼,慕安然静静抬起头,小脸苍白:“都是来找我的吗?”

    “嗯。”

    “找我做什么?”

    “大约是问你被入室砍伤的事情。”霍彦朗冷沉的声音简单带过。

    是这样吗?慕安然心里好奇地想。

    “霍……”

    霍彦朗已经站起来了,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过简单两秒钟,已经把门打开再关上,那些热闹的声音都隔绝在了外面。

    外头,因为中心医院那边不让进,这些商务时报的记者又跑了过来,原本是去慕家,结果发现慕家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法院正准备查封慕家资产,慕宅也是其中一项资产,那边已经几乎进不去了。

    所以这些人干脆又跑到医院来,据说慕家别墅附近这家医院,慕二小姐在里头住院。

    此时,所有人看到霍彦朗都一愣。

    “……霍总?”

    “是擎恒集团的霍总?”

    霍彦朗冷眼看着这些人,他虽然穿着休闲服,可高大笔挺的声音还是给大家带来不小的压力。

    如果说慕氏从今天下午开始是丧家之犬,那么霍彦朗的擎恒集团就是这几年a市屹立不倒的商业标杆。

    这个年轻的男人几乎一人执掌了擎恒集团这么大一个跨国企业,十个慕氏集团的新闻都顶不上一个矜贵的霍彦朗。

    “霍总,您怎么在这里?我们想采访一下您,您是为了慕氏的事情过来的吗?”

    “听说半年前您和慕氏二小姐有婚约在身,此次是不是过来看望她的呢?”

    “我来陪伴我的妻子。”霍彦朗冷冷地说。

    这些记者一愣,顿时鸦雀无声。

    好几秒这些人才回过神来,“霍总您结婚了?您的妻子是哪位?”

    突然有人抽了一口气,难道是那位后来又和他解除了婚约的慕二小姐?

    “慕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霍总您打算袖手旁观?擎恒集团会不会收购慕氏,填补慕氏这几个项目的亏空?”

    “北谦。”霍彦朗沉沉出声。

    薛北谦站在走道上,一双手摊开,拦了不少想冲进来的媒体。

    霍彦朗皱着眉头的样子低气压骤沉,“让媒体朋友们都离开。”

    “抱歉,我们霍总不接受采访。”薛北谦也压低了声音,边拦边往前走了几步,把他们往外推。

    看到霍彦朗,想到霍彦朗如今矜贵的身份,谁都不敢惹霍彦朗。虽然这个男人素来低调,但他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严肃而雷厉风行,这几个词几乎是霍彦朗的代名词。

    但是,如果就这么走了,就等同于失去捕捉新闻热点的机会,大家都是靠头条吃饭,大家想看慕家的新闻,这么大一件事情,他们怎么舍得放弃?

    有一个女记者忍不住上前说道:“霍总,您这样应该不太好?暂且不说您的妻子是谁,我们不采访您也行,您总让我们采访我们想采访的慕二小姐吧?”

    言下之意,霍彦朗也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霍彦朗抬头,目光落到这个女记者身上。

    薛北谦感觉到霍彦朗隐隐压制的怒气,笑道:“抱歉,这里毕竟是医院,哪怕你们是记者,喧哗也不太对吧?小姐。”

    女记者舔了舔唇,有些不甘。

    就在她想重新努力的时候,霍彦朗冷沉了声:“不巧,你说对了。”

    “我的妻子就是慕安然。”

    顿时,众人哗然……

    女记者发愣,没想到黄金单身精英霍彦朗真的结婚了,更讶异于霍彦朗此刻声音里的严厉,她咂舌:“那你也不能……”

    此时,霍彦朗背后传出轻悄悄的开门声,慕安然透过门缝看着眼前的阵势,目之所及之处,只看到霍彦朗像大山的背影。

    霍彦朗似乎也发现了她,没回头,脸却微微朝她所在的地方偏了一点。

    不知是为了要保护她,还是压根不想让她知道这些事情,霍彦朗朝薛北谦道:“让医院的安保上来,这里是vip病房区,这种安保工作都做得不到位,医院还开什么?”

    这话说得十分严厉,隐约透露出怒气。

    紧接着一片慌乱,慕安然发了一下呆,再抬头,霍彦朗已经回到她面前,隔着门缝,霍彦朗冰冷的视线落在慕安然身上。

    “不怕疼了?”

    这声音隐约带着怒气,慕安然吓了一跳。

    “疼……”慕安然抬头看着他。

    她把手一松,轻轻把门拉开。

    腿上没有刀伤,所以勉强能站起来,两边手又一只手受了三处伤,所以她不敢动。还有另一边手,伤口并不大,所以她咬着牙用这边手将门打开了,现在缝针的地方正轻轻抽痛,疼得她脸色发白,乃至于在刚才打开门那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没听见那些人讲了什么。

    她只隐约听到了一点,“霍彦朗,他们说慕家怎么了?”

    霍彦朗沉下脸,漆黑的眸子携着不悦,他硬着头皮忍着脾气,扶着她一点点走回床上躺好:“慕家很好,法院一审没有判决,没什么事情。”

    “没有判决?”慕安然吃惊地看着他。

    似乎,想要从他身上找出一点痕迹来。

    霍彦朗睇着她,一眼就看穿她心里所想。他沉沉道:“好好养伤,什么时候把伤口养好,什么时候再管这些事情。”

    “怎么会没有判决呢?”慕安然不解问。

    霍彦朗锁着眉:“证人临时改口供。”

    慕安然盯着他,竟然一点儿说谎的样子都没有。

    他的大手抚上慕安然的额头:“好好休息,再眯一会。等过两天稍微能走动了,我让医生安排你出院,你跟着我回‘时代’住,避免让其他人再打扰你。”

    ……

    慕家败诉了,慕岚踉踉跄跄从医院走出来,她带着大大的医用口罩,现在慕家像过家老鼠,哪儿都是讨债的、采访的!躲都躲不掉,可悲的是,就连慕方良都躲在医院里。

    那种全是针水味的地方,她一秒都待不下去!

    慕岚启动车子,直接往慕家开去,怎么可能呢?不就是一个双规的官员落马吗?至于败诉了吗?就算证言对慕氏有利也没用?慕岚脸色苍白,一脚踩下了油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