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人在做,天在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磁性的声音溢出,虽然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件事情网络上传言太多,整件事情的发展也存在断章歧义的现象,有些事实大家并不清楚,而我们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企业,有责任也有义务必须将这件事情讲清楚。”

    霍彦朗敲了一下办公桌,顿时整个会议室发出沉闷的响声:“所以今天这个内部会议,我把相关媒体也请了过来,今天的董事会全公开地召开。”

    会议室内轰然响起窃窃私语声,不过很快所有人就又安静下来。

    霍彦朗的脾气,大家都熟悉。

    果然,霍彦朗终于把目光落到了已经架好机器的记者身上。

    记者们也凝神关注着会议室里每一个动作,他们不想错过任何细节。擎恒集团这件事情闹得多大啊,一放到网络上就引起了连锁效应,这件事情已经是当下最火的新闻热点,只要是沾边的消息,点击率顿时蹭蹭往上涨,更别说此时这种第一手资料了。

    他们被邀请过来,实在是受宠若惊。来之前也听说过擎恒集团的霍总,手段干脆利落,温雅却有魄力,此时记者们也看着主位上的男人,男人相貌还年轻,眉眼间透着一种凌厉与气度,一看便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

    记者们都不禁噤了声,有人默默把摄影机打开,准备来个实况录像。

    霍彦朗轻咳了一声,整个会议正式开始。

    大家只看到霍彦朗与薛北谦对视一眼,薛北谦立即把会议室的大显示屏展开,紧接着投影机打开,几张照片出现在大屏幕上。

    “这是跳楼的民工的信息。”

    大家纷纷哗然,不知道霍彦朗特意把这些东西放出来是什么意思。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民工是两个月前才来到擎恒集团森林湖项目工作,属于擎恒下属承建商的工人。按照惯例试用期惯例,三个月后公司才会给他买保险交公积金等,这些都不是重点。北谦,下一张。”

    下一张图片出来时,会议室内所有人屏息静气,甚至有人忍不住倒吸了两口冷气。

    霍彦朗冷清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起:“这张图则是一份某医院的病历表,上面的名字虽然被涂掉了,但从刻意涂抹的痕迹来看,依旧可以看到患者的名字。”

    “这不是……”这一回连柳珩都吃惊了,忍不住出声。

    没错,这显然是同一个人的信息,包括就业合同上的签字,与病历本上的名字填写的字迹一模一样,所以这就是那个员工的病历表?

    有记者也震惊到了:“霍总,我们看见病历表上的诊断结果,淋巴癌?”

    顿时众人震惊!

    跳楼的民工患了癌症!

    那他为什么跳楼?跳楼究竟是受了委屈,还是真的不想活了,借此讹诈一笔?

    薛北谦面带冷笑,继续播放下一张图片。

    诺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大家都看着照片上的人,这是一家全家福,可以看到一个家庭养了五个孩子,其中两个孩子表情呆滞,显然是有问题的。

    “这……”

    霍彦朗冷清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私下的讨论:“一个家庭七口人,他是唯一的经济来源,并且查出了自己患淋巴癌,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

    “当然是放弃治疗,最后想办法为自己的孩子和家人谋一条出路!淋巴癌是最难治愈的癌症之一,淋巴遍布人的全身,而且他家境困难,根本就没想过要医治,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医治!”议论声纷纷。

    几乎所有证据都指明了这是一场预谋的跳楼,只缺乏最关键的证据。

    终于,有记者忍不住出声:“霍总,您播放出这些照片,是想告诉我们,这件事情与你们擎恒集团无关吗?据我所知,就算你们能证明这位民工身患癌症,那又怎么样?难道擎恒就能推脱掉对方的死因吗?就算他癌症只能活三天,但只要是从你们擎恒的大楼跳下来,那么就是你们擎恒的问题!”

    “啪!”有人忍不住拍桌:“那我从你家阳台上跳下来,就是你家的问题咯?这是一次讹诈,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你认为我们擎恒集团在管理上有问题,你也大可拿出证据来,不要在这里指桑骂槐!”

