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爸也想让霍彦朗去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低着头,静静睨着慕安然。

    慕安然心里有些发酸,她把头埋在他胸前,此刻娇小的身影正在轻轻抽搐。

    “我不想这样。”慕安然静静地说。

    霍彦朗收拢了放在她身上的手,把她轻轻一拥:“不用想这么多,我来想办法解决。”

    慕安然思考了一会儿,轻轻摇头。

    这件事情,显然不会那么简单。

    霍彦朗用沉声哄慰着她:“你别管,交给我,听到了嗯?”

    慕安然眉眼间仍旧全是愧疚,左右摇摆间对上霍彦朗紧锁的眉头,慕安然只能点了点头:“霍彦朗,我一直以来都很相信你,你说交给你解决,那么我就交给你解决。但是,你也答应我好吗?别抛下我,别放弃我。”

    霍彦朗胸腔沉沉一震,他想过用这件事情刺激慕安然,让她做出一个选择。但他没想到她做出的选择竟让他这样感动。

    他低头,看着她眼里的亮意,显然已经被吓到了。

    慕安然吸了吸气:“我宁愿自己承担,我不愿意你替我承担。你也别说什么拿擎恒集团来弥补我对慕家的亏欠,我虽然觉得对不起爸妈,可我也没有糊涂到那种地步。霍彦朗,我不是这种人。”

    “但是你说的也对。”慕安然低下头,“如果我站出来承认,说这一切是我做的,那么我也没办法留在你身边了吧。”

    霍彦朗是擎恒集团的董事长,带领着所有人拼搏,可她却是一个专门偷盗擎恒集团秘密的小偷。只要她在一天,擎恒集团的人就不会安心工作。

    可是……她如果说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有人愿意信吗?没有。

    很显然,慕岚就是通过她拿到了擎恒集团在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的机密,而且慕岚还不断的放出风声,现在这件事都上了报纸,无论是谁都认为是她做的。

    再说了,不管怎么说,总归和她撇不开关系。

    因为始终就是慕家人。

    慕安然低下了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霍彦朗,对不起。”

    “没关系。”霍彦朗对上她晶亮的眼睛。

    慕安然抿了抿唇,有些失落地笑了。

    ……

    门外,所有秘书坐成一堆。

    擎恒集团是业内最大的公司,而且公司总部在国外,这里虽然因为董事长是年轻人,所以气氛没那么严肃,但公司的规章制度却是一条不少,平常大家都严格遵守,像今天这么乱的事情简直是前所未有。

    此刻这几个兢兢业业的女孩都靠得很近。

    “出来了。”有人说。

    几个人又都散开了,专门负责给霍彦朗整理文件的女秘书angel抬头看了慕安然一眼。

    年轻漂亮的女孩鼻尖还是一点通红,眼睛也像哭过,但脸上的表情却不像来时那么紧张和不安了。反而有种很无奈却又很甜蜜的感觉。

    angel看着,好半天回不过神。

    她们刚刚就是坐在外面讨论,究竟董事长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

    霍彦朗在她们心里是一位很好的执行者,果断、有魄力,一但慕安然真的做出什么对擎恒集团不利的事情,霍彦朗一定会快刀斩乱麻。

    霍总很快就恢复单身了吧。angel面色有点潮红,她其实也和其它女孩子一样,在霍彦朗身边工作了那么久,哪能没一点儿动心呢?

    只是,看慕安然这个样子,好像和霍总和好了。难道说清楚了吗?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慕二小姐做的?

    angel想了想,有些走神。琢磨之下她心想:也是,听说慕大小姐和慕二小姐向来关系不好,说不定真是刻意污蔑。

    那么擎恒集团的项目竞标书又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总要有个交代。

    副董事长办公室。

    柳珩坐在桌子上玩笔,桌子上放了一堆文件,经历了这么大的失利,他此刻没有心思去处理任何公事。

    不久前,他致电给海秀快速道项目的招标负责人,对方说这件事情已经很难挽回。因为关系交好,所以对方甚至私下告诉他,这件事情就算事后能证明宁锋实业有限公司剽窃了擎恒集团的竞标书,那么也只能是另案处理。

    擎恒集团需要提供证据才能告宁锋实业有限公司偷窃商业秘密,而且也要等法院判决下来,才能在海秀快速道这里提出申请宣布宁锋实业竞标成功无效。而这些流程走下来,最快可能也需要半年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柳珩手中的笔突然掉下来,他头疼地按住太阳穴。

    今天太多人在他的耳边吵吵闹闹了,他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柳珩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如果这件事情真是慕安然做的,没理由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霍彦朗不会不知道。

