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就算要报复他,恨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被他骂得一愣,对上霍彦朗沉如死海的眼,仿佛一瞬间时间停止。

    霍彦朗阴沉看着她:“所以,你以为只有你无家可归吗?我当年无家可归,父母双亡的时候,能懂我的人又在哪里?”

    “慕安然,你现在可以向我发脾气,可我那个时候众叛亲离,我又向谁说我的不甘心?!”

    “……”慕安然愣傻一般看着他。

    她的眼眶泛红,就这样对上霍彦朗沉痛的眼。

    地上的狼藉,他眉眼间一点儿也不掩饰的愤怒,还有对她的指责,全像在她心上剜肉似的,一刀又一刀。

    慕安然疼得快要没法呼吸:“我……不知道。”

    “慕安然,你当然什么都不知道。”

    霍彦朗的脸冷冷地摆在她面前,深邃又锋利的眼眸凝着她,他伸出手想替她擦眼泪,动作到一半就停了,修长的指停在她鼻梁处,冷静地看她眼泪从脸颊上滑下来。

    霍彦朗僵了半边身子,硬生生收了凌厉的气势,眼底重新变得温柔,劝慰:“听话,不哭了。”

    “没告诉你,是我不对。”

    慕安然愣了一下,躲开了他。

    慕安然回过了神,冷冷地看着霍彦朗:“霍彦朗,你不告诉我,是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你做的,不是吗?”

    所以哪里来的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呢?

    “安然。”霍彦朗攥紧了手。

    “够了,霍彦朗。”

    慕安然垂下了眸,把脸别到了一边去。

    她不愿意和他说话,不是真的不愿意,而是心真的疼得不行了,让她和他说些什么呢?再问他,为什么要针对慕家吗?

    她已经问他,慕家的官司和他有没有关系,他说:有。

    难道她还要问他,为什么非要这样做不可?难道难道慕家真和他有深仇大恨吗?非要置之死地不可。

    眼前的男人是她最爱的男人,可也是让慕家破产的人。慕岚说得对,她怎么还能睡得着?

    慕安然抬头,眼泪一点也没藏着掖着:“霍彦朗,我的心真的难受死了。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的时候还能好好在这里躺着养伤,可我知道了,我觉得每呼吸一口气都是疼的。”

    “你刚刚在外面,是打姐姐了吗?你知道吗,慕家破产了,可我在这里住着。慕家被查封,他们在哪里落脚我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办?我真的能做到不管吗?我是真的难受啊,可我没有办法。”

    “我特别后悔,我一点本事都没有。从小就让爸妈照顾,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为慕家做的太少了。可悲的是,我现在想做点什么,都没有能力去做。”

    “所以,你就说这些话来伤我?”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看向霍彦朗,避开他想帮她擦眼泪的手。

    “呵呵。”她轻轻地笑。

    何止是想说这些话来伤他,她甚至想骂他,可她不能。她现在说这些话,其实也是在伤自己啊。

    内疚,自责,这么多种情绪在她心里翻云覆雨,搅得她不得安宁。

    慕安然轻轻笑完,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没什么了,总要坚强。

    日子还要过,不是么?

    只是终于知道了情况,不再被瞒在鼓里。不过是一直珍惜的东西被撕裂了,她的内心也揪着、扯着。

    慕安然把声音放得很轻:“霍彦朗,对不起,我向你发了脾气。但是,慕家这件事如果真的是害的,甚至法庭上的扭转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我会恨你。不,或许我也不会恨你,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你说,十年前你也曾家破人亡过,对不起,我并不了解你的过去,这一阵子是我忽略了,可我难受啊,我家……我自己此刻就在经历着家破人亡,这种痛你懂吗?”

    “所以哪怕我不恨你,我不舍得恨你,我也没办法好好和你说话,没办法好好和你相处了。只要我一想到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是我把你和慕家拴在一起,让你们之间有了联系,这种联系导致慕家破产,我就特别内疚。这种内疚就像一把火,快要把我烧死了。”

    慕安然睁着发红的眼睛,吸着气:“这种感觉,你能明白吗?”

    “你说当年你无家可归,父母双亡的时候没人能懂你,对不起……我那个时候没能在你身边,或许你真的痛过。如果我在你身边,我一定会陪着你,使劲陪着你,哪怕我什么也做不了……可是我不在。”

    不,你在。霍彦朗特别想这么说。

    可看着慕安然此刻红得像兔子一样的眼睛,她的表情那么难受,他竟无法开口打断她的话。

    只怕,他这一打断,就再也听不到她和他说这么多话了。

    有些感觉一纵即逝,给他带来的是深深的不安。

    但,事实如此,谁都无能为力。

    他没有办法解决这些事情,慕安然也不能,她无法跨过心里的坎。哪怕他说了他也曾经历过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也没有用,她确实正在承受这些痛苦。他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变成这样,所以选择瞒着她,欺骗她,但骗不下去了。

