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轻轻打了一个颤,就这样沉溺在这个单音节里。

    “霍彦朗……”她吸了吸鼻子。

    “不关你的事。”霍彦朗沉下了声音。

    这么低的音调,让人觉得很舒服,裹着磁性的嗓音也格外有魅力。

    他这个样子,和她刚进来看到的那冷沉的样子天差地别,就像是把她的话听进了心里,被软化了一样。

    慕安然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软了下来。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哪能不关我的事呢?”

    慕岚做的这些事,她也一样要承担,而霍彦朗因为是她的丈夫,现在也负了连带责任。

    “老公……”慕安然软软地叫了一句。

    叫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说完,不等霍彦朗反应,慕安然已经从他的胳膊中抽离了出来,返身走了出去。

    霍彦朗冷抿的嘴角扯开,第一次听到她主动喊他老公,他有些意外,甚至走神了,沉浸在这个惊喜中。薄唇稍微勾起,可一瞬间又沉了下来。

    慕安然直接走到柳珩的办公室去了。

    这件事情是柳珩负责的,那么当时的情况柳珩最清楚,而且如果她向柳珩澄清的话,取得柳珩的理解,再由柳珩去说服董事会的董事们,这样可信度最高,也是最可行的方案。

    慕安然知道霍彦朗和柳珩交好,她目前也只想到这个办法。

    突然,还没走到副总办公室,身后传来稳健的脚步声。

    慕安然整个温软的身子再次被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霍彦朗低着头睨着慕安然,他冷抿的嘴唇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低沉的声音在慕安然头顶炸开:“你刚刚说的那两个字,再喊一次。”

    慕安然蓦地整张脸爆红起来。

    她目光复杂,百感交集,处在情境中喊出来的两个字,现在再让她重新喊一遍,肯定是喊不出来的。

    慕安然就这么懵地又被霍彦朗带回了董事长办公室。

    “啪”地一声门关上,霍彦朗欺身覆上慕安然,盯着慕安然一脸不在状态的脸。

    慕安然脸色有点发白,她刚才满脑子都是该怎么解决这些事,该怎么和柳珩说,甚至……在她出去之前,已经下了决心。如果她的存在只能带给霍彦朗麻烦的话,那么她会离开。

    此刻,却对上霍彦朗深邃的眼睛。

    “霍彦朗,你别这样。”

    慕安然鼓起了勇气,她今天过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决定要正视自己的心,实在割舍不下霍彦朗,那么她也要把这些烂摊子收拾了再走。

    “我要去找柳副总。”

    霍彦朗越靠越近,幽深的眼睛里竟然还有凌厉的味道,就这么盯着慕安然:“你确定现在要说这些事,败坏气氛?”

    慕安然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整张脸都红了。

    “霍彦朗,你到底要怎么样……”慕安然语气里都添了哀求。

    声音泄露了她的紧张,可就在这时,霍彦朗突然眯了眯眼睛,淡漠的脸透着难以说明的缱绻就这么俯了下来,英俊的脸贴着慕安然的脸,他低低温柔地吻了她。

    这么一个吻,突然把慕安然整个人都吻晕了。

    慕安然就这么被他牢牢控制着,压在门后面。

    两个人都靠在了门上,关合得不是很紧的门突然“咯吱”一声,再发出令人羞愧的声响。

    慕安然就这么承受着迟来的温柔,霍彦朗压抑了很久,他板着脸对她,听她说了那么多话,知道她难受,让她终于甘愿承认她放不下他,他心里好不容易舒缓了一点,慕安然冷不丁吐出那两个字。

    霍彦朗皱着眉头,他放任自己欺负她。

    慕安然觉得自己被吻得快没有呼吸了,甜蜜来的太快,就好像是假的。

    慕安然忍不住吸了吸鼻子:“霍彦朗,你放开我!”

    “嗯。”霍彦朗沉声一应。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狂风骤雨。

    ……

    这一场局,是他亲自设的。

    慕安然给他提示之前,他早就察觉了她的反常,从第一天开始她就心不在焉,硬是咬着牙来和他说那些话,之后更是望着窗口发呆,就连吃饭都看着他带回来的文件。后来她留下手机,故意敞开的彩信,还有卫生间里传来她企求冷静的冲水声。

    霍彦朗冷抿着唇:“我知道你要那几份东西。”

    慕安然蓦地抬起头,看着他。

    “但那又怎样,安然,不过是几份招标文件。”

    “霍彦朗。”慕安然被吓得发了个抖。

    “就算你想要擎恒集团,我也一样可以给你。”

