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两天后的招标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方良也露出了冷光,“你想怎么做,想好了?”

    “想好了,你看看这些东西。”慕岚兴奋地把东西拿到慕方良跟前。

    “我现在已经和政府那边的人搭上线了,这个项目他们确实要对外招标,但是因为前阵子咱们慕氏出了这件事,并且让一个官员落马了,现在人心惶惶,所以什么非法操作是肯定不行的,但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切好说。爸,你明白我的意思?”

    慕方良心里恨死了霍彦朗,慕家变成这样,全是霍彦朗整的。

    只要能让霍彦朗付出一点代价,他死也愿意。

    “说重点吧。”慕方良开始有点不耐烦。

    他在这商场里摸爬滚打二十几年,很多门门道道都不必说得太清楚,慕岚这也才开始学而已。

    慕方良沉沉哼了一声。

    慕岚笑道:“我打算用一样的东西去竞标,爸,你说如果两个企业给出差不多的东西,然后我又把报价压低,那么最后这个项目,会选择谁?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假如最后公开了是这份文件,擎恒集团内部会不会起轩昂大波?”

    之后慕安然会怎么样可就不好说了。

    ……

    慕安然将近休息了半个月,在这期间裂开的伤口终于愈合,她也在小安的陪同下去医院拆线,这一次受伤给她留下了几道狰狞的刀伤。

    “哎,好可惜呢!”小安在一旁愁眉苦脸。

    慕安然自上次的事情之后就经常出神,像是在担心什么,一整天都在提心吊胆。

    “慕小姐?”小安喊了一声。

    慕安然这才回过神来:“嗯?小安,你刚刚说什么了?”她对着小安扯开一个笑。

    小安看着慕安然,觉得慕安然真漂亮。她摇了摇头,可惜道:“我说太可惜了,慕小姐你的皮肤这么白,可惜留下了伤痕。医生开了一些药,但毕竟一共缝了十几针,这些伤疤也不知道能不能消掉……”

    小安嘟嚷道:“幸好伤人的那个人坐牢了。”

    慕婉苒因为故意伤人被起诉了,就在前几天判决结果下达,因为故意入室伤人并且具有主观性,而且是带着故意杀人的目的去的,所以事实认定清晰,根据慕安然受伤的情况,斟酌量刑后判刑三年,即日服刑。

    “不过之后的事情,你想好了么?”小安问。

    “……”慕安然沉默不语。

    她知道小安问的是什么,很多事情都尘埃落定,她的伤也好了,可当初的家却回不去了。

    慕安然对小安说:“小安,你先回去吧,我去一个地方。”

    “慕小姐,你要去哪?”

    “医院。”

    慕安然打车去了中心医院,这么多天她一直过不了心里这个坎,柳眉守着慕方良,所以也一直没有出医院。慕方良身上还有人命官司,慕氏集团已经被拍卖,如今整个公司都被改组了。慕家当年的风光不复存在。

    医生说慕方良有脑血栓的征兆,所以不能受到刺激,出于身体的考虑,慕岚去申请了保外就医,如今在监外执行期间。如果身体一但恢复良好,就会因为受贿罪等几个罪名进监狱服刑。

    将近一个月前与章明杉的那一场官司,如今也尘埃落定。章明杉拿到了一笔不小的赔付,而慕方良也被认定与章东铭的死有关,需要付一定责任。数罪并罚,慕方良面临的是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

    慕安然走进中心医院,经过一番打听终于来到慕方良的病房前,这里依旧有监控看着,不过在门外守的警察少了。慕安然站在外面,脚步像被困住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开步子。

    听着里头慕方良和柳眉的对话声,慕安然深呼吸。

    ……

    擎恒集团。

    柳珩面色凝重,每个人脚步都走得很快。

    最近半个月公司里一直很压抑,别人不知道为什么,但柳珩作为负责擎恒集团的副总,其中的原因他再清楚不过。

    霍彦朗用擎恒集团的流动资金收购了慕氏,虽然对外不公开,可财务压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公司上市后要对股民负责,所以擎恒集团虽然是霍彦朗的公司,可旗下还有董事会要交代。

    最近擎恒集团的财务状况堪忧,几个项目虽然在如期运转,但压力确实不小。几乎,现在所有人的目标都放在了市政府的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上。如果竞标成功,那么拨款之后,在一定时间内擎恒集团的财务压力会小很多。

    所以最近这个项目也是柳珩负责的项目的重中之重。

    柳珩敲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头传出霍彦朗冷清的声音。

    柳珩走了进去,霍彦朗工作的时候几乎都是严肃的表情,正儿八经的禁欲系男神。

    “这是最近擎恒的报表,你过目一下。”

    “嗯。”

    “还有,最近财务压力变大,这个项目如果真的出问题,擎恒集团虽然不会倒,但是确实会闹得人心惶惶,你知道吧?”

