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让你感受一下我的痛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差,维持同一个姿势坐了十多分钟,连自己都没发现。

    期间,霍彦一直在处理公务,那几份文件一件件翻阅。

    不得不说,把工作带回家里来做之后,他的效率高了很多。

    但与此同时,霍彦朗也发现慕安然这两天不太对劲,尤其是今天——

    慕安然心情复杂,脸色有点发白,她最后回过神来时,慢吞吞地起身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好久都没回来。

    霍彦朗翻阅资料的手停下,视线落到慕安然随意放下的手机上。

    手机屏幕还是亮的,他没有故意偷看的意思,但照片这么大。

    现在的手机屏幕都不小,一整张照片占据了整个屏幕,他想看不见都难。

    霍彦朗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照片上,画面里一个中年女人形象狼狈地趴在床上,可以看得出背景是在医院,画面里的女人已经不复之前的优雅和高贵。

    身后的洗手间传来慕安然将水开得极大的声音,水泼在脸上,似乎冰冷的感觉能让人清醒一点。霍彦朗哪怕不看慕安然在做什么,仅凭听都能听出里面正发生的事情。

    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几乎凭着本能站起来。

    霍彦朗走到手机前,居高临下看着手机上的字。

    ——爸妈都等着你,你的努力决定爸妈能不能早点回家!

    发件人是慕岚。

    霍彦朗目光紧拧,脸色并不好看。

    努力什么?慕岚的意思是什么?

    霍彦朗在手机面前站停,颀长的身影倾泻出可怕的气息。

    慕安然这两天的反常是因为慕岚让她做什么?

    ……

    洗手间里,慕安然开着水冷静了一会,她深呼吸,看着镜子里脸色发红的自己。

    冷水让自己清醒,小脸蛋也被冻得通红。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她没有关掉水龙头,反而是冷静了一下,也用尽全力听着外头的声音,咬了咬唇。

    慕安然轻轻挪动脚步,贴在门框边偷看外头的动作,看到霍彦朗站起来了,走到手机面前,看到了那条彩信,她的心终于一轻。

    好像这么多天压抑在心里的难题,终于得到了一些解决。

    终于……

    这样可以吗?也算是让他知道了,让他看见了。

    霍彦朗这么聪明,这样他就能知道她的迫不得已了吧,会对她有所防范吗?至少这样就能够阻止她,她的失败就有理由了。

    慕安然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她没有办法去拒绝慕岚,没有办法不对慕家的现状负责人,可至少她能做些自己范围内能做的事情。

    至少……还可以顺从自己的心。

    慕安然偷偷看着霍彦朗的背影,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沉意,她的心也砰砰跳得厉害。

    终于,慕安然咬了咬唇,又拼了命地缩回门后,继续用清水麻痹自己。

    一直到彻底冷静下来,慕安然才重新走出去,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

    手机屏幕也暗了下来,她拿着手机放到了床头,冷得瑟瑟发抖,甚至不敢再看霍彦朗一眼。

    突然,感觉到书桌前的人也合上了所有资料,再下一秒,头顶上传来一阵令人窒息般的压抑。

    慕安然抬头看,倏地对上霍彦朗深邃阴暗的眼睛。

    这一双眼睛饱含深沉与复杂,薄唇稍稍勾起,扯出一抹可怖的弧度,像是不悦,又像是倾盆大雨即将来临。

    这张脸俊逸得令人心动,可气质中却透出一种不容抗拒的魄力。

    “慕安然。”他低沉说。

    慕安然心都紧揪起来了,抿着唇什么也不敢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慕安然却把头一偏,彻底连看都不看他。

    忽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牢牢按住她的脸,这双手曾温柔地抚过她每一寸肌肤,就在昨天也才替她换过纱布,涂过伤口,甚至也曾按住她的脑袋,狠狠地吻住她。

    过往有多甜蜜,现在的对峙就多让人心酸。

    “不说是吗?”简直是带着杀气的声音。“安然,我们已经这样了,关系不会变得更差,既然我已经猜到了,闭口不言还有意义吗?”

    “慕岚让你对我做什么?”

    这句话简直就是要挑明了说。

    他看到了,没错,他刚刚就是看到了!

    “霍彦朗……”慕安然挤了半天,挤出一丝声音,“你放开我一些,弄疼我了。”

    “疼吗?”霍彦朗眼睛黑沉得仿佛像个无底洞,“你这样对我,还会懂疼吗?”

