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知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怎么也想不到,他记忆里那点模糊的影子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穿着白色衬衣的少年,被打得面目全非的脸,还有那一栋被查封了的别墅,星夜下那个人的眼睛这么漂亮。

    乌黑明亮的眼眸裹着一点挥之不去的阴郁,在看向她的时候,漆黑不见底的眼睛却迸射出耀眼的光亮。

    “啊!”

    慕安然忽然睁开眼!

    霍彦朗深邃的幽眸对上她水灵灵的眼睛。

    他的眼里写着欲望,年少的他与成熟的他重合了。

    慕安然咬着牙,感受着他的侵略,低低地问:“我们之前认识对吗?霍彦朗,我想起来了……”这次不再是他告诉她,而是她切切实实,更清晰地想起来了。

    “你叫我什么。”沉哑的声音。

    捉弄似的,他忽深忽浅。

    慕安然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像是抓住落水的鱼,紧攥着他赤裸的肩膀:“老公。”

    又是一声甜甜的称呼。

    霍彦朗原本在与自己的心魔抗争,听到她说记起来了,他的眉头蹙得更深。

    深深地吁了一口气,霍彦朗什么都没再说。

    他只是认真地拥抱着她,护着慕安然小小的身体,感受到她不再抗拒,他才沉沉出声:“确实认识,我从没骗过你。”

    “安然,抱紧我,我们到床上去,嗯?”

    慕安然紧紧抓着他:“我知道你没有骗我,但我没有想起来,我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她低声呜咽,“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片段,但好歹也想起来了。之前在医院我也想起来过一些,但是脑子太疼了,根本就什么也抓不出。”

    “那现在呢?”

    慕安然压低了声音:“想起来了,这回是真想起来了。”

    “不过……”她抽了两口气,“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一直都没能记起你来了,你那个时候把脸打成那个样子,一片紫一片青的,谁能够认出你啊……”

    霍彦朗一拧眉:“你这是在抱怨自己的老公吗?”

    “不是。”慕安然紧张地抱着他,温暖的身躯紧紧贴合,她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脏清晰有力的跳动声。

    慕安然的脸微微红润:“我只是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好看。”

    她的声音很小,传进霍彦朗耳朵里,男人深邃的眸眼又掀起了一番巨浪。

    霍彦朗勾起唇,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当着她的面,把脸又凑了下来,这么好看的五官近距离看,杀伤力非同凡响,慕安然顿时又红了脸,心跳加速。

    霍彦朗一字一句:“那你现在看清楚,这次一定要认得我。”

    慕安然:“……”

    在他低沉的话语里,再次溃不成军。

    原来有些甜言蜜语,并不一定要很浪漫才会情深动人,简简单单一句话,也可以让人欲罢不能。

    沉沦一晚,最后慕安然想起“浴室”这个词都会面红耳赤。

    深夜,慕安然躺在霍彦朗的臂弯里睡觉,头一次睡得这么沉稳。

    夜色缭乱,感觉像是回到了当初一样,不过睡到后半夜的时候,慕安然又深深浅浅地做起了一些梦。

    梦里她哭得视线都模糊了,一个劲喊爸爸。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喊慕方良,梦里的景象模糊不清,好像有湖水,还有修剪得整齐的花草裙带,还有一些细碎的鹅卵石。梦里她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而慕方良的表情也慢慢变得狰狞。

    “安然。”

    有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喊着她。

    慕安然皱了皱眉头。

    “安然?”温热的大手,掌心贴着她的脸。

    慕安然梦里都流出泪,觉得脑袋好痛。

    “霍彦朗……老公……”下意识地喊出来了。

    看来今晚霍彦朗的纠正很有效果。

    黑暗里,霍彦朗大手摸着慕安然的小脸,夜深了,没有开灯,黑暗中她的五官并不分明,但熟悉的温度传来,她的体温似乎有点烫。

    不知是梦到了什么,梦境外的她显得那么痛苦。

    霍彦朗皱了皱眉头,低喊了两声慕安然没有反应之后,他温热的唇覆了上去。

    滚烫的舌随着她微张的唇滑了进去,清香的味道袭来,他一点点吻尽她的香甜。梦魇中的慕安然终于有了些反应,她缓缓张开眼,视线模糊之处有熟悉的人。

    霍彦朗的温度令人安心,男人的强大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明显,她激动得瞬间抱上了他。

    “老公!”温软的声音。

    慕安然像只小兔子一般,声音里还带着缱绻的依偎。

    霍彦朗终于放开了她,锐亮的眼睛像黑夜里的一盏灯,伴随着月色显得动魄人心。

    慕安然顿时就觉得哪怕这个梦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好的回忆,再可怕的噩梦也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怎么了?梦到什么了?”霍彦朗的声音有点低哑。

    “别墅……”慕安然轻轻地说了这两个字。

    “什么别墅?”

