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到现在还想装傻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第三天,突发脑血栓的慕方良也醒了,慕方良醒的第一件事就是盯着守在床头的慕安然看。

    看了一会,慕方良激动地睁大了眼睛,瞪着慕安然比划了好一会。

    “我要……找……律师!”

    病房里站了几个医生和护士,突发脑血栓搞不好会把命丢了,醒来也会有不少后遗症,此时还没有对慕方良进行全面检查,慕方良的样子看起来很着急,根本就不配合复诊,瞪着大大的眼睛,身体上的动作有些不协调,就连说话也断断续续。

    慕安然看着眼睛就湿了,好好一个人变成了这样。

    “爸,我们不说这事好不好?”

    慕方良现在绝对不能再受到刺激了。

    可是,慕方良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哪怕行动不便,还是激动地动了起来:“听、听爸的,我要找律……师!离婚……钱……”想抬起手,但是半天没抬起来,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可怕的状态。

    慕安然顿时被吓到了,怔怔看着慕方良。

    医生也盯着慕安然,断然没想到慕方良醒来会变成这样。

    看来那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有医生劝道:“慕小姐,您要不然先去看看其它家属吧,先答应慕先生,先把他的情绪安抚下来,我们才能替他做检查。”

    慕安然含着泪看着慕方良:“爸,你别激动行吗?我答应你,我找,我给你找。”

    慕方良这才镇静下来。

    慕方良用眼睛瞪着慕安然,他的眼里有恨意,看得慕安然整个人都害怕。

    病房里气氛紧张,慕安然道:“爸,我这就去给你找律师,有什么事情好起来再说。”

    慕方良看着慕安然,终于点了点头,情绪这才渐渐平稳。

    紧接着病房里又乱成一通。

    病房外,安抚了慕方良的慕安然站在墙边,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医院的天花板。这几天她在研究院入职了,可是还没有工作几天,家里头就出现了这种事情。不过幸好唐季博特别开明,甚至特意叮嘱她:“没事,慕小姐你先忙家里的事情,一个家里四个人有三个住院,这种情况太特殊了,等叔叔阿姨的身体好一些,你再回来上班,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谢谢。”慕安然当时心里有些酸,朝唐季博鞠了鞠躬。

    “慕小姐,你可别这样,把我当普通同事就好。”差些吓着唐季博。

    慕安然忍不住不笑了笑。

    ……

    慕安然将思绪抽回来,此刻站在走道上,不少人来来往往。

    她深呼吸,准备去找个律师,突然一个人在慕安然身边站定。

    “安然。”

    “嗯?”

    慕安然抬头,刚刚在病房里慕方良激动的样子已经吓着她了,现在看到柳眉穿着病号服出现在面前,慕安然顿时又红了眼睛。

    不过还好,慕安然打起精神。

    “妈,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床上躺着呢。”

    “听说你爸醒了,所以我上来看看。”柳眉压低了声音。

    柳眉两天前醒了,可是这阵子柳眉天天在医院里陪着慕方良,整个人也累到了,加上那天的事情……柳眉现在虽然醒了,可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格外憔悴。

    慕安然心疼地看着柳眉,伸出手想扶她。

    可是,柳眉却突然推开了慕安然的手,“你爸想让你找律师,离婚是吗?”

    “妈……”

    柳眉虚弱地笑了笑:“不用瞒着我,其实我刚刚在外面已经听到了,安然,辛苦你了。你去告诉你爸,我愿意离婚,不要任何财产,让他不用找了。”

    “妈!”慕安然瞪大了眼睛。

    柳眉却只是对她笑了笑,这个笑容这么苍白。

    慕安然的身体微微颤抖,柳眉却只是按住了慕安然的肩膀,眼里是大彻大悟的神情。

    柳眉温柔道:“安然,你应该不知道,妈想了很久,之前我就想过万一这件事情让你爸知道了,我该怎么办,答案是如果你爸能接受,那么我会对他好,这件事情对岚岚也是一次很大的打击,如果岚岚能因此变好,那也是一件喜事,可是万一你爸不接受,那我们只能离婚。”

    “你爸这样的反应我能理解,也能接受,你不用担心我。他心高气傲,这一辈子在外人面前就没低头过,活到这把年纪,突然发现女儿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连他的枕边人都背叛他这么多年,他绝对承受不了,他现在变成这样,是我的罪过。”

    慕安然捏着手,紧紧攥着。

    柳眉却继续道:“然然,我知道你想努力,你不想爸和妈离婚,可是依你爸的性子如果不离婚,这一辈子我们也是没办法再过下去了,与其这样不如还他一个平静,别再刺激他。”

