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他是我的…老公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而这一切,拜慕安然所赐。薛北谦的语气也添了一点疏冷和替霍彦朗不公的愤怒。

    慕方良今日此时全是自己造下的罪孽,自有报应,凭什么要霍彦朗承担这种后果?

    薛北谦曾看着霍彦朗一路走过来,他内心自然不平。

    薛北谦冷冷道:“慕小姐,我的话传到这里,时间不早了,你吃完早点休息。东西放在桌上,明天早上我再进来收拾。”

    说完,不等慕安然回应,他已经走了出去,把门带上。

    ……

    薛北谦走出去,一眼就看到在走廊尽头站着抽烟的霍彦朗。他峭挺的背脊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笔直,就像是一颗沙漠中的胡杨,烟灰色的衬衫落入窗口处,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听到薛北谦的脚步声,霍彦朗转过身来,他掐了烟,看着薛北谦。

    薛北谦:“学长,要不然你回去吧。”

    霍彦朗看了看表,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不用。”

    他明早还有事情,现在这种心情哪怕回去也无法休息,与其回去失眠,不如靠着墙壁坐一会。

    霍彦朗在走道摆放的椅子上坐下,一墙之隔,里面就是慕安然的病房。

    隔了一堵墙,仿佛隔了一整个太平洋彼岸。

    房间里,慕安然悄无声息哭着,哭了一会,确定不会有人再进来,忍着伤口的痛坐了起来,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粥,她端到面前,擦了擦眼泪开始一口一口的吃。

    吃到一半,慕安然发现粥有点咸,她也不知道现在是想做什么,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靠近霍彦朗一点。她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说,她甚至……可能连爱霍彦朗都不敢表达了,以后就要过这种生活了吗?

    吃完以后,慕安然把灯关掉,一整个房间暗了下来,她又重新躺下,抱着枕头把头埋得很深,后来忍了很久,之后哭了多久她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醒来,慕安然的眼睛是红的。

    经过一天的休息,她终于能走动了,撑着身体扶着墙慢吞吞地走出去,打开门,走道空荡荡的,霍彦朗已经离开了。

    薛北谦带着一位女护工过来,一眼就看到慕安然正站在墙边看着走道那一排椅子发呆的身影。

    她的样子看起来那么失落,眼睛红得厉害。

    薛北谦愣了一下,原本那一点愤怒都被平息了。他对慕安然的态度好了一些:“慕小姐,你怎么起来了?”

    声音恍然炸开,慕安然回过神看着薛北谦:“薛特助,早。”

    “早。”

    薛北谦看到慕安然勉强打起精神,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似随意道:“这是霍总给你找的女看护。”

    慕安然看着看护,催了催眼眸。

    “你好。”

    小姑娘明显没想到慕安然会和她打招呼,有点畏畏缩缩:“你、你好。”

    霍彦朗选人是用了心的,小姑娘做事细心,性格也开朗健谈,年龄也和慕安然相仿。大多数时间,慕安然都在听她说话,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和她说,小姑娘都会帮她处理好,甚至是扶着她去上厕所。

    还有更多时间,慕安然都是在发呆中度过。

    霍彦朗真的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

    慕安然心里有点难受,可是怎么办呢?这或许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吧。

    就像他说的,她就算想要帮助慕家,恨他也好,都要尽快好起来才行,没有好的身体和力气,什么都做不了。

    “慕小姐。”下午临近晚饭点的时候,小姑娘匆忙地走进来,脸色还有些发红。

    慕安然微微偏头,“怎么了?”

    小姑娘一脸羞涩,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在外面,在外面看见了一个人……好帅啊。”

    慕安然心一沉,顿时有些失落。

    此刻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小姑娘,小姑娘没发现慕安然的异常,激动说:“可是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一直靠着墙抽烟。”

    “慕小姐,你说他为什么这样呢?是来探望病人的吗?”

    小姑娘喃喃自语:“也不对,如果是来探望病人,为什么一直站在外面不进去呢?”

