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要和我道歉,还是要解释?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脚步停了一下。

    那边的人似乎也发现讲话的声音太大声了,把声音收了收:“总之,现在擎恒集团的情况就是这样。”

    慕安然不再停留,皱着眉头走到报刊区。

    意外的,财经版面并没有发布关于这次招标的消息,反而是娱乐版发布了一些关于擎恒集团的新闻,上头隐晦地说了这次项目的内幕,并且还配了一张现场的图片。

    慕安然眼尖地看到了慕岚的身影,虽然很模糊,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图片右下角高抬着下巴指着手指的人,不是慕岚还是谁?

    ……

    擎恒集团位于商业区中心,楼下的公园里人来人往,慕安然在公园里站了一会才朝那栋大楼走出去。

    天气冰冷,又是一年冬天到来了,她出门匆忙,所以只披了一条外套,呵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化成了一缕缕白色的烟气儿,素净的小脸没有化妆,在冷风中冻得有点通红。

    慕安然深呼吸,把身上的衣领裹了裹,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大堂经理准备迎接她,可看清是她时,犹豫了一会儿。

    “请问您是……慕小姐吗?”

    慕安然深呼一口气,对着大堂经理绽开一个笑容,“我可以找你们霍总吗?”

    “能,能……我送您上去。”

    擎恒集团的气氛确实和往常相比不太一样,经历了动乱之后,现在整栋大楼鸦雀无声,谁都不敢说话太大声,全是精英们的公司,每个人都在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慕安然走了一番流程,这才被人公事公办地带到了霍彦朗办公室前,门推开的那一刹那,慕安然觉得自己心跳都停止了。

    终于,身后的门关上的那一瞬,慕安然才看清了坐在办公桌后的人。

    霍彦朗并未抬头,他手里拿着笔,一直在刷刷地签署着什么,把慕安然晾了两分钟以后他才抬起了头。抬头的一瞬间,对上了慕安然发红的眼睛,还有那终于藏也藏不住的担忧和愧疚。

    她这小模样,看起来都要哭了吧。

    放任局势这样发展,把她吓坏了?是担心他,还是在想些别的什么?

    霍彦朗眯起了眼睛,纵然一手促成了这件事,眼底藏着从容不迫,但眼神里对慕安然的压迫和拷问这么明显,还是蓦地让办公室里的气氛严肃了几分。

    慕安然动也不动,就这么看着他。

    来时她担心他,此时话却都堵在嘴里了。

    “过来。”霍彦朗沉沉出声。

    慕安然眨了眨眼睛,她没有动,她已经两天没有见到她了,现在一见到他,她甚至需要思考该怎么开口。

    结果她还没有开口,霍彦朗皱着眉头放下了手中的钢笔。

    慕安然刚从外头进来,手还是僵的。

    “穿这么少,不冷?”霍彦朗站到她的面前。

    他当着她的面,冷着这张脸把她的小手握起来,冷冰冰的温度一下子从她的手心传递到他的手心,霍彦朗被冷得心里发憷,干脆捧起她的手呵了一口气。

    自然而然的动作,眉间的责备浓得蔓延开来,刚才那么冷沉,可对她的关心和温柔却一点也不假。

    慕安然心里头更愧疚,她把手抽了出来:“我没事,不冷。霍彦朗,我过来不是为了……不是为了让你对我……”

    他别对她这么好,她不值得!

    “我在报纸上都看到了,你怎么……”话说出口,却又突然断了半截。

    慕安然这才发现,原来面对霍彦朗,所有的言语都是匮乏的!

    他那么爱她,她也很爱他,可是慕家破产那么大的事情,她根本不能视而不见,甚至连慕方良都把这些事情怪罪到她的头上,她去医院,慕方良连见都不愿意见。只有慕岚还在找她,却不断逼迫她,她一方面自责,却又无法平衡天秤的两端,只能把过错往自己身上揽。

    让她伤害霍彦朗,她又做不到,只能想方设法去提醒他。

    可他怎么……

    事情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慕安然轻咬着唇,虽然慕岚成功了,真的拿到了这个项目,意味着慕家可能会好起来,可这种牺牲并不是她想见到的,让霍彦朗付出代价?她并没有恨他,也根本不想这样。

    “怎么?”霍彦朗凝了深邃的眼睛。

    慕安然轻咬着唇,抬头凝望着他。

    她几乎鼓起了所有的勇气:“项目,海秀快速道的项目。”

