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这是我和安然之间的事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章: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几乎只剩喘息声:“这么痛苦,你还不如不要回来。”

    慕安然睡着了,只有平稳的呼吸声回应霍彦朗。

    霍彦朗沉寂站停,他收起了手,这一次走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清晨,慕安然起床的时候看到身边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似乎一整晚都没人睡过的样子,走出去,看到做好的早餐整整齐齐摆放在桌上。

    慕安然闻着空气中的香味,左看右看,然后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沙发上还有一张叠好的被子,显然昨晚霍彦朗睡在客厅。

    慕安然盯着被子好久,心口一阵苦涩,但同时又觉得心里漫上一阵暖流,爱情是什么?大约就是恨得要死,却又特别感谢他的照顾。

    昨晚他是故意出来的吧?发现她辗转难眠,一整晚绷着身子,所以他自己走了出来,以致于为了让她睡个好觉,一整晚都没再回去过。

    慕安然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了一下钟表,这个点了,霍彦朗已经去公司了,她默默去洗漱用早餐。

    一大早,霍彦朗走进公司的时候就遇到了柳珩。

    柳珩被吓了一跳:“霍总,我们英明伟岸的霍总,眼圈泛青发黑是这么回事?昨晚失眠了?”声音怪里怪气。

    这两天因为擎恒集团要收购慕氏的事情,所以整个公司都在陪霍彦朗加班。

    柳珩也无休工作了几天,一大早看到霍彦朗脸色不好,难免要问一问。

    “嗯。”

    柳珩一愣,没想到霍彦朗回答得如此简短。

    柳珩站在原地,看着霍彦朗和自己擦肩而过,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门没关,柳珩自然而然地走了进去:“昨晚去偷鸡了?”

    “好好说话。”霍彦朗稍皱着眉头。

    这几天霍彦朗全是工作狂的状态,所以气场也凌人,今天的霍彦朗仿佛柔和了一点,但看起来也疲惫多了。

    柳珩不敢乱猜,但还是问道:“慕安然那边又出事了?”

    “没有。”

    “那你一大早这么低气压是怎么回事?”

    “你很闲?”霍彦朗抬起头,盯着柳珩这张温和的脸。

    柳珩笑了笑,不怕死继续问道:“关心霍总才能提升我们的工作效率。不过不开玩笑,慕小姐怎么了?听薛北谦说了一下,提前出院了?”

    “嗯。”

    “难道是……”柳珩凝了凝视线,故意问道:“回去找你了?”

    “嗯。”

    得到真实答案的柳珩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霍彦朗在他心里永远是冷静的,但凡状态出现问题,那么永远只有一个可能。

    柳珩抬头,看着霍彦朗衣冠楚楚的精英形象,一如往常气势迫人,唯独整个人看起来像没休息好一样。

    柳珩表示理解道:“好吧,我不打扰你了,你补一下眠,休息一下。”

    出去前柳珩笑着说:“前阵子你交代我处理的项目我做得差不多了,一会就派人送到你办公室来。慕氏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你要不要和慕小姐说一说?说不定能够缓和一下你们俩的关系。当然,我这是私人建议。”

    霍彦朗睨了睨黑眼,深邃的眼睛总是看起来有点冷漠。

    柳珩跟了他很多年,倒是不惧怕,这会儿反而能从他的眼底看出一点儿波动。

    “不用。”

    “也好。”柳珩点了点头,“清官难断家务事,谁说了都不算数,你们顺其自然吧。”

    霍彦朗低下头,拿出了几份昨天没处理完的文件继续翻阅。

    柳珩看他已经开始工作准备告别,不过走之前像是记起什么似的,又停住了脚步:“对了,慕氏的事情,昨天已经放款,不过并非以擎恒集团的名义,最近几个月擎恒财务上会有一定的跌幅,这么大一笔债务占用了擎恒的流动资金,这件事情恐怕你要费心处理一下。”

    柳珩吊儿郎当看着霍彦朗:“想必你也不想因为一个女人,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陪着你吃土。”

    霍彦朗低头写字,头也没抬:“知道了。”

    大笔一挥,签署了一份文件。

    “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这份文件一起拿出去。”

    柳珩:“……”

    柳珩觉得大清早和霍彦朗说话,就像家里有一片大草原,而草原上养了一群草泥马。

    柳珩上前拿过文件,心里怀揣着几十只草泥马走了出去。

    餐厅里。

    慕安然一边吃早餐,一边玩手机。

    早上小安打了个电话过来,电话里问她有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需不需要她过来照顾。