    “他……还在吗?”慕安然缓了好久才问。

    “嗯?慕小姐,您认识吗?”小姑娘顿时有些激动。

    慕安然摇了摇头,然后就好久都不再说话。

    小姑娘也很有好奇心,顿时又再出去看了一遍:“还在呢,不过换了个姿势抽烟,看起来有点憔悴。”

    慕安然在病床上静静坐着,昨晚哭得稀里哗啦的那种难受的感觉又倾覆而来,她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知不觉,慕安然眼眶又有些湿。

    小姑娘没想到慕安然会这样,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有些举措不安:“慕小姐?他……是在等你吗?其实,你们认识的吧?”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对被吓到的小姑娘报以一笑:“嗯。”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夫妻。”

    慕安然说出这句话时,眼里头虽然很悲伤,却闪烁出明亮的光芒。这种处于天秤两端的两种情绪揉合在她的眼睛里,让人莫名幸福却又很感伤。

    小姑娘一时惊讶到了,让他惊为天人的男人,竟然是她的雇主。

    她只是和对方通过电话,对方甄选出她的资料,其余的,她并没有接触过。

    小姑娘天真无邪地张着嘴,一脸惊讶。

    慕安然笑了笑,“他是我的……老公。”

    中心医院。

    慕岚走进慕方良所在的病房,病房外有警察在看守着。

    警察看到慕岚,直接将她拦下来:“小姐,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进去?我爸住院了,我进去看看他都不行吗!”慕岚顿时扬眉,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

    “里面是我们要监控的犯罪嫌疑人。”

    慕岚顿时有些揭斯底里,“你们也说是犯罪嫌疑人,他现在还不是犯罪人!既然这样,你们就不能剥夺我见我父亲的权利!在监狱还可以探监,何况是在医院?他这样,我能带着他跑吗?”

    “我们慕氏也已经败诉,就算我进去也改变不了什么,难不成我还能串供吗?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这两天慕岚受得委屈够多了,她已经不再在乎什么脸面,揭斯底里的反驳引来了这两位警察的负责人,一个看似头头的男人朝着两个干警点点头:“让她进去吧。”

    慕岚没有看那人,甚至没有一点儿要感谢的意思,立即气愤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重新关上,慕岚看见病房里装晕的慕方良和正在照顾慕方良的柳眉才平静下来。

    “爸,妈。”慕岚喊。

    柳眉一夜没睡,整个人憔悴了许多。

    慕方良听到慕岚的声音,警惕地屏息了许久,确定除了慕岚进来,没有其它别的人,慕方良这才悠悠转醒。

    大家的声音都压得有点低,慕方良道:“岚岚。”

    柳眉睁着不太明亮的眼神也怔了一下,“岚岚,你的脸怎么了?”

    慕岚一直都是强势示人,这一次竟然有点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被孙芸芸和霍彦朗打伤的。”

    慕方良顿时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一会。他现在听到霍彦朗的名字就恨之入骨:“欺人太甚!”

    慕岚更加委屈,“慕家都这样了,这些人对我一点也不客气。孙芸芸之前对我像哈巴狗似的,现在不仅躲着我,还把我脸挖成这样。不就是狗眼看人低吗?觉得我们慕家起不来了,没钱了,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慕方良这才看到慕岚脚上穿着的鞋。

    一双酒店拖鞋和她身上的衣服格格不入。

    “爸,我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安然现在也还在医院里头躺着,我们慕家这是怎么了?爸,我不要变成这样,你可不可以想想办法!”

    慕岚想到刚才那些警察对她的语气,之前这些行政机关里的人见到她,哪个不是点头哈腰,现在呢?这口气,慕岚想想就咽不下去。

    柳眉整个人也陷入了沉默中。

    慕岚继续气狠地说道:“爸,你知道吗,慕氏被查封了,股票已经连续跌停,慕家也被查封了,现在就连一个小区保安都不把我当人看!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你看看我,再看看妈,我们很快就连医院也住不起了!更别说想要走关系,疏通门道,再把你给救出去!爸,你真要坐一辈子牢吗?”

    “岚岚!”慕方良怒沉了语气。

    “爸,我就来问问你,难道我们慕家真的没救了?一家人都要无家可归?!”

    “你难道打算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变成这样?爸,你一个人没用,难道要把我和妈也拖下水吗?我不想再过这种受人冷眼的日子了!你知道吗,我连银行卡都被冻结了!我身上的现金也不够我住几天酒店了,我不要睡大街,我不要变成人人喊打的落水狗,我不要,你听见了吗?!”

    “岚岚!”柳眉也忍不住出了声!

    所有人都在房间里压抑着情绪,甚至不敢太大声,让外面的人听见。

    慕方良听着慕岚的抱怨,死气沉沉。

    -----------

    ps:抱歉今晚有个饭局,耽搁了时间,安然和霍彦朗来晚啦~~大家多多支持喔o(n_n)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