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叫老公,叫了就放你下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强求要慕安然改变对他的称呼,两个人在一起本身就不容易,很多事情随着时间与事态的变化而变化,从前他强迫她,可现在他不想强迫她了,这就是原因。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给她足够的时间适应,让她慢慢接受。

    现在,慕安然的这声“老公”才显得珍贵。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的笑,她仓促地转开了头。

    “太晚了,我们回去吧!”慕安然紧张道。

    霍彦朗闻言低头看了看表,也才八点一刻,哪里晚了?

    不过他并没有拆穿她的说辞,而是沉了声,将油门微微一踩:“走吧。”

    车子快速穿梭在马路上,因为要开车,霍彦朗注意力全在前方,倒没有再和她说话。

    慕安然和他肩并肩坐着,莫名就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两个人又要独处了,慕安然想到他在车里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有些紧张。

    一进屋,慕安然就绕到了房间里去,拿着她的衣服走进了浴室里。

    因为冬天到了,虽然不是化雪的时候,但到底是很冷的,平常都是能早些洗漱就早些洗漱。而她今天那么积极的原因是……不想和霍彦朗独处,不想面对霍彦朗。

    慕安然一双眼睛像小鹿一样微睁,准备将门关上的时候,突然一双手伸了过来。

    霍彦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到了主卧里,大手堪堪停在门上,如鹰隼般幽深锋锐的眼睛就这么对着慕安然。

    慕安然心里怦然一撞,微微嚅动了嘴唇。

    “霍彦朗,你要做什么?”

    霍彦朗笑了笑:“嗯,不叫我老公了?”

    慕安然:“……”

    从研究生毕业典礼到现在,虽然事情发生得多,但时间过得并不快,来回也不过就是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不长也不短,正是相互适应的时候。

    慕安然的脸顿时像被烧起来一样。

    之前霍彦朗从不抓她语病,可今天怎么就停不下来了呢?

    慕安然憋了一会儿,“你出去。”

    雪白的小贝齿微张,吐出这三个字。

    浴室,贴身衣物,关不上的门。

    这几个词能让人联想起所有“不可描绘”的事情。慕安然也很怕他纠缠,可是忽然想到下着雨的阴天,霍彦朗那么认真地出现在研究院前,他将她小心送上车。还有他在吃牛排时说的那句话,之前太忙了,所以很多男朋友对女朋友做的事情他都没有做到,所以他现在是想做什么?

    好好地把“老公”这个身份发扬光大,对着她为所欲为吗?

    慕安然红着脸:“你出去,我要洗澡……”

    “一起洗。”

    霍彦朗黑眸写着认真,嘴角勾着,却是凝重的神情。

    真的……也太久没有亲热了。

    上一次都快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慕家出事,柳眉和慕方良离婚,还有慕岚,失去了一切的慕岚出了院不辞而别,慕方良则接管宁锋实业,有着律师一起帮他,很快就把慕岚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好了,海秀快速道项目也开始动工。而她和霍彦朗,她忙着适应研究院的工作,霍彦朗则早九晚五地做市场调研与招聘。

    慕安然怔怔地看着霍彦朗,“不……”

    不要还没说出口,男人颀长的身体挤了进来,浴室里面站了两个人。

    慕安然怔怔地看着她,下意识就想往外走,他进来了,她出去还不行么?突然,大手横亘而出,拦在了门上。

    慕安然被这一个小动作惹得愣是红了脸。

    一抬头,对上霍彦朗似笑非笑的眼神,在这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啪”地一声,门彻底关上了。

    男人强有力的胳膊圈住了她,直接将她抱起放到了洗漱台上。

    慕安然两脚凌空,除了紧紧攀住他,没有别的办法。

    “霍彦朗。”慕安然声音轻喃。

    “叫老公,叫了就放你下来。”

    哪有那么好叫的,慕安然张了张嘴,愣是没叫出来,紧张得一张脸全都红了。

    她今天就不应该叫他的,叫了以后就跟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好多恶魔都放了出来。

    “霍彦朗!”认真的语气。

    奈何霍彦朗也微微凝起了乌黑的眼眸,他也很认真,甚至比她还认真。

    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过往针锋相对的日子,他沉声,一字一句:“叫,或者不叫。”

    “你今天干吗非要我叫你老公啊!”

    “想听。”

    “你……”慕安然憋红了脸。

    狭小的洗漱台上,她衣服单薄地坐在台面上,而霍彦朗身姿挺拔,站在洗漱台前,为了与她对视,他微微弯下腰,凌厉而深邃的眸眼就这样停在她前方,两双眼睛只离了十公分。

    霍彦朗的眼睛像一汪深沉的大海,里头藏着惊涛骇浪,一点点将她淹没。

    这双眼睛太漂亮,嘴角轻轻一勾,带出有些妖邪的笑容。

    这种气质,带着深深的捉弄意味,本不应该出现在霍彦朗身上的。

    但他今晚就是存了捉弄她的心了对吗?

