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说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岚整个人紧绷起来,像一只抽了筋的虾米。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霍彦朗往草坪的方向看去。除了一个垃圾桶,草坪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霍彦朗抬起头,伸手揉了揉眼角处的晴明穴,估计是累了一天了,反应有些迟缓。

    霍彦朗不想在路上耽搁太多时间,他想回来陪着慕安然,不知道她此时睡着了,但什么时候再起来。

    这个柔软的身子,愣是被人划了几刀,心疼到了他的骨子里。

    想起慕婉苒,霍彦朗面色一沉,冷硬的五官在月色下仿佛刀剑出鞘。

    慕岚一直躲着,咬着牙等到霍彦朗走了她才松一口气,回想刚才霍彦朗面色冷沉的一刻,吓得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除了慕安然,什么人他都不会给面子。只要和慕安然扯上关系,什么事都不可以商量!

    “臭死我了!”慕岚弯着腰走出来,捂着鼻子。

    要不是霍彦朗看过来了,她也不至于要躲在垃圾桶旁边!

    一直等到霍彦朗上车,慕岚才偷偷摸摸跑进住院部这栋楼,“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慕岚生气呢喃。

    慕岚乘坐电梯上到vip病房区域,一眼就看到站在走廊尽头的薛北谦。她迫不得已走快了几步,直接走到楼梯口边。

    她无家可归,慕安然倒是依旧可以住在vip病房,这区别待遇,看的慕岚整双眼睛都红了起来。

    她故意弄了一些动静,薛北谦前去查看动静的时候,慕岚偷偷跑进了病房。

    慕岚进了病房,为了不让薛北谦发现,还特地等了一会儿才重新有了动作。

    她猫着腰,走到慕安然的病床前。

    病房里只亮了一盏灯,这个病床比上午慕家开的病房还高级了许多。慕安然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睡得很沉。昏黄的灯光下,慕安然整张脸看起来精致了许多。慕岚忽然就很上火。

    她是来这里做什么呢?找慕安然好好出气?还是看她如今过得有多好?

    慕家倒闭,她无家可归,就连慕方良都要靠装病躲过一劫,而现在慕安然不仅没被移出医院,反而住上了更高级的病房。

    慕岚咬牙切齿,站在慕安然床前低头看着慕安然。

    慕岚喃喃出声:“慕安然,你怎么还睡得着?”

    她是没良心么?慕家都倒闭了,外头乱成了一团,可慕安然还在安静的睡觉!

    “慕安然!你给我起来!”

    睡梦中,慕安然听到这句话,突然梦中打了一个哆嗦,就像做恶梦一样突然惊醒。

    慕安然醒来看到慕岚正披头散发垂着头在病床边上,黑色的眼睛瞪得老大,在昏暗的光线下看着她,顿时吓了她一跳。

    “姐……?”慕安然迷迷糊糊颤抖着问。

    “你醒了啊?”慕岚咧开了嘴笑。

    红色的嘴唇在慕安然面前一张一合,吓得慕安然浑身一绷。

    她今天刚缝了很多线,此时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被刀子划伤的地方疼得不得了。慕安然脸色有些发白,明明很疼却不想让慕岚知道她被吓到疼了,所以一直在抿着唇,咬着牙,忍着伤口的痛。

    这表情在慕岚看来,就像是在看不起她一样。

    慕岚顿时火气就上来了:“你竟敢用这个表情看我?慕安然,你知道慕家都被你害成什么样了吗?”慕岚狠狠地冷笑几声。

    如果不是慕安然,那么霍彦朗不会介入这件事,霍彦朗不介入,就没有律师配合那个小毛头子告慕家!而且慕家败诉败得突然,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难道他霍彦朗在中间,就没有搞鬼吗?

    “慕家都被你给整倒……”

    “姐。”慕安然打断了她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装,我就在这里坐着,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慕岚拉开了椅子。

    慕岚不说话,慕安然则疼得说不出话。

    两个人就这么对看着,慕岚直接坐下,就这么瞪着慕安看。

    感受着椅子上传来余留的热度,慕岚脸色一点点变得更阴沉。

    不久前,霍彦朗刚走,她似乎还能感受到霍彦朗身上留下来的温度。

    慕岚眼睛有些红:“我就是来看看你,看你怎么能睡得着?”视线环绕着整个病房:“慕安然,我有的时候挺羡慕你的,谁都喜欢你,你走到哪儿都能遇到贵人,我一直在想,我怎么就没你这样的运气呢!”

