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二十一年的老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袁桀看着霍彦朗:“霍总!”

    薛北谦根本无法接受:“学长,我跟你走。”

    “不用。”霍彦朗声音里带了点魄力,根本不容质疑。

    霍彦朗看着薛北谦:“柳珩有些事情不懂,你跟着我久了,你替我教他。”

    “学长,那你呢?”

    “顺其自然。”

    ……

    擎恒集团董事会大改组。

    这个消息一出来,业内纷纷轰动。霍彦朗带领擎恒集团的这两年是这个公司发展最辉煌的两年,a市实业领域擎恒集团一家独大,霍彦朗甚至两度连上财经周刊封面。

    这种传奇人物一朝下台,不少公司向霍彦朗提出了邀请,希望霍彦朗能担任经理人。

    霍彦朗一概不回复,不答应但也不拒绝。

    抱着手里的东西出了公司,放到了自己的车上。

    豪车,可身份却变得很简单。

    车子启动,慕安然坐在霍彦朗车上,看着霍彦朗认真地开车。

    因为一个市政项目,他失去了这么多东西……

    宁锋实业有限公司ceo办公室。

    “什么?真的??”慕岚在办公室里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听着电话里的消息。

    对方在电话里说道:“慕总,千真万确。我们今天闹过了之后,擎恒集团召开了董事会,会上直接进行改组,擎恒集团的霍总已经辞去擎恒集团董事长的职务,现在擎恒集团由之前的副总裁柳珩代为管理。”

    “呵,还真是有魄力。”慕岚喃喃道,但眼中却出现了妒忌,“原来为了慕安然,他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还有呢?”慕岚问。

    “现在擎恒集团已经没有霍总的位置了,他虽然还有股权,但是这些股权要年底分红才可以获益,而霍彦朗自己的资金一直属于投资状态,他现在身上的钱估计还不比慕总您多。”

    “是吗?呵呵。”慕岚痛快地笑起来。

    这么久了,她一直被霍彦朗欺负,现在可算让她痛快一回。

    “那慕安然呢?还和他在一起?要两个人当苦命鸳鸯吗?”

    “慕小姐现在还和霍总在一起,我刚看她们上同一辆车了。”

    慕岚笑了笑,看到慕安然过得不好,她就开心了。

    她一直以来都有个心结,凭什么霍彦朗是她的,可最后却让慕安然抢走了?她现在才明白,既然她找不到比霍彦朗更好的男人,那么就把霍彦朗毁了。她得不到,慕安然也别想得到。

    “知道了,那你先回来吧。”

    慕岚挂完电话,拿着手提包就去了医院。

    ……

    “这些联系方式,你替我一个个核实,从明天起,抽空一个个拜访他们。”办公室内,柳珩拿出一份东西,交给秘书小李。

    秘书小李不太明白,看着柳珩。

    柳珩眯了眯眼睛,一脸深不可测的样子。

    “今天在招标会上,我忍了宁锋实业的慕小姐很久,她既然那么得意,也该让她付出代价了。”

    这边,慕岚兴冲冲地赶到医院,她没打电话和慕方良说,她就是想亲口说。

    走进病房,慕方良正在休息。

    慕岚觉得最近慕方良气色不太好,应该是闲出病来了。

    慕岚动了动慕方良:“爸,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慕方良被吵起来,“你来了?”

    “爸,霍彦朗现在已经不是擎恒集团的董事长了。”

    “什么?”成功来得太快,慕方良不敢相信。

    “怎么?爸,你不信?”

    “信,岚岚,这件事情那么容易,是不是有诈?”

    “有什么诈?爸,你不知道,我今天组织了一批人去闹,还联系了媒体,媒体报道以后擎恒集团的股票下跌,董事会闹得不可开交。而且,爸,你可要想清楚,我们让安然去偷,其实也是为了让霍彦朗做出选择,不是吗?”

    “他如果选安然,自然不能再继续当这个董事长。”

    “爸,你现在是心软了吗?你看我们慕家被他害成什么样子了?有家不能回,妈和你天天住在医院里,慕氏也不复存在,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接管了慕氏,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除了现在的宁锋实业,我们什么都没有!”

    “岚岚,你吵什么吵?就不能好好说话?”慕方良心下生疑,不过慕岚说得对,霍彦朗确实把慕家害得不浅。

    “这龟孙子回来讨债,我一不小心被他整垮了,但一时失意不可能一世失意,岚岚,他现在在做什么?”

    “听我手下的人说,他从擎恒集团收拾东西回家了,安然这个小贱人还跟着他呢。”

    慕方良眯了眼睛,“你别这么说你妹妹。不过即使他对安然好,我也不可能放过他。岚岚,你这几天替爸派人盯着他,绝不要让他好过。”

    “爸,你的意思是?”

