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们,我们不找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不用。”霍彦朗轻轻扯唇,吐出了这两个字。

    该来的还是要来,他在赌,赌最后一局。

    如果慕家不做任何事,那么这个项目就当给他们尝尝甜头,作为一个补偿,慕安然也能和他正常在一起,像普通夫妻一样生活、生子。可如果慕家借机发挥的话,就说明慕家绝不可能和他化解之前的恩怨,既然不愿意,没有共存的可能性,那么他只能釜底抽薪。

    这场恩怨从上一代一直到如今,确实存在太久了,不是吗?

    “学长!”薛北谦不解地看着霍彦朗。

    他不懂,为什么不阻止?

    薛北谦担忧道:“如果不让人请走,一但见了报影响会更大,到时候董事会难免会有意见。”

    “那就让他们有意见。”

    “学长,即使董事会没意见,到时候也会让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产生不好的看法,会影响擎恒集团的股票走势。”

    “嗯。”

    薛北谦看霍彦朗依旧站得笔直,巍然不动于山,颀长的身影停驻了一下,弯下腰来拿文件,弯腰的一瞬间额前几缕发丝落下,优雅又沉稳,有一种坐镇江山的魄力。

    霍彦朗这个样子,让人一点都看不出来正处在危难之中。

    如此从容自得,倒像是来之既安。

    顺其自然。

    楼下的人闹了一会儿,果然成功把事态闹大了,好几家媒体纷纷赶来。

    薛北谦一直站在窗口看着,霍彦朗既然决定不阻止,他便不好逾越去替霍彦朗决定什么。

    最先下去处理的是柳珩。

    柳珩急急忙忙走下去,在媒体面前处理了这次危机。

    半小时之后,柳珩推开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霍彦朗,你到底想干什么!”柳珩站到霍彦朗面前,拳头握起想要打人。

    男人么,愤怒到了极致,总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

    拳头对上一双淡漠的眼睛,柳珩又停了下来。

    “薛特助,麻烦你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薛北谦走出去,门关上了,柳珩坐了下来,气呼呼地对着霍彦朗看,直接问:“你想干什么?”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件事情就是你一手纵容起来的,不过是慕岚几句话,回公司了完全可以启动应急机制,找出问题,给出交代,想尽办法补救,如果这么处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能平息下来。而不是后来整个公司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

    “整个擎恒集团是你的,你别告诉我你这次是真结婚了,想带慕安然出去度蜜月?”

    “慕家这件事情,你到底想怎么样,纵容他们为所欲为?”

    柳珩突然站了起来,指着下面:“你看看这些人,我从来不知道我们擎恒集团的股民有这么热心!”

    柳珩对上霍彦朗淡漠而镇定的眼。

    柳珩火气像是被泼了冷水,冷静下来:“霍彦朗,你可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底下这些人就是慕家故意在找你麻烦。”

    “嗯,我知道。”霍彦朗优雅地端起了一杯咖啡。

    “那你还让他们在底下继续闹着?还是你以为原本慕家会得了便宜就卖乖?”

    “嗯,确实。”

    这回,换柳珩愣地坐了下来。

    楼下,刚散开的人又聚集了起来,大家三三两两拉起了横幅开始闹。

    这回不仅闹,甚至还要往擎恒大楼里闯。

    “干什么,干什么!以为下来个副总就能把我们摆平了吗?告诉你们,别想得那么美!”

    “我们要见霍总,霍总有种就下来,给我们千万个股民一个交代!”

    “对,就是!下来!下来!”

    慕安然从办公室下来之后并未走远,手里拎着一份小吃,从小吃街那头走了过来,原本是去要送上去给霍彦朗,此刻一下子便停下了脚步。

    这些人闹得这样厉害,慕安然咬着唇,又内疚起来。

    “你谁啊?也是来让霍彦朗下台的?怎么光站着不叫啊?”突然有位大妈高扯了嗓门问慕安然。

    一边问,一边还拉扯起横幅,大喊了几声:“下来!下来!”

    天气冷,冻得慕安然脸色有些发白,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你们别喊了!”慕安然大声说。

    所有人齐刷刷停下来看她。

    这个女孩很年轻,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鹅蛋脸,白白的皮肤,一双眼睛特别明亮,长得很漂亮,跟画里走出来似的。

    有人站了出来,看着慕安然:“你谁啊,怎么了?想做什么。”

    “你们别喊了,事情不是这样的。”慕安然咬着唇,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霍彦朗的错,听见了吗?有人抢走了放在家里的竞标书!根本就不是霍彦朗弄丢的机密!他也没有包庇我,什么因私误公,根本就不存在,听见了吗?我没偷!我压根就没把这份文件给任何人,我什么都没有做!”