    慕安然皱了皱眉头,如果硬要深究的话,她倒是深究不出来了。

    “你以前……住在我家附近对吗?我们是邻居?”

    霍彦朗漆黑的深眸像是一潭湖水,深夜里无端起了波澜。

    今晚他对她的疼惜令她想起了不少事情,现在深夜里的这场梦,也是老天爷对于他的回馈?她想起了多少?

    如今的生活很平静,他倒不希望她发现更多的蛛丝马迹。

    这样就很好,无需再掺杂更多东西。

    “算是,也不算是。我没有见过你。”霍彦朗淡淡地答。

    他的手放到了她的后背上,房间里打了暖气,霍彦朗的手很暖,而她穿着一条很柔软的真丝睡衣。

    慕安然像是被吓到一般,紧紧地拥着他。

    她在心里轻轻地念:“老公。”

    霍彦朗是她老公,她从未有过这样深的感触。

    这种感觉很温暖,梦中醒来有他宽厚的怀抱,还有低沉醇厚的嗓音,简单两句话就能让她镇定下来,她像是忽然有了依靠和归属。

    “吓到你了?”霍彦朗沉声,神色难辨地抚慰她:“梦都是假的,并不真实,无论你梦见了什么,都是你构建出来的。”

    沉声而笃定,“不要吓着你自己了。”

    “嗯。”低低的应声过后,慕安然像是突然咽错了一口气,忽地干呕起来:“呕——”

    慕安然紧张地捂住自己的胸口,有莫名的感觉。

    她并不想吐,可就是有一口气喘不过来。

    霍彦朗盯着她,轻拍着她的背。

    可是下一瞬,慕安然又突然呕了起来,这次的感觉更加汹涌,她进展地起身,鞋子都来不及穿,光脚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之上,紧张地跑到浴室里。

    浴室里旖旎的气息还没消,她怔怔地看着镜子。

    几个小时前,霍彦朗还抱着她在洗手台上为所欲为,此刻她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微红,一双漂亮的眼睛显得有点无辜,还有几分茫然无措……

    眼中,某些情绪一点点变得清晰。

    霍彦朗也从主卧里走了进来,慕安然在镜子中看到他英俊的脸,那双深邃而蕴涵魄力的眸子里,惊喜与沉稳并存,喜悦一点点扩大:“不舒服?”

    慕安然发现霍彦朗低沉的声音有点微颤。

    他向来沉着稳重,深夜里也开始有点不淡定了。

    或许,根本无法镇定。

    慕安然捂着胸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这种感觉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只剩下眼里干呕得难受留下的水汽告诉她,刚才发生了什么。

    “唔……”无措地轻轻低喃了一声。

    慕安然低下头:“是有点难受,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被噩梦吓的吧?”

    霍彦朗深凝着黑眸,盯着镜中的她,好看的薄唇却微微勾起,隐约带着笑。

    他什么也不说,却偏偏让慕安然感觉到他的高兴,这种高兴比一起去领证的那天更甚,更简洁明了,仿佛蕴涵着巨大的生命力,说不透却让人感同身受。

    “你笑什么?”慕安然懵懵地回头往他。

    对上霍彦朗的黑眼时,那种感觉越发触目惊心。

    霍彦朗低头吻了下来,从背后拥抱她的动作也显得更小心翼翼。

    “安然。”他突然低语,“我已经孤单太久了。”

    所以,哪怕有一点点惊喜,已经足够他喜悦一辈子了。

    天知道,这已经是他这辈子最高兴的时候,甚至比重遇她更让他来得激动与兴奋。

    对于一个一直没有家的人来说,这已经是他这辈子不敢奢望的幸福。

    慕安然再笨,也终于明白他想到哪里去了。

    她紧张得连都红了:“或许不是这样的……”

    “不。”霍彦朗勾唇沉声。

    “什么不。”慕安然还想反驳。

    突然又被吻住了,霍彦朗突然伸手将她打横一抱,魄力非凡又不容置喙地将她抱回了卧室,灯被慕安然打开,却又被他关上了。

    霍彦朗将被子盖到了慕安然身上,语气低沉:“不管你想说什么,现在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起来再说。”

    “霍彦朗,如果不是你想的这样呢?”

    “那也明天起来再说。”

    “霍……”

    “叫老公。”

    慕安然顿时憋红了脸。

    想了半晌:“老公……如果不是呢?”

    “那就让我先高兴一晚。”

    霍彦朗磁性而低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安然,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