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说的,我会认真记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这世间,唯有真心不能辜负,且与深情共白头。可他这一次要辜负了她的信任了吧?

    霍彦朗站了好久不动,看着慕安然从这个科室走到那个科室,娇小的身影特别忙碌。

    他可以看到慕安然偶尔停下来的时候,对着空气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强打起精神去看另一间病房里刚好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慕方良。

    大约半个小时,慕安然为柳眉缴费之后,有些手足无措地走到霍彦朗身前。

    “霍彦朗……”她有些为难地喊道。

    “嗯?”深邃的眼神里透着认真。

    慕安然的语气有些低:“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父母,但是我可不可以托你照看一下他们,我出来有一会了,姐姐还在楼下的病房,我想过去看看她。”

    她一个人照顾三个病人,确实是照顾不过来。但是托霍彦朗帮忙看柳眉和慕方良……似乎尴尬了一些。

    “去吧。”霍彦朗沉沉出声。

    医院的病房里色调单一,霍彦朗身上的呢子大衣看起来格外柔和,他的眉眼间依旧扬着与生俱来的锐气,但语气却藏着宠溺。

    “怎么说都是我的岳父岳母,我还不至于吃了他们。”霍彦朗勾起唇,对慕安然笑了一下。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上扬的唇角,她确实愣了一下,没出息地觉得鼻子有点酸,有点感动。

    “谢……谢。”

    慕方良不仅一次想要伤害霍彦朗,两家的仇恨那么深也是这个原因。

    但是霍彦朗竟然答应了她。

    慕安然觉得两个人真的是一家人了,现在慕家倒了,所有人都只能靠她。慕安然抿了抿唇,欲言又止,她转身朝着楼下跑。

    刚走了两步,慕安然想了想又转了回来,她站到霍彦朗的面前,用力抱了他一下。

    霍彦朗一愣,凝起乌黑的眼睛。

    慕安然这才对他温柔地笑了笑,再一次用力又认真道:“谢谢。”

    这一次慕安然下去了以后,好久没上来。

    ……

    楼下病房里,慕岚还没醒,整个人躺在病床上,像是不愿醒来般。

    嘴里一直喃喃道:“不,不要!”

    “我不是杂种!”一直很高傲的慕岚在潜意识的驱动下,流露出了脆弱的表情。

    一直以来她都仗着慕家大小姐的身份为非作歹,从初中起她就是别人眼中的富家女,她已经习惯了高人一等的感觉,突然让她跌落云间,她怎么受得了?

    慕岚额头上全是汗,汗水浸湿了刚包扎的纱布。

    慕安然看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找一些干净的纸巾替她擦擦汗,她出门没有带包,现在只能去找护士借。

    可是还没有走到护士办公室,突然有人堵住了她的去路。

    慕安然抬头一看,原来是刚才被警察带走去做笔录的女人。

    这次近距离看,慕安然终于看见女人脸上的伤痕,一张干净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十几道抓痕,每一道抓痕都见了血,似乎会留疤。

    “让开。”女人狠狠对慕安然道。

    刚才警察对她做笔录时警告过她,让她不要找对方家属麻烦,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她确实不应该为难慕安然。

    但是把她伤成这样的慕岚,她却是不打算放过。主要还是咽不下心里这口气,就算不能打,她也要骂死慕岚!

    慕安然微微皱起了眉头,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水深火热中的慕岚。

    “抱歉,我不能让你进去。”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慕安然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说这样的话。

    “小姐,注意你的语气。”慕安然冷静地说。

    似乎和霍彦朗在一起久了,面对暴躁的人她越发能够稳妥处理了,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瞬间让对方冷静下来。

    女人收敛了片刻,不过很快又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怕她?

    “你这是在警告我吗?我和你说过了,就算你是有钱人,我也不怕你!你以为这世上就你们有本事,就你么能仗势欺人么?你看看我的脸,我只是去喝个酒而已,凭什么要被她打?我直接明白了当地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的!警察算什么,警察来了我不过就是再进去做一次笔录,你让开!”

