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理智再一次崩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遇到了什么事?看起来心不在焉。”

    霍彦朗的声音一点点暖意都没有,这些问话就像从喉咙最深处挤出来似的,和昨晚最开始他见到她时,那一点点带着疲倦又心疼的声音天差地别。

    慕安然这才看到他眼圈下有一片淡淡的青黑,想必是昨晚没睡好留下的痕迹。

    他昨天没睡好,今天又工作了一整天。

    “没事。”慕安然语气依旧冷冰冰。

    不过,她的手心却莫名其妙攥出了汗。

    霍彦朗低着头,深邃的眼睛仿佛是一个放大镜,探究着她。

    “吃饭了吗?”

    “还没。”

    “我去做饭给你吃。”

    简单而平常的对话,落到慕安然耳朵里更难受了。

    霍彦朗看她装作没事的样子,显然不想说,那么他也不问了。此时,这道颀长的身影就这么返身走了出去,笔挺的背影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

    慕安然心里头一阵难受,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慢慢地也掐出了痕迹。

    外头,不一会传来了洗菜做饭的声音。

    霍彦朗在这一件事情上居家得令人不可思议,慕安然也开始慢慢思考两个人的关系。他一直没有详细和她说过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父母,只是隐约从对话里知道他曾经过过一段苦日子,那一天两个人在病房里吵架,他脱口而出的质问,不小心提到的家破人亡,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一样,深深在她心上划下痕迹。

    她的心里不可避免种下了疑惑,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打心里拒绝探究。

    她不想问他,也不敢问他,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两个人的关系停在这个程度。

    不能再差了……

    可她现在看着霍彦朗忙碌做饭的场景,还有他刚才突然站在她身后的样子。

    深邃的视线仿佛洞悉了一切。

    他知道她有心事。

    慕安然慢慢走出了客厅,忽然,她看到鞋柜上有他随手搁置的几份文件。

    慕安然的心咚咚狂跳起来,难道这就是上天的意思吗?

    慕安然刚走近那些文件,还没看清,突然感觉自己身上落了一道目光。

    她惊慌失措地抬头,抿了抿嘴唇,小动作泄露了她不安的情绪。

    慕安然再一次对上霍彦朗的目光。

    霍彦朗从厨房里回头看她,这一次他眼底的关心倒是没遮掩,可也正是这样炙热的眼神,慕安然心里仿佛沉沉抽了一下,复杂的感情在心里蔓延开来,难以言喻。

    慕安然收回了手,她犹豫了好一会才走进了厨房。

    “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不用。”

    “霍彦朗,我不喜欢白吃白住,你……工作也挺忙的,我帮你分担一些。”

    “是吗。”霍彦朗语气突然有些自嘲,不过很快就收了起来,“帮我把这些生菜洗一下吧。”

    慕安然默默挽起了袖子,把菜拿到了洗手池旁帮忙洗菜。

    小小的空间,两个人都没说话,突然沉寂下来。

    慕安然有些出神,听着身旁霍彦朗的呼吸声,还有厨房里慢慢溢出的饭菜香味,这种感觉太过于真实了,满是烟火气息。

    一边洗着菜,她脑子里竟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念头。如果……她是说如果,如果两个人的关系没有闹得那么僵该有多好,她或许能在厨房里和霍彦朗打闹,或许会顽皮地从霍彦朗身后偷偷抱住他,就像许多新婚夫妻一样,日子虽然平凡却温馨。

    如果她和霍彦朗是简简单单的关系该有多好。

    慕安然在走神,没察觉到水溢出来了。突然,一双修长的手横伸过来,利落将她面前的水龙头关掉,哗啦啦的水声终于停止。

    慕安然瞬间回过神,于此同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香煎多宝鱼,吃吗?”

    “嗯。”慕安然皱着眉头淡淡地应。

    “蒜蓉生菜呢?”

    “也吃。”

    紧接着,厨房又响起了一阵忙碌的声音。

    慕安然默默收回了思绪,安安静静帮霍彦朗打下手。

    半小时后,慕安然帮霍彦朗把做好的菜端上桌,她摆好碗筷,犹豫了一下还是帮霍彦朗舀了饭。

    这个样子就像是真正的夫妻,一直到两个人都坐好了,霍彦朗板着一张脸给慕安然夹了些菜。

    慕安然静静吃饭,吃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问:“最近工作忙吗?”

