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怔怔看着慕岚。

    慕岚的表情越来越狠毒:“明明就是你……你怎么还能装得跟没事人一样?不就是想要我手里的东西?看到我的宁锋实业越做越大,你受不了了是不是?还是你又想告诉我,这一次的事情只是霍彦朗做的,和你无关?”

    “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慕岚露出嘲讽的笑:“霍彦朗刚离开医院,我不过缴了个费,好端端的医生就让我们去验血。这就是一个局,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局!霍彦朗一直没有放过慕家,没有放过我,他还是想要毁了我们全部人,让慕家支离破碎!而你,你想得到我手里的东西!所以你们才把我和爸害成这样!”

    慕岚绝口不提霍彦朗针对她的真正原因。

    她现在也不想着怎么毁了慕安然和霍彦朗之类的事了,她只是心里窝着一肚子火,看到慕安然就很想杀了她。就连现在,慕安然都用一种很震惊的表情看着她,还有她刚刚想抓着慕安然,而慕安然那富有戒备意味的一躲……

    慕岚痴痴地笑着:“慕安然,你以为你瞒得过我?”

    ……

    慕安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慕岚病房的。

    慕方良和慕岚不是真正的父女,慕方良突发脑血栓,慕岚在酒吧惹事被抓,慕方良和柳眉要离婚……一家人变成了这样,而慕岚居然说一切都是她和霍彦朗的错?

    她没错,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慕岚手里有那笔钱。

    那么霍彦朗呢?这一次的事情又和他有关系?

    慕安然突然想到了三天前的晚上,两个人坐在小店里,霍彦朗那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他说,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不要愧疚。这是其他人的事情,时间会解决一切,就算有错,错也不在你身上。

    所以呢?这是在安慰她,却也是在表明自己心里的想法?

    就算有错,错也不在她身上,那么在谁身上?

    慕方良身上?柳眉身上?还是慕岚身上?

    慕安然好不容易平静的心,这一次又起了波澜。她一直觉得生活渐渐平静了下来,哪怕霍彦朗不再是擎恒集团的董事长了也没关系,至少她不介意,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只想好好和他在一起。

    可这一次,霍彦朗又做了什么?

    难道真如慕岚所说的那样,出事前霍彦朗曾来过医院,而这一整件事,都是霍彦朗设的局?到底是在针对谁?慕家吗,彻底要慕家分崩析离,让慕岚再也没有可高傲的资本?还是终于无法容忍慕岚的行为了,要彻底收拾慕岚?

    不管是哪样,真是霍彦朗一手促成了这样的局面?

    慕安然蓦然觉得心慌。

    楼上,慕方良和柳眉的婚姻问题还在继续,柳眉不去探望慕方良,而慕方良做了全身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自己让其他人找了律师,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慕方良彻底什么人也不信了,找律师做了遗嘱,甚至连一些必要的事情都不让慕安然经手。

    慕安然提前找唐季博支取了一部分工资,替慕方良请了看护,因为没办法支付起全天的看护费用,所以请的是钟点工,在她没办法照顾慕方良和慕岚、柳眉的时候,帮慕安然照顾她们,换慕安然回去洗漱。

    今天午间听慕岚说完那番话后,慕安然整个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此时,坐在回“时代”的出租车上,慕安然一直在走神。

    “小姐,到了。”

    “小姐?”

    出租车师傅喊了慕安然两声,慕安然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

    “没事,你可要看着路啊。”

    慕安然抱歉地赶紧掏钱,对师傅笑了一下,“谢谢,我会注意的。”

    慕安然乘坐电梯,还没摁下指纹密码,隔着门便闻到了里头扬出来香味。慕安然心尖一动,鼻子竟然有些酸涩。

    深呼吸了一会,慕安然这才打起精神走进去。

    一进去,站在玄关柜旁便看到厨房里带着围兜做饭的霍彦朗。

    似乎没有留意到她开门的声音,霍彦朗全神贯注地切菜,锋锐的刀与砧板碰触,发出清脆的声音。从她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霍彦朗线条完美的侧脸,下巴冷毅,面色却透着柔和。

    厨房的灯光有些暖,披落在他身上,看起来有一种难言的温柔。

    慕安然就这样静静站了几分钟。

    霍彦朗忽然回头,“回来了?”

