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不是你女儿还能是谁女儿?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男人笑了笑,上下打量慕安然:“进来吧。”

    “请问您是?”

    “面试官。”

    慕安然愣了愣,看着面前的面试官,好年轻……

    “先生,抱歉!”慕安然笑着微微鞠躬,“刚才问得有点唐突了。”

    年轻男人笑了笑,“没关系。”

    他走到慕安然面前,把门推开,将慕安然迎了进去。

    面试的过程还算愉快,几乎没有什么太刁钻的问题,面试一结束,对方直接对慕安然说:“这样吧,我也不需要等你回去再答复你了,我们研究院缺新鲜血液,我觉得你就挺好的,明天你就来这里上班吧。”

    男人伸出了手:“我姓唐,唐季博,你可以叫我季博,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真的吗?”慕安然挺开心的,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握了上去:“谢谢!”

    ……

    慕岚走在医院的走道上,慕方良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

    其实医生说慕方良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出院了,但一出院就要转送监狱,慕方良怎么会让事情走到这一地步?

    现在隔三差五慕方良就装一次心绞痛,医生也没办法拿捏。

    警队的队长期间来看过一次,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老赖”。可这不久是老赖么?所幸慕方良无所谓。

    老赖又怎么样?他当年做那些事情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些小毛头在哪呢。

    慕岚去缴费,走了两步她停了一下,感觉背后有人盯着她。

    慕岚一回头,顿时瞪大了眼睛,开始发抖:“霍、霍彦朗!”

    “霍总,你来这里干什么?”所幸,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霍彦朗穿着一身黑呢子大衣,简单的款式越发衬得霍彦朗盛气凌人,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无论是否落魄,都让人觉得贵不可攀。

    霍彦朗矜贵优雅地站着,低着头看慕岚的目光并不和善,甚至是没有耐心:“昨天是你?”

    “什么是我!”慕岚紧张,果然吗?没撞死他最后还是被他看见了吗?

    霍彦朗本来就没耐心,此刻感觉到她的故弄玄虚,薄唇笑了笑,泛起了一丝冷意。

    “慕岚,一直以来我足够客气,我以为你知道。”低沉磁性的声音,简单的几句话,像是在哄慰情人。

    可慕岚听着只觉得这是一种催命的声音。

    霍彦朗这人向来深不可测,尤其是对着外人,一但生气了,那外表也是看不出生气的!

    可是动起怒来,特别可怕!

    慕岚怕完之后笑了笑:“霍彦朗,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警告我吗?你现在连擎恒集团的董事长都不是了,你以为还我会怕你吗?我告诉你,我慕岚现在什么都不怕!”

    “是吗?”

    慕岚听着,顿时打了个激灵,但她的高傲不允许她服软:“霍彦朗,你别以为你还能威胁到我,现在一无所有的人是你,不是我。”

    慕岚说完,不想再继续下去,她傲气地朝霍彦朗看了一眼。

    这一眼因为身高高度的关系,像极了在翻白眼。

    高跟鞋的声音在整个走廊里响起,霍彦朗看着慕岚离去的背影,颀长的身体站得笔直优雅,依旧从容不迫得可怕。

    霍彦朗最后勾起了嘴角,眼底藏着风卷残云。

    他转身,沉稳的脚步声也在医院走廊中响起,渐行渐远。

    半个小时后,医院。

    “357病房的病人,该吃药了!”一个女护士走了进来。

    慕方良看着眼前的女护士,“我女儿呢?”在医院住习惯了,都觉得这些护士只是佣人。

    “您真有意思,您的女儿在哪我们怎么知道?”女护士也是积怨已久。

    明明病好了还非要装病赖着不走!

    “你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这不是正常态度么?”女护士把病历本打开,开始例行公事:“今天头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慕方良立即沉下脸,摸了摸自己额头:“浑身哪都不太舒服。”

    柳眉此时已经去买饭了,只剩下慕方良一个人,慕岚又在外面缴费。

    护士听着慕方良说着陈词滥调,今天也不和他计较,目光闪烁了一下,继续说:“这样吧,今天开个抽血的单子,替您验一验血,做个深入检查。您年纪也大了,指不定身体真有哪不舒服,就算没不舒服的地方,也谨慎一些,免费做。”

    护士里语气有些服软,慕方良扳着一张脸的表情才终于好了些。

    “哼。”算是答应了。

    女护士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写完之后才给慕方良签字。

    慕方良看了一眼没什么错,这才签字。

    “一会您的女儿回来了,也做一下血型检查,我们前几天血库告急,有个病人患了急症,结果大出血的时候调不到血,时间一拖长了人就没了。以防万一,让家人也做一个吧。”

    “等她回来,我叫她去。!”

