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老慕,我也只错那一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这得问你妈!”慕方良气急败坏。

    慕岚也愣了:“对,让我妈说清楚!爸,你别这样……”别不信她!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这么害怕过。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可能不是慕家的女儿,可她不是慕家的女儿,那是谁女儿?她叫了慕方良二十多年的“爸”,现在来告诉她,她不是慕方良的女儿?

    可笑,真可笑。

    慕岚发了疯,她不朝着慕方良撒野,反倒是朝着护士发疯。

    “一定是你!你看不惯我是吗?每一次你来换药我都觉得你没安好心!你是嫉妒我和你一样的年纪,比你有钱是吗?”

    护士被慕岚扯了头发,慕岚把她推到一边去,护士身体撞上摆放试剂瓶的柜子,十几个瓶子瞬间摔落到地上,满地的化学试剂味道和一地的玻璃碎片。

    女护士被吓傻了,那一瞬间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什么人啊!”活该遭到报应。

    慕岚红了眼睛,眼看着又要冲上来,朝着女护士就是一巴掌。

    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慕岚回头看,原来是隔壁科室闻声而来的医生。

    “怎么了?”

    女护士道:“验血,验出问题来了。”

    好几个医生一起上来,把慕岚拦住,慕方良此刻看着一片狼藉,他捂着胸口默不作声,脸色也一点点泛白。

    “怎么回事?”有人问。

    有人直接看到那两份摆放在桌面上的血液样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父女?”

    女护士捂着自己被摔疼的手,被其它医生慢慢扶起来,她点了点头:“嗯。”

    拿着样本的医生看向慕方良和慕岚,“这个血缘关系,根本不可能是父女。”

    “医学上称ab型为万能受血者,这种血型可以接受多种血型的血液输入,a型、b型、ab型,而o型则是万能输血者,可以给a型和b型、o型输血,但是因为血液的表面抗原不同,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a血型和a血型的父母可以生出a型和o型来,但绝不可能生出ab型和b型,而a型和o型血的父母则可以生出a型和o型来,绝不可能生出ab型和b型。”

    “所以这位先生,你既然属于o型血的人群,那么就不可能生出ab血型的女儿来。这点事实,根本不需要做亲子鉴定来佐证,事实摆在眼前,既然是家事,你打我们的护士也没有用!”

    慕方良黑着一张脸,捂着自己的胸口,他最后看了慕岚一眼,慢慢走出化验室。

    慕岚眼睛里氤氲了雾气,她委屈得有点想哭。

    谁来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柳眉是a型血,慕方良是o型血,可她偏偏又是该死的ab型!

    “妈……”她喊着柳眉。

    柳眉作为纺织业柳家千金,当年和慕方良也算是联姻,那时候慕方良做生意很有一套,不知用什么方法说服柳老太爷,愣是让柳眉嫁给了慕方良。这么多年,和慕方良的婚姻也算是和谐美满。

    柳眉并不外出工作,只在家管教孩子,而且这么多年连生了两个女儿,慕方良虽然想要一个儿子,却也没有强求,慕方良对柳眉很喜欢,而且这些年两个人也相互扶持,相敬如宾。

    慕岚怎么也想不通,她怎么会不是慕方良的孩子?

    “爸!”慕岚踩着高跟鞋,一路踉跄地追上去,她委屈道:“爸,你别这样,就连你也信他们说的话了?这对我不公平!”

    到底是谁安排的这出戏,为什么要让她和慕方良一起验血?就是为了把这件事情捅出来吗?可知道慕方良是o型血,而她是ab型血的也就只有那几个人!薛北谦?袁桀?霍彦朗?

    一定是霍彦朗,她确实是嚣张过了头,所以一时间得意忘形。

    “爸,你别走,你听我说好吗?这件事情是霍彦朗做的,一定是他安排别人给我们验血,他想让你不认我,他要报复我!”

    “就因为我昨天偶遇他,我开车撞向他!”

    所以,这就是教训吗?

    慕方良走在前头,头都不回。

    诺大的病房里死气沉沉,柳眉打了饭菜回来,这些天她一直陪慕方良住在医院里面,第一是无家可归,第二是要陪慕方良装装样子。这些天她一到点就出去打饭,偶尔才点外卖,慕岚虽然奢侈,可她却还是要节俭一些,太张扬迟早会惹麻烦。

    柳眉拿着饭推开门,突然看到慕方良站在面前等着他。

    “老慕?”

    “饿了吗?先来吃饭。”她看到慕方良手上有止血贴的痕迹,“今天做了什么检查?”