    深邃的眼底跃着几分沉淡的喜悦,霍彦朗向来稳重,就算是高兴也不过扯开嘴角,因此眼神波动了一下,倒是不明显,可这一个细微的表情落到慕安然的眼里,愣是让慕安然心慌无措。

    “嗯。”慕安然低头。

    似乎冷静了一会,她深呼吸,终于慢慢朝他走过去。

    慕安然手上拎着包,披着一身的寒意,围巾被风卷起,流苏看起来有些乱,还有这张脸,看起来脸色也不算很好。

    霍彦朗的眼神微变,不动声色:“在医院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

    “霍彦朗。”慕安然慢慢深呼吸,神情也变得认真起来。

    “怎么了?”

    “是你做的吗?”

    霍彦朗脸色不变,只是下颚的柔和一点点消失,深沉的眼里也像是掀起了狂风暴雨:“嗯?”

    慕安然抬起了头:“这一次的事情,又是你做的吗?”

    霍彦朗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凝了慕安然好一会,对上她的视线。时间过了那么久,两个人早已不是当初那样,此刻两个人都认定了彼此,误会也不能让两个人分开。所以,她也不会再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某些关系。

    现在对于两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坦诚和信任。

    她不会再把事情埋在心里,如果真有不能接受的事情,那就摊开来讲清楚。如果有心存疑虑的事情,那么干脆直接问。

    霍彦朗微微眯了眼睛。

    他伸出手,想揉一揉慕安然的头,可慕安然将脑袋一偏,直接躲过了。

    “你指的是什么。”霍彦朗的声音有些沉。

    慕安然微瞪着眼睛望着他:“霍彦朗,我们相互坦白好吗,我一点也不想让这些事情影响我们的感情,我很珍惜你,真的真的特别珍惜你。我想要好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这么多天,虽然我们不像以前那样,慕家没了,我也不是那个让人羡慕的慕安然了,而你也不是一手遮天的擎恒集团董事长了,我们的生活很简单,哪怕留在家里做家务、给你做饭也好,不再留在家里,哪怕让我出去上班,陪着你一起辛苦挣钱养家也好,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对于我来说都是最幸福的事情。”

    “现在没有人再使劲给我们增加误会了,日子过得虽然辛苦些,但平平淡淡,我真的……很珍惜这样的生活。我一点儿都不想误会你,所以一有问题,我只想和你说实话,好好地问你……是你做的吗?”

    慕安然睁着微红的眼睛望着他:“慕家现在这些事,是你做的吗?”

    霍彦朗微微皱着眉头,英气俊朗的脸上出现一丝阴郁,空气似乎都变得凝重。

    他看着慕安然的嘴唇一张一合,她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委屈,和不甘愿,几乎是一字一句问道:“我姐和我爸不是亲生父女的关系,是你让人捅出来的吗?”

    她纯净的眼里裹了一层雾气:“医院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验血事件,是你找人做的吗?”

    “如果我说是呢?”霍彦朗的声音出奇的冷静。

    厨房里还传来煲汤的声音,汤沸腾了,汤汁无处可去,溢了出来。

    汤洒出来的声音就像热水泼在慕安然心上,哗啦啦地烫破了血肉的声音,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慕安然睁大了眼睛看着霍彦朗,满心的不解和痛苦。

    “为什么呢?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

    慕安然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点从外面归来的寒意,她的心此时也跟绕在她脖子上的围巾一般乱,空气中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扼得她喘不过气来。

    霍彦朗声音低沉:“如果我说没有为什么呢?”

    慕安然愣了一会,豆大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霍彦朗,为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现在的生活平平静静的,难道不好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慕家已经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要再起风波呢?我爸突发脑血栓对你有什么好?姐姐和爸不管怎么样,我已经不再理会他们了,他们想做什么和我都没有关系,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慕家一团乱,我不得不回去照顾他们。而且这一次的事情闹出人命了,我们该怎么办?我要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到底是为什么,你一定要对慕家赶尽杀绝?”

    霍彦朗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子?”

    慕安然一愣,红着眼睛望着霍彦朗,不语。

    锅上的汤还在继续洒着,就像是一条被拽上岸,挣扎的濒死之鱼。

    “如果不是这个样子,那理由呢?理由是什么?霍彦朗,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做?”慕安然怔怔地退了一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