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慕方良,你敢说你没有责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怎么了?”唐季博站在慕安然身后。

    唐季博是这家经济发展规划研究院的数据科负责人,这次招人也是为他招兵买马,所以才会由他面试慕安然。

    刚才面试慕安然的时候,两个人聊得还蛮愉快,慕安然看起来也一切正常,现在看起来慕安然却魂不守舍。

    “身体不舒服吗?”唐季博看着眼前的女孩,研究生刚毕业,也比他小不了多少岁。

    唐季博本来就是个温和的性格,他和慕安然接触不多,但本着以后也是同事的份上,该问的也多问了,不该问的也多问了。

    慕安然摇了摇头:“不是,谢谢唐科长。”

    “叫我科长做什么,我也就比你大个三四岁,比你早进来几年,恰好前几年数据科成立,我又是学这个的,所以才会成了负责人。我们只是同事,不是上下级关系,而且。”唐季博不好意思笑道,“办公室里也有女孩,她们叫我暖风炉,还有人叫我中央空调,全方位供暖。”

    慕安然不由得被逗笑了:“唐大哥您真幽默。”

    “幽默吗?”唐季博看着慕安然的笑容,有点发晕地摸了摸脑袋。

    不过,他对慕安然的好感在这个笑容中蹭蹭往上涨。

    “不舒服就早点回去吧。”唐季博说。

    慕安然心神一直不宁,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嗯,那我先回去了,谢谢唐大哥。”

    慕安然一路出研究院,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气真好,虽然冷,可是却晴空万里。

    医院里,慕方良看着柳眉,柳眉红着眼睛。

    她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竟然对着慕方良哭了,可她是真做错了:“你要恨我也好,你要骂我也罢,但是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老慕,你想让我怎么办?慕家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算是走也放心不下你,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我们做了二十几年的夫妻!岚岚不是你的女儿,可安然不是吗?”

    “谁知道安然是不是?”

    “慕方良!”柳眉险些也揭斯底里。

    “慕家就是有你们这些败家娘们,慕家才会变成这样。”

    柳眉红着眼:“慕方良,你摸着良心问一句,慕家变成这样不是因为你?早在当年刚嫁给你那会我就和你说过,做事不要总赶尽杀绝,不是我们的就别争别抢,慕家现在变成这样是因为谁?你当年不做那些事情,慕家会有这么多仇人,能变成这样?”

    柳眉掏心掏肺,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慕方良,语气哀戚:“有些话,我知道你听不进去,所以我从来不说!自从然然大学以后,你为她做了什么?她和宋连霆好,你却偏偏让她嫁给霍彦朗。她喜欢上霍彦朗,你又偏偏让她分手!也亏得霍彦朗是个好男人,情仇分得清,虽然对慕家不好,可对慕安然那是真心实意地疼!”

    “现在慕家成这样了,你管过安然吗?安然被你找去勾引霍彦朗的人捅了这么多刀,你有去看过吗?安然从医院出来了,能走动就来医院看你,你见了吗?你有一千多万给慕岚,你想过安然吗?岚岚总说我们偏心,可我们给安然什么了?”

    “我甚至不敢问安然还有钱花吗!她受伤的时候医药费、找护工的钱全是霍彦朗在垫着,可你呢?你问过一句吗?你是她爸啊!”

    慕方良一声不吭,听着柳眉指责。

    “慕家会有今天,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佟励跟在你身边忠心耿耿,可你呢?让他做违法的事情,你对得起他吗?这孩子从大学毕业就跟着你到现在!你说岚岚不是你孩子,可你呢?把她也养成什么样了?目中无人,嚣张跋扈,她如果不是对安然做了那些事,能让霍彦朗找人来害了?可那事儿也没让她受到教训,她刚刚说什么?昨天开车去撞霍彦朗?这家里已经有一个吃牢饭的了,岚岚这也是想进去吗?这种性子到底学了谁?”

    柳眉一字一句:“慕方良,你敢说你没有责任?”

    “你骂我,不如看看你,这些年你除了让这个家过得衣食无忧以外,你还做了什么?有哪一点是好的?如果不是这些年你忙,安然也不常见到你,要不然她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

    “这个坎你要实在过不了,我们就离婚!”

    慕家破产了,可柳家没有,她就算回去也不过是落得个丢人的地步,大把年纪靠着柳家养,可柳家也不是养不起。再说了,慕氏变成今天的样子,她也不见得脸上有光到哪去。

    “安然向来懂事,霍家当年的事情也不是我做的,我就算跟着安然,霍彦朗也不会对我太差,老慕,错的我认,慕家破产是我们害的,这种账我绝对不认!”

