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擎恒股票第一次跌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太浪漫了,令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

    短暂的蜜月之行结束了,慕安然和霍彦朗走出a市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天假期的傍晚,第二天慕安然就要回研究院上班了。

    机场到达厅里,滚动屏一直不断刷新着到达班次的信息,出口堆了不少人,手上拿着接人的牌子。

    慕安然忽地在人群中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霍总。”袁桀一身西装站在出口处。

    霍彦朗看到袁桀,原本低着头对着慕安然笑的表情也顿时微微一收,“怎么来了?”

    袁桀摸了摸脑袋,他已经从上一段恋情走出来了,现在也不排斥见到慕安然了,他朝着慕安然点点头问好:“慕小姐。”然后又对着霍彦朗道:“柳副总让我找你。”

    到底有什么事,急成这样?

    霍彦朗气场稳重,大手扶在慕安然肩上,听到袁桀的话后,轻轻拍了拍慕安然的肩膀。

    他微微眯了幽深的视线,朝着袁桀道:“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袁桀意会,大概是要先把慕安然送回家吧。

    袁桀思索了一下:“嗯。”

    从机场回“时代”的车上,霍彦朗陪着慕安然坐在后座,而袁桀则在前面开车。

    慕安然很久没有坐袁桀开的车了,这阵子都是霍彦朗亲自开车,两个人的生活过得很简单,而此时加入了袁桀,又让慕安然想起了过去的日子,好像霍彦朗又变成了擎恒集团的掌权人,无论做什么都是万众瞩目,一个人掌握着许多人的生杀大权,独断杀戮。

    路上,慕安然轻轻地握住了霍彦朗的手。

    霍彦朗则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动作随意而温柔,好像一切都不是事儿。

    袁桀从车前镜里看着,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直到家里,霍彦朗牵着慕安然的手走上楼,而袁桀则习惯性的帮霍彦朗拎着行李,把行李放进客厅后,霍彦朗握了握慕安然的小手,声音低沉似哄慰:“你先去洗漱,这两天奔波劳累,今晚好好休息,明早才有精神上班,我去见见柳珩。”

    ……

    从楼上下来后,霍彦朗站停了脚步。

    “有什么事情需要见面说?”

    袁桀有些为难,此刻也不再装了:“擎恒出了点事情,安朗科技也出了点事情。”

    霍彦朗深邃的眼底掀起了望不见底的波澜。

    袁桀继续道:“原本昨天柳副总就应该联系您,但考虑到您这两天不在国内,应该是陪慕小姐出去度蜜月了,这种时候不好打扰。”袁桀顿了顿,“而有些事情,直接打电话也说不清楚。”

    有些原因袁桀不便说得太清楚,如今慕安然和霍彦朗是夫妻,柳珩如果真有要紧的事情和霍彦朗说,又考虑到慕安然的话,自然是不会打电话的。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尤其是在国外游玩的时候。

    “嗯。”霍彦朗声音低沉,停下的腿又再次迈开,直接走到了车上。

    “柳珩在哪里?”

    “擎恒集团的办公室里。”

    霍彦朗再次到擎恒集团时,整个公司气压低沉。擎恒集团向来不倡导加班,严格按照正常工作时间作息,但近来柳珩接替董事长之位之后,有些工作处理不完,所以员工也相应推辞下班。

    现在是晚上八点,整个公司灯火通明,大家看到袁桀迎着霍彦朗进来,全部人都抬起了凝重的脸,有人在看清来人是霍彦朗时,终于面露喜色,却又不敢太过于张扬。

    所有人只是内敛地朝霍彦朗问好:“霍总!”

    霍彦朗步履生风,冷毅的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薛北谦也上前来,两个人把霍彦朗迎进柳珩办公室。

    办公室里,柳珩愁眉苦脸,身上穿的西服也有些发皱。办公桌上堆了一摞资料,地上还落了几张纸。

    柳珩看到霍彦朗,没有之前的嬉皮笑脸,反而是说了一句:“你终于回来了。”

    柳珩给袁桀和薛北谦使了个眼色:“我实在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而且我刚坐上这个位置不久,说话实在没有魄力,该是副总能解决的事情我没问题,但是涉及核心管理的部分,我实在没这个能耐。”

    “怎么回事?”

