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失控的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的意思像是在问:你确定?

    霍彦朗却从她的眼神里,看见了一点惧怕、惶恐、不安和生疏的试探。

    她并不是这样想的,他从她身上看见了这一点。可是,她必须要把自己裹成一个刺猬。

    一定要互相伤害吗?

    “呵。”霍彦朗淡淡笑了一句。

    他又伸出了手,再一次把慕安然按回到门上,冷勾着深眸,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他的目光甚至比她的更隐忍,更复杂,“你就算要杀了我也没关系,只要你愿意,住到你不想走为止。”

    慕安然咬着唇,愣呆呆地看着他。

    深呼吸,胸口起伏如波浪一样,针锋相对,狼狈不堪,可她还硬要装作没事的样子。

    就好像她此刻过来找他,真是为了报复他一样。

    慕安然哽着一口气在心里,“好。”

    “霍彦朗,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要赶我走。”

    “……”他心里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能见到她,霍彦朗薄唇微启,笑得艳绝苍生:“我自己说出的话,自然会做到。”

    “倒是你安然,你还没有报复我之前,最好不要落荒而逃,别让我看不起你,嗯?”

    慕安然抬着头,咬唇看着他。

    他是真的已经决定由着她了吗?两个人一定非要按照这种模式相处?

    慕安然一口气堵在心里上不来:“我不会的,霍彦朗。”

    她捏紧了手里的小包:“我既然来这里,在没把事情做完之前,就不会不辞而别。”

    “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霍彦朗?”恨他吗?报复他吗?

    她还以为她想了三天,足够清醒理智,或者换句话说,她以为自己想明白了,可以去做那样一件事情。

    慕岚的话在她脑海里不断循环回响,一声声,一句句,就像一根刺般狠狠扎在她的心里。

    每次一想到慕岚说的那些话,她就忍不住要发抖,就好像将她放在零下几十度的漠河,冷得她整个人都动起来。

    最伤人的事不过是爱而不能爱,她和霍彦朗彼此之间藏着暗流,谁都不愿意变成这样,可是没有办法。

    她不得不恨他,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回到他身边。

    她想伤害他吗?不见得。

    可是如果不带着那样一个令自己都讨厌的目的过来,她甚至无法原谅自己来见他。

    慕安然深呼吸,轻轻踮起脚尖。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小巧的脸蛋在他冷硬的下颚前停下,两个人的唇近在咫尺。彼此的呼吸甚至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温热,滚烫,让人欲罢不能。

    只要一点点,慕安然就可以亲吻他,唇齿缠绵间就能够回到过去的时光。

    可是她不能。

    慕安然眼睛有点湿,她硬生生地别开了头。

    慕安然失去了勇气,整个人又跌了下来,规规矩矩地站着:“霍彦朗,我住哪里。”

    圆溜溜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清水般的小脸,不施粉黛。这四处张望的样子,看起来有点虚张声势。

    慕安然直勾勾地盯着霍彦朗。

    霍彦朗低着头看她,好似所有目光都落在她的脸上。

    眼底闪跃过一瞬渴望,眼底却写着难堪,勾起的嘴角藏着冷意:“你想住哪里?和我住主卧。”

    “我不要。”慕安然双眸骤然一缩。

    霍彦朗勾起了无所谓的笑:“你不是要报复我吗?在同一个屋檐下住,怎么报复我?跟着我去‘擎恒’上班?你身体全是伤,能做什么?擎恒集团从不养闲人。不和我睡一张床,你以为你每天能见得到我?”

    他一字一句,带着苦楚:“如果真想恨我,报复我,那还是要豁出去一些,安然,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

    慕安然咬着唇,一瞬间五味陈杂,但她也逼自己笑出声来:“嗯,你说得对。”

    眼睛里有一些水汽,不过转瞬即干:“如果见不到你,我确实白来了,虽然无处可去,但也不至于来这里独守空房。既然想报复你,狠不下心来折磨你,又有什么意义?”

