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要做父亲了,更输不起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我才刚抛出我对慕方良的怀疑,你就告诉我慕安然怀孕了,你的意思是什么?就算这件事情是慕氏慕总做的,你也不打算管了?”

    柳珩隐隐有些发怒:“就算慕安然怀孕了又怎么样?公司的事情是公司的事,私事是私事,擎恒集团不是你一个人的心血,如果因为一个人而放弃整个擎恒,就算知道有人在故意怂恿民工跳楼,你也当做视而不见,那么我会鄙视你!”

    “而且,如果慕方良真的有良心,也不会对你出手。他就是想对你赶尽杀绝,否则为什么连安朗科技也不放过?还是你以为这一切只是一个意外?”

    “擎恒集团这件事情,用的手段和当初慕氏发生的那件事一模一样,根本就是在泄愤,慕总压根就不介意你知道是他做的,否则两件事情这么相似,就凭我们怎么会猜不出来?”

    霍彦朗一言不发,柳珩甩下一张黑脸,“我去让人查,只要费点心思肯定能知道究竟是谁做的。”

    如果说刚才的柳珩没了主心骨,那么现在柳珩就像活过来了,他要说服霍彦朗,他要证据!其它的办法,如果霍彦朗都无所谓了,那么他对擎恒集团那么尽心尽力做什么?

    好啊,既然要破罐子破摔,那就一起摔!

    “柳珩。”霍彦朗声音低沉,突然叫住柳珩。

    柳珩的手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他臭着一张脸,有些失望地看着霍彦朗。

    意外,对上了霍彦朗漆黑深沉的黑眸,视线深沉,蕴涵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魄力。

    柳珩被霍彦朗的冷漠震住了,所有火气冷静了下来。

    霍彦朗:“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霍彦朗抬手按住了太阳穴,呼吸平缓,声音却果决独断:“我只是告诉你,安然怀孕了,我很开心。但如果是慕方良做的,我不会放任不管,你说得对,擎恒集团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公司,所有人包括你付出了很多。”

    “北谦跟着我从法国回来,他在a市呆了有三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擎恒过的,对于他来说擎恒集团已经是他和袁桀的家了,所以这也是我把他们留在这里的原因。我没了公司可以打拼,但他们留在这里可以帮你忙,更重要的是他们属于这里。”

    “我承认,我离职的原因是因为安然,既然擎恒集团和慕氏之间的矛盾一日未消,而且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上,我个人在擎恒集团的地位已经影响到了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慕岚也利用我的身份做一些事情,而我不能再亲自对付他们,为了避嫌,所以我干脆退位让贤,你来做最恰当。”

    “柳珩,我信任你,所以会把10%的股份让给你,但这不代表我失去了自己的原则,任人拿捏没有底线。”霍彦朗目光矍铄,声线低沉:“相反,告诉你安然怀孕了的意思是正因为她怀孕了,所以我更不可能让人拿我的生活和事业来开玩笑,你懂?”

    “我要做父亲了,所以我比起以前更输不起。”

    柳珩没想到霍彦朗会说这些话,整个人震在原地。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如果是以前,或许因为慕安然的缘故我会对慕方良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如果这些事情果真是他所做,他要置我于死地,那我只能不择手段自保了。”

    霍彦朗声音淡漠磁哑:“柳珩,我一直认为男人要扛得起自己肩上的责任,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如果有人真的要逼我到绝路,那么我只能反抗,因为我不可能让我的妻子和孩子陪我一起吃苦。”

    “这是我的底线,你明白?”

    “如果这些事情真是慕方良做的呢?你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不会坐视不理?”

    霍彦朗不再看柳珩,低头开始看堆在办公桌上的数据。

    柳珩沉着脸笑了笑:“好,这话是你说的,我明白了。”

    “既然凡事都讲个证据,那么我就拿出个证据来,只希望这次你不要手软。还有,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因为你一直不放话,我虽然安排了但也没有真正动宁锋实业。”

    柳珩推开门,大步往外迈,最后离去的时候却突然暂停了一下脚步,眉峰凌厉:“你和慕安然结婚可有一段时间了,如果这事是慕方良做的,那么他也真不当你是自己人。”他倒是没见过,这年头还有对女婿赶尽杀绝的!