    “还行。”霍彦朗夹了一块多宝鱼放到慕安然碗里。

    慕安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却是不经意看向鞋柜,柜子上还放着几份文件。

    他应该是当时只顾着和她说话所以忘记拿进来了,等到他再次从主卧里走出去的时候,已经紧接着再走进厨房了,所以那些东西一直没再动过。

    “哦。”慕安然脸上又出现了挣扎的神情。“我看到你拿了些东西回来……”

    霍彦朗夹着菜的筷子一滞,刚舒展的眉头又拧了起来:“你心里有事?”

    “没、没有。”慕安然摇摇头,紧接着低头吃饭,一句话也没再说过。

    霍彦朗看她又不肯再说话了,唇角溢出一丝苦涩,“最近公司里有些比较大的项目,所以在你来之前已经加了好几天的班,但是前天刚把那些事情敲定下来,所以这两天轻松了一些。”

    其余的,他没有说的是,那些东西确实是他带回来处理的文件。

    因为他只要留在公司,就不可避免想到慕安然还在家里。只要想到慕安然在家里,他就没办法再平心静气地做事。

    与其在公司里加班,不如带回来做,这样还能早些见到她,早些回来照顾她。

    所以他今天下午才会回来这么早。

    可这些话,他绝不会对她说。

    慕安然没有回答霍彦朗的话,就好像在装作听不懂似的,她知道他是在向她解释。

    是为了让她安心吗?还是为了哄她多说几句话?

    慕安然鼻子有些酸,一边吃着饭味如爵蜡,一边难受地盯着饭桌,不敢再看霍彦朗。

    两个人就这么貌合神离地吃完饭,慕安然下意识地起身端着饭碗走进厨房,刚想洗碗,突然有双大手拦下来,替她拿过了碗。

    “这些事我来做。”

    慕安然怔怔地被挤到一边。

    两个人靠的那么近,霍彦朗身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她的鼻子又酸酸的,有种难以言喻的情感在心里发酵。

    “你先出去歇着。”

    “哦。”慕安然又是僵站了半天才挤出这句话。

    走出餐厅,慕安然怔怔望着霍彦朗居家的背影,这一顿饭吃得她感慨万千。

    她鬼使神差地走到鞋柜边,霍彦朗这一次没再回头看她,慕安然可以安安静静地看这些文件。

    她没有动手翻,只是用目光扫视了一眼。

    xx项目竞标书。

    慕安然呼吸一窒,这份……就是慕岚让她拿的那一份吗?

    慕安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可是就在触碰到这些文件的时候,她又嫌恶地撇开了脸。

    对不起……她还是做不到。

    哪怕霍彦朗就这么将它们大咧咧地放在她面前,他怎么会把公务带回来处理呢?难道一点儿也不防着她吗?如今她可是他的仇人,他把慕家害破产了,怎么就不怕她报复他,偷走他的公司机密呢?

    “在看什么?”

    突然,冷清的声音在慕安然头顶响起。

    慕安然蓦地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霍彦朗已经将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好了,而她也不知道发呆了多少分钟。

    霍彦朗目光深沉:“有兴趣?”

    “没,没有!”

    慕安然害怕他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也或许是她下意识地逃避,她甚至答完之后迅速别开了头,直接快步走出了客厅。

    慕安然走之后,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忧心忡忡的背影,也深深皱起了眉头。

    慕安然在主卧里背靠着门,她深呼吸,眼眶莫名有些泛红。

    “霍彦朗,如果你知道我这一次回来,是带着这样的目的接近你,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她低声喃喃地问。

    慕安然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

    深夜,慕安然洗好澡走出来的时候,霍彦朗正在床头翻阅资料。

    他工作的样子格外认真,慕安然克制自己不去看他,打算这么熬过一夜。

    她冷静了许多,心里也做了一个新决定。

    她会告诉慕岚,霍彦朗的公司机密放哪里,她不知道,所以她没有办法偷到那份竞标书和工程预算。

    慕家……她不能为了慕家去做这样的事情,虽然她没办法再和霍彦朗在一起了,可她也不想利用他、伤害他。

    爸既然留下了一个子公司,那么她再想办法,帮着慕岚壮大它,总之不能用这种卑鄙手段。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出神,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慕安然被吓了一跳!

    慕岚:[图片]时间来不及了!

    这是一条彩信,配了一张政府公告的图,还有慕方良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休息的照片。

    慕安然眼睛发酸,这还是这么多天来,她第一次看到慕方良。

    还有一张图,柳眉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趴在慕方良的病床边休息。

    慕岚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爸妈都等着你,你的努力决定爸妈能不能早点回家!”

    慕安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理智再一次崩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