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十年前,我也家破人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岚惊恐地看向慕安然,“安然,你救救我,他要欺负我!”

    慕安然还在慕岚带来的消息中回不过神来,她怔怔地看着慕岚被薛北谦一点点拉出去,她现在脸上、身上都痛得没有知觉了,脸颊火辣辣的疼。

    慕安然眼睛里含着泪,怎么都想不通霍彦朗为什么非要骗她?

    不解,委屈,愤怒,还有对慕家的担忧。

    破产了吗?她想过可能会有这样一天,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

    霍彦朗怕她担心,所以骗她吗?

    “慕安然,你还愣着干什么?快阻止啊!阻止啊!”

    薛北谦硬是把慕岚像丢垃圾一样拖出去,慕岚愤怒地拽着门框,披头散发,更加显得疯狂。

    她今天是豁出去了,受了一天的气,就想来找找麻烦。

    突然,薛北谦一个动作,让慕岚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薛北谦牢牢扼住了她的手,死死瞪着她。

    慕岚被很多人瞪过,却没想到会被薛北谦瞪。薛北谦温文尔雅,看起来没什么硬气,可瞪人的那一瞬间,她愣是感觉到一阵杀气。

    很凶,但是顿时就被镇住了。

    薛北谦愤怒地看着她,当着她的面掏出了手机。

    慕岚动弹不得,愣是硬生生听着薛北谦向霍彦朗报告了医院里的事情。

    薛北谦不过刚挂电话,慕岚突然发现头发被人一拽,拉到了另一个人身前。她抬头,看到霍彦朗冷峻无情的脸。

    霍彦朗沉着嘴角,紧绷得可怕。

    他什么时候到医院的?只怕没接到电话前已经到了!

    霍彦朗换了一身衣服,手里还拎着东西,将东西递给薛北谦,拽着慕岚的头发就往外走。

    霍彦朗冷清的眼蕴着怒火,深邃的眼睛仿佛是红色的,直接把慕岚甩到了走道里。

    慕岚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扯掉了:“霍彦朗,你想要做什么!”

    “你打她了?”霍彦朗冷冷地问。

    “我是打她了,怎么了!”慕岚气疯了地笑,“你能把我怎么样,打我吗?把我打死在医院里。”

    “你以为我不敢?”紧接着,霍彦朗的拳头已经打了过去。

    慕岚脸被打偏了,血从嘴角流下来,牙有点疼。

    “你真打我?”慕岚觉得不可思议!

    她今天被孙芸芸抓了,还要受霍彦朗的侮辱!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安然今天上午刚动手术,你竟然打她?我都不舍得碰她一下,就怕她疼着,伤口裂着,她身上有多少伤口缝了多少针,你知道吗?!”

    “慕岚,我不打女人,你以为我就不会打你吗?”

    慕岚被骂得一愣,脸上火燎一般的疼!

    血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深夜,嚎啕大哭。

    “凭什么,你们都欺负我!因为慕家破产了对吗,谁都可以对我动手动脚!你们算什么,以为慕家就会这么简单的倒闭吗?我告诉你,想都别想!我不会身无分文,我是慕岚,我还是慕家大小姐!”

    “凭什么,我的妹妹在医院里作威作福,而我就要流落街头?不公平!”

    “慕家十几亿的财产怎么可能说没就没!慕氏还是慕家的,谁都别想动!谁都别想夺走!”

    慕岚蹲着哭,哭了一会儿捂住了自己的脸。

    她现在这狼狈的样子,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霍彦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病房。

    薛北谦把东西拎进去,走出来的时候看见慕岚坐在地上,他盯着慕岚看,站到慕岚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岚。

    慕岚很不喜欢被人这样看着,她抬头对上薛北谦的眼睛。

    “慕小姐,走吧,需要我请你出去吗?”

    慕岚一边脸颊肿了起来,眼睛也哭红了,整张脸看起来怪怪的。

    “打病人让人看不起,现在还想在这里吵其他人休息吗?”

    慕岚咬着牙:“呵呵。”

    “我走,你们等着瞧。你们以为把慕氏整垮了,你们就能逍遥自在吗?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你帮我进去告诉霍彦朗,他以为他能瞒得住安然吗?他做的那些事,安然已经全知道了!”

    慕岚哈哈大笑,跟疯了似的:“他以为慕氏没了,慕安然就会靠着他?相反,慕氏出了事,安然更不可能袖手旁观。你们等着,他这样对慕氏,只会和安然越走越远,我是姐姐,我自己的妹妹我能不知道吗?”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要让霍彦朗什么也得不到,我们走着瞧!”