    “姐。”慕安然张了张嘴。

    “你别喊我姐。”打断了慕安然的话,“我受不起你这一声姐!其实你知道吗,现在整个慕家最幸福就是你了。”

    慕岚站着,下巴抬得很高。哪怕她这么狼狈了,这么多年养尊处优养出来的气场还是一点都没收敛。

    “慕家破产,而你还在住这么好的病房。”

    “破产?姐?”

    慕安然一愣,慕岚却是低下头对她冷冷地笑:“怎么,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要装吗?”

    慕安然愣得发颤,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慕岚像鬼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发疯。此刻,慕岚垂头散发低着头,她挽了挽自己耳际的碎发,慕安然可以看到她脸上的伤痕。

    “姐,你的脸?”

    慕岚冷冷地笑:“安然,好看吗?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疯了,真的是疯了吗。

    慕安然觉得整个人都有些回不来神,慕岚突然出现说慕家破产,又毁了容。

    慕岚现在比刚进来的时候冷静不少,“好看吧?我告诉你,被抓的。被孙芸芸抓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慕家不过才破产,也就刚倒霉几个小时而已,公司被查封了,就连家也被查封了。慕家小区的保安都敢把我赶走!孙芸芸倒是厉害,整个人更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过来吗?因为我没地方去了,我只能找你。”

    “我还要顺便看看,我没了依靠,无处可去,而你则靠着霍彦朗,能潇洒到什么地步!”

    可惜,她现在看到了,整个人也更不甘了。

    慕岚笑着,往前走了两步,一直走到慕安然面前。

    她脸上的伤痕因为时间关系,血凝结住了,白皙漂亮的脸蛋上显出一道又一道血痕。

    狰狞的脸,还有这凄凄的冷笑,真是恐怖十足。

    慕岚每句话都跟烙在慕安然心上似的,慕安然也不觉得可怕,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张脸。

    “姐……”怎么会呢?

    她根本不敢相信!

    就在今天下午,霍彦朗还告诉她,慕家什么事都没有。慕氏的案子一审没有下判决,既然没下判决,怎么会倒闭呢?还有慕氏被查封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证人临时改口供,所以无法判决吗?”慕安然难受,低着声呢喃。

    慕岚冷笑:“无法判决?是谁和你说的?霍彦朗吗?”

    “没错,确实是证人临时改口供,可那又怎样?你怎么不去问问霍彦朗,他到底做了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人想要慕家死,又怎么会留着慕家?”

    慕安然被骂得脸都皱了起来,她只是想知道,慕岚说的都是真的吗?

    为什么会这样?

    慕方良真的败诉了?慕家,真的破产了?

    “啪——”

    病房内一声掌掴响声,慕岚看着慕安然沉思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打了慕安然一掌。

    慕安然疼得不行,脸被打到一边去,身子也一恍。原本已经疼得不行,这回雪上加霜。缝好的伤口可能要扯裂。

    慕岚冷笑:“你装这个样子,给谁看呢?霍彦朗又不在这里,难道你觉得我会可怜你?”

    慕岚露出伤口,笑容阴冷,看起来那么可怕!

    “姐,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说我?!”慕安然疼得脾气也上来了,就这么瞪着慕岚。

    慕家的事情,她会搞清楚,她一定会问清楚!

    可慕岚现在打她,又是什么意思呢?她躺在医院里,她甚至什么也不知道!

    她满心都是委屈,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她也很担心慕家,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家怎么了!

    慕岚说无家可归,那她呢?她现在在医院里,可医院又不是她的家!她在慕家长大,那也是她的家啊!慕岚凭什么这么说她?

    “爸和妈呢?”

    “你还有脸问!”慕岚的大手伸了过来,慕安然眼睁睁看着第二个巴掌落了下来。

    紧接着,门外一阵脚步声。

    三秒之后,薛北谦冷着脸过来。

    他听到了声音,翻遍了整个楼梯口,没想到慕岚竟然进来了。

    此刻薛北谦冷冷握着慕岚的手,把慕岚甩到了一边去。慕岚踉跄站直,暴怒地看着薛北谦。

    还好,幸好不是霍彦朗,要不然她会被霍彦朗打死。

    可现在,薛北谦的脸色并不是很好,隐约克制着怒气,也是要打她的样子。

    “慕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薛北谦冷冷地问。

    慕岚抬起了头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妹妹的病房!”

    慕岚呵呵地笑:“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你不过是一个小助理,霍彦朗给你脸,你就可以对我蹬鼻子上脸吗?你现在看着我,是想做什么?”

    慕岚尽情地激怒薛北谦,慕家都这样了,她今晚受尽欺负,就连薛北谦一个小助理也想欺负她吗?

    令慕岚没想到的是,薛北谦拉起了她的手就往外拖。

    “慕安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