    霍彦朗抬起了头,背靠着椅子,盯着柳珩。

    霍彦朗在商业上从来不开玩笑,他是个天才。所以柳珩被他看了这一眼,原本想要说的话都忘了,只觉得自己好像是白担忧了。

    “算了,你决定的事情,我说了也是白说。”

    霍彦朗手中拿着笔,看着柳珩发牢骚,过了一会儿,他才淡淡地扯了薄唇,眼中一片漠然的神色。

    “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把钢笔扔下,伸了个懒腰。

    柳珩站着一动不动,感觉自己又被当民工了,他道:“上一次你手骨折了,为了追个女人跑到了b市,将近一个月不管事,现在你又来这一招,霍总,你要放在古代一定是个昏君,这次连股权变更书都签了,你老婆要是再追不回来,我就鄙视你。”

    霍彦朗抻了抻腰,眼底一片墨色,隐约还有那天在“时代”动怒的痕迹。

    冷沉了一下,霍彦朗扯开了唇线:“别说那么多了,好好准备一下。”

    “知道了,两天后的招标会,势在必行。”

    擎恒集团的人过了全力备战的两天,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擎恒对这个项目胜券在握,不过政府员工一向和擎恒这种大企业交好,所以也泄露了一些风声。

    因为是市政设施项目,为了博得好名声,和政府建立一个好的合作关系,所以a市内一些中小企业也盯紧了这个项目。加上前阵子a市出的事,所以这次的项目招标会会比以往更严格、更公正,几乎就是看谁的性价比高就选谁。

    不过对于柳珩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擎恒集团做事向来实打实,而且擎恒在业内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企业,早已建立了完整的产业链,有自己的施工队伍与材料供应商,所以各方面都有绝对的优势,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中间环节,报价这边一定有优势。

    既然是看性价比选择中标公司,那么按擎恒集团出具的标书,几乎花落谁家已经确定无疑。

    柳珩负责这个大项目,霍彦朗则坐镇公司,其余十几个正在运转的项目都回到了霍彦朗手里。这两天全部人都在公司加班,所以他也不怎么回去。

    闲暇的时间,霍彦朗打开了手机。

    手机的屏保图片是他和慕安然的自拍,这还是两个人在b市时慕安然闹着他拍的,照片里两个人挨得紧紧的,慕安然笑得小酒窝都出来了。

    霍彦朗闭上了眼睛,想到了慕安然伤口被撕裂时的痛楚,她满脸委屈。

    霍彦朗眼神黯了下来,大手直接按了锁屏键,屏幕顿时黑了下来。

    “时代”里,慕安然一个人住了好几天,每次回到家里都感觉特别压抑,她总觉得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偷来的,不知什么时候天就塌了,慕岚拿走的那份文件,她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

    她多希望霍彦朗会有所防备,但是霍彦朗就像没发现蹊跷一样,正常处理擎恒集团的事情,有一次她忍不住过问了这个案子,霍彦朗眼都没抬,只是说了一句“柳珩正在负责”。

    随着时间的临近,慕安然心跳加快。

    然而那天去中心医院探望慕方良和柳眉的事情也历历在目。慕方良看见她就会想到慕家如今的遭遇,不仅不想和她说话,甚至不想看到她。

    “你出去。”

    “……”慕安然只能抿紧了唇。

    柳眉则一脸忧忡地望着慕安然,她动了动嘴,似乎想关心慕安然身上的伤,但是看到慕方良臭了一张脸,柳眉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把慕安然送出去。

    那天慕安然浑身是血倒在楼上,这件事给柳眉留下了阴影,而慕岚最近又过得风生水起,慕安然却因为压力太大,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安然!”柳眉叹息,整个人老了好几岁。

    “妈。”慕安然吸了吸鼻子。

    “你有什么苦就和妈说,虽然慕家现在没了,妈什么也帮不了你,但你别憋着,知道吗?”

    “我知道,妈,我没事。”慕安然安慰着柳眉。

    柳眉却直勾勾地盯着慕安然:“你和霍彦朗怎么样?他有没有帮你,你有钱花吗?”

    “妈,我和他……很快就要离婚了。”

    柳眉目光闪烁了一下,她其实也大概知道慕岚和慕方良正在谋划的事情,这其中牺牲的是慕安然的幸福,柳眉想安慰慕安然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家和霍家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了,安然,妈帮不了你。”她握住慕安然的手,“但是我会让岚岚把你应得的还给你,你不会一无所有,相信妈!”

    柳眉说完这句话就匆匆回了病房,只留下慕安然一个人失魂落魄站着,喉咙里哽着一口气上不去又下不来,难受得很。

    ps:大家不要忘了日常套餐哦!(推荐票留言=打卡~)谢谢大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