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看,我被开除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如果擎j风投公司投票数超过柳珩,那么擎恒公司将由黛林秘书代替擎j风投公司担任执行董事长,现在投票开始。”

    柳珩在座位上走神,感觉浑身血液都在逆流。原来之前霍彦朗让他签署的股权让渡书并不是单纯的交由他保管,下得好大一盘棋,就是在这里等着其它人。

    柳珩看了霍彦朗一眼,眼神翻江倒海。一是霍彦朗太过于信任他,这种魄力其它人没有,第二就是接下来呢?究竟想做什么?

    会议室里各位股东面面相觑,如今霍彦朗的股份从47%变成37%,话语权跌落,只要超过半数的人投他下台,整个擎恒集团的管理者将易主。而柳珩柳副总一直参与公司的执行管理,这次突然持股提高10%,与风投公司比重相持平,他们只要一投,柳珩必将上位。

    柳珩则在心里默默算了一笔账,如果没有那一份股权让渡书,就算加上大部分其它持股人的票,他的赢面也很小。擎恒集团的发展不可能交给一个从未参与过擎恒发展的人来管理。

    柳珩突然看向霍彦朗,对上霍彦朗漠然的视线。

    此刻霍彦朗安安稳稳地坐着,任由会议室里的人窃窃私语。

    一旁,黛林并不擅长中文,大约听懂了一些零碎的语句,为了更好行使职权,她戴上了即时翻译器。

    “好了,投票吧。”霍彦朗出声,制止了私下的交流。

    此刻,有些股东已经拿定了主意。

    ……

    会议室里发生的大事外头并不知情,此时每个人都坐在座位上心痒难耐,私下有人打了个眼色面面相觑。

    等了很久,会议室里的门终于被打开。

    率先走出来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女人,她步履生风看起来并不愉快,而接下来走出来的是柳珩,柳珩低着头若有所思。最后走出来的是十几位董事,一个个快步追上柳珩与柳珩握手。

    “柳总!”

    “恭喜,恭喜!”

    柳珩不在状态,脸上扯出客套的微笑:“过誉,以后工作还需要你们支持。”

    “哪里的话?柳总一直为擎恒兢兢业业,我们都希望柳总把公司再带上另一个台阶。”

    柳珩把这些人送走,在大家的震惊中又返身走回会议室。

    会议室里,霍彦朗端起了angle刚倒上来的咖啡慢慢地喝,柳珩直接站到他身前,双手撑在会议桌上,盯着霍彦朗:“霍总,你这什么意思?”

    霍彦朗抬起头:“你现在是擎恒集团的董事长了。”

    “我知道!”柳珩没有一丁点激动,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像霍彦朗一样把公司做得那么好,他也从来不觊觎这个位置,当第一的压力太大,这个工作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要当这个董事长。”

    霍彦朗直勾勾地看着柳珩。

    霍彦朗越镇静,柳珩就越抓狂:“给个明话。”

    霍彦朗眯了眯眼睛,这才吐出一句话:“你是董事长,很多我做不了的事情,你可以做。”

    “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拿回来。宁锋实业有限公司,你来做掉。”

    整个会议室寂静无声,只剩下咖啡浓郁的香味缭绕在四周。

    柳珩就这么发着愣,眼睁睁看霍彦朗从口袋里拿出一份东西。

    柳珩看着上面的电话熟悉得很:“擎恒的承建商……”

    “擎恒手上还有其它项目,开出更好的价格。”

    霍彦朗幽深的暗眸平静得毫无波澜,狭长的眸眼睁开,透着一种蛰伏已久的杀气,优雅到了极致,却用很镇定又简明的话语操控着整个商场的厮杀。

    ……

    柳珩再次出去的时候神色复杂。

    薛北谦之后走进了会议室,霍彦朗正从位置上站起来,把最后一口咖啡喝掉。

    霍彦朗眉眼间有一点疲惫。

    “学长。”

    霍彦朗看向薛北谦:“她呢?”

    “在办公室。”

    慕安然在办公室里心神不宁,尝试性拿几本书来看,最后却又都放下了,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她走过去:“霍彦朗?”