    因为霍彦朗给小安支付了一整个月的看护费用,所以小安还在工作期间。

    慕安然垂着眼眸回答了小安,告诉她她已经找到了落脚的地方,药也换过了,如果需要的话再找她。

    小安电话里原本还有些犹豫,不过听出了慕安然语气里的坚定。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小安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热情地说有需要就给她打电话。

    挂了电话后,慕安然又陷入了沉思中。

    她最后还是来找霍彦朗了,可是之后呢?她现在特别担心慕方良和柳眉,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慕方良进了抢救室之后呢?有没有什么大碍?每一个问题都是她心里的一个结,可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去看吗?可她现在身无分文。

    她身上为数不多的现金已经在昨天花完了,刚刚使用银行卡时,又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被银行冻结了,里头的资金无法使用。

    慕安然盯着手机屏幕出神,慕家……真的没有了。

    如果霍彦朗不收留她,她甚至真的会无处可去。

    突然,手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慕安然恍然回过神。

    低着头,当看见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时,慕安然心里一沉,根本不敢接起。

    可电话那头的人并不放弃,就像卯足了劲一定要找到她似的。

    对方挂断,再打,慕安然不得不接起。

    “姐……”

    “慕安然,你竟然不接我电话?”慕岚的声音带了点嘲讽的意味。

    “姐,我没有。”慕安然皱着眉头。

    慕岚笑了笑:“得了吧你,少和我废话。安然,我知道你出院了,你去找霍彦朗了吗?今天可已经是第四天了,我和你说的事,你办好了吗?”

    慕安然整张脸都皱在一起,听着电话里头慕岚咄咄逼人的声音。

    “姐,我还没有来得及……”

    慕岚猛地打断了慕安然的话:“慕安然,你到底想做什么?真的不管慕家了吗?”声音突然拔高两度,“你是想气死爸和妈是不是?”

    “你知道爸和妈这两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爸怎么样了?”慕安然忍不住问。

    电话那头,慕岚站在走道里,扯了扯红唇笑了笑:“爸能怎么样?气得够呛,知道你什么都帮不上忙,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妈也很多天没出医院了,这些天都在医院里陪着爸。你也知道,妈那么爱干净的人,都好几天没洗澡了。”

    “慕家……怎么样了?”

    “怎么样?呵。”慕岚冷笑了一声,“和我一样呗,落水狗人人喊打,孙芸芸上次打了我,现在谁也不肯见我,不敢帮我,妈和爸也差不多。爸住院到现在,没有人来看望过爸,如果不是因为爸身体不好,他已经坐牢了。妈那边所有人都自动和她划清界限了。”

    慕岚非常有耐心,在电话里对着慕安然说道:“慕家完蛋了,安然,你知道吗?慕家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听说有神秘公司已经收购了慕氏,慕氏已经易主了,股票跌到了谷底,早已经是负资产。现在慕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我手里的公司,这件事还不能让别人知道……”

    “安然,拜托你动作快一点,否则连我也救不了慕氏了!”

    慕安然脸色发白,手里拿着霍彦朗做的早餐都吃不下去了,食之无味,听着这些话,就像一根鱼刺哽在喉咙里。

    电话那头,慕岚的呼吸声传过来,像是无声的拷问。

    好久,慕安然才开口:“我知道了,姐。”

    “你现在在哪?”慕岚问。

    “在霍彦朗家……”

    慕岚听了,语气这才稍微变好了一点:“呵,还算听话。”

    “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总之尽快吧!”说完,慕岚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医院。

    慕岚站在走道尽头,旁边就是很臭的厕所,一般没人来。

    突然,她回过头,对上了柳眉的眼睛。

    柳眉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岚岚,你在和谁打电话?”

    慕岚立即戒备地收起了手机,言辞闪烁:“没和谁。”

    柳眉上下打量她,今天的慕岚虽然出现在医院,特意来看慕方良,还算有点良心,但穿着一身高定红裙,格外喜庆。

    柳眉皱着眉头:“你把你爸给你的东西交出来。”

    “交出来?”慕岚笑了笑,“妈,我这是在救慕家,你别开玩笑了。”

    “你刚刚在和安然打电话?你让她做什么?”

    “妈,这是我和安然之间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不等柳眉再问,慕岚收起了手机,再也不肯听柳眉多说一句话。

    柳眉看着慕岚离去的身影,简直气得不行:“岚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