    想到霍彦朗让他签署的东西,显然是想把整个擎恒集团交给他。

    柳珩总感觉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至少目前的事态发展,并不是终点。

    ……

    “爸,来吃个橘子。”

    慕岚涂着通红的指甲在橘子上划了一下,指甲刺进皮里,姿态优雅地把橘子皮剥掉。

    慕方良难得脸上露出了笑容:“岚岚,这件事情你做得不错。”

    慕方良在商业上刚愎自用,很固执,决定的事情几乎没有改变,所以能得到慕方良的夸奖,那是非常难的。

    慕岚眼睫毛往上一挑,显然非常受用。

    “爸,你没在现场,没看到擎恒集团副总的那个脸色,当场拿个肉串来,他脸上的火气都能把肉给烤熟了。”

    “岚岚,你没辜负我的期望。”

    慕岚把剥好的橘子递给慕方良,自己也给自己剥了一个吃:“不过爸,现在我们把整个项目拿下来了怎么办?真的要去做吗?可是为了拿到这个竞标资质,我接了十几个小工程,都是赔本赚吆喝,这个政府项目真要做,目前这一千多万的资金可不够。”

    市政工程虽然有拨款,但还有个工程验收的环节,一般要通过工程验收才能放全款的,在此之前承建商一般都要自己垫钱。

    有些承建商可以找银行贷款,政府的工程款项下来以后再还给银行,互相共赢,但是宁锋实业有限公司说白了,除了原始的注册资金,其它全是空壳子。论资历,没有,论业内名气,也没有。哪个银行敢给她贷款?

    如果她把这一千多万带走了,那么意味着整个公司只剩下空壳子,公司名下没实业没房产,根本没有偿还能力,拍卖都拍不出钱来,风险太大,这笔生意任何银行都不会做。

    慕岚看着慕方良:“爸,你能不能再去弄点钱?”

    慕方良在想其它事情,他想一不做二不休:“岚岚,这些事情你担心得太早,还是太没经验。慕氏最初起来的时候,我手上只有一百万,但是后来呢?整个公司被我做大成十几亿。生意人不怕没钱,就怕没野心。”

    “爸,你的意思是?”

    “有一百万的时候可以做一千万的生意,更何况你现在有一千多万,你怕什么?项目拿下来了就做,船到桥头自然直。你现在要想的不是没开工的海秀快速道项目,而是想想擎恒集团该怎么办。”

    慕方良看着慕岚:“你老实告诉我,你恨不恨霍彦朗?”

    慕岚又剥了一个橘子,整个人脸色就不好了,她咬牙切齿,情绪都写在脸上。

    霍彦朗当初为了保护慕安然,把她害得不是一般的惨,她现在晚上睡觉都觉得自己恶心。

    “爸,如果我说恨不得霍彦朗去死,你相信吗?”慕岚笑着说。

    慕方良看着慕岚:“这件事情上我和你看法一致,爸也想让霍彦朗去死。”但是不行,慕安然会伤心,慕方良沉下声继续说道:“政府项目这件事上你做的很好,我看到今天的财经报了,你对擎恒的人放出了风声,不管怎么样,一定会影响霍彦朗的声誉,这件事情不要就这么算了,既然要做,就做到底。”

    慕岚冷笑:“爸,你这是让我直接把擎恒搞破产吗?擎恒集团太大,一个项目只能伤害他们感情,不可能让它破产,甚至连皮毛都伤不到。”

    “但是你可以让霍家那小子一无所有,不是吗?”

    ……

    霍彦朗在办公室坐着,突然撇到薛北谦皱眉。

    薛北谦一米八的高个儿俯身探向大厦楼下,盯了一会儿立即掏出了电话,脚步匆忙往外走去。

    “发生了什么事。”霍彦朗冷声溢出。

    薛北谦板着一张脸站停,思索了一下,“学长,楼下好像有人闹事,我下去看看。”

    今天才丢了项目,很快就有人集结起来了,拿着横幅在楼下大喊:“擎恒集团董事长因私损公,拿着股民的钱为非作歹,丢项目,失战略!滚出擎恒集团!”

    霍彦朗把擎恒集团从一个小公司做大到这么一个跨国企业,还是头一遭在国内遇到这种事情。

    “学长,今天擎恒的股票受项目的影响,确实有一点跌幅,但是没那么严重。我这就去让安保把他们请走。”

    薛北谦紧张地看着霍彦朗:“再让他们闹下去,媒体就应该来了。”

    霍彦朗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修长的腿那么笔直,腰窄而有力量,精工制作的西服将他衬托得淡漠优雅,此时却拧着眉头看着窗口下方的人群,眯了眯眼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