    慕岚睁大了眼睛瞪着薛北谦,直接颤着身子站了起来,她光着脚踩在满是消毒水味的地板上,冷笑着走到电梯门口,当着薛北谦的面按下电梯。

    似乎是怕薛北谦没听清,又再说了一遍:“等着瞧。”

    说完,电梯正好上来,慕岚笑着进了电梯。一直到电梯关上了,还在发笑。

    薛北谦冷冷地盯着电梯关合,眼前全是慕岚悲怒的笑容。

    一朝从云端上跌落,这种感觉换谁都不好受。但冲到病房里来找麻烦,这事估计也就慕岚这能做得出来。

    薛北谦目送慕岚离开以后干脆靠着电梯站着,以防万一慕岚再一次发疯。

    慕岚则乘坐电梯到楼下,这一次看着外头呼啦啦的夜风,这么一折腾也十二点多了,她冷笑着翻了翻自己的钱包,卡不能用了,只剩下现金了。

    她走向停车场,重新驱车离开。

    ……

    病房里,霍彦朗长腿收停,站在慕安然身前。

    慕安然低着头,很久很久都没有反应。

    怎么会这样呢?她的视线一直盯着被子,眼前白茫茫一片。

    慕岚的那些话,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埋在了她的心里。只要霍彦朗一开口,她就会立即爆炸。

    霍彦朗站了一会才伸出手,温柔抬起她的下巴,“脸肿了。”

    慕安然咬着唇瑟瑟发抖,“霍彦朗。”

    霍彦朗沉声:“我带了些粥过来,先喂你喝粥。”

    “你为什么不问我,慕岚为什么打我?”慕安然缓缓地张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已经教训过她了。”霍彦朗眉头紧拧,“先喝粥,一会就不烫了,吃完了一会再说,嗯?”

    似是哄慰的语气,冷沉而不动声色。

    慕安然却一下子别开了脸,推开了他:“霍彦朗,我不要喝粥!你可以告诉我真相么?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姐姐说的是真的?慕氏……真的没了吗?”

    “安然。”霍彦朗的声音一瞬严肃起来。

    慕安然想,他还从没有以这样严厉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慕安然笑了笑:“看来是真的,你骗了我,对吗?”

    霍彦朗一动不动,他站在慕安然身旁低睇着她,彼此相互冷静十分钟后,霍彦朗一言不发地将粥舀了出来,一个精致的小碗散发着热腾腾的雾气,病房里溢满了清粥的香味。

    可是慕安然一点都吃不下,他的粥递过来,她抬手便推走。

    霍彦朗低头舀起一勺粥放到慕安然嘴边,慕安然看了一眼,心里头说不出的难受,得不到的感觉令人烦躁,她下意识便将粥一推,霍彦朗手里的粥被直接推了出去,他没拿稳,直接落到了地上。

    霍彦朗沉了脸,幽沉的视线像一个黑洞,无声地将她席卷进去。

    慕安然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霍彦朗,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怕我担心吗?你能瞒多久,又能骗我多久?还是真如姐姐所说,一切都和你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你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我,所以才选择不告诉我吗?”

    回想起今天下午的话,霍彦朗不是不说,而是选择了欺骗!

    “霍彦朗,我们之间到底存在多少谎言?还是你和我的相遇,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骗子!霍彦朗骗走她爱情的片子,精心设置了一个局,骗走了她的一切!可是怎么办,她爱他啊!

    慕安然紧紧咬着唇,眼眶泛红却一点儿也不想哭出来:“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说啊?!”

    “你想听什么?”

    霍彦朗声音冷沉:“安然,我并不想骗你。”

    “所以呢?如果我非要一个答案,你会告诉她实话吗?那好,你告诉我,慕家真的跨了吗?我爸真的……败诉了吗?他现在到底在哪里,慕家的官司和你有没有关系?你说啊,霍彦朗,你敢不敢告诉我!”

    霍彦朗俯下身,直接对上了慕安然流着泪的眼睛:“慕家是没了,慕方良确实败诉了,有。你还想知道什么?”

    “霍彦朗!”慕安然红了眼睛!

    一地的粥,七零八落,地上的香气很诱人,却一点都填补不了两个人受伤的心,有什么在渐渐消失。两个人甜蜜的时间不过四十八小时,像泡沫似的,一瞬就没了。

    慕安然的心像是掉进了冰窟里,一刹间哗哗刮进了冷风。

    慕安然红着鼻子:“霍彦朗,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啊,你明明知道我在乎的,那是我爸啊,那是我的家!什么都没了,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现在成罪人了,我没有爸爸了,我也快没有家了啊!”

    “慕安然。”霍彦朗冷冷出声:“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家了吗?你知不知道,十年前我也家破人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