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死无葬身之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别这样……姐。”慕安然无助地滑坐在地上。

    对不起,霍彦朗,对不起……她真的没办法,护不住了。

    慕岚瞪了慕安然一眼,胸腔里的火气瞬间被喜悦所取代,她一页页翻着:“我就知道你不肯给我,刚才还说霍彦朗不带工作回家处理,那这是什么?”

    慕安然浑身发痛,本能想拦住慕岚,可慕岚这双如蛇蝎的眼睛充满了报复的快感:“这是救慕家的东西,慕安然你敢拦我试试?”

    “你今天拦我,从此以后都别想进慕家的门,慕家没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人!”

    “姐……”慕安然眼眶泛红。

    霍彦朗对她是真的好,她不能没有良心,可慕家也是她家,面临选择时她左右不是人。

    伤口再次裂开的痛苦难以言喻,慕安然坚持了一会儿终于无力捂着脸,眼睁睁地看着慕岚把这些东西摊开来拍照。

    慕岚还是很有脑子的,虽然很想把整份文件拿走,但她不会这样做。她小心翼翼地克制着自己兴奋的情绪,一页一页摊开来拍照,小心没有弄皱它们。

    几乎把所有资料都备了一份之后,慕岚这才挪出时间来看慕安然,见到慕安然痛苦坐在地上,一直轻轻捂着自己的伤口,她忍不住伸脚踹了慕安然一下:“在装什么呢?慕安然,霍彦朗不在,你装给谁看?呵。”

    这一声嘲讽的轻笑简直刺进了慕安然心里,慕安然脸色发白地抬头看慕岚。

    “怎么,被我说中了吗?”

    慕岚心里一阵冷笑,这世上就是不公平,坏人她慕岚来做,好人她慕安然来做。

    不过很快,很快这个世界就公平了,这件事情做成了以后,慕家的所有财产都是她的,慕安然她一分也别想要。

    “你别这样看我,慕安然你再这样看我也没用,你以为我会任着你胡来吗?东西我拿走了,至于霍彦朗这边,如果让他知道了,那么你就死定了”慕岚瞪眼睛。

    这眼神,尖酸刻薄又幸灾乐祸,“爸知道了这个消息会很高兴的,我会和爸说,让爸以后别这么生你的气,毕竟对身体也不好,不是么?”

    “安然,接下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的!”

    慕岚走之后,慕安然一个人坐在墙角边抱住自己的脚,特别疼也特别委屈。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慕岚就像是没来过一样,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缺了一块。

    霍彦朗在擎恒集团处理了文件之后,薛北谦突然敲门走了进来。

    薛北谦面色凝重,“霍总。”

    “怎么?”霍彦朗抬头。

    这双漆黑的眼睛看起来淡漠疏离,明显公事公办的语气。

    薛北谦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直说:“您给慕小姐找的看护刚刚给我打电话,慕小姐让她到‘时代’去给她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霍彦朗回到‘时代’的时候没有出声,客厅里慕安然背对着门口,脸正朝着巨大的阳台,外头的高空泳池碧色一片,她一动不动。

    小安则正在拿棉签替慕安然处理伤口:“慕小姐,你这伤口是怎么弄的,都出血了呢。”

    小安还没发现霍彦朗回来了,只是不解又郁闷地盯着慕安然的伤口看:“按理来说养了这么多天,已经愈合了不少,过几天就能拆线了,现在可好,又要从头来了。幸好我来的时候还去医院拿了一些消毒水,这里剩的已经不够用了呢。”

    “嗯?慕小姐?”小安发现慕安然走神了,就剩下她自说自话。

    说完,她准备给慕安然贴上纱布的时候,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道矜贵有气势的身影。

    小安抬头一看,看到了霍彦朗俊朗的脸,小安猛地吞了吞口水,整个人都呛了起来。

    “先、先生!!”

    霍彦朗示意她起来,小安立即站起来,霍彦朗接着坐下来。

    慕安然蓦地回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染上了雾气,“霍彦朗?”嚅动了唇。

    对上了霍彦朗的这一刻,她竟然莫名一缩!

    霍彦朗把她咬着唇的样子看进了眼底。

    “怎么弄的?”他冷清地问。

    慕安然别开了视线。

    “有人来过?”看见慕安然身上那些裂开的伤口,霍彦朗的表情变得阴森恐怖。

    小安痴迷地看着霍彦朗,她在医院的时候就经常偷看霍彦朗,她觉得霍彦朗长得太好看了,不是一般的那种好看,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别人没有的气度,举手投足都带着威迫感,尤其眼睛微微一眯的时候,浑身都是气势。

    之前慕安然说这是她丈夫,当时那种甜蜜和心酸让人听着记忆深刻。她一直很好奇,他们平常是怎么相处的呢?现在当面见到了,但这种看起来感情很好却又不是很好的样子,让她犯了迷糊。

    慕安然没回答霍彦朗的话,一瞬间气氛僵了下来。

    小安在一旁站着,手足无措。

    突然,霍彦朗沉了眼,睇向小安:“你先回去,剩下的我来处理。”

    “哦,好!先生!”