    慕方良继续一言不发,沉着脸看着柳眉,他的呼吸一点点变得急促。

    是,慕家今天会变成这样都是他咎由自取,他手上也绝对不止当年霍家那两条人命,他做的坏事数也数不尽,但这个社会,中规中矩能干的成什么大事?姓章的那个人死了,也不过是命里该这样,他觉得他有错,但他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慕岚不是我的女儿,我不会认!”他下定了决心。

    现在慕岚手里头拿着慕家的所有资产,可这女儿还不知道是哪里的血,一个外人的孩子养也养不熟,何况柳眉说得对,慕岚这个性子,已经是毁了!自从上一次拿到钱就去买了一堆昂贵衣服起,他就对慕岚失望得不行。

    但是他这阵子需要慕岚,他不能亲自去教训霍彦朗,所以他受点气,他也认了!

    “你说你就只错一次,安然是我女儿,就算有钱,我也只会给安然,你也一分钱都别想分到,我会找律师,拿回我的财产,和你离婚!”慕方良说完一口气上不来,他睁着眼,感觉自己的视线一点点恍惚,最后眼前一黑。

    耳边是柳眉一愣,然后焦急的声音:“老慕!老慕!!”

    ……

    夜色缭乱,酒吧街灯火缭乱,慕岚踉踉跄跄走在酒吧里,舞池里一对男女在放肆摇摆,女人水蛇腰扭得妖娆,慕岚眼睛一花,火气蹭地上来,直接把女人推开,自己朝男人贴了上去:“贱女人!”

    女人正和自己的朋友跳得好好的,顿时就跑了上来:“你谁啊?你干嘛啊?你推我是吗,是不是你推我!”

    “是我推的你,怎么了?你想怎样?”慕岚双眼朦胧,对着女人高抬起下巴,高傲地挺起了优美的颈脖。

    女人彻底疯了,两个人打成一块。

    男人看清了慕岚的脸,原本觉得这个女人送上来也不错,可是看慕岚现在发了疯打自己的朋友,他碍于脸面也只能帮着朋友:“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啊?”

    其他人也纷纷围了过来,慕岚就是心里不痛快:“来啊,我就是故意找事,你没看出来吗?今天不是我死在这里,就是她死在这里!打啊,来打我啊!全世界特么的全都欺负我是吗?有意思吗啊?我有钱,我就算不是慕方良的女儿又怎么了?我有钱!”慕岚哭着,妆都花了,抬起了涂红了的手,跌跌撞撞地指着自己的心口,“来啊,你还真以为我怕你们吗?”

    “疯子!”男人唾了一口。

    被慕岚推开的女人也疯了:“你他妈以为就只有你有钱吗?就算你是有钱人又怎么样?婊子,我照样打!!”

    一群人抄起了酒吧的瓶子和椅子,慕岚也不甘示弱地抓起什么砸什么,顿时场面乱成一团。

    “唔……”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到了慕岚头上,慕岚抬手一摸,血。

    凳子腿……

    温热发腥的血液流得她满脸都是,看起来吓死人了,慕岚睫毛上也黏着血,她模模糊糊地看着眼前愣下来趋于冷静的男女,她笑了笑,终于体力不支地倒了下去。

    救护车、警车的声音在耳边围绕,慕岚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这个世界终于能清净了。

    “喂,慕小姐吗?”电话那头的人公事公办地问话。

    “嗯,您是?”霍彦朗现在还没回来,慕安然正在家里做饭,把做好的饭菜又加热一遍,可是菜还没有放进微波炉里,放在流理台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慕安然捏着手机,听着对方的声音,是低醇的男声。

    “我是城东公安局的民警,您的姐姐在酒吧闹事被人打伤了,现在昏迷被送到医院了。您的父母都暂时联系不上,只有您了,赶紧过来处理一下!”

    “什么?我姐姐怎么了?”

    “现在在做缝合手术,需要亲属来代替签字一下。”民警报了个地址。

    慕安然挂了电话,整个人愣地站在厨房里。犹豫了一下,她给柳眉打了电话,可是柳眉的电话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所以她今天心神不宁,是因为慕岚要出事吗?仅仅是这么简单吗?

    慕安然裹着厚厚的大衣在街头上跑,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往医院跑去。

    地点很巧,恰好也是中心医院,慕安然来过好几次了,直接就往手术室那边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