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舍不得我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难受,失望,无数种情绪在她心里交织,简直像要了她的命似的。

    霍彦朗往前走了一步,强大的气场席卷而来,他低头,深邃的眸眼就这样睨着她,目光中掺杂了几分沉痛:“如果我说我容不下慕岚,所以才做这件事,你能接受?”

    慕安然张了张嘴,像是突然失语般,光是睁着眼睛不说话。

    “为什么?哪怕宁愿把我们现在平静的生活毁了,也容不下她吗?”

    霍彦朗扯了扯唇:“是,容不下她。”

    慕安然眼泪落了下来:“可是……”

    “这件事后,爸和妈就彻底不能在一起了。”

    “那是他们的选择。”

    “姐姐也快疯了。”

    霍彦朗眼眸乌黑,不发一言。

    慕安然眨了眨睫毛,眼泪掉下:“慕家成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收拾好的心情,又变乱了。我和你不一样,你明白吗?我身上流着和他们一样的血,我根本不能把这一切当做没发生!”

    慕安然继续道:“所以就算有可能毁了我们,你也非要这么做不可?就因为容不下她?”

    霍彦朗背脊拉直,站得正经,可身上的气场却那么沉闷,好像慕安然这些话也砸到他心里去了。

    “如果我说慕岚又再一次想要我的命呢?”

    慕安然终于愣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霍彦朗。

    霍彦朗的声音携着丝丝冷嘲:“安然,你以为这些问题我没有想过?第一次我打击慕岚,是因为她已经丧心病狂,正常的姐姐会让别人强奸自己的妹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一晚我没有赶到s市,你会怎么样?而第二次,她同样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能放过她?”

    “而这次我确实很自私,因为报复她是为了我自己,但是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答案是值得。”

    慕安然怔怔地看着他。

    霍彦朗深凝着黑眸,自嘲地戳了戳自己的胸膛,“这里,再往上一点,曾经进过一颗子弹,我是差点死过一次的人。还有那一次马路上,如果不是幸运摔进隔离带,我也不可能好好站在这里。我不想死,你明白?”

    “你问我为什么要毁了她?慕家的人一而再再而三要我的命,你以为我就真的无所谓?不在乎?我只是不说而已。”

    霍彦朗伸出手,摸了摸慕安然的脸庞。

    慕安然娇小的身体微僵,定在原地。

    “我爱你,所以我可以为了你放下仇恨,但伤害我和你的人,我没办法接受。我撑死了不亲自动手,所以放任慕方良,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法院和公检法机关要追究他就追究,如果不追究,他想逍遥法外多久都行。”

    霍彦朗的声音顿了一下,“但是你以为我为什么袖手旁观,不落井下石?不过是为了你而已。”冷沉的声音,磁哑中添了几分冷嘲。

    “霍彦朗……”

    “但是这次慕岚想要撞死我,不行。我命都没了,拿什么和你在一起?”

    “如果留着她的后果是无止境的纠缠,抱歉,我不能容忍。”

    “要我和慕家这些人相亲相爱?安然,你未免也太自私一点。”

    “很多事情我不愿意告诉你,是因为他们是你的亲人,难道你以为我就真的心无芥蒂?如果不是慕岚做得太过分,我不会亲自动手。还是,你以为我没有手段?”

    “慕安然,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否认,我是一个有手段的人。我只不过从不将它们用在你身上而已。”

    慕安然豆大的眼泪在眼眶里滚动,“你别说了。”

    “安然,我爱你,我还不想死。所以你非要个答案,那么我就告诉你,这就是答案。”

    “为什么冒着和你吵架的危险,也要去做这件事,这就是理由。”

    霍彦朗沉声道:“所以现在你的决定是什么?”

    慕安然摇了摇头,她没想过,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他冷嘲地笑了笑,“验血是我安排的,但慕岚不是慕方良的亲生女儿,这件事却不是我安排的。你如果非要怪我,那我也只能认了。”

    霍彦朗的声音一字一句,冷得像块石头一样:“未来还那么长,就算我今天不做这件事情,你又能确保真相能瞒得住一辈子?有些事情迟早会揭出来,我不过是将时间提前而已,不是吗?”尾音稍稍上扬。

    慕安然抿着唇:“霍彦朗你怎么能这样……说着这么狠的话,还能这么风轻云淡。”

    “你就不怕说得这么明白,我生你的气,然后彻底和你闹别扭么?”