    慕安然深呼吸:“如果你是觉得不甘心,我可以替我姐姐向你道歉。”

    “你虽然受伤了,可我姐姐呢?头上也缝了这么多针,谁都为此付出了代价。”话里话外透着别再纠缠了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慕安然今晚有点疲惫。

    女人见慕安然气势弱了下来,顿时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将语气拔高:“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怕了你吗?你信不信我能把你……”

    “把她怎样?”低沉浑厚的声音仿佛一把利剑般从女人的身后穿透过来。

    女人正想找麻烦,忽地回头,对上霍彦朗冷漠的双眼。

    女人顿时愣了一下,她和一堆朋友去酒吧玩,还在舞池里贴身热舞,本来就算不得是什么好女孩,脾气自然也就比中规中矩的女孩要差了一些,但此刻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竟然从心底生出了一丝畏惧。

    女人闭上了嘴,眼里有慌乱和惊艳。

    霍彦朗幽深的视线落到慕安然身上:“怎么不打我电话?”

    慕安然有些心虚地低着头:“我以为我能解决……”

    “你、你们……”女人看着慕安然,再不甘愿地看着霍彦朗。

    这个男人太出色了,她有些舍不得挪开眼睛,但此刻听着他们的对话,女人再傻都知道她今晚绝不可能再找麻烦了。

    她看了看病房里的慕岚,几乎是气狠狠地唾了一句:“算她走运!”

    说完之后对上霍彦朗深沉而具有杀伤力的眼。

    女人急匆匆走了。

    女人走了之后,霍彦朗才往前走了一步,靠近慕安然:“有没有伤到你?”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心里又蔓延出了一丝感动:“没有,她还没来得动手。”

    慕安然的声音有着淡淡的疲惫:“你怎么下来了呢?”

    “你太久没回来,以为你遇到了麻烦。”

    只不过,他以为是慕岚找她麻烦。

    结果却看到了这一幕。

    “刚刚那个人……是和姐姐在酒吧闹了矛盾的人,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又回来了。”慕安然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嗯。”霍彦朗随意地答。

    他对关于慕岚的事情,并不在意。

    看似那个女人不会再回来了,慕安然这才松了一口气。

    慕安然透过病房门看正躺在病床上的慕岚,慕岚紧闭着眼睛,一时半会不会清醒的样子,慕安然抿了抿嘴角,朝霍彦朗道:“我们出去吃个饭吧?”

    “嗯。”又是不冷不热的回答。

    一顿饭,慕安然吃得心不在焉。

    地点选在医院附近的小餐馆,病房里的三个人慕安然都分别托付给了不同的护士。

    慕安然点了一碗小馄饨,霍彦朗则点了一份重庆小面。

    小小的桌子,桌面乌黑,霍彦朗哪怕失败了,坐在这样的小店也还是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慕安然心不在焉,倒也没注意这些,只是觉得委屈和内疚。

    “对不起,霍彦朗。”

    “怎么?”

    “我在家里煮了饭,但你却陪着我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家里的饭菜也吃不上了。”

    “嗯。”

    霍彦朗脸上不显喜怒,整个人看起来沉稳又镇静。听着慕安然的话,只是抬手替她舀起一汤勺馄饨,低头替她轻吹,温柔而体贴。

    慕安然红着眼睛看霍彦朗英俊的脸,他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也不见怨言,只是漆黑的眼底带着几分疼惜。

    霍彦朗吹了一会将馄饨递向她:“凉了一些,吃吧。”

    慕安然呆呆地望向他,吸了吸鼻子,有一口气咔在喉咙怎么也咽不下去,心口一片酸涩。

    “霍彦朗,我太没用了,所以才会让你陪着我。”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他什么也没回答,只是抬起了漆黑的眼睛望着他。

    一整晚他都没流露出什么太私人的情绪,此刻却把馄饨喂进她嘴里以后,放下勺子揉了揉她的脑袋。

    “别想这么多了,做你想要做的事。”

    霍彦朗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深深撞进她心里:“人的一辈子,只有一对父母,你想对他们好是应该的。我也想对我父母好,但是却没机会了。”

    慕安然愣愣看着他,心里翻江倒海。

    霍彦朗薄唇动了动:“所以你想照顾他们,我会陪着你。只是你要记得,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不要愧疚。这是其它人的事情,时间会解决一切,就算有错,错也不在你身上。”

    “嗯。”慕安然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她抬头认真地望着霍彦朗:“你说的,我会认真记得。”

    慕安然吃饱后,霍彦朗结了账,两个人沿着医院的小道走回去,微弱灯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好长。

    一路上慕安然都有心事,她总觉得今晚只是短暂的平静。

    只是……慕安然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而这一切就像他说的那样,和她没有关系,让她不要愧疚?可是,错也不在她身上吗?

    ……

    柳眉昏迷了一天,第二天心力交瘁过度晕倒的柳眉就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