    柳眉说着说着,红了眼睛:“还有一件事情,爸妈都没告诉你,慕家破产之后还有最后一笔钱,这笔钱你爸当时给了岚岚,你姐拿到钱之后成立了一家公司,就是宁锋实业。如今那些钱都在岚岚手上,依你爸的性子,我陪在他身边二十多年,他咽不下这口气,连婚都要和我离了,这笔钱是他最后的财产,他绝不会让它落入外人手里。”

    “他不会认岚岚,现在他唯一愿意理的人,只有你。”

    “离婚律师,你就不用找了,告诉他我愿意。如果他还非要让你找财产律师,那你就帮他找吧,岚岚那边,我也是管不住了。”

    柳眉说完,撑着虚弱的身子缓缓站直,一步一步地离开这里。

    慕安然只能静静站着,满心潮水涌来,消化着柳眉说的这些话。

    “妈……”满心地难受,难以言喻。

    不远外的病房里,慕岚也醒了,她不知道从哪拿了个镜子,一直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人素面朝天,眼尾都有细小的皱纹了。她才二十七岁,怎么就开始有皱纹了?再看看额头,一片头发都被剃没了,头上裹着白色的纱布。

    “怎么这么丑啊。”慕岚两条腿都缩到床上,镜子丢到一边,拒绝接受现实般躲到床头边。

    她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吓到了隔壁床的病人。

    这两天隔壁病床的人也快被慕岚整得精神失常了,此时愣愣看着慕岚。

    慕岚像变个人一样安静下来,然后把头埋到胳膊里,开始哭了出来。

    她自作自受,没有人会来看她,慕方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不是慕家的人,柳眉也不来看她,她也不想见到柳眉,她感觉自己像是被遗弃了。

    慕岚哭了一会,又打起精神来安慰自己,“哭什么哭,什么都没有了,可你不还有钱吗?”

    冷静了一会,慕岚才安静下来,“对,我还有钱。”

    慕岚突然又笑了起来。

    慕安然处理完慕方良要求的事,满心疲惫地走到慕岚病房,一眼就见到坐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发作的慕岚,一会哭又一会笑,一直到看见慕安然回来了,目光又变得很奇怪,像是**裸地嫉妒,又有点可怜。

    慕安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害怕慕岚发起疯来又伤害到她。

    她毕竟已经不欠慕家什么了,这一次也绝不可能让慕岚伤害到她,所以只是安静地站在离慕岚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姐,饿了吗,我拿了一些粥过来。”

    慕岚没有反应,确定了安全距离之后,慕安然把粥放到慕岚身边的小桌上。

    慕岚忽然想抓住慕安然,却被慕安然早有准备地躲过了。

    “哈哈。”慕岚又开始失神地大笑出声。“连你也防着我!”

    慕安然抿了抿唇,没搭理她:“医生说这次你缝了好几针,吃点高蛋白的东西吧,伤口或许会愈合得快一点。”

    “慕安然,怎么样,看到我这样你是不是觉得很痛快?”

    “姐,你多想了。”

    慕安然乌黑的眼睛没有一点点幸灾乐祸,只有平静和疲惫。

    想了想,她还是和慕岚说道:“爸说他有些东西放在你那里,要你还给他。”

    慕岚神情立即变得闪烁和决然的坚毅:“不可能。”

    她什么都没有了,她怎么可能会把那些东西换给慕方良,何况就慕方良现在的身体,也掀不起什么风浪。难道要拿那些钱坐吃山空吗?还不如给她做投资!

    慕岚恶狠狠地盯着慕安然:“怎么,你就是在这里等着我吧?我告诉你,我绝不可能把那些东西给你!慕安然,就算你是慕家的女儿又怎么样,东西现在在我手里,就算是爸想拿回去也想都别想!”

    “你是不是趁我受伤和爸说了什么?难怪我说霍彦朗为什么害我!原来是你在背后算计是不是?”

    “慕安然,我还真是没看出来,你为了拿到这笔钱,为了帮霍彦朗东山再起,竟然联合霍彦朗做到这一步!”

    “慕家的破产其实就是你们俩联合做的吧,可怜爸和我还蒙在鼓里!”

    “姐,你在说什么?”

    慕岚一边哭一边抱着头叫了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要不然爸怎么会知道我不是她女儿?护士怂恿爸带着我去验血的时候,霍彦朗来过医院!爸妈离婚,我会成这样,也全是他造成的,你到现在还想装傻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