    “你!”记者被怒怼,顿时也有些理亏。

    “好了。”霍彦朗出声制止。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出奇地让人冷静,霍彦朗幽深的目光落在发问的记者身上:“我们的意思当然不是推卸责任,如果直接死因确实是因为擎恒集团,我们绝不推卸,如果我们想要推卸责任,也就不会邀请媒体参加我们的内部会议,我们擎恒集团没有那么无聊。”

    “既然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那么自然还有别的资料可以提供给各位。”

    薛北谦继续把资料往下放,接下来是几段视频截图,第一段民工在楼顶上左右顾盼,像是在寻求什么决心与承诺。第二段是民工指责擎恒集团的那些话,重复播放两遍之后感觉像是在背诵一般,第三段就是依然一跳,以及最原始视频流露的媒体数据。

    “这个视频是《环球报》的记者林某所拍摄,林某之前是做科教文化版面,怎么会突然跑到擎恒集团来拍摄这段视频?据线人提供,林某在事发前频频与某公司老总见面,而该公司与擎恒集团是商业竞争对手关系。”

    接下来画面一跳,出现了银行的内部资料,记者林某从《环球报》离职后账户里多了五十万,一条新闻值五十万,多大的价值?这其中难道真的没有玄机?更甚的是,一直住在乡下破屋子里的民工妻子和孩子,突然在一天内搬到了城市里来,几个孩子也在附近的学校入了学,民工妻子则天天到擎恒集团森林湖的工地哭爹喊娘,要求赔偿。

    视频结束,跳到下一段,《环球报》林某与某公司老总会面的监控视频截图出现,大家突然震惊,“这……这不是已经倒闭的慕氏集团的慕总吗?”

    跳楼,又是跳楼……

    事情的真相呼之欲出,原本这件事疑点重重,只是视频太过于直观,加上有人刻意在网络上煽风点火,这才导致舆论一边倒,擎恒集团成了众矢之的!

    “这绝对就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要不然这件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记者怎么到场这么快,而且那五十万是怎么来的?”

    “那家民工原本没有钱,突然一家子就过上了好日子,加上自己本身就患了癌症,这件事情根本不能一概而论!”

    “现在这些商业竞争手段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拿人命开玩笑呢是吗?我们擎恒集团无辜背黑锅,慕氏的慕总这一次真是够缺德……”

    ……

    不知是哪位记者把整个会议的过程直播了出去,突然,网络上一片哗然!

    有人去百度了慕方良的资料,突然发现慕氏集团才是真正因为征地问题逼死人的公司,而擎恒集团这些年则员工跳槽率一直是业内最低,这虽然不代表什么,但也能从侧面说明这个公司福利不错。

    有人甚至列举了这些年霍彦朗带领擎恒所获得的成就,这么一个管理有方的人,不可能让自己的公司出现这种事情。

    网络上纷纷出现了另一种声音:“这是在打脸吗?当初骂擎恒集团黑暗的人都做什么去了?”

    “哇,原来事情真相是这样,反正都要死了,被忽悠得也要讹诈别人一笔吗?果然是可怜之人有可恨之处,可恨却又太可怜……都是那个慕总的错,这种人早应该关起来了好吗?为什么还要放他在外面猖狂?”

    研究院的办公室里,慕安然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保温杯,看直播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发抖,此时看着直播视频上面的弹屏,她手里的被子蓦地落了下来,直接砸到了地上。

    “咚”地一声闷响,把办公室里的人吓了一跳。

    慕安然看到弹屏不断闪过:“抓起来,凭什么还让这种人活在世上?”

    “自己为了自己的目的,所以就能逼死别人吗?”

    “民工也是太老实巴交了,因为快死了所以连脑子也没了吗?就这样被骗了?要不然还能再和家人团聚几个月啊!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

    直播视频里,霍彦朗身姿颀长,在办公桌后站了起来,他凌厉而深邃的眸眼滑过每个人,隔着屏幕看去,就像是他正透过屏幕注视着每一个关注这件事的人。

    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既然是我们擎恒集团的员工,我们会依照正常程序处理,擎恒集团内部会成立一个公益资金会,用来资助他遗留在世上的孩子的学业,一直到他们念到大学毕业为止。”

    一字一句:“不管真相如何,我们会尽到一个企业该尽的责任!”

    直播到此结束,虽然屏幕变黑了,可弹屏却变多了。

    “天哪,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霍彦朗,真是好帅,好有魄力!”

    “和霍彦朗比起来,那个什么慕总更应该去死了好吗,人在做天在看,总会有报应的!”

    慕安然看着视频上的字幕,突然脑子一片空白,心脏……好疼,眼前一黑。

    “安然姐?安然姐你怎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