    慕安然微微别开了身子,视线往霍彦朗身后落去。

    她踩着虚浮的脚步,缓缓一步步往里走。

    她就随身带着一个小包,往房间里走时这一个落寞的背影看得霍彦朗眼睛发疼。

    他想到刚才她蹲在门口的样子,抬头望向他的那一瞬间,眼里写满了复杂的情绪,掺杂着想念又欲言又止。

    可惜,三言两语下来,她收拾得干干净净。

    霍彦朗什么也没说,任由她走进主卧,他则拿了一根烟,走出了露台。

    霍彦朗靠在阳台墙壁上抽烟,一侧是简约的空中泳池,眼前是漂亮的城市夜景,一缕光线慢慢消失在地平线上,黄昏交际,天色阴暗得不像话。

    他没有开灯,任由着天色在星点烟火间慢慢变黑,最后他整个人都埋藏在了黑夜里。

    慕安然洗漱了好一会,屋子里一直没有霍彦朗的动静,她穿着简单的睡衣,露出身上的纱布,挣扎了好一会才将大灯打开。

    整个屋子瞬间明亮,她一眼就看到靠在墙壁闭目养神的霍彦朗。

    他的脚下有两根烟蒂。

    慕安然看的心里一沉,特别疼,轻轻抿着唇有些不知所措。

    注视了很久,她才下定了决心走过去。

    “霍彦朗,我饿了,该做饭了。”尽量用一种很糟糕的语气喊他。

    霍彦朗倏地睁开眸,“嗯。”

    他果真站起来,慢慢走向厨房。

    慕安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整个人愣了愣,垂放的手也微微一僵。

    厨房里传出霍彦朗做饭做菜的动静。

    冰箱里有家政阿姨准备的菜,他只需要做给她吃就可以。

    霍彦朗工作了好多天,连续加班四十多个小时,期间只简短休息过,此时在厨房里挺直的背影依旧俊朗,手上的动作虽然有些慢却依旧有条不紊,他冷沉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慕安然僵站着,看着霍彦朗毫无怨言地做菜,她突然有些心酸。

    慕安然咬着嘴角,逼自己狠下心来:“霍彦朗,我不要吃胡萝卜。”她故意装作蛮横的样子。

    快讨厌她吧,这样她也就不用再痛苦了。

    “嗯。”出乎意料,霍彦朗从容不迫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满足她,统统满足她。

    一个小时后,霍彦朗从厨房里端出三菜一汤,果然没有放她不爱吃的胡萝卜。

    慕安然没有等他,皱着眉头坐在了餐桌上,趁着他在厨房里善后的时候,端起了已经舀好饭的碗就开始吃了起来。

    熟悉的味道,久违的饭菜香味,慕安然吃着吃着发现眼眶有点湿。

    她硬是忍着不让自己哭,抬起手来抹了抹眼泪,装作没事人的样子,继续吃饭。

    等霍彦朗出来的时候,慕安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慕安然以为他会坐下来一起吃,可霍彦朗只是看着她剩下的残羹剩饭,又任劳任怨地替她收拾碗筷。

    他道:“吃饱了我帮你上药,要从医院带回来了吗?”

    慕安然看着他,目光落在他粗粝的手指上,修长干净的手指一点儿也不娇生惯养,运筹帷幄的手顺其自然地在做着家务。

    慕安然看了半天,“带回来了。”

    “嗯,那你先进去躺着,我给你上药。”

    慕安然沉默,一分钟后真的乖乖进去了。

    熟悉而陌生的主卧,她曾在这里住过一小段时间,如今物是人非,她无家可归……就剩他这里了吧。

    慕安然闻着被子上属于霍彦朗的清香,她安安静静坐着。

    没一会,霍彦朗果然收拾好了东西走了进来。

    所谓的上药倒不是真的上药,无非就是替她换纱布,做一些伤口清洁处理。

    霍彦朗站得笔直,低着头凝视着慕安然。

    慕安然觉得狭小的空间变得令人紧张起来,她甚至有些呼吸急促。

    不想等霍彦朗开口,她主动别开了脸,转过身背对着他。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局促不安的样子,他皱着眉头,不动声色地将她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

    慕安然抽了一口气。

    她身前有伤口,霍彦朗要帮她换纱布,就必须将她衣服脱下来。

    慕安然挣扎了许久,最后沉沉呼吸,当着霍彦朗的面把衣服扣子解开,第三颗处停止,露出饱满的胸脯,因为紧张,甚至山峦微微起伏。

    她闭上了眼睛,因为心痛,甚至呼吸困难。

    越是亲密,越是陌生,越是无措。介于最熟悉的陌生人之间,不是爱人,却也不像仇人。哪怕她恨极了他,可她也爱极了他。

    霍彦朗伸出手,动作很仔细,慢而温柔,可过程中温热的指尖难免触碰到慕安然的肌肤,慕安然整个人倏地紧绷起来,纤长的睫毛也颤了颤,两片樱红薄唇咬得不像话。

    豆大的眼泪也像掉了串的珠子在她眼眶里滚,最后硬生生忍住了,整个人像不当回事似的,可心里还是掀起了翻天巨浪。

    “嘶……”随着霍彦朗的动作,慕安然硬生生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呼吸一窒,滚烫而霸道的唇猛地衔住了她。

    霍彦朗手上所有的动作停下,只有深沉、无法抑制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慕安然被这犹如狂风骤雨的吻席卷得浑身发抖,眼里豆大的泪珠也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