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是慕方良,还是宋连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哭了没一会,慕岚面目狰狞地走下车。

    ……

    擎恒集团。

    霍彦朗在医院待了一会,又回到了擎恒集团,柳珩正在他办公室里等着他。

    “霍总。”

    最近霍彦朗心情不好,柳珩也收起了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此刻,柳珩穿着纯黑色的西装,袖口露出一截白色,正正经经地站在霍彦朗面前。

    同是穿着中规中矩的西装,霍彦朗就是偏比任何人都多出几分气度和风度,肩上凌厉的弧度仿若削出来般,铮骨凌人。

    “什么事情。”霍彦朗淡漠抬眸。

    黑色的眼珠里没有任何情绪,这种化身为工作狂的态度,柳珩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就像一个曾经有温暖的人一瞬褪去了所有温度,此刻只像一座冰山,贵不可言。

    柳珩拿着手里的文件夹,拍了拍桌子:“是这样的,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也出来了,你让我准备的并购方案也做出来了,只是。”柳珩顿了顿,“我需要再确定一下,你要用慕安然的名字收购慕氏集团?”

    “她是我的妻子。”疏冷的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

    这话,哪怕是个男人,柳珩的心都忍不住动了一下。

    “可这和拿‘擎恒’的资产去偿还慕家的债务有什么区别?权属都是慕家的。”

    霍彦朗淡淡地说:“《婚姻法》第17条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的财产和收入,均归夫妻双方共同所有。”

    霍彦朗拿着钢笔的手动都没动,甚至连眼睛也没抬过。这冷清的声音,让柳珩听着都像是假的。

    “就在刚刚,你把财务报表拿进来的那一刻,也还在慕安然和我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这个季度擎恒盈利的钱,也有她的一半。”

    柳珩穿着西装,一脸生无可恋。

    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好,好,你这是铁了心了。”

    “反正擎恒是你的财产,你非要把慕氏买下来也可以,但是慕氏如今负债十几个亿,这不是个小数目。拿慕氏去送给一个女人?”

    想要慕氏的人不少,可有实力吞并的人不多。一方面是霍彦朗护着,一方面还有别人不敢动。

    “我并不否认你做这件事的正确性,慕氏的项目确实能挣钱,但是擎恒手上也有一些项目,我知道宋氏也盯着这个慕氏,但依宋家人,尤其是宋氏的宋连霆的做事手段,没那么快拿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放着,压一压价格?”

    “而且,这个慕氏买在慕安然名下,盈利到时候怎么算?”

    柳珩还在提出疑问,霍彦朗一直沉着脸,终于拿着笔敲了敲桌面。

    清脆的声音让柳珩戛然而止,柳珩又换了一张脸:“好,好,我说服不了你,那就照你的意思做,我这就去办这件事情。”

    柳珩有些生气:“我这就去办!”

    柳珩走出去后,霍彦朗在办公桌前站起来,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桌子,身后就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他曾有一段日子特别惧怕黑暗,所以无论在哪,都喜欢宽阔视野空旷的环境。但凡他每一个家,都必定会有一扇大窗子。

    霍彦朗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笔挺的身姿有些落拓,梳得整齐的头发落了几缕下来,恰好遮住他有些疲惫的眼睛。

    为什么不想等?掷千金去做这件事情,并不符合他商人的身份。他想等她来求他,哪怕只是再说几句话也好,所以他不想等,也不敢等。

    仿佛只有买下慕氏,才令他觉得自己和慕安然之间,还有共同的存续。

    这种苍白又勉强的牵扯,竟然……能让他稍微好受一点。

    霍彦朗站了一会,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机和车钥匙走了出去。

    慕婉苒在拘留所关了好几天,这几天没什么人管她,唯一来看过她的人是袁桀。袁桀站在铁栅栏外面,他冷眼看着她,明明关心她却一句话也不说,看完了就走。

    慕婉苒从来没坐过牢,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坐牢。

    天上掉了一笔横财改变了她,她现在变得又恶毒又虚伪,狠心又毒辣,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慕婉苒怎么都想不通。

    “放我出去,好不好?”慕婉苒对着审讯室里的人说。

    她知道,她现在的面前是一面单面镜,镜子后面一定有人。

    “你们不是说了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现在知道错了,我不应该一气之下持刀伤人,我也不是故意的!可以救救我吗?求你们了……袁桀。”她喊着喊着,没有人搭理她,她难受地趴了下来,伏在桌子上哭。