    忽然,一道极大的力道往她身上招呼过来,慕方良直接把她推摔,饭菜全落到地上。

    柳眉一下子就懵了。

    慕方良也不说话,面对柳眉的时候他反倒冷静下来了,他坐到椅子上,苍老的手捂着头。

    他毕竟也不年轻了,可活到这一大把年纪,却遭受了一个男人这一生最大的耻辱。

    “是不是岚岚的宁峰实业出了什么问题?”柳眉猜测慕方良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所以才会把脾气发到她身上。

    柳眉坐在地上,看着身边的饭菜。

    全撒了,也不能吃了。

    她虽然委屈,但还是笑了笑,尽量温柔道:“你消消气,我收拾收拾,再买一份。”

    谁知这话一出来,慕方良不知是哪来的火气,一下子就蹿起来了,朝着柳眉收拾东西的手狠狠踩了一脚。

    痛得柳眉瞬间收回手,眼神也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外面,慕岚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她竟然害怕进去,怕见到慕方良,但她又实在很想质问柳眉。如果说这些人里面唯一知道真相的,那就只有柳眉!

    难怪……难怪慕安然被捅的那一次,柳眉知道她的血型后心不在焉。

    所以呢?她到底是谁的女儿?

    慕岚咬咬牙,还是走了进去。

    “妈!”

    柳眉坐在地上,眼底一片死灰。

    慕岚看柳眉这个眼神,她的心也跟着死了:“妈,所以是真的吗?”

    “岚岚……”

    “所以我真的不是爸的孩子?”

    这件事,果然是这件事!

    柳眉又瘫了下来。

    她在这段时间总是魂不守舍,看到慕岚和慕安然互相闹别扭,慕岚想方设法毁了安然,她无数次想把这件事和盘托出,至少能让慕岚不要再这样,或许大家都好过一点。可能这样会伤害岚岚,但作为一个母亲,她确实认为慕岚的性格需要改一改。

    不管怎么样,慕岚永远是她的女儿。

    可很多事情总有矛盾,甚至知道岚岚想独吞慕家那些钱,不让安然好过的时候,她就想过这些问题。

    可是,想过不代表做了决定,今天的事情来得那么突然。

    柳眉脸色苍白,她知道她最害怕的日子终于来了。

    “岚岚,你冷静一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妈,你到底做了什么?婚内出轨,你怎么这么贱!”

    “岚岚,你怎么说话的?”

    “不是吗,妈?你知道吗,你伤害了爸,伤害了我!现在爸也不认我了,你知道吗?”

    “爸养了我二十多年,结果我是什么?我是野种!难怪从小到大你们最疼的人是安然,不是我!原来……原来是这样!”

    “岚岚,你别这样!你永远是妈的孩子。”

    “妈?你还配自称为我妈?柳眉,你哪来的脸呢?”

    “岚岚!”

    “你别叫我!”慕岚揭斯底里。

    遇到这种事情谁能冷静?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慕方良冷着一张脸,他慢慢地捂住头,胸口也开始有窒息的感觉,慕岚的声音吵得他头疼:“你先出去。”

    “爸……”

    “我不是你爸,我要和你妈谈一谈。”

    柳眉缓缓站起来,而慕岚不甘心地看了两眼,她咬着牙,红着眼睛慢慢走出去。

    整个病房安静了下来,柳眉看着慕方良:“听我和你解释……”

    “谁的种?”

    “我自认为自己不算是个好人,但对家庭来说,这么多年我在外面不玩女人,我只有你一个老婆,两个孩子全是女儿也没关系,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你对我做了什么?岚岚今年二十七,二十七年前我们结婚半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柳眉红了眼睛:“老慕,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怪就怪我。”

    “到底是谁?说!”

    这辈子,他就没觉得这么窝囊过!

    柳眉打了个激灵坐在地上,“……”久久不能言。

    “二十八年前。”柳眉哽咽,“我在家见到一个大哥,他是我爸挚友的儿子,但是这个挚友穷,那一次他过来是为了借钱的,当年我喜欢他,所以没控制住。”

    “我爸知道了,所以不让我嫁给他,那个时候你出身也不好,但改革开放十年了,大家都下海经商,你做事又有胆量,我爸看好你,所以非逼我嫁给你。但是后来你人对我好,我也没再想什么,老慕!这么多年你扪心问一句,我是不是真心和你过日子?”

    “那岚岚呢?结婚半年,你和别的男人有了关系,还生下了岚岚!”

    “老慕,我不知道岚岚不是你孩子,我也只错那一次!”

    慕岚在门外彻底听不下去了,原来是这样……

    她崩溃地跑出去,高跟鞋都掉了一边,她果然不是她爸亲生的,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听!

    ……

    慕安然在研究院里待了一会,为了熟悉研究院的工作,她主动要求在正式来上班之前跟班一个下午。所谓的跟班,其实也只是走走看看,了解一下各科室的大概情况。

    突然,她总觉得心神不宁,此时站在研究院里,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