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办理出院手续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岚呵呵地笑,但脸上的表情却格外认真:“我打算把爸的子公司经营起来,继续经营建筑产业,我想好了,最近市政府有个项目叫做海秀快速道,这条快速道贯穿城市南北,工程量不大,但也不小,前期投资可能也就是一千多万,可盈利却可达50%,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政府项目。”

    “一但有承接政府项目的资格,那么这个小公司就可以竞争很多大公司的项目。我之前在慕氏做人力资源管理,完全可以胜任这些相关的公关琐事,拿到项目翻身的可能性很高。”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排除竞争对手。”

    慕岚都想好了,“现在爸被监控住了,很快就要再次被提起公诉,所以他根本管理不了公司,拯救慕家的事情,只能我们做。我需要你帮忙,安然,你也需要为慕家做点事,不是吗?”

    慕安然紧紧捏着床单,低着头。

    慕岚对她的心情没有探究的**,她只需要说服慕安然,利用她做她想做的事情。

    “这个项目擎恒集团也盯上了,我想你不知道,最近擎恒集团手下有四个项目,三个是房地产大项目,一个是市政基础设施小项目。房地产项目近两年大火过后,在政策上有收紧的趋势,所以过几年擎恒集团希望依托房地产获得长远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从一定层面来说,可能性非常小,甚至会制约擎恒集团的发展。”

    慕岚笑了笑:“呵,所以‘擎恒’现在已经开始把目标放在和政府合作上了,城市既然要发展,就需要承建者,包括之前慕氏盯紧的几个棚户区改造以及商业圈的打造,这都是很好的项目点。这些事,其实你都不知道吧?”

    “慕安然,你只知道和霍彦朗谈恋爱,你能帮他什么?你甚至连现在的发展趋势都不知道。我相信,霍彦朗也绝对不会和你说擎恒的事情。”

    慕安然抬头盯着慕岚看,慕岚的眼睛里闪烁着得意,一片晶亮。

    “你的存在,只能给慕家带来麻烦,而从这些事上看就知道,霍彦朗不过就是利用你,你把慕家害成了这样,你害爸还进医院了,你现在什么都得不到。你害妈连家都回不了。”

    “现在幸好有我!”慕岚声音忽然放大,声音有些刻薄,不过又很好遮掩住了,开始打温情牌:“但是有我也没用,安然,我还需要你。”

    慕安然有些心酸,“姐,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呵?要你做什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慕岚小心翼翼看着慕安然:“趁现在,霍彦朗还关心你,你别和霍彦朗闹别扭,你回到霍彦朗身边。昨天是我错了,我不应该生气你还和他在一起。至少,现在只有你继续和霍彦朗在一起,我们慕家才能翻身。”

    慕岚很动容地握住慕安然的手:“他既然能利用你把我们慕家害成这样,那我们利用他挽救慕氏,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安然,你和霍彦朗和好,好不好?你去拿出擎恒在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的竞标书和报价,以及挖到他们擎恒的承建商的联系方式,由我出面,我们以爸的那个小公司的名义,拿下整个项目。”

    “这样一来,慕氏可以借壳重生,爸也不会白白坐这个牢,妈至少也不用无家可归。慕家不用破产了,你的负罪感也可以轻一点,不是吗?而擎恒失去这个项目不会怎么样,霍彦朗甚至不会生你的气。这本来也是他欠慕家的,欠我们的,不是吗?”

    “而且,他如果真的爱你,为了你,他什么都能接受。”

    慕岚虽然这样说着,但她的想法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她确实打算拿慕方良最后留的那笔钱重新运作起来,她要开一家大公司,只属于她的大公司。而且她还要让慕安然永远没办法和霍彦朗在一起了。

    慕安然毁了霍彦朗的公司,偷盗擎恒集团的项目机密,这件事情一旦败露,就算霍彦朗想留住慕安然,擎恒集团里面陪霍彦朗一起打拼的公司高层都不会同意!

    两个人的身份悬殊太大,何况慕安然又是这样一个人品底下的人?

    慕方良坐牢了,慕安然又是个商业小偷,只怕慕安然就算伤好了,和霍彦朗彻底闹僵了,a市都不会有公司敢要慕安然。

    慕安然简直是一研究生毕业就失业了。

    到时候,她拿着霍彦朗公司的机密拿下了市政府项目,她赚个满盆钵,钱有了,公司的名气也打出来了,到时候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慕岚,而慕安然算什么?