    “这件事和他没关系,听见了吗?”

    这些股民一愣,面面相觑,有些心虚起来。

    但是想想,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们很快又围了上来,昧着良心硬了底气:“你说和他没关系就没关系?听你话里的意思是说,你就是霍彦朗的那个小女朋友是吧?”

    “好啊,原来就是你把擎恒集团的东西拿走了,害我们股票下跌亏了钱,原来就是你干的好事。”

    “我说了,我没有!”

    “我们才不管你有没有,反正亏了钱是事实,我们就要霍彦朗负责!你想美人救英雄是吗?想插手管这件事,替霍彦朗解释是吗?我告诉你,在我们这儿这招不管用!”

    “就是,你有本事让霍彦朗下来!”

    慕安然咬着唇,红着脸看他们。

    反常,她一直都很恬淡,性子与世不争,可这一刻内心竟然火燎燎的,没有一点退缩的**,既然遇上了也没有什么好躲的,那么多人围了上来她也不怕。

    慕安然就这么攥着手里的小吃,瞪着眼睛与身边的大妈对看。

    她的声音压不过他们,可她的声音却那么有力度:“我说了,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这样,你们就是故意要闹吗?”

    慕安然轻轻发抖,人却从容不迫地拿出了手机,举了起来。

    “好啊,你们闹,只要你们再闹,我立刻就给警察局打电话,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们闹开花了也没用,我没有偷东西,霍彦朗也没有包庇我,我就是人证,家里的监控视频也是人证,到时候谁偷的自有定论,看是谁去坐牢!”

    “你们就闹吧,我在这里和你们奉陪到底!”

    这几句话突然把这些人震慑住了,一瞬间大楼前安静下来。

    不远处花坛里,有人愣地站着,宁锋实业有限公司的一个员工在现场操控,他只能赶紧给远在公司里的慕岚报告这一切,慕岚在电话那头一听,整个人脸色都不好了。

    “把她拉走,别让她真的报警!”

    慕岚狠狠地唾了一口,“竟敢威胁我,真是能耐了。”慕岚气得脸色发白,不甘但又不能发作,简直痛苦得要死。

    气得只能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擎恒集团楼下,这些人得了指令,没再这么嚣张了。

    可闹到了这个地步,突然因为这几句话走了,不是太明显了么?

    一个大妈盯着慕安然看,她理亏,但现在还在强打精神,一步步地围上来,肥胖臃肿的身躯顶着慕安然,欺了上来。

    慕安然拿着小食盒,退了一步。

    ……

    楼下闹得如火如荼,霍彦朗站得笔直,冰冷的深眸朝下看去,突然瞬间拧起剑眉。

    凌人的身影立即走了出去,办公室大门猛地被打开,冲到vip专属电梯处一下又一下地按着下行键。

    柳珩蓦地被吓到,也赶紧跑了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恰好霍彦朗关上了电梯,电梯飞快往下。

    柳珩只能紧张地朝旁边的人问:“发生了什么?”

    楼下,安保看这情形不对,已经从大楼内走了出来。他们正想着要怎么办时,突然感觉身边的气压骤然降低了几度,转过头看,瞬间诚惶诚恐,脸色都变了!

    “霍总!”

    霍彦朗冷着一张脸,大步往人群里冲去。

    慕安然被冲挤着,突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笔直高挺的身躯也冲破人群,鹤立鸡群。

    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让人如坠冰窟,吵吵闹闹的声音瞬间停了下来。

    不知有谁带头喊了一句:“霍彦朗!”

    猛地,这些人仿佛像见到警察似的退开来,硬生生让出了几米。

    霍彦朗板着一张脸把慕安然抱进怀里,突如其来的暖意让慕安然发怔,抬头看见霍彦朗这张如临大敌紧张的脸,她突然雾气氤氲了眼睛。

    “霍彦朗。”慕安然一手拿着要给他的东西,一手轻轻拽了他的衣角。

    霍彦朗没有反应,只是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如果说他这辈子真有什么软肋与禁区的话,那么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慕安然。

    “霍总,霍总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人群里有人被吓了一跳,率先站出来说。

    这些人一个个都欺软怕硬,刚才还喊着让霍彦朗下来,可现在人下来了,一个个却躲了起来。

    “呵。”霍彦朗轻轻扯了一下唇,“听说你们要找我?”

    “霍总,我们不是故意的,真没那个意思。我们,我们不找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保安。”霍彦朗轻轻一喊,吐出了冷冰冰两个字:“报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