    先不说慕安然如何,结了婚就是一家人,霍彦朗有能力,慕安然绝不可能跟着受委屈。慕方良这已经是彻底置女儿的幸福不顾了。

    想到这些,柳珩忍不住冷笑:“身为局外人,连我都觉得有意思。”

    柳珩刚出去,霍彦朗手机突然响起。

    霍彦朗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司启明浑厚沉稳的声音:“回国了?”

    “嗯。”

    “怎么,听你的声音不太对劲?”

    擎恒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司启明这通电话确实是打过来关心关心他的,于是这会儿也不再拐弯抹角:“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公检法这边已经介入了,很快就要对你们擎恒进行司法程序的提审,这次的事件社会关注度比较大,所以按照惯例会从严处理,你做好心理准备。”

    “知道。”霍彦朗声音疲惫。

    司启明的话意有所指:“我底下的人查到了一些消息,录制跳楼视频的原始作者是《环球报》的一名记者,目前他已离职,这名记者在出事前两天频繁入出一个叫法郎的会所,会所的监控视频显示,每次他进入法郎这个会所后,都有一名年纪稍大的男人随后进去。”

    司启明清了清声音:“根据我手下的人截出来的监控视频显示,这个男人你也熟悉。”

    “嗯。”霍彦朗还是简言短语。

    “不用我说是谁了?”

    霍彦朗坐在椅子上,手中的资料皱了一些,“慕方良。”

    司启明笑:“看来你也知道,那我就放心了。”他本来就是因为担心这件事情来得突然,而霍彦朗又去国外呆了几天,一时之间措手不及,为了以防万一,他才特意插手,打了这个电话过来。

    霍彦朗不说话,司启明又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事情很明显了,我也没有要插手的意思。我以为你和慕家之间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至少慕氏现在已经不存在,而你也放手了,慕方良好好潇洒的活着,但是没想到这次慕方良会出手,他这是揪着陈年往事不放过?害你家破人亡一次,现在打算再自导自演第二次?”

    “不说了。”霍彦朗对着电话,淡淡吐出这句话。

    司启明这通电话本意也不是来找麻烦的,听罢说道:“这件事情我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你,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给我来电。”

    “好。”

    ……

    霍彦朗忙到很晚才回到“时代”,慕安然一直坐在客厅里等他,霍彦朗拖鞋进门的时候看到慕安然坐在沙发上看母婴书籍。

    听到开门声,慕安然忽然抬头:“老公,你回来了?”

    “嗯。”

    “霍彦朗你……怎么了?”慕安然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霍彦朗走到慕安然面前坐了下来,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没什么事,只是公司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慕安然听完,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一下飞机见到袁桀开始,慕安然就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霍彦朗去见了柳珩并且耽搁那么久,回来的时候表情凝重。

    慕安然轻轻往他怀里靠,朝他笑了笑:“小麻烦吗?加油,一定可以解决的,我……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吗?”

    突然,慕安然觉得脚下一轻,霍彦朗突然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他紧拧的眉头终于松了一些,被她的语气逗笑,把慕安然整个人横抱在半空中:“帮忙吗?可以,把你自己照顾好,不让我担心就是帮忙,今晚回来后吃药了吗?”低沉的声音,温柔地问。

    慕安然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睛:“药……”

    霍彦朗指的是叶酸,怀孕初期补些维生素、钙片、叶酸之类的东西有益于胎儿发育。

    “呵呵。”慕安然轻笑了两声企图蒙混过关。

    霍彦朗突然冷了下来,将她放下:“没吃?”

    “嗯。”慕安然轻轻点头。

    “安然,你倒是诚实,就不怕我生气?”

    慕安然蹦蹦跳跳去拿药,“我现在就吃!你别生气,我担心你,所以一不小心就忘了……”

    霍彦朗紧拧的眉头又惶然松开。

    ……

    《惊!海秀快速道项目涉嫌资金问题,承建商纷纷罢工!》

    第二天一大早,一篇有关于海秀快速道项目的新闻赫然刊登在a市日报上,各类经济报纷纷转载,在a市引起了不小轰动。海秀快速道是一项民生工程,市民关注,而且当时竞标会公布中标结果时,已经在业内及报纸上引起过广泛讨论了。

    这一次的事情来得突然,打得宁锋实业措手不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