    霍彦朗把门推开,对上了慕安然担忧的眼神。

    慕安然不安地问:“董事会开得怎么样了?你……”有没有碰到麻烦。

    霍彦朗并未回答,他牵起慕安然的手,意料之外的亲昵。

    “霍彦朗!”到底怎么样了,倒是给个话。

    霍彦朗在慕安然的目光中走到办公桌前,他低下头开始收拾东西,先是收拾文件,然后收拾自己的私人物件,兴许是不太擅长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几张薄纸从桌上落了下来。霍彦朗皱了皱眉头,又走上前去弯腰捡起来。

    笔挺的腰弯下又直起,过程中显得他的腿那么长。

    慕安然直勾勾地看着,咬了咬唇:“我来帮你。”

    “不用,收拾一会就好。”

    “霍彦朗,你不用这样……好像失业了一样。”

    “嗯,我是失业了,所以安然,你要不要包养我?”

    霍彦朗声音低沉,说这句话时他把头抬起来,脸上却勾着笑容。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脸上的笑,愣了愣。她努力粉饰太平,不想让他看出她的担心,可是在这一刻还是垮了下来。

    “霍彦朗……”

    “嗯,董事会开完了,我虽然还有擎恒集团的持股,但是董事长不再是我,我引咎辞退,这样子你就不用担心了。没了擎恒集团,我和谁在一起都没关系。东西不是你拿的,我知道。现在真相到底怎么样,现在在别人眼里也不重要了。”

    霍彦朗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握住慕安然的手。

    “我也一无所有,现在只有你了。”

    霍彦朗这句话一直在慕安然脑子里来来回回的响起,她脑子一片空白,就只剩下意外。这是最差的结果,可看霍彦朗并不那么在乎。

    他的“也”字用得很好,一无所有……她一无所有了,只剩下他了。

    她选择了他,而现在他因为选择她,也一无所有。

    慕安然突然踮起脚用力抱住霍彦朗:“你别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是不是他们误会了?”

    霍彦朗把慕安然扯了下来,用手抱到一侧:“没有误会,我自己的选择。”

    霍彦朗笑了笑:“不过说真的,安然,我现在虽然没破产,但也和破产差不多了,你看,我被开除了。”

    慕安然被霍彦朗的黑色幽默弄得眼眶泛红。

    这么严重的事情被他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

    从一开始认识他到如今,慕安然从没想过这个问题。霍彦朗永远是高高在上的,这个人哪怕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魄力,让人难以自持,可现在霍彦朗突然从神坛上跌了下来。

    慕安然从他进会议室一直到现在都在胡思乱想,现在听着霍彦朗这句话,慕安然捂住脸,内疚地坐到一边。

    她不哭但也不说话,慕安然终于深切感受到了他的一句话。

    他说:而我不同,慕安然,我霍彦朗已经足够强大,我不会因为你对我的事业毫无帮助而舍弃你,我如果娶你,就是想认真地对待你。我不会遗弃你,今后也不打算让你受一丁点委屈。

    他是真的没让她再受一点儿委屈,可他却因为她受委屈了。

    慕安然眼睛有点湿,但是她感受到霍彦朗在身侧温热的气息。他根本就不想让她担心,那么她就不把脆弱的那一面表现出来。

    慕安然紧紧握住霍彦朗的手,“霍彦朗,你放心,就算你破产了,我也会陪在你身边。”

    她吸了吸鼻子:“你不是说了吗,不管怎么样,你都不会抛下我。那么我也是这样,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吃苦,我就跟着你吃苦。你享福,我就跟着你享福。哪怕是爸妈逼我,我也不会再动摇了,我已经成年了,可以为自己的选择做决定,我可以承担。”

    “经历过那么多事,我也知道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身边的人才重要。欠慕家的,我也已经还掉了,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慕安然鼻尖通红:“只是你到时候不要嫌弃我是个跟屁虫。”

    霍彦朗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一下,凝起了眼睛看着慕安然。

    慕安然诚恳地盯着他。

    她是一个不喜欢把甜蜜的话说出来的人,有时候依赖只是通过一个小动作表示出来,她喜欢他,从一开始的讨厌变成了后面的维护,甚至为了他而和宋连霆说清楚。会为了他而让慕方良别再对付他。她虽然不能做很多事情,但她却一直偷偷为他做了很多她所能做到的事情。

    爱情已经不再是单方面的独角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霍彦朗的爱就有了回应。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担心的眼睛,他扯出一个不羁而沉稳的笑容。

    “过来。”霍彦朗勾勾手。

    慕安然走了过去,霍彦朗伸手把她抱住,往她的额头上亲了两下。

    “嗯,我不嫌弃你。帮我收拾东西吧。”

    霍彦朗抱着文件从擎恒集团走出去的时候,整个公司都轰动了,薛北谦和袁桀站在门口,霍彦朗交代他们:“你们两个继续跟着柳珩,从柳珩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