    仿佛是自嘲:“我还以为你已经没有心了。”

    慕安然难受,眼睛泛红,她多想吼出来——她有心!她为什么没有心?!她如果没有心,就不会下那么艰难的决定。慕岚已经逼得她理智崩溃了啊,她没有办法了,包括她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句话,都已经是下下策了。

    她如果真的没有心的话,就不会故意把手机留下来,让他看到那些东西。

    终究,慕安然什么反驳的话都没有说,只是把脸从他的大掌中挣扎出来。

    慕安然脸上写着痛苦和倔强。

    “不说话吗?还是默认了,嗯?我的安然。”

    “霍彦朗,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说话。”

    “这句话是我给你的。”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起来,似温柔低声的哄慰,“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嗯?和我说,我帮你解决好不好?你别一个人撑着。”

    霍彦朗伸出大手将她轻轻一抱,避开她身上的所有伤口:“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帮你解决。男人就该扛下一切,有什么事情交给男人来做,女人都是应该拿来疼的,你听见了吗?”

    “你恨我也好,讨厌我也行,只要结婚证上你的丈夫是我,哪怕我们俩闹得再僵,你都可以把事情托付给我,压力我来替你扛,你别这么坚强,世界那么大,哪怕塌下来了也有我顶着,你别为难自己好吗?”霍彦朗眉宇紧拧,语气沉而认真。

    慕安然眼泪控制不住地滑落下来。

    她哭得狼狈,眼眶泛红,实在是痛苦到骨子里,甚至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霍彦朗。”

    “安然,我在。”霍彦朗轻拍着她的背。

    强大的男性气息把慕安然紧紧包裹起来,他给她最坚实的依靠。

    “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和我说,别哭了,乖。”

    慕安然难受地一边哭一边捶他的背:“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霍彦朗,我不值得啊,你听见了吗?我不值得……”

    “你值得。”霍彦朗的语气不容置疑。

    他一下下安抚着她,轻拍她的背。

    哪怕现在两个人闹得那么僵,他依旧给她这种无条件的支持,慕安然受之有愧,哭得更厉害了:“我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你别问我了,可你不应该这样,你应该讨厌我,恨我,知道吗?霍彦朗,算我求求你了,你别对我这么好。”

    他对她这么好,她更不能对不起他,更不舍得离开他!

    “霍彦朗!”慕安然难受得嚎啕大哭。

    他几句话,帮她扛起所有责任,她哭得跟孩子似的。

    霍彦朗听慕安然哭成这样,整个人也深沉得可怕:“你老实告诉我,慕岚逼你做什么了?”

    慕安然什么都没说,只是趴在霍彦朗的肩膀上,她看了看书桌上的文件。

    霍彦朗几乎握紧了拳头。

    他没有看到慕安然的眼光,只感受到她的动作。

    是这样吗?

    霍彦朗抿着唇,一瞬间变得可怕。

    慕安然依旧什么都不肯透露,在沉默中把激动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

    慕安然找回了理智,猛地用尽全身力气推开霍彦朗。

    她鼻尖都是霍彦朗好闻而迷人的味道,她吸了吸鼻尖,心碎得难以言喻。她那么贪恋这个怀抱,却一点儿也不能沉浸在这种短暂的幸福之中。

    他对她越亲近,真情倾泻得越明显,她就越痛苦。

    求而不得,爱而不能,这种感觉简直是要人命似的,霍彦朗现在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毒,她不能沾染,一沾染了就戒不掉了!

    霍彦朗看到慕安然眼里的抗拒,她一点点挪动着身子,像一个茧,把自己牢牢包裹起来,画地为牢。

    情绪发泄之后,两个人又要开始划清界限吗?

    他不允许!

    “慕安然,你到底想做什么?”探究、痛苦、担忧、心酸,数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慕安然甚至能听到霍彦朗声音里的隐忍,她只能咬紧牙关,闭着眼睛不再看他。

    紧接着,一道猛狠的力道按上她的肩头,霍彦朗一把将慕安然拽了过去,冷而狠的吻袭上她的唇,霍彦朗一点都没客气,这个吻带了点痛苦和惩罚的意味,直接把慕安然的唇咬出了血!

    血腥味在两个人唇齿间蔓延。

    她昨天的伤口又被他捣破了,他这么狠,慕安然流出了泪。

    霍彦朗的心里被沉沉一击。

    “痛苦吗,安然?既然你不懂痛,那就让你尝受一下我受的苦。”霍彦朗被她惹怒,几乎是狠下心来说。

    慕安然被他的话说得一疼,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