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再次睁眼的时候,眼前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浓郁刺鼻,入眼就是霍彦朗英俊的脸。

    他身上还穿着早上视频直播里穿的那套西服,黑色的西装将他稍显冷漠的脸衬得更是不近人情,棱角分明的下颚紧绷着,说不出的紧张:“醒了?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来。”

    他的眼睛有些发红,眼底不见从容与风度,满眼全是对她的紧张。

    霍彦朗要走,慕安然动了动嘴。

    看到她想说话,霍彦朗心跟被绞似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视线浓稠。

    慕安然拼尽了力气:“你走……我不想见到你,我想冷静一下。”

    视频,直播视频……

    她现在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对错了,她乱得什么都不知道,连自己想做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想躲开所有人静一静!

    慕方良对付擎恒集团,而擎恒集团也反击了,现在又变成慕方良成为了众矢之的,屏幕上全是骂她的父亲,让慕方良去死的消息,而这一切的主使者就是霍彦朗。

    可霍彦朗错了吗?他没错,他只是在做一件自保的事情,把真相摊开来,洗刷自己的冤屈而已。

    但是慕家呢?已经不再平静的慕家,这一次真是什么也不剩了。

    “安然。”霍彦朗浓稠的视线越渐黑暗。

    慕安然难受,知道不能怪他,可是全世界都是骂慕方良去死的话,这件事情这么通过媒体爆出来,整个社会都在关注,慕方良还能躲得开牢狱之灾吗?她是慕方良的女儿,她夹在中间……心情很烦乱。

    慕安然红着眼睛,“我知道擎恒集团发生什么事了,今天的直播我也看了,我也很想和你分享喜悦,想要和你说声恭喜,但是……我真的没办法说出口。霍彦朗,对不起……我爸又做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他是罪有应得的,但我没办法眼睁睁看他落到这个地步,而我还要幸灾乐祸,所以我现在心里难受,你明白吗?”

    “我不是在针对你,我只是不知道以什么态度面对这件事,我觉得愧疚,却又觉得羞耻,但是看见我爸这个样子,所有人都在骂他,他可能……要面对检察机关,继续回去坐牢了,我又觉得担心他,我的心情好复杂……”慕安然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她没办法表达现在自己的心情。

    慕安然抽噎了一下,干脆把脸转开,背对着霍彦朗。

    慕安然才看见原来病房里还有一个人,童婷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站在墙边,有些震惊地看着慕安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听的……”

    天哪,原来是这样的!

    “我……我只是陪着唐处一起把你送到医院,然后我放心不下你,所以陪着霍总一起守着你。”

    童婷尴尬又内疚地退了两步,准备离开:“安然姐,你现在也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上班了。”

    “小童。”慕安然声音沙哑,“你留下来陪我吧。”

    童婷:“……”

    霍彦朗冷抿着嘴角看着慕安然,眼里有悲痛。

    这件事情他原本想瞒着她,哪怕瞒不住也能用时间抹平一些事情,一点点透露给她。没想到,她却看到了直播视频,彻底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一边是她的父亲,一边是她,孕期心情本来就不稳定,现在更是失落和无措。

    终究,又再一次把她夹在中间了。

    霍彦朗沉声:“好,那就让小童陪着你,我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小童再出来叫我。”

    童婷被霍彦朗点名,整个人受宠若惊:“霍总……好!”急忙答应。

    霍彦朗幽深的视线落在慕安然身上,看她苍白的小脸,还有她刚才说的那番话,他明白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

    慕方良这么做,无论是从她自己的角度,还是从他的角度,她都觉得很愧疚,而他对慕方良下手,丝毫不留情面,这种做法也让她左右为难。

    “我先出去,你冷静冷静,不要太生气,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给你解释,擎恒是擎恒,我是我,在商言商,但私下你让我怎么做都行,给慕方良赔礼道歉也可以,你千万别想太多,好好配合医生检查身体,你肚子里还有宝宝,好好的,听话好吗?”

