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签的话,也是死路一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几个宁锋实业的人站在慕方良身后,人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最先开始放下东西的是财务总监,“慕总,虽然这阵子在您手下工作,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我还是想冒昧和你谈一下我离职的事情,我已经拿到了另一家公司的入职通知……”

    财务总监言辞闪烁,他也知道现在提出离职很不好,但是他的承受能力也到了极限。

    宁锋实业一直都存在资金问题,做的每一个项目都入不敷出,这些事情他作为财务总监一直都知道,然而最近这种问题更严重了。他本来是想撑到宁锋实业有新的资金注入之后看看情况再另做打算的,但目前就宁锋实业这种情况来看,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他不能再等了,也不想拿自己的工资来赌,趁着现在宁锋实业还没有走到最后的绝路,他提出离开,说不定还能把最后一个月工资给结了。

    财务总监当着众人的面提出离职,剩下几个员工也懵了。

    说实话,有这种想法的并不仅只有财务总监,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个公司高层的机密,但慕方良现在这种焦头烂额的样子,他们也见识到了。

    而且,施工队都被承建商带跑了,难道他们还能自己干活不成?重新找别的工程队来施工,那施工质量出现了问题,到时候谁来负责?工程队没有资质,出了问题还是要宁锋实业担着,更何况这些施工队都是竞标书上承诺的,有资历的施工队!都是跟着擎恒集团做大项目的……

    “这种关头,你告诉我你要走?”慕方良盯着财务总监。

    财务总监顿时被吓到,但还是捏紧了拳头:“是,我要走,还望慕总批准!”

    宁锋实业真正成立的时间并不长,如果非拿企业感情说事,那么其实大家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工作嘛,无非就是拿工资做事情,现在钱都有可能拿不到了,谁还愿意谈感情?

    业务部几个小女孩一向以财务总监马首是瞻,现在看到高层领导都要离开,她们再傻也不愿意留了,“慕、慕总……我们也想辞职。”

    军心动摇,此时跟着慕方良出来看项目的六七个人,有四个人提了辞职。

    慕方良面色发白,气得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些人:“都提出离职?好好,公司还没倒,你们就急着走了?我当年把公司做得那么大,哪怕公司走到最后都没发生过这种情况,你们这些小年轻人,迟早要在职场上栽跟头!”

    “好,你们要辞职,我就批准你们,都走!”

    一时间提出辞职的人都面红耳赤,既然被骂了,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的确对这个公司没有感情,不愿意同甘共苦。

    不愿再多说什么,财务总监带头离开,财务总监走之后,其他人也纷纷跟着走了。没提出辞职的另外几个人也悄悄走了,谁都看出来慕方良心情不好,这种时候留下来当枪靶子吗?都先回公司吧。

    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慕方良一个人在工地上,她气得面色发白,抬手捂住心脏慢慢坐了下来。

    没有开工的工地像是一片残垣断壁,没有任何生气。他几乎把所有钱都垫在了这个项目里,这些人说的也没错,他确实没有更多的钱投入进去,如果宁锋实业再拉不到资金,这些工人确实有可能拿不到钱。

    而他,也的确存着拖欠工程款的心思。

    “慕总,慕总在这里!”不远处,知道是谁先带头嚷了起来。

    “慕总,我们想采访一下您!”

    慕方良面色发白地抬头,看到许多记者蜂拥而来。

    有人远远便伸出了话筒,炮语连珠地发问:“慕总,网络上有人爆料您就是宁锋实业的幕后掌权者,但您不是慕氏集团的总裁吗?慕氏集团倒闭之后,您是哪来的资金重新开了一家新公司呢?”

    “我们查了宁锋实业有限公司的资料,这家公司原始注册资金是一千万元,注册时间是三年前,那么这些钱是不是应该被查封呢?您另外设立了私人账户,瞒下了这些钱吗?”

    “上一次的案子结束后,您也被判刑了,现在是处于保外就医的阶段,但是您现在身体状况如何呢?既然已经出来经营新的公司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您什么时候回去服刑呢?公安机关在这件事情上是什么态度?”

    “慕总,慕总您谈一下吧,还有这一次的擎恒集团事件,对方说这是商业问题……”

    无数个机器对准了慕方良,慕方良这阵子血压有点高,此时顿时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向后倒去。

    ……

    “隋总,恭喜,恭喜!”