    “行。”女护士也不多说。

    目送女护士离开,慕方良默默站起来把外套穿上,灰色的长衣加上蓝色病号服,看起来倒是意气风发。他年纪大了,小护士刚才也没说错,指不定什么时候身体就不舒服了。而且让慕岚做个血型检查也好,万一他真的需要的时候……为了自己的这条老命,确实让慕岚去做一下也好。

    慕岚恰好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拿着几个缴费条:“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又交了两千多。”

    “你自己给自己买几十万的衣服,给我交几千块钱医疗费就嫌多?”慕方良沉沉哼了一声。

    慕岚也没收敛:“那又怎么样?现在慕家是我在挣钱,我给自己花点钱怎么了?”

    慕岚不服气:“而且爸你本来就没病,你躲在医院不就为了不用坐牢吗?”

    “岚岚!”

    “爸,你凶什么凶,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慕方良深知慕岚的性子,越说她越不服气。慕方良没心思和她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隔墙有耳,他赌不起。

    慕岚这才看见慕方良换了一身病号服:“爸,你要出去?”

    “我去做个全身检查,正好你回来了,你跟我走。”

    “去哪?”

    “去验个血。”

    慕岚一听脸色就变了:“验什么血?上次都验过了。”

    “什么血型?”

    慕岚倒没在意:“医生说是ab型,肯定是弄错了。”

    慕方良微微皱起眉头:“那是弄错了,再去做一次。”

    “爸,你干嘛非要我再验一次?抽血不痛吗?”

    慕方良自然不会说是为了他自己,医院供血不足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平常也时有这种情况,确实要以防万一。

    “医院免费体检,爸也要去,你现在是慕家的顶梁柱,你不为你的身体健康着想,也要为慕家着想。”

    慕岚意外地看着慕方良,没想到慕方良会这样说。

    慕岚有些得意,也容易接受了一些:“那就去吧,正好看看我到底是什么血型。”

    慕方良推开了门,带着慕岚一起走去化验室。

    女护士正等在这里,也没说什么,招呼他们两个人坐了下来。抽血的过程很简单,验血也不过是个小事情,放了试剂以后很快就出了结果。

    “357病房的慕先生,您是o型血。”

    “慕小姐,你是ab型血,虽然是亲属但不能献血哦。”

    慕岚没留意护士的最后一句话,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前一句话上:“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ab型血?”如果一家医院弄错就算了,两家医院呢?

    慕岚之前不当回事,此刻脸色完全大变。

    慕方良阴着一张脸,之前慕岚说的时候他也没在意,可现在眼睁睁地看到了事实,他无法忽略,但他生性多疑,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

    慕方良看向护士:“你再说一遍?”

    “慕先生……”护士准备说一遍,结果被慕方良打断了话语。

    慕方良道:“你知道在我面前弄虚作假会有什么后果?是谁给你钱,让你做这件事情,离间我们两父女?”

    “慕先生,我没有必要骗你,这件事情就算闹到院长去我也还是这句话,这只是很普通的一次验血,我没有必要造假,你问我到底有什么居心,还不如问问你自己的家人,这都怎么一回事儿!”

    有些话还要说那么清楚吗?

    慕方良果然沉下了脸,他走到两份血液标本面前,看着它们。

    护士有些委屈,道:“东西就在这里,你自己看。”

    刚刚滴的那几瓶验血的试剂也放在面前,何况慕方良这一次是亲眼看着护士操作的,实在没有什么可说。

    慕方良顿时看着慕岚,盯着慕岚这张脸。

    这张脸虽然漂亮,可却不像慕安然那样,两个人之间没有一点血缘的感觉,他一直对慕岚是他女儿这个身份毋庸置疑,很大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慕岚太像他。

    慕岚说话、做事,都和他如出一辙。

    “你妈是a型血。”慕方良沉沉地说。

    慕岚顿时死气沉沉地站在那儿,一脸的不知所措:“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爸!这一定是错的,我是你女儿,我不是你女儿还能是谁女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