    “老……”慕安然张了张嘴。

    吐出了第一个字以后,就再也喊不出第二个字了。

    情到浓时喊出口,那叫做有感而发,现在被逼着喊,反倒是被赶鸭子上架一般,慕安然觉得好害羞,挤了半天,硬是横了心:“老公。”

    霍彦朗声音低沉,笑了笑:“不够甜。”

    啊!崩溃。

    “老……公。”

    “想下来吗?再喊一次,语气不对。”

    慕安然不敢看他,身体微微发抖,这一次干脆把眼睛闭上了,响亮又带着求饶的意味:“老公!”

    期间,夹杂着霍彦朗浓浓的笑声。

    霍彦朗这个男人,就连使坏的时候都那么的迷人!

    慕安然感觉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到了自己的鼻尖,一双大手环上她的腰,她轻轻抖着睁开了眼睛:“……”幽深的眼,漆黑一片,带着浓浓的欲望。

    温热的唇,当着她面一点点覆了上来。

    这双唇今晚说了不少温柔的话,曾经对人很冷漠,却对她一直毫无保留地好,独一无二,强大又执着专情到令人意外。

    这个吻,吻得出乎慕安然意料。

    等到湿热的舌滑了进来,慕安然才紧张得直喘气,不知怎么才好。

    霍彦朗声音裹了几分嘶哑:“再叫一次老公。”

    这次慕安然跟失去理智似的,轻轻张嘴:“老公……”

    接下来,男人的动作犹如狂风暴雨似的,整个浴室都跟着乱了起来。慕安然紧紧抓着霍彦朗的衣服,看着他一点点地掰开她拽着他衣角的手,当着她的面把衬衫的纽扣一颗颗解开,衬衫敞开,露出一片精壮的胸膛,还有他曾受过伤的痕迹。

    穿衣斯文,脱衣狂野,说的便是霍彦朗这种人。

    “好看吗?”声音沙哑。

    慕安然原本不敢再看,但想想两个人都结婚了,她和他是合法关系。

    这是她丈夫,既然有如此美色,为什么不看?

    慕安然脸上藏不住情绪,眼中情绪几经变幻,一点点直视他的身材。

    霍彦朗勾唇笑了笑,然后怔怔地看着慕安然做出了一个出乎他预料的动作。

    她伸出手抱住了他的头,将他的脸一点点捧回来,微微倾身,主动吻上了他携着冷漠的薄唇。

    霍彦朗的眼神瞬间变得炙热,仿佛瞬间掀起了狂风暴雨。

    “安然,你自找的。”

    温柔的声音,带着魄力,直接将她摁在镜子上。

    慕安然被迫挺起了胸,霍彦朗粗粝的指一寸寸划过她的肌肤,再接下来的事情慕安然就一点儿也不知道了!

    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凭什么只有霍彦朗能欺负她啊?她已经躲了很久,今晚他是故意进来惹事的,既然这样那么也不能太示弱了。

    躲不过,那就只能迎难而上了!

    “霍彦朗……”她低低地叫着。

    “叫老公。”

    “老公……”

    “唔。”话音没落,慕安然就被他的动作惹出了一声嘤咛。

    慕安然沉浸在他的动作里,满脑子都是霍彦朗今天下午抬伞的一瞬间,伞沿遮住了他鹰隼般凌厉的眼睛,只露出了一个完美的下颚。慢慢的,滴着水的伞抬起,露出了他深邃的眼眸。

    那一瞬间,烟雨蒙蒙下,真是一眼万年。

    而现在,这个男人正和她做着世间最亲密的事情。

    到底是何德何能呢?她竟然能拥有他。

    慕安然紧紧地抱着他,忽然像小动物嘤咛般在他胸膛上蹭了蹭,满足地眯了眯眼睛。

    慕安然这张小脸,做出这么乖巧的表情,顿时让霍彦朗整个身体紧绷起来,好不容易遣解的一点欲望又一点点凝聚起来,脑子里也不断回溯从前,想到那一个星夜,慕安然缩着小小的身子陪他过夜,她明明很冷,却一点儿也不表现出来。

    只是睡着的时候,小小温软的身子往他身上靠,那种少女的清香飘进了他的鼻子里,他年轻气盛的身体顿时蔓起了燎原大火。

    那时她小,他不敢冒犯,而现在她像一个初熟的女人在他身下宛如一朵花般唯美绽放,他再也忍不住,深深地沦陷下去。

    “安然,慕安然。”他低哑着声,埋头俯在她耳边,一声声沉叫。

    慕安然打了个激灵,感觉到他的壮大,紧张地抓着他的胳膊,漫长地呜咽一声。

    像是梦回过去,现实与过往重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