    慕方良道:“既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成功把他赶出擎恒集团,那就让他彻底一无所有。”

    “爸,你让我对他赶尽杀绝?”原来慕方良的野心那么大,慕岚意外,把眼睛睁得老大。

    ……

    从擎恒集团回“时代”,一路上霍彦朗像是在散心似的,把速度开得很慢。

    以前四十分钟走完的路程,这一次走了一个小时。

    他不着急,慕安然也就不着急,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

    红灯,九十九秒的等待时间。

    霍彦朗把手放在车窗上,姿势有些慵懒:“这两年我在a市走过很多地方,却一直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城市。很多时候都是袁桀开车,哪怕坐在车里,我的手边也永远有一堆事情在处理。”

    “霍彦朗……”

    霍彦朗侧过脸,深邃的眸眼透着悠闲,“现在可以好好去感受这个世界了。”

    霍彦朗的视线错过慕安然,停留在外面:“我一直以为这座城市全是高楼,没想到这里也有这样的小店。”

    慕安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车窗外有很多平价店。

    这些店大隐于街边,装潢很简单,甚至有些破旧的味道。

    慕安然大概懂了霍彦朗的意思,人身居高位,感受到的全是纸醉金迷,只有回归平凡生活了以后才能感受到末之微小的美好。

    慕安然支着下巴:“其实这些小店有很多,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也很喜欢这些店,但爸爸看管得很严,一下课就有司机接送,根本就不让我进去。”

    “那个时候我有个同桌,她告诉我这些店里有很多普通而好吃的东西,后来我和她约着偷偷去,但是没去成,出校门后躲着司机,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带回家里把我骂了一通。”那个时候家里还是和睦的,兴许是初中她摔过脑袋,所以慕方良和柳眉看管她严格了一些。

    慕安然说完,发现不小心又提到以前的事情了,她轻轻吐了一下舌头。

    眼里还是有担忧,看向霍彦朗,霍彦朗已经把视线转到了马路的另一侧。

    车窗外车水马龙,衬得霍彦朗的侧脸俊朗而英气,棱角分明。

    红灯结束,慕安然只看到霍彦朗并了个线,原本要直行,突然掉了个头。

    他把车停在附近一个停车场里。

    慕安然跟在他身后走,从背影看去,霍彦朗把原本规矩的西装脱了,只剩下一条白色的阿玛尼衬衫,细条纹衬衫被松了袖口,随意而简单地挽起。

    霍彦朗停了脚步,等了慕安然一会。

    慕安然走上前去,他伸手把她的小手紧紧握起。

    霍彦朗低下头,“去逛逛,嗯?”

    “好。”

    一整个下午,慕安然都在陪霍彦朗逛街边小店,每个城市都有很多棚户区,这些棚户区着落在各大商业区之间,棚户区内有很多民居,这些民居由小胡同串起,小胡同和小胡同间又藏着许多景色。

    慕安然陪着霍彦朗走遍每一个小胡同。

    小胡同里也有些人在做生意,有一对老夫妇正弯着腰做小吃,仔细一看,有芝麻糊和白糕和一些小面点。

    慕安然没动,霍彦朗则直接走到民居前的小摊,解开了喉结处的纽扣,整个人看起来风度迷人却更休闲了。

    霍彦朗看了慕安然一眼:“坐下来吃一点?”

    慕安然笑了笑,坐下来。

    “霍彦朗,我其实也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霍彦朗幽深的视线落在她身上,透着随性的温柔,听到慕安然这句话,揉了揉她的脑袋:“从小含着金汤匙出身,安然,委屈你了。”

    慕安然摇了摇头:“不委屈,以前我顽皮的时候也喜欢逛来逛去,可是家里管得严,后来一心放在学习上,倒是没怎么玩。不过这样很好,简单却很温馨。”

    “霍彦朗,我帮不了你什么,只能陪着你,你会不会嫌弃我?”

    慕安然抬头,对上霍彦朗勾挑着唇。

    “小芝麻糊上来了,热乎乎的,趁热吃!”小摊子的老板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老人年纪虽大,看起来有七十岁,可精神奕奕,穿着的衣服也很干净。

    老人的笑容特别热情,慕安然雪白的皮肤浮现一点红晕。

    “小姑娘真好看!”老婆婆走上来,把老爷爷拽走了,“你别吓着人家。你们俩慢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再喊我和老头子。”

    老爷爷说:“尝一尝好不好吃,我们这家店二十一年啦,老味道。”

    慕安然低头,赶紧尝了一口,对霍彦朗笑道:“真的很好吃。”

    抬眼的一瞬间,慕安然发现霍彦朗用一种很深邃的目光看着自己。

    --------

    ps:祝大家新年快乐!事事如意喔!~o(n_n)o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