    慕安然彻彻底底怔住了。

    她的鼻尖有点红,霍彦朗低下头,幽深的目光盯着她被吻得发红的唇。

    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露出贝白的牙齿,唇齿间因为紧张而呵出了气。

    “你大概不知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霍彦朗声音里添了一丝燥意,一手撑在门上,一手扯了扯衣领:“所以擎恒就是你的。”

    “你想要,我什么就留给你什么。”

    “霍彦朗!”慕安然终于红了眼眶。

    霍彦朗不再说话,慕安然紧张地抱住他。

    她差点因为慕家破产的事情,觉得没办法面对他,所以甚至不愿意见他。

    可也因为慕岚的这件事,她一面困难抉择,一面回到他身边。她一开始甚至还庆幸霍彦朗不在家里谈工作的事情。可后来看到这几份文件的时候,她那么纠结……

    他带回来是为了工作,可他留下来却是因为这个原因。

    “霍彦朗,你怎么可以这样?”慕安然抬起发红的眼眶看着他。

    霍彦朗冷冷扯着唇,沉稳而落拓,风度迷人却带点落寞。

    霍彦朗伸出手,捏了捏慕安然的小脸蛋,“我比你大了几岁,所以理所当然比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知道什么对我更重要,而什么是可以舍弃的。”

    “事业没了,可以再打拼,但你只有一个。”

    “……”

    慕安然直勾勾地盯着霍彦朗看。

    在她热络的目光中,霍彦朗轻轻揽上她的腰。

    慕安然觉得脖子间一热,霍彦朗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头埋在她的脖子边。

    慕安然没了声音,眼眶红红的踮起脚尖,静静地让她靠着。

    幸好,幸好她也选择了他,没有因为慕家的事情跟他彻底决裂,要不然她就真的永远失去霍彦朗了啊。

    “霍彦朗,可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我们要怎么办。”过了好久,慕安然才轻轻把霍彦朗的头挪开,谨慎地对着霍彦朗说。

    “嗯,凉拌。”

    “我是认真的,霍彦朗。”

    霍彦朗终于把慕安然松开。

    慕安然把头一偏,看向紧闭的门,“要不然我还是出去解释吧,你和董事会说,这件事情你事先并不知情,你不是故意把文件留下来的,我可以出面作证,这件事情是慕岚入室做的,她当着我的面动了招标书,我有和她起过争执,但是因为身上有伤,没能拦住她。”

    慕安然压低了声音:“如果大家不能信服,必须要人承担责任,那么这件事情我来承担。”

    “是谩骂、误解还是法律责任,都没问题。”

    只要能让霍彦朗从这个困境中走出来。

    慕安然认真想着可行性,她豁出去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她不可能任由事态这样发展。

    否则,她今天过来也没意义了,不是吗?

    她来这就是想说清楚。

    突然,慕安然发现霍彦朗轻轻眯着眼睛,不太赞同地看着她。

    霍彦朗勾了勾唇:“然后呢?整个董事会的人都逼你离开我?还是要我和你离婚。”

    慕安然突然咬紧了唇,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霍彦朗嗓音有些沉:“这件事情没人能承担责任,公司失利是我的事情。”

    他低头看她:“不关你的事,你明白?”

    慕安然不明白:“怎么不关我的事?资料是从我手上流出去的没错,是我没有告诉你。”

    “你告诉我,我也未必会阻拦。”

    慕安然突然怔怔地望着他,整个人像定住了一样。

    霍彦朗冷凝着眼,视线幽暗:“如果不让慕岚赢一次,慕家没有得到切实的好处,你就会一直觉得亏欠慕家。现在可以了,这份债我替你偿还,你没有什么可愧疚的。”

    霍彦朗捏了捏慕安然的肩膀,似笑非笑:“如果非说还有亏欠,安然,你现在欠了我的。”

    慕安然就这么没出息地红了眼,只是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就差落下来了。

    “霍彦朗,你流氓……怎么能存着这样的心思。”

    “嗯,我流氓。”

    慕安然定定地站着,看着霍彦朗这张矜贵的脸,终于控制不住扑进他的怀里。

    她生气地拍打了两下,觉得特别无助地哭了出来。

    真的好无能为力,这种局面……

    如果她承担责任,她一样不能和霍彦朗在一起。

    可让霍彦朗承担这一切,那他呢?就能够好好的吗?事态扩大成这样,擎恒集团的员工为这个项目奋斗了这么久,难免会有怨言。

    是,她很多年前确实帮了霍彦朗,可那不是慕家帮她,就算霍彦朗认为擎恒集团有她的一份,可她清楚,这是他的心血,和她没有关系。

    擎恒集团和慕家更没有关系,凭什么用擎恒集团的发展来弥补她对慕家的愧疚?

    慕安然知道不能这样,她抱紧了霍彦朗的腰,突然把头紧紧埋在霍彦朗的胸膛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