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今以后慕家要各过各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上,外头漫天星光,银辉洒在霍彦朗的身上,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冷,薄唇紧抿着拉成一条线。

    他放下了仇恨,却还是放不下慕安然。

    他现在只想要慕安然,而慕家的人却没有放过他。

    慕安然在睡梦中又皱了一下眉头,看起来更满怀心事,这一点小动作全如数落进了霍彦朗的眼里。霍彦朗伸出手,将慕安然拥紧了怀中,在月光中,他眉眼间的爱意一点也没遮掩,低头深情一吻。

    可惜,睡着了的慕安然没有一丁点感觉。

    ……

    第二天,慕安然醒来的时候霍彦朗果然已经不在了。

    这几天他很忙,家里头也多了一些新的资料,还有一些融资合同。慕安然不说,但也知道霍彦朗都在做什么。

    慕安然昨天想了一晚上,这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斡旋在两边,慕家她要照顾好,自己的小家庭也照顾好。

    慕安然忙活了一早上,熬了四个人分量的粥。

    一些留在家里,另外一些用了三个保温杯装了起来,把它们带到医院。

    去往中心医院的路上,司机从镜子里看到慕安然,司机开口:“小姐,带着这么多东西啊?”

    “嗯,是啊。”慕安然有些心不在焉。

    司机笑了笑:“别人都是拿着一人份,只有你是拿了三人份。”

    司机原本是在开玩笑,不过没想到还真是说中了。

    “嗯,我家三个人住院……”

    这回司机不说话了。

    一路上寂静无言,只有车外的车流声一直充斥在耳边。快到地方的时候,司机大哥才复而开口:“哎,刚刚我多问了几句,说到了你的伤心事,可别介意啊。”

    这回换慕安然笑了笑:“没事,谢谢您。”

    付了账,慕安然往医院里头走,先到了柳眉那里,结果却看到整个床位空空如也。

    慕安然急忙拦了医生问道:“您好,请问您见到这里的病人了吗?”

    “您说柳女士吗?她已经出院了。”

    “什么?”

    “别着急,病人半小时前才办的出院手续,你去看一看,她可能先去楼上慕先生那了。”

    慕方良住了那么久,这医院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此时对这一家人,也只有对慕安然客客气气的,慕安然一问,他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会儿也是善意地指路。

    “谢谢!”

    慕安然急忙拎着保温杯上楼,门关着,她还没来得及推门进去,便听到里头传出来的声音。

    慕方良道:“张律师,我们现在当着你的面签离婚协议,一会就麻烦你帮我们送去公证处公证了。柳眉,从今天开始我们俩不再是夫妻,你要去哪就去哪,我们不再有关系!”

    “还有,这份是关于慕家财产的协议书,你签了它,放弃所有的权利,你也知道你对我做的事情,我的钱,你一份也别想要。”

    柳眉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老慕,这份合同我会签,我来也是想配合你离婚。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愿意离婚,一分钱也不要,那是因为我不想刺激你,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老慕,没有感情也有亲情。”

    “没错,我是对不起你,但这么多年我陪在你身边,除了这件事情,我也问心无愧。”

    “哼。”慕方良冷冰冰的声音从里头传来。

    慕安然在门外捏着保温杯,不知道怎么办。

    进去吗?可是进去能做什么?

    不让他们离婚?

    亲耳听到这些话,慕安然脸色微微发白。

    进退两难。

    里头又继续传来陌生的声音,是慕方良口中的张律师开了口:“要不然您考虑考虑?慕先生,离婚毕竟是件大事。”

    “不用了!我们俩已经过不下去了。”慕方良斩钉截铁地说。

    柳眉沉默了很久,紧接着里头安静了十多分钟。

    慕安然一直站着忘了反应,忽然门打开。

    “然然?”柳眉眼中有着慌乱。

    “妈……”慕安然手中捏着保温杯。

    柳眉眼睛有点红,但是似乎不想慕安然看到,她立即把头转开,缓了几秒才用一种平淡得近乎没有起伏的语气对慕安然说道:“然然,妈和你爸离婚了,刚刚已经正式签字,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妈……”慕安然只是喊着她的名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眉走上来,轻轻抱住慕安然:“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好在你们也长大了,对不起然然……妈本来想在走之前给你拿回一些属于你的东西,但是现在做不到了。以后你要好好的,如果姐姐再欺负你,你就离得远远的。”

    “你爸身体不好,你要好好照顾他,毕竟依你姐的性子,也不可能再来照顾他了。”