    哭了一会,她似乎有感应地一直盯着单面镜。

    “袁桀……”她激动起来,“是不是你?你出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贪图富贵,我也不敢喜欢霍总了,霍总和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和你好好过日子。”

    “你们也不要再审我了,我真的……一时兴起,没有人在背后怂恿我做这件事情,不是故意杀人,我是情绪失控……”

    慕婉苒喃喃自语,情绪濒临崩溃。

    突然,好像她的哭有作用似的,审讯室的门被打开。

    哗——

    铁门被拉开,慕婉苒急忙转头去看。

    看清来人的一瞬间,她瞬间点燃的希望的火光倏地灭掉,只剩下无限惊恐。

    “霍……霍总。”

    霍彦朗穿着正装,高冷地站在审讯室门口。此时,他的身边陪了两个人,一个是公安局的负责人,还有一个则是慕婉苒日思夜想的袁桀。

    袁桀看到慕婉苒,冷硬的目光不自然地转开,他还是一句话都没和她说。

    慕婉苒咬了咬唇,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所以,她刚才喊的那些话,其实袁桀可能真的听到了。但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袁桀都不愿意和她说,现在霍彦朗在这里,袁桀更不会和她说话了,他对她失望了,不可能再帮她!

    慕婉苒打了个冷颤,这张像慕安然的脸蛋流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霍彦朗看着这张百分之八十相似的脸,眼神深暗:“我和慕小姐单独聊一聊。”

    “霍总,您请便。”公安局负责人恭敬地说。

    “只是,不能动手打人,我们这里的规章制度就是这样,您看……”负责人抱以歉意地笑。

    “不会。”霍彦朗话语简短。

    负责人笑着转身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袁桀目光深沉地看着慕婉苒,他眼神黯了黯,咬咬牙也转身走出去了。

    他不可能再为了慕婉苒这样一个女人去和霍彦朗争吵。一直到今天,霍彦朗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才过来找慕婉苒,这已经是霍彦朗给他最大的面子。如今慕安然已经脱离了危险,霍彦朗也冷静下来,拿刀子捅慕婉苒的事情不会再出现,甚至连负责人担心的打女人都不会出现。

    袁桀强逼自己转身就走,果真一眼都没再看慕婉苒。

    慕婉苒害怕霍彦朗,一见到霍彦朗她就瑟瑟发抖,现在看到袁桀无视她求救的目光转头就走,她眼睛里苍凉一片。

    伤慕安然,她得一时之快,现在只剩下满心的后怕和后悔。

    想着想着,慕婉苒一边颤抖,一边氲出了眼泪,问题是她还不敢哭,不敢装可怜!

    惹怒了霍彦朗,那么可就不是简单被骂那么简单,她不想坐牢,不想被判刑!

    可现在,就看霍彦朗愿不愿意放过她了。

    “慕总……”慕婉苒忍不住地住地颤抖,咬唇。

    没有人的时候,她再怎么发泄也可以,唯独见到霍彦朗后不行,她不敢:“对不起,霍总……”

    她一声又一声,可怜地说道:“对不起,霍总,求求您,饶了我好吗?”

    “我知道错了,真的,我不应该伤害慕小姐。”

    霍彦朗冷凝着她,他过来想看看她,但并不是为了听她道歉或求情。

    霍彦朗单刀直入:“是谁指使你?”

    “慕婉苒。”低而磁性的声音。

    慕婉苒紧张地抱紧头,犹如惊弓之鸟:“对不起,霍总,真的对不起,没有人指使我,我一时冲动才做了这样的事。”拜托,拜托不要问了。

    她给不出答案,只会让问的人更加恼怒。但如果说有人让她捅慕安然,这份脏水她又实在泼不下去,而且为自己找个替罪羊,她也没有证据!

    自己做事自己担,说不定还能减轻处罚。

    “都是我自己做的,我一时情绪激动……求求你放过我。”

    “我指的并不是这个,慕婉苒,你很聪明。”

    所以不需要他说那么清楚,不是吗?

    慕婉苒果然脸色惨白:“霍总……”

    霍彦朗身体站得笔直,并没有在办公室里的温和,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冷意。只要他想,哪怕一言不发也能吓得慕婉苒生不如死,可是没必要这么做。

    他不希望浪费时间在慕婉苒身上:“谁做的?”

    低沉的声音浮绕着丝丝冷意:“究竟是谁,故意让你出现在我的身边,以袁桀为切入点,甚至和宋连霆有所接触。那个人是慕方良,还是宋连霆?”

    他没有办法和慕安然在一起,心底有一股闷气,势必要拿人开刀,既然这样,那么就揪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