    慕安然到时候那才叫一无所有!

    她就是恨慕安然,已经恨不得慕安然失去一切!慕安然也别妄想和她抢慕方良最后留下来的这些钱,她什么都不会让慕安然知道。

    如果柳眉敢在中间指手画脚,她也许连柳眉都不会放过。

    慕岚挤出了两滴眼泪:“安然,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知道你一定会挣扎,你不愿意做,可是你能告诉我,还有什么比这个办法更好的办法吗?慕氏已经被查封了,这是爸最后一笔钱了,我们慕家没有儿子,只能靠我们俩挽救慕氏。”

    “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慕氏,那就是我或者你嫁一个有钱人,让他来挽救慕氏,可是你愿意嫁吗?嫁给谁?宋家?恕我直言,宋连霆现在都不一定能够力挽狂澜,拯救慕氏。”

    慕岚一声自嘲,“更别说我了,我一个被糟蹋的残花败柳,哪个有本事的男人愿意娶我?说不定还会把慕家手里头最后一笔钱卷走,所以,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别的路子走。”

    “而擎恒集团不一样,这么大一个集团,根本不会在意这种市政小项目。如果不是因为要扩宽经营领域,多和政府合作以外,以擎恒集团如今的实力,根本不会在这个小项目上多花费力气。”

    “所以安然,这件事情对于慕家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而对于霍彦朗……并不是一件大事。”

    “姐……”

    慕岚厉声打断了慕安然的话:“我告诉你,你不能犹豫,你根本没有选择!”

    “你去看看爸,他现在还在抢救室里,而妈呢?妈也几天没有休息了,你回过家了吗?慕家现在还欠着佣人的工资,我们慕家完蛋了!这件事情你必须去做,就当姐求你了?慕安然,你要狠下心来,听见了吗?”

    “你不要忘了,我们慕家现在是谁害的!你已经犯错一次了,为了报答爸和妈,为了让慕家好起来,你必须要这么做——!”

    慕岚拉长了尾音,表情急切得近乎狰狞,眼睛瞪得老大,呼吸急促,就连瞳孔也相应缩成一个点,逼迫而危急的语气,一点都不打算给慕安然留下思考的余地:“你听见了没有?!”

    突然,这句话刚说完,外头的门便被急忙推开。

    小姑娘一脸哭的表情撞了进来,还跌了两下。

    小姑娘背后,一张铁面无私的脸……

    薛北谦冷着斯文的脸看着慕岚,长腿往里迈了两步,恭恭敬敬站在慕岚身边,把慕岚请了出去:“对不起慕小姐,霍总说过不允许你再踏进这间病房一步。”

    慕岚瞪大了眼睛:“你凭什……”她笑了笑:“好啊。”

    “霍彦朗不让我见慕安然是吗?就因为怕我打她?你放心,打人这种事情我不做第二次,而且安然是我妹妹,那天是慕家破产了我才会这么做,现在我都接受现实了,我还发什么疯?”

    薛北谦低头,看了看慕岚身上崭新的衣服。

    慕岚有点心虚,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裙子:“你既然防着我,那你们就防着吧,我现在一无所有,能做什么呢?霍彦朗逼慕家逼成了这样,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不是吗?”

    慕岚冷厉地笑了笑,回头绽了一个笑容给慕安然:“爸还在抢救,安然,我回去了,我刚才说的话,你记在心里了吗?如果爸和妈因为你的不懂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啪——”一声,门又关上了。

    病房里,诺大的空间又只剩下慕安然一个人。

    她呆呆坐在病床上很久,目光有些空洞,心里有点闷,可这种苦恼又算不上是一种痛苦。

    与其说是难受,不如说是心口堵得慌吧……

    走道里,不时传来慕岚和薛北谦争执的声音,慕岚厉声笑着嘲讽了薛北谦几句,不过相比前两天,今天的慕岚冷静了许多。

    病房外,还剩下小安一个人无措地站着,她今天也吓了好大一跳。

    ……

    接下来几天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小安见到最多的就是慕安然坐在窗边发呆的场景。

    慕安然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伤口也在恢复中,除了受伤的手影响使用、梳洗不便以外,慕安然其实已经可以出院。

    听说持刀伤人的女孩已经被起诉了,许多事情都在逐渐平息中。

    这天下午,慕安然站着走动了一会,仿佛是做了什么很艰难的决定似的,笑着恬淡对她说:“小安,你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