    慕方良是狠了心要把那些财产夺回来,慕家也快家破人亡了,势必还有一场大战。而这些话,柳眉没有说。

    柳眉只是低下头:“我已经买了回m市柳家的票,今天下午就走,你不用送了,我去看看你姐姐。”

    “妈!”慕安然红着眼睛。

    柳眉苍白地笑了笑,打起精神。

    自己开着自己的玩笑:“真没想到我这把年纪了,也赶了一趟潮流,学他们年轻人离了婚,从今以后慕家要各过各的了。”柳眉说着肺腑之言,“妈现在最庆幸的就是你结婚了,妈和他们想法不一样,只希望你能过得好。”

    “安然,妈还有件事……”欲言又止,“算了,你只要记得好好的,和霍彦朗在一起。妈一直没告诉你,霍彦朗人成熟稳重,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对你好,那就是真的对你好,你一定要珍惜……”

    慕家害霍家家破人亡之事,两家的昔日纠葛,柳眉最后还是没有说。

    慕安然不知道那些事儿,此时也不知道柳眉是什么意思,只是用力地点点头。

    她的心情都被柳眉这些话给感染了,此刻很沉重。

    “妈,你别说了,我知道,我会好好幸福着,一定不让你担心。”

    “安然……”柳眉的声音也添了哭意。

    柳眉故意转移注意力:“你手上怎么拿了这么多保温杯。”

    “妈,这些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说她心里觉得愧疚,所以要花更多的心思照顾慕家吗?

    慕安然忍着泪意,笑了笑:“知道你们身体不好,所以熬了几份粥给你们。你们又不在同一个房间,所以只能多用几个保温杯装着。”

    柳眉觉得可惜,心疼道:“辛苦你了。”

    慕家一家四口,现在三个人互相成为了敌人。慕方良不愿意见到她,而慕岚则不愿意见到他们彼此,父亲不见女儿,女儿不愿意见母亲和父亲,只有慕安然,一直在辛苦奔波于三个病房间。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柳眉就要走了。

    柳眉接过慕安然手里的保温杯:“妈替你拿一份给你姐,我最后去陪她说说话,她恨我也好,讨厌我也罢,总要去见见她。”

    虽然当年做了错事,可终归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哪能说割舍就割舍?

    “嗯。”慕安然轻轻点头。

    “还有我的那份,我也拿走。”柳眉一下拿了两份。

    慕安然乖巧给她,柳眉笑了笑,眼里有着欣慰。

    “你以后要听话,要好好的。”

    “嗯,我会好好的。”慕安然眼睛有点酸疼。

    柳眉听到慕安然这么说,笑了笑,提着保温杯就往楼下走,她对着慕安然挥手。

    慕安然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哭,硬生生也扯出一个笑容。

    看着柳眉走出楼梯口,一点点消失在眼前。

    从今天起,她就只剩下霍彦朗了,她的家没有了。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就连姐姐也不是亲姐姐,心特别疼,什么也做不了……

    慕安然站着发呆,一直到里头又重新传来了对话声。

    “慕先生,关于您所说的财产……”

    慕方良沉了声音:“必须拿回来,这些东西和她没有关系,不知道是谁的杂种,我慕方良帮着养了二十多年,已经仁至义尽。这些年她吃好的,用好的,还想拿走我最后的钱?这些钱拿不回来,我死不瞑目!”

    “别和我说什么父女感情,我慕方良从来不信这一套,就连安然,我也要带她去验血,否则我什么都不会信。”

    慕安然在门口,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心情又复而慌乱不堪。

    心口有莫名的疼痛……

    里头张律师的声音还在继续:“明白,我会用手段把这些钱拿回来,至于您许诺的抽成……”

    “你放心,张律师。说到的事情,我慕方良一定会做到。但是你也要做到我说的事情,我要宁锋实业的所有权。我才是董事长,慕岚那丫头什么都不是。我要在最短时间内拿回我的东西!”

    ……

    慕安然实在听不下去了,在门外咬着唇。

    恰好一位护士路过,慕安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把保温杯递给她:“一会能麻烦您把东西送进去么?我还有事,就先不进去了。”

    护士眼中有着疑惑,但慕安然眼里都是请求。

    护士看了看紧闭的门,里面似乎有人,确实不太方便进去的感觉。她还蛮喜欢慕安然的,所以点了点头:“好吧,我帮您拿进去,不过您呢?”

    慕安然目光有些闪烁,“我身体不太舒服,今天就先回去了,改天再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