    “恭喜什么?”

    古香古色的茶室里面,一位穿着传统中式常服的老男人正在泡茶,男人动作缓慢,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种商人的气度。

    来人年纪也不小了,穿着一身正装,直接走到花梨木椅子前坐下:“怎么能不恭喜呢?最近的新闻你没看吗?擎恒集团和慕氏集团的慕总斗得两败俱伤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难道不是一件大喜事?”

    被称为隋总的人格外沉得住气,此时连头都没抬,只是淡淡地说:“孙总说笑了。”

    他倒了一杯茶给孙总:“你非要这么说,那我也只能同样恭喜你了。”

    “隋总你真谦虚,有些事别人不知道,但我可知道,在我面前你还要给我打哈哈吗?”孙总端起了茶杯,一口喝掉,笑了笑道:“之前慕家和霍家婚事告吹的时候,我记得你可是委婉和慕方良提过要联姻,甚至把自己的二儿子都送过去给慕方良当助理,说得好听叫做跟着学习,但就你家崇光的性格,那哪叫学习?还不得把慕氏翻个底朝天?”让一个飞扬跋扈的富家子弟跟着慕方良,他还真是看不出来这个隋增益安好心。

    男人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但还是不露声色地喝茶:“我当初确实是想让小光和慕总学习一下,改改性子,但是学回来也没什么用,我现在已经让他回学校学习了,以后我亲自好好管他。”

    男人笑了一下,“倒是你家芸芸,这么大了也没有个男朋友,成天就知道买名牌,你这个做父亲的也该好好管管了,让她进公司挂个职。”

    两个人面和心不合,这个茶喝得确实让人不太舒坦。

    “呵呵。”孙总顿时干笑了两声,“我会管教好芸芸,但芸芸再怎么差,不也比慕家的女儿好?”话题扯回慕家,两个人之间的暗火终于熄灭。

    隋孙两家这些年一直被慕方良欺压,生意上的事情要顾着慕方良的面子,私底下做人做事也要捧着慕方良,慕方良这些年业内居大,人也气焰嚣张,大家都是受了不少气的,虽然说不上恨之入骨,但至少绝对不乐意见到慕方良东山再起。

    隋总喝了一口茶,对着孙总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看海秀快速道那个项目不错,擎恒集团这次也自顾不暇,我们倒是可以联手争一争,至于慕方良,这一次只能委屈他了。”

    孙总拿起了茶杯,“以茶代酒,敬隋总你一杯。生意嘛,成皇败寇,自己不争气就不要怪人落井下石,做生意要有做生意的气度,情分这种事情既然顾不上,也就没必要再顾了,你说是不是。”

    “当然是。”隋总也拿起了杯子,两个人慢悠悠地碰了一下。

    ……

    慕方良在工地晕倒的消息被媒体爆了出来,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社会关注度越来越大。

    某些部门坐不住了,警察甚至到了医院去调查慕方良保外就医的事情,去的时候慕方良正从抢救室里被推出来,他确实是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警察这才离开,慕方良也因此逃过一劫。

    慕方良慢慢转醒的时候,公司的董事长助理急匆匆跑了过来。

    “慕总,不好了……”

    慕方良顿时皱起了眉头:“又出了什么事?”

    “有新的承建商找上门来谈合作,愿意接手海秀快速道这个项目,但是……”

    慕方良死灰一样的眼睛瞬间复燃:“但是什么?”

    这是多好的事情?这说明宁锋实业有救了!

    助理支支吾吾:“但是对方给出的条件是……要求宁锋实业出让海秀快速道的所有利润,这样的话……”

    慕方良的脸顿时黑了,看着手臂上吊着的点滴,气得眼前一黑,顿时想把手臂里的针头拔出来。

    所有利润?这就意味着宁锋实业之前投入的所有钱血本无归!好端端的帮人做了嫁衣,这是要了他的命!

    “这些人做梦!”慕方良声音低沉,狠狠地骂。

    “简直是欺人太甚,这是要掏空宁锋实业!如果签了这个合同,宁锋实业就是一个空壳子!”海秀快速道项目一结束,整个宁锋实业就不存在了,他手中一分钱都没有了,他这才是真正破产了!

    “可是,可是……”助理犹犹豫豫,“慕总,如果我们不签的话……”

    不签的话,宁锋实业也是死路一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