    霍彦朗扯成一条线的唇间抿得越发紧了,等着她的下文。

    “霍彦朗,你为什么不骂我?”慕安然红了眼睛。

    “骂你?”霍彦朗意味不明地回了这句。

    慕安然像垮下来似的:“嗯,骂我,为什么不骂我?还对我这么好,值得么?霍彦朗,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我知道你懂的。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慕岚拿走了。”

    “嗯,我知道。”

    “资料是从我这里流出去的。”

    “我知道。”

    慕安然突然抬头,就这么怔怔地望着他。

    她从冷风中走过来,穿过空旷的行人步道,因为心事重重,所以忘了拢头发,刚刚一心只想见到他,所以现在头发都是乱的,红着眼睛的样子像一只小兔子。

    明明口口声声说没办法和他在一起了,但是满心都是自责和后怕,她心里有愧,也不想见到霍彦朗有麻烦,更不希望这种麻烦是因为她。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她很痛苦,甚至要把她逼疯了。

    霍彦朗敛着暗眸,幽深的眼里有光芒,嘴唇紧抿,冷而薄,盯着慕安然这内疚的样子,“所以,你现在送上门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吗?”

    “要和我道歉,还是要解释?”狭长的眼尾挑起,睨出认真的神情。

    霍彦朗说话的时候,手还干脆放到慕安然头上去了,拢了拢她这一头被风吹乱的头发,直到慕安然被收拾得整齐,他才满意的放下了手。

    慕安然感受着他的动作,更难受了:“对不起。”

    真是太对不起了,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煎熬,原以为霍彦朗会等她一个解释,甚至要她出来说清楚都可以,可他只是一如往常,就连这种小动作都是在对她好。

    慕安然心里翻江倒海,“霍彦朗,我不愿意的。”

    这么多天来,她终于直视他了。此刻抬头看着霍彦朗,说这句话的时候乌黑的眼睛甚至连转都没有转,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灵气逼人却含着水雾:“她一直让我把东西偷出来,拿给她,对不起,我不愿意。霍彦朗,我承认,一开始我从医院出来是为了做这件事,我不断说服自己,我以为我可以……但后来才发现我根本做不到。可姐姐一直逼我,我没办法了,我以为把手机落在床上,这样你看到短信后就会防备。”

    “可我没想到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

    慕安然红着眼睛:“现在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是诚心害你的,霍彦朗你相信吗?”

    慕安然红着鼻子深吸一口气,“我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但我觉得我可以努力改变这个世界,所以我一直在拖,我甚至在慕岚上门的时候说了,东西不在家里,可她根本不相信,后来她闯进来,东西还是被她拿走了。”

    “这件事情变成这样,最大的责任在于我。霍彦朗,我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原来是这个样子。其实不是你的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怪你。”

    “我事前一直不断提醒你,但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直接和你说。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总觉得慕氏因为我没了,所以我不能再做对不起慕家的事,所以我只能放任,我不帮,可我也没拦着。但我又不想事情变成这样,所以只能想尽办法提示你。可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子后,我才明白自己有多难受,我应该在慕岚抢走的时候告诉你,哪怕是鼓起勇气说一句也好。”

    “我不想骗你,霍彦朗,项目被慕家拿了,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我只想见到你,我担心你会出事,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特别惹人讨厌?”

    慕家的人讨厌她,慕岚也趾高气扬,她除了愧疚什么也做不了,慕岚就是利用她这一点,使劲儿为非作歹,让她伤害霍彦朗,可她却不想那么做。

    现在霍彦朗有了麻烦,她不去慕家陪着庆祝,却要过来看他,对于慕家的人来说她胳膊肘往外拐,或许她这样真的很糟糕。可她就是放不下霍彦朗,就算面对着慕家这些事,她理智地想拼命推开,内心却不允许。

    慕安然过来之前想着,哪怕他骂她一句也好,可他却对她那么好。

    哪怕面色冰冷,却还是捂着她的手,帮她暖手。

    慕安然红了眼睛:“霍彦朗,你说话,别总静静的听,好吗?”

    莫名的心慌意乱。

    “我知道我很糟糕,连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她动了动身子,“我会出去,想办法澄清这件事,至少说清楚不是你的错。没有拦住慕岚,是我的错。没有鼓起勇气告诉你,是我的错,而这些后果不应该由你来承担。”

    身后还是一片冷沉,慕安然咬了咬唇,她知道了。

    慕安然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去,“我去解决。”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伸过来,猛地将她揽进了怀里。

    霍彦朗恰好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