    “你不会。”

    “为什么?”

    “你舍不得我死。”

    慕安然听着彻底哭了出来,眼睛发红,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锅里的东西都快熬坏了,可这一刻谁都管不了了,霍彦朗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安然,俯视的角度可以看到她黏在一起的睫毛,还有发红的鼻尖。

    慕安然动了动,最后还是走了两步扑进他的怀里,纤细的胳膊圈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

    霍彦朗带着做饭用的围兜,围兜上也沾染了他身上的清香味。

    一路走来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也爱惨他了,她舍不得他死,万一他真出事了呢?那她就永远见不到他了。

    “霍彦朗,虽然我很讨厌你,我恨你,总让慕家变得一团糟,可我又放不开下你,你说怎么办?这样的我是不是也很讨厌?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这样原谅你,算不算做错了?”

    “不算。”霍彦朗喉结涌动,微微仰着头不再看她。

    慕安然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能看到他冷硬的下颚,他挺直的背脊肩负了太多东西。

    慕安然忍不住擦了擦眼泪:“就算是做错了,哪怕这样的自己会令人讨厌,那我也做了。”

    “你说得对,这次是你自私,但我想原谅你。”

    慕安然哽着声:“但下次你别再这样了好么?有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他们真要再伤害你,首先我就不允许。我一定不会不分是非地站在他们那边,哪怕是姐姐,我也会和她讲清楚。你不用担心我没办法割舍他们,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霍彦朗终于低头,看着慕安然微微仰着的小脑袋,双眼湿漉漉的,他动了动喉结,“相信你舍不得我死。”低下头狠狠吻住了她。

    “霍彦朗……”

    “你放心,我命硬也死不了。”

    慕安然双手攥住他的衣服。

    霍彦朗看她的表情终于变好了,拥着她就将她带进厨房,他伸出手把煲汤的火关掉了,然后下一瞬,狠狠地低头噙住了她的嘴,翻天覆地的吻。

    湿热的舌滑过她的齿间,跟她一起缠绵。

    慕安然也疯了似的回应他。

    她的爱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一直闹着别扭,夹在慕家和他之间左右为难,但心里的答案那么明确,她要怎么样才能做到不在乎他?她爱他,确实深深爱着。

    虽然因为不好意思而称呼一直没有改过来,可她心里一直将霍彦朗当做了老公。他们领证并不是他逼迫她,而是在自愿的情况下领的,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以后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不许再瞒着我了!”

    “嗯。”沉沉地应。

    慕安然这才破涕为笑,不过还是道:“这次的事情还没完,下次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虽然她理解了,可这也是一个心结。

    她不想霍彦朗死,但也不想让慕家变得一团糟。

    但是如果霍彦朗确实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做这样的事情,那么慕岚也确实罪有应得,只是……算了,这笔账记在她头上好了。

    ……

    晚上慕安然和霍彦朗坐在露台上聊了很久。

    开了一瓶红酒,两个人盘腿坐在泳池边上,慕安然不是特别会喝酒的人,蓦地两杯酒下肚,脸颊微红。

    夜风清凉,一杯点点红酒下肚,慕安然把头靠到霍彦朗头上,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把事情闷在心里。

    “有心事?”霍彦朗轻眯着眼睛问。

    “没有。”慕安然又喝了一口酒。

    她把事情压在了心里,知道事情是霍彦朗做的,反而不能释怀。

    柳眉和慕方良真的离婚了,她和慕岚该怎么办?慕岚不是她亲姐姐,可也有二十多年的感情,而柳眉……怎么说都是她妈,还有慕方良,慕家一步步变成这个样子,她难辞其咎。

    可是……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星眸朗月,慕岚对于他来说只是陌生人,他已经为了她忍了太久了。

    “还在想刚才那件事情?”

    “不是。”慕安然否认,把头埋到他怀里去了。

    霍彦朗低着头,慕安然像一只小猫咪一样,他将气势冷沉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深不可测,眼睛里的目光却很温柔。

    “嗯。”随意应着。

    两个人就这么喝了一晚上的酒,因为霍彦朗的新公司正在筹备,晚上两个人都睡得早。半夜,慕安然喝了点酒,睡得很熟,霍彦朗却倏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一脸纠结的慕安然。

    她的眉头都蹙起来了,也不知梦里在想什么,霍彦朗冷沉着脸,盯着一会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