    小安急忙弯下腰鞠躬,朝着慕安然道:“慕小姐那……我就先走了,需要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小安走了之后,整个房间又寂静下来。

    霍彦朗把刚才问的问题又问了一遍:“刚才有人来过了?”

    慕安然沉默。

    霍彦朗的声音沉到谷底:“你打算和我僵到什么时候?”

    因为看到她伤成这样,霍彦朗的脾气狠了起来,甚至有些控制不住,大手捏上了慕安然的下巴,逼迫她转过头来看着他。

    慕安然转过头来的时候,眼睛是湿的。

    霍彦朗整个人一僵,紧抿的薄唇说不出的不高兴。

    霍彦朗将火气一收,冰冷彻骨的声音软了下来:“听话,告诉我,这伤口怎么弄的?”

    慕安然动了动嘴巴,挤了半天才轻轻说:“不小心……摔的。”

    霍彦朗眼睛一眯,瞬间从她眼里看到了真相。

    他不动声色将视线向卧室挪去,里面收拾得整整齐齐,可看慕安然的样子,还有她身上的伤口,他心知肚明。

    “好。”霍彦朗沉声,仿佛蕴着滔天怒火,不过瞬间却收敛下来,藏得极其好。

    “摔成这样,也算你有能耐,慕安然,你长进了。”冷了半天,松口吐出这句话。

    慕安然被他这声阴阳怪气的怪笑说得打了个冷颤,轻轻抬眸对上霍彦朗不冷不热的样子。

    他是恨极了她吧,她什么都不愿意和他说。

    可她不能说,她要怎么说?

    霍彦朗冷冷睨着慕安然,看她这为难的样子,宁愿自己痛苦也不吭一声,简直是生气地将她的脸一松。

    少了下颚上的禁锢,慕安然的脸猛地往一处偏。

    就在慕安然以为霍彦朗动了怒火,不打算再管她的时候,他却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开始帮她处理伤口。

    慕安然忍着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又感受到霍彦朗指尖的温热。

    突然,她鼓起勇气伸出了手,牢牢握住了霍彦朗的手指。

    指尖和指尖触碰,温热像是火花一样猛然点起。

    霍彦朗停下动作,抬头看着慕安然。

    慕安然虽然不肯说实话,但眼中的情绪一展无遗,她眼里头有愧疚。

    对不起……

    但她真的做了一切她能做的了。

    慕安然垂下了眼眸,眼里头没有焦距。

    霍彦朗拉着嘴角,看着慕安然血肉翻开的伤口,眼里头含着复杂的情绪,意味不明,像是真的动了怒。

    接下来上药的过程格外安静,慕安然几乎全程咬着牙,等到霍彦朗弄好了,把纱布和消毒水收拾起来,这才硬生生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谢谢。”

    “不用。”霍彦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她赌气。

    之后的时间里,慕安然都在茫然无措中,她甚至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

    医院。

    慕岚走路的声音都带着轻快,手机里存着那些照片,她一边走,脸上带着笑。

    进病房的时候,慕岚看了柳眉一眼,然后对慕方良撒娇。

    “爸,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

    慕岚趾高气扬:“你让妈出去,我看到她就烦,看着她我说不出来。”

    柳眉正在给慕方良倒水,现在的她一点贵妇的样子都没有,在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慕岚面前活脱脱就像是一个保姆。

    柳眉放下了水,就是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慕岚还真就跟她杠上了,她不出去,慕岚就什么也不说。

    病房里的气氛僵了下来,慕方良最后不得已出声:“你先出去,一会再进来。”对着柳眉说。

    柳眉没想到慕方良会顺着慕岚,慕岚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谁让柳眉疼慕安然呢?竟然让她抽血给慕安然,就连慕家的这些财产,也想着慕安然。

    可她什么都不想留给慕安然那个小贱人,慕安然把她害成这个样子,甚至把慕家害成这个样子,让她一无所有。

    她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包括慕方良,其实也只是她的棋子,她要慕方良支持她。

    “爸,我拿到擎恒集团的项目资料了,很快我们就能翻身了。霍彦朗把慕家害得那么惨,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