    低沉而抚慰的语气,慕安然听着心头一软,更想哭了。

    童婷听着更愧疚了……

    等到霍彦朗走出去,童婷看见霍彦朗的背影竟染着点失落。

    童婷对慕安然说道:“对不起啊安然姐,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会是这样的,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不仅害你担心了,还让你变成了这样。”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家的关系那么差。”

    慕安然睁开眼睛,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空洞洞的,说不出的难受,声音低哑:“没关系,小童,不关你的事情。”

    “其实过一会我就好了,我们家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已经习惯了,只是这一次闹得大了些。”

    而且,这还是第一次搬上台面来闹,后果有多严重,她不知道。

    慕安然若有所思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虽然她还感觉不到宝宝在动,但是身体的反应很诚实,她知道自己肚子里正在孕育着一条小生命,无论如何她都会好好保重。

    她只是……一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需要些时间接受,静待其变。

    霍彦朗一走出去,柳珩就打了电话过来。

    “霍总,她怎么样了?”

    “醒来了。”

    电话那头的柳珩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散会后没两分钟霍彦朗的电话就响了,那时柳珩正在霍彦朗身边,几乎是一瞬间,他看见霍彦朗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然后冲了出去。

    慕安然怀孕正处于前三个月的危险期中,所有的小事都是大事,更何况是突然在研究院晕倒?所以柳珩掐算着时间,赶紧来问一问。

    “医生查出是什么原因了吗?胎儿没事吧?”

    “没事,身体指标一切正常,她只是看到直播了。”

    柳珩:“这……”

    电话那头柳珩叹了一声气,“既然如此,你就先好好在医院陪她吧,公司的事情我先处理着。”

    柳珩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霍彦朗收起手机,一个人站在墙边,冷冷站了许久。

    病房里,医生走进又走出,里头的慕安然很安静,一句话也没说。

    病房里,童婷感受着里头的寂静,有些忍受不了,于是主动打破了沉寂。

    “安然姐,你别难过了,家庭不和睦,这种事情你也不想的嘛,你很无辜,你这样闷着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我陪你聊聊天,开导开导你吧。”

    慕安然终于转头看向童婷:“小童。”

    童婷笑了笑:“我知道你想得清楚,你只是过不了自己这个坎,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挺左右为难的?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没和霍总举办婚礼,但是你不知道,刚刚你晕倒后霍总接到电话第一时间就来了,他真的很爱你。”

    慕安然低下头:“我知道。”

    她一直都知道。

    “其实我觉得这就足够了啊,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擎恒集团把事实真相公布出来没有错,这一次的事情确实太恶劣了,如果说是因为你父亲不喜欢霍总的话,这件事情做得已经太过了,霍总已经不担任擎恒集团的董事长了,这么做就等于是在赶尽杀绝了。”

    慕安然抓着被单,收了收手。

    “他的新公司安朗科技,也出了问题。”慕安然终于说出了心事。

    童婷一愣,“啊?”

    慕安然苍白无力地笑了笑,这才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所以我并不怪他,我知道他这样做是对的,我爸这样对他,我也不赞同,我甚至不理解我爸为什么要这么做,彼此之间的恩怨明明已经告一段落,哪怕他再不喜欢他,现在我和他已经在一起了,什么都没有了,实在没有必要做到这一步。”

    “我心里难受,有一部分是觉得对不起霍彦朗,而另一部分……霍彦朗虽然是合理反击,但另一方毕竟是我爸,他生了我,给了我生命,我也不希望见到我爸变成这样的下场。小童,我觉得特别难受,觉得自己两边不是人,你知道吗?”

    夹缝生存,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童婷本来是想安慰慕安然,现在听着她的话,顿时不懂安慰了。

    她只能干巴巴地承诺:“哎,好乱啊,安然姐,你放心这些话我绝对不说出去,我本来想给你宽宽心的,但是我现在听着也心塞了。”

    童婷抿了抿嘴,她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没说出来。

    万一这件事情真把安然姐的爸爸逼死了,老公变成了间接的杀父仇人,要真是这样,她要怎么办啊?

    ……

    一整个下午,慕方良都在紧急拯救宁峰实业有限公司。

    海秀快速道项目修建初期,大批资金投入进去,一整个项目分成了十一段,统一的承建公司是宁锋实业,而宁锋实业又分给了十一个施工队建设,现在十一个施工队的负责人全都失联了,好不容易找到施工的工人,工人说接到了老板消息,这个项目缺钱,他们做了也可能拿不到工钱,所以他们再也不帮这个项目开工了!

    “这是都要反了!”慕方良顶着大太阳站在工地上,看着满目狼藉的建材,痛得捂紧了心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