    “有人在新开发的项目工地上跳楼了。”

    霍彦朗眉心突突地跳,整个人深沉得可怕。

    “来的人好像有预谋,让媒体直播了整个事件,死之前在楼顶拿了一个扩音器说了不少关于擎恒集团的事情,整个事件被有心人士传到了网上去,在网络上引发了舆论声势,擎恒集团作为一个公司,破天荒上了新浪微博的头条以及各种媒体的客户端。”

    “然后?”霍彦朗低沉的问。

    这一瞬间,颀长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可怕。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信息的传播有个周期性,一般两天就是最佳的发酵时期,柳珩因为不便联系他,这件事情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解决时机,柳珩并不清楚其中的玄机,可他清楚。

    霍彦朗在柳珩的办公桌上坐了下来,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叠成气势夺人的姿势。

    他退位,并不意味舍弃擎恒集团。

    这是他的心血,用了他人生中最年轻、最宝贵的时间精心打造出来的一个商业帝国,是他这辈子都没办法舍弃的杰作。

    如果有人想要对擎恒集团不利,他势必要站出来捍卫到底。

    霍彦朗干净而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鼠标,快速点击屏幕上的网页,页面上关于擎恒集团的信息全部被置顶,原本擎恒集团是企业标杆,这次沾染了人命,加上跳楼的人临终前的遗言句句都在指控擎恒集团的弊病,几乎将所有人拉入了水里。

    柳珩面色阴沉:“事件从昨天开始,一直到今天,擎恒集团的股票第一次跌停,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

    股票跌停意味着什么?财产蒸发。

    “对方来这一招,一瞬间让擎恒集团消失了市值的20%,董事会已经坐不住了,今天下午召开了一次董事会,我承诺妥善处理,也已经让控制网络舆论的公司介入,但是根本没有别的公司遇到这样事情的先例,整个网络上多少人?信息又有片面性,只有跳楼前的视频最直观,根本就没办法说清楚。”

    “这件事情擎恒集团撇不开关系,只要人死了,就不可能脱开关系。”霍彦朗冷清的声音响起,淡淡点明事实。

    柳珩坐了下来,疲惫地捂住脸:“现在董事会对我能力不认可,我才接替你没多久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目前控制舆论的网络公司就算介入了,也效果不佳。这件事情预计还会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安朗科技呢?”霍彦朗冷冷地问,“那边又出了什么事情。”

    他在拍婚纱照的时候刻意关了手机,而长途飞机上也将近有二十几个小时的往返航程,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安朗科技没有副总,他出去之前曾让薛北谦帮忙关注,薛北谦两头跑,柳珩这边相应知道并没有错。

    “安朗科技最近一直在做项目研发吧?研发的核心成员也出了点事情。你们谈的几个小项目,对方都借着这个理由,出言婉拒了合作。”

    “你觉得这些事情都是谁做的?”霍彦朗幽沉的眼底头一次出现了可怕。

    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两家公司一起出现问题,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是故意针对他,还是为了打击擎恒集团,让安朗科技也出事是为了让他自顾不暇,无法插手擎恒集团,还是为了彻底将他置之于死地?

    让他的安朗科技胎死腹中,令他无法东山再起。

    报复擎恒集团则是私人恩怨?又是一次跳楼事件,这一次的跳楼事件更像是一场演好的戏,直播给全国观众看,利用舆论攻击擎恒集团,彻底毁了一个企业的名声与未来。

    手段狠绝、毒辣、不留情面,用别人的命作为代价,跳楼的那个人到底有什么冤屈?是管理无方还是有人故意拿钱买命,只是为了栽赃陷害?

    霍彦朗看向柳珩,柳珩好像想到了什么。

    柳珩:“跳楼这个事,你之前是不是亲眼见过别人跳楼?慕氏那个案子……”

    “我听说慕总最近在保外就医期间,又私下接手了一家公司,这个手段倒还挺像慕总的行事作风,慕氏集团死了个人,而擎恒集团如今也出了跳楼事件,很难让人不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霍彦朗默不作声,深沉。

    柳珩继续道:“会不会是慕总的报复?咱这不是有句古话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付擎恒集团是为了报复,那么对付安朗科技,则是要让你这辈子都没办法翻身,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就能解释得清了。”

    门外,薛北谦看着袁桀,拍了拍袁桀的肩膀:“阿桀,学长回来了,不用担心。”

    袁桀一脸担忧:“这件事情,就算霍总回来了也不好处理。双拳难敌四手,现在全国都觉得是擎恒集团管理黑暗,草菅人命,他们要求政府介入,我们百口莫辩。”

    办公室里,柳珩说完就闭上了嘴,霍彦朗在办公桌后坐着,缓缓低下头。

    霍彦朗很烦躁的时候,一直玩弄一支笔。

    “安然怀孕了。”

    柳珩漆黑的瞳眸骤然一缩,“你这是给我丢了个炸弹。”

    -----

    ps:今天大年三十,祝大家新春愉快,阖家团圆!新的一年事事顺利,身体健康。梨花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