    矛盾爆发的时候,他唯有静静听着,毕竟事情确实是他做的。

    让萧赫连插手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预料到会这样。

    可他还是选择做了。因为放任庭审顺其自然,毁了章明杉一家人的期待,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内心必须有固守的东西,他不能为了留住慕安然而牺牲其它人的希望。或许从一开始运转慕家这个局,从再一次回归她的生活里,就注定会有这样的结局。

    他和安然的关系,注定无法好好的。

    他要慕家亡,也要慕安然,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霍彦朗听着,嘴边扯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慕安然看着他的笑,深深一愣,有些不解,但眼泪依旧落下来,声音也哽咽:“你还说,我现在还可以向你发脾气,可你那个时候众叛亲离又向谁说,但那些东西毕竟不是我带来的,你的不甘心,我或许不懂,但我能理解你当年的痛,因为我现在也正在经历着。而这些,都是你给的。”

    “虽然这样,但是霍彦朗,如果当年你遇到那些事情的时候我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这是我对你的心。”

    她吸了吸鼻子:“但是我现在真的太难受了。我知道,或许你想安慰我,可是对不起,我没办法接受你的安慰。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吧。”

    “我既不想生你的气,也不想逼你做你不想做的决定。但是事情已经变成这样,我真的没办法好好和你再继续了。”

    “你不想再见到我了?”霍彦朗声音低而沉。

    仿佛有什么撞进心里似的,“呵呵。”霍彦朗沉笑,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虽然这样,但这张拥有深刻五官的脸,依旧俊朗无比。

    慕安然不敢再看他,干脆把脸一偏,深深埋到枕头里。

    霍彦朗也不再说话,盯着慕安然的背影。

    这么娇小的身躯,穿着病号服,蓝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躺在白色的被单上,就像蓝天白云似的,可她委屈又失落的心情从寥落的背影中透出来,让人心疼到骨子里。

    这么单薄的身体,偏偏还缝了这么多针,身上好几处都贴着纱布。

    霍彦朗终于沉声:“好。”

    慕安然咬着唇,听着他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既然不知道怎么和我相处,安然,我不打扰你。”

    “这几天,你在医院好好养伤,有什么事情就让北谦和我说。”

    “你想帮慕家也不是不可以,你可以求我,只要你开口让我帮,我会帮。”

    慕家的仇么,已经报得差不多了。慕方良已经一无所有,如果他吸取到了教训,倘若变规矩了一点,他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慕安然,他实在不舍得她哭。哪怕一点都不舍得。

    “我不会。”慕安然咬着唇。

    何必呢,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就算她要求霍彦朗,她也开不了这个口。而且,倘若慕方良真的知道是霍彦朗做的,再由霍彦朗出面挽救慕氏的危机,按照慕方良的性子,也不会接受这种近乎侮辱的归还。

    慕安然深呼吸,真的没办法了吧……他们俩之间要永远隔着这一层隔阂了。

    慕岚说得真对,说得真好。

    他们真的没办法在一起了。

    一室寂静,落针可闻。

    霍彦朗沉着注视了慕安然好一会,她轻轻抽泣却咬着牙没再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笑容、一点依赖都没再给他。看她陷入了自责中,霍彦朗僵直着背,眼中的情绪复杂得令人难以直对。

    他站了一会,弯腰开始收拾地上被慕安然打落的粥。

    看了一眼,还剩下一些在桌上。

    他冷沉地又舀了一份放在床头。

    十分钟后,霍彦朗走出去。

    慕安然听见了关门声,她咬着唇瑟瑟发抖,最后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看,房间里真的没有人了,只剩下他带来的清粥,正散发着家的味道。慕安然又忍不住哭了,轻轻拽着被角,哭得那么不甘心。

    她真的不想,这件事情,她有什么错呢?可是她怎么能置身事外?真的能做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霍彦朗又做错了什么?或许大家都没错。

    可就是不能好好在一起了。

    慕安然看着粥,迟迟不舍得动,她脸上湿凉一片,用力吸着病房里的饭香味。

    过了一会,门又打开了。

    慕安然身体又紧绷起来,她背着门,以为是霍彦朗,却只听到薛北谦温润的声音:“慕小姐,霍总说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我不方便照顾你,他会替你找一个女看护人员过来。”

    薛北谦说完,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粥:“霍总还说了,让你喝粥,别一会凉了。什么事情,总要身体好了再说,就算要报复他,恨他,也要赶紧好起来才能做得到。否则,你只能看他逍遥自在,而慕家从此不堪一击。”

    慕安然咬着唇,抖得更厉害了。

    背对着薛北谦,她什么也不说,就这么静静地听着。

    薛北谦凝视了慕安然一会,想到霍彦朗刚才站在外面,那双眼睛里仿佛关着一头困兽,挣扎,碰撞,一身孑然的寂寞。这回真是什么都没有了,家破人亡之后,就连辛苦追求得来的幸福也全部毁得一点不剩。

    除了事业,